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4-17
  •     如果抓了林斌,想要控告林斌各种罪名,也一样难上加难。一秒记住【

        他都不会是承认是他自己做的。

        除非他的手下供出是他让他们去做的各种恶事。

        林斌的手下有可能会供出来林斌,但是程澄澄的这些教徒,怎么可能会供出程澄澄呢。

        完全不可能的事。

        我抽着烟,说道:“其实我觉得你这样子真的不好,不要贩毒,死罪的。好吧,你说抓不到你,确实,你有逃过去的本事,他们有可能不会供出你,但是你于心何安。”

        程澄澄说道:“少来教育我,一副教训我的口气。”

        是是是,我总是一副劝她改邪归正的口气和模样来劝她,殊不知,她的世界里,并没有什么正邪之分,她只要认准她做的是正义的事,就肯定是正义的。

        世上很多人都如此,只要赚到钱,哪管你正还是邪,但程澄澄不同,她一个心的认准她是在拯救世人。

        她完全是被她自己给洗脑了,她的三观是颠覆的,是颠倒的,没有正邪之分的。

        那我和她说再多,也是没有什么卵用的。

        那就听贺兰婷的话,先让她放下戒心,不要对贺兰婷和我们继续攻击,让我们放出手来对付四联帮,不过现在看起来,她根本就不屑于和四联帮合作,甚至和四联帮有种闹掰的意思。

        如果能挑起她们和四联帮的战火,那就再好不过了。

        她们和四联帮,本就不想结盟,但如果我们逼得太紧,他们一定会结盟,那如果我们退一步,不压着程澄澄,那程澄澄她们应该不会选择和四联帮合作的。

        程澄澄说道:“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不需要你担心我,你担心好你自己就行。”

        这时候,海上远处,有一些不知名的鱼儿露出海面,在追逐嬉戏。

        我说道:“海豚?”

        她说道:“像是海豚,我还没在海上见过海豚。”

        我说道:“我也没有。”

        那是有多幸运,才能遇到海豚。

        这时候,那海豚真的靠近了,在我们的船边互相追逐。

        追着船走。

        程澄澄走了过去,靠着栏杆,看着海豚,她微笑着。

        从未见过她如此清澈单纯的微笑,她的嘴角扬起弧度,露出雪白的牙齿,那淡淡的妆容,在阳光之下美得淋漓尽致。

        这真的的确是一个很美的大美人。

        程澄澄说道:“你来的时候,没有害怕我会把你丢进去海里吗。”

        我看着她,说道:“那你还救我干嘛。”

        程澄澄说道:“我不喜欢总是和我对着干的人。”

        我说道:“你是说我和你对着干吗。”

        程澄澄说道:“想抓我的难道不是你吗。”

        我说道:“我不想说是贺兰婷,但是的确是我,一直想要抓你,包括现在,我还是这么想的。”

        程澄澄说道:“你要对付我,我也会对付你。”

        我说道:“如果我不对付你呢。”

        程澄澄说道:“对付我的不是你,是贺兰婷。”

        她这点倒是看得清楚。

        我说道:“没办法啊,她是警察,你是。”

        她说道:“犯人。”

        我笑笑,说道:“难道不该对付你吗。”

        程澄澄说道:“她可以不抓我。”

        我说道:“这,应该不太可能的。”

        程澄澄说道:“她可以不用那么掘地三尺的疯狂要抓我。”

        我说道:“是你要她死,她肯定要抓你。”

        程澄澄说道:“是她逼我的。”

        我说道:“那好吧,那,你想怎么样。”

        程澄澄说道:“你是来找我谈判的吧,她让你来的。”

        我忘了,程澄澄和贺兰婷一样,都是绝顶聪明的人,我开口说要见她的那一刻,她已经知道了我的意图了。

        我说道:“也还算吧,她让人都撤了,没人抓你了吧。”

        程澄澄说道:“因为她腾不出手,她要对付四联帮。”

        我说道:“这,被你知道了。”

        程澄澄说道:“担心我和四联帮联手,对付你们。”

        我点了点头。

        程澄澄说道:“会。”

        我问道:“会吗。”

        程澄澄说道:“为了生存,迫不得已。”

        我说道:“四联帮信得过吗?”

        程澄澄说道:“四联帮没有对付我们,你们对付我们。贺兰婷算盘打得很精,我这边她先放一放,让你来做说客,不让我和四联帮结盟,她先收拾四联帮,等四联帮没了,就轮到我们了。”

        看来,程澄澄已经清楚的知道贺兰婷打的什么主意了。

        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说道:“既然你都知道她想什么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呢。那你看着办吧,你要和他们结盟,我们也拦不住。”

        程澄澄说道:“我们不需要和任何人结盟,我们和四联帮,只是各有所需,他们制毒,我们需要毒。我们只是合作商。”

        我说道:“呵呵,你就不怕贺兰婷灭了四联帮后,轮到你们了。”

        程澄澄说道:“尽管放马过来。”

        她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她哪来的那么自信。

        我说道:“真够自信的,我觉得你有时候,确实有点自大。”

        程澄澄说道:“试试。”

        她一点都不畏惧。

        但她的确有这么牛的本事。

        程澄澄说道:“她如果还有抓我的心,那我和她会有了结的那么一天的。不需要她来找我,我会主动找上她。”

        我说道:“暗杀。伏击。这就是你的本事。”

        程澄澄说道:“手段不重要,过程不重要,好不好看不重要,结果最重要。赢了最重要。贺兰婷是不可能放过我的,回去你告诉她,我还是一样不留余力的对付她,让她小心吧。”

        我说道:“那你要这样,我们也会不留余力对付你。”

        程澄澄说道:“反正迟早有正面对决的那一天,不是我输就是你们输。除非我离开这里。”

        我说道:“你到底是想怎么样。”

        程澄澄 说道:“对付贺兰婷,我不会手软。”

        她眼睛里闪出杀气。

        我想到上次她派人要杀贺兰婷那样,撞毁贺兰婷车子,还派那么多人追砍贺兰婷,差点把贺兰婷弄死了。

        我说道:“程澄澄,她是我的爱人。”

        程澄澄说道:“你在为她求情吗?她是你爱人,关我什么事呢。她对付我,她是我的敌人。”

        我说道:“那就算不是她,也有别的人抓你的!”

        程澄澄说道:“这我不管。”

        我说道:“好,好吧。那和四联帮的关系,你们怎么处理,你救了我,你可是得罪了他们,你小心他们报复。”

        程澄澄说道:“我要 对付你爱人,你还为我着想?”

        我说道:“我们最多就是抓你,人家四联帮,如果要对付你的话,是要杀你。”

        程澄澄看了看远方,没有说话。

        程澄澄说道:“送他回去。”

        看来这一次和程澄澄的谈判,并没有谈出什么实际性的结果。

        她依然还是要对付贺兰婷,依然和贺兰婷是敌人。

        不过呢,这也不能怪程澄澄,本身贺兰婷就是要坚决消灭程澄澄的,所以,即使我们骗程澄澄说不会对付程澄澄,但是程澄澄是绝对不可能会相信的。

        除非她跟我一样傻,一样容易骗。

        我上了来的时候的那艘船,站在这艘船的船头,我看着游艇上的程澄澄,问道:“其实我一直想问你,能不能不要杀贺兰婷。”

        程澄澄说道:“不能。”

        我哦了一声,说道:“如果你杀她,我一定会杀你。”

        程澄澄笑笑,对手下人说道:“给他一把枪,让他杀我。”

        身边的人愣住。

        程澄澄再说了一次,她的手下,拿出一把****出来。

        程澄澄说道:“开保险上膛。”

        手下遵命照做,然后把枪给了我。

        程澄澄说道:“现在先打死我,不然我怕你以后后悔。”

        我看着这把枪,我怎么下得了手。

        她说道:“你就算打死我,我不让他们对你怎样,好好送你回去。”

        我看着这把枪,低下了头。

        我做不到。

        即使明知道她接下去要对付贺兰婷,可能会整死贺兰婷。

        程澄澄笑了,说道:“我知道你不可能做的。”

        我说道:“假如你真杀了她,你看看我做不做!”

        如果她真杀了贺兰婷,我肯定要杀掉她。

        程澄澄说道:“她是你的挚爱。”

        我两人,很有意思,各自站在船头,离得不远,互相对话。

        刚才又不说完,现在才说重点?

        我说道:“对,挚爱。”

        程澄澄微笑一下,说道:“那我更要杀她了。”

        我说道:“为什么。”

        程澄澄说道:“你还问我为什么。”

        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我说道:“到底为什么。”

        程澄澄说道:“回去好好想,再见。”

        她的手下把船移开,然后开向陆地。

        我回头看了看她程澄澄,她背对着我,看着海平面,看着远方。

        那太阳,照在她的背影上,虽然阳光十足,但无论如何却不能让我把这个一身黑的女人和阳光这个词联系起来。

        阳光下的她,依旧是一条阴冷的剧毒的毒蛇,她会咬人,而且是藏得好好的,看准了人后,冷不防的窜出来,对准她要咬的人咬一口释放剧毒。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