小说者-> 都市言情-> 《桃运大相师》-> 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 孟振凯
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 孟振凯 作者:金牛断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12-07
  •     展步听到杨寓筠这么说,他顿时笑道:“哈哈,

        杨寓筠摇摇头:“不知道,知道的话,我还在这里等什么啊,直接告诉你就行了。”紧接着杨寓筠就对展步解释道:“一般来说,像这种医闹队,第一次和对方领导接触,都是谈不成什么的,魏老三也没打算一次谈成,所以第一次接触都是他一个人接触,谁知道会谈成这个样子啊,所以我

        们都不知道魏老三究竟是和谁谈的。”

        展步这时候稍稍思考了一下,然后就对杨寓筠说道:“那看来,就只能等魏老三所说的那个学校领导出现之后,才知道究竟是谁谈的了。”杨寓筠这时候也点点头:“正是这样,所以我才暗示你,先不要那么快揭露这些人的身份,这些人的人身份好揭露,到时候我一个新闻稿子发出去,甚至不用你出手,你们学校的名誉也不会受损,但是如果

        不把隐藏着的毒瘤拔出来,我怕你们学校早晚也要出事。”

        听到杨寓筠的话,展步顿时说道:“嗯,那这一次,我们学校还真的欠了你们一个人情。”

        杨寓筠听到展步这么说,顿时笑道:“什么欠不欠人情,追寻事实真相,本来就是我们当记者的本职工作。”

        就在展步和杨寓筠说话的功夫,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缓缓驶来,停在了学校大门前。紧接着,轿车上面下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这个人高高瘦瘦,穿着棕色呢子大衣,一下车之后,身体站的笔直,眼神如鹰勾一样,非常有精神,当他看到门前一个大灵棚之后,这人顿时冷着脸大步流星的走了上来。

        紧接着,他便看到了人前的刘何彩,这人直接低沉的问道:“小刘,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哪里来的?”

        刘何彩听到有人喊她,此时她急忙说道,当看到来人之后,刘何彩顿时说道:“孟校长,你可来了,他们是学生家属,说咱们学校死了一个学生,堵着咱们大门,要公道呢。”展步见到有人来,此时也转过了头看向来人,不过他并没有退出留在杨寓筠心中的影子,幽后的这种神通为一心千用,可以把心神分开,同时处理许多不同的事情,即便展步处理其他的事情,也不会影响

        在杨寓筠心中的存在。

        对来的这个人,展步稍稍有些印象,他叫孟振凯,是副校长,学校里面许多严厉的制度,据说都出自他的手中。

        孟振凯听到刘何彩说学校里面死了人,他顿时一怔,然后他就不可思议的说道:“你说什么?学校里面死了学生?我怎么不知道?”

        展步见到孟振凯这种表现,他的心中一阵狐疑,孟振凯竟然也说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究竟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说,他在假装不知道这件事?

        要知道,刚刚杨寓筠说,一旦出现了校领导,那么就有可能是那个奸细,现在孟振凯竟然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展步绝对有理由怀疑这个奸细就是孟振凯,因为这表演有些太过分了。

        不过展步也就在心底稍稍怀疑一下而已,其他人并不知道怎么回事。

        此时刘何彩急忙对孟振凯解释事情的经过,同时刘何彩告诉了孟振凯,这件事窦彤指示过,要让刘何彩处理。

        当孟振凯听到刘何彩说她处理的时候,孟振凯稍稍看了刘何彩一眼,然后他就稍稍点头,对刘何彩说道:“也对,学校出了这种事情,还是你代校长亲自处理比较好。”

        展步在一旁仔细观察孟振凯的表情,观察了一阵之后,展步有些郁闷的挠挠头,他竟然没有看出孟振凯究竟是不是奸细,因为他的表情无懈可击,真的好像刚刚听说过此事一样。

        而且他对刘何彩处理此事,竟然毫无异议,这样的话,他又不像奸细了。

        这时候展步只能把目光落在了魏老三的身上,魏老三肯定知道谁是奸细。

        而魏老三见到孟振凯之后,则顿时两眼放光,不过魏老三没有直接去找孟振凯,而是来到了杨寓筠的身边,此时魏老三对杨寓筠说道:“杨记者,快看,他就是学校的领导,这事您问问他怎么看。”

        杨寓筠已经答应了魏老三要给学校压力,这时候自然要装模作样的采访,所以杨寓筠在看到孟振凯出现之后,也拿着话筒凑了过来。当刘何彩把事情和孟振凯说完之后,杨寓筠已经知道了孟振凯的身份和名字,此时杨寓筠对孟振凯问道:“孟校长您好,我是新闻记者杨寓筠,学校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想您也看到了,我能不能问一

        下,对学生的死,您觉得学校有没有什么责任呢?”

        孟振凯被杨寓筠问的一愣,上来就问责任,显然这是有备而来啊。于是孟振凯斟酌着说道:“首先,学校里面出了事情,我们要先调查学生究竟是如何死亡的,究竟是意外,是凶杀,还是其他的什么情况,现在学生的死亡经过我们都不了解,贸然谈论责任归属,有些不负

        责任,所以究竟是不是学校的责任,我现在还不好回答。”

        孟振凯的回答非常的谨慎,当他回答完毕之后,展步顿时觉得,这个奸细应该不是孟振凯,因为如果他想要让学校身败名裂,就不会采用这么谨慎的回答。

        杨寓筠这时候则继续问道:“孟校长,您的意思是不是说,你们学校对学生究竟做什么,和什么人接触,一丁点都不了解呢?如果你们对学生的动向一点都不清楚,那么学校是否有失察之责呢?”

        杨寓筠的这个问题就有点刁钻了,孩子交给了你,你连学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你作为学校的管理者,这个失察的责任至少要背上吧。所以这个问题一出来,魏老三就先乐了,此时他心中暗想,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这女人比他们小打小闹的时候厉害多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