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1-13
  •     果然,贺兰婷接下来的几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相信谢丹阳把我说的那番话转给了她了,但是她的确能沉得住气,太能沉得住气,一点表示没有,一点波澜没有,一点动静没有。

        好吧,算了。

        原本贺兰婷就是那种淡定到死的人的,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个家伙的存在,她哪会那么多情绪波动。

        这让我很难受,如果一个男人去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而自己喜欢的女人知道了却无动于衷,这除了一个解释说这个女人很能忍耐之外,那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那女的不爱这个男人。

        是不够爱这个男人。

        我应该接受这个事实,然后把她放下,做自己该做的一切的事。

        不过啊,甘嘉瑜和文浩可没有只是把照片发给了贺兰婷,发给了监狱而已,还发给了我们集团,黑明珠都知道了。

        黑明珠叫我去见了。

        她跟我聊了几句后,

        我说道:“方便我们管理了,至少不用跑那么远,她们在这边,也安全很多。”

        黑明珠说道:“听说你们谈恋爱了,所以她过来这边,你们方便见面了。是吧。”

        黑明珠说完头一抬,看着我。

        我假装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问黑明珠道:“谁说的我和她谈恋爱了。”

        黑明珠说道:“照片都出来了,还是亲嘴的,是假的吗。”

        我说道:“我当时还以为纯净是你派来诱我上钩的呢,其实我就是想知道,她是不是你派来的,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身牺牲自己去试探。”

        黑明珠说道:“真的伟大,太伟大了。”

        我说道:“何止是伟大,简直就是名垂千古,万年模范。”

        黑明珠说道:“要说能名垂千古,你的脸皮就可以。”

        我说道:“好吧,是的。那我问你,如果我和她在一起,怎么了。”

        黑明珠摇头。

        我说道:“吃醋,你吃醋,对不对。”

        她说道:“你真的有本事,哪个女的靠近你,你就能吃下哪个女孩。”

        我说道:“是吧,但是我吃不下你。我想问一个事,如果我和集团里面的人谈恋爱,没事吧。”

        黑明珠说道:“什么事。”

        我说道:“公司会有什么要求不能内部员工,特别是高层领导之间自己谈恋爱的吗。”

        黑明珠说道:“没有,想谈就谈。”

        我说道:“真好。”

        他没有说话。

        我说道:“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和她有没有谈吗。”

        黑明珠说道:“谈了吗。”

        她还是挺好奇的。

        我说道:“情之所至,差点水到渠成。”

        黑明珠说道:“真幸福,真羡慕。”

        我说道:“是吗,羡慕吗。”

        我看着黑明珠的眼睛。

        她并没有惧怕我,黑明珠也不可能会惧怕我,她多牛的一个人啊。

        不过我只是知道,如果一个女人喜欢你,你盯着她看,她应该害怕,娇羞,羞涩才是,而不是这么刚硬的,毫无畏惧看着我的。

        我说道:“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黑明珠说道:“没。”

        我说道:“那拜拜。”

        感觉她也会难过的,但是没有,至少我看着她眼光的时候,感觉不到她的难过。

        难不成我对她以前的猜测,就像我对贺兰婷的猜测一样,都是错的吗。

        不可能吧。

        贺兰婷不爱我,黑明珠,也不爱我。

        这难道以前所有的猜测都是错的了,那些感觉都是错的了吗。

        我回到了宿舍,感觉从未有过的失落,真的是太失落了。

        她们,都不爱我。

        也许我是错的,我的感觉是错的,我的自我良好的感觉都是错的,一切都是海市蜃楼,一切都是假的,没有,没有爱我没有爱过我,是我想多了。

        这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可能,真的就是这样的。

        或者我也应该好好反省自己哪一点做得不对的地方,如果说我做的不对的地方的话,只有一点,那就是女人缘太好了,而且是几乎来者不拒,只要是漂亮的女人,宁可杀错不可放过,所以,让贺兰婷和黑明珠都觉得我这个男人靠不住,她们才不会朝我轻易的迈出那一步,没有真正的把身心交付于我,毕竟,她们可都是绝顶聪明人。

        外面的天气太冷,不出去,空调也不想开,就在宿舍里面,开着一个电暖炉,躺在床上,自己想事。

        有人敲门。

        这一刻,我希望来的人,是黑明珠。

        开了门,不是她,是纯净。

        纯净站在门外,有些瑟瑟发抖,外面实在太冷了。

        我看着她。

        她说道:“我能进来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啊,请进。”

        纯净进来了,她戴着围巾,穿着挺厚的,尽管如此,还是瑟瑟发抖。

        我说道:“外面好冷吧。”

        她说道:“风吹来太冷了。”

        我说道:“喝热水吧。”

        去烧了一杯热水,递给她,她说谢谢。

        这是我房间,我宿舍,她现在也在这边住,公司那里,不远的地方。

        徒步走过来,一会儿就到。

        一个女孩子愿意和一个男孩子独处一室,说明这个女孩子,多半是愿意献身于这个男的了。

        我看着纯净,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了吗。”

        纯净说道:“知道。”

        这几天一直想找纯净告诉纯净,无论外面怎么问,我们都要说我们之间没发生过那些事,只有亲嘴,后面就没有然后了。

        可后来还是没有跟她说,因为觉得,无所谓了,跟外面说啥,都无所谓了,照片都在这里了,多数人心知肚明,这到底算什么事,认为有问题的,解释也没用,还不如不解释,而且纯净出去澄清又怎样,不信的人,照样不信。

        我说道:“你是知道的啊,你也没找我。”

        纯净说:“你也没有找我。我以为你会找我。”

        我说道:“开始是想找的,后来算了,找了又怎样。”

        纯净说道:“你这下不认为我是明总派来的了吧。”

        我说:“是不这么认为了。不过啊,你不担心明总会对付你吗。”

        纯净说道:“你是担心她吃醋了,然后对付我吗。明总不会是这样子的人。如果她是那样的人,我也不会跟着她了。”

        我说道:“你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人。”

        纯净说道:“即使她吃醋,她也不会对付我,她是一个懂道理的人,也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不会计较这些事情。”

        我说道:“你是说她会看得很开。”

        纯净说道:“不是。是她分得清对错。她也不会太看得很开。也会纠结于情,爱。”

        我说道:“你这么懂她?”

        纯净说道:“感情方面,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啊。”

        我说道:“这倒是。相比起你们起来,她确实是个小女孩。”

        纯净说道:“我们?我们是怎样的。”

        我说道:“你们感情经历比较丰富。”

        纯净说道:“你是怕她生气吗。”

        我说道:“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怕她生气。”

        纯净说道:“这些照片谁拍的呢。”

        我说道:“还能有谁,难道你心里不知道吗。”

        纯净说道:“他们。”

        纯净说的他们,指的就是甘嘉瑜,文浩他们。

        纯净问我道:“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离间我们和明珠姐吗。”

        我说道:“不单单如此,其中原因很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清楚。不过这也算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的。”

        纯净说道:“那你怕吗。”

        我说道:“怕什么。”

        纯净说道:“怕我们的关系公开吗。”

        她看着我,期待我的回答,很期待的那种目光。

        我点了一支烟,抽着两口,慢慢的,说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说着,倒是也不敢看她的眼睛了,然后走到了窗边,看着窗外。

        我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我只是想跟你纯净谈谈有那方面的接触零距离接触,但是我是不愿意确定关系的。

        很多女孩子都觉得,一个男人和自己怎样后,基本上,两个人的关系,算是定了,情侣。

        可是很多男人却不会那么认为,即使有了关系,亲了嘴,拥抱了,睡了觉,那还是只想占一些便宜的。

        男女思维本身就是不同的。

        这对女孩子来说,的确不公平了。

        对我来说,我也真的只是想和她玩玩,没有真正的走下去的打算,因为不想让她成为自己的负担,说白了,不够爱。

        听了我说这句话,纯净马上知道我的意思了,我不愿意和她成为情侣。

        她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转头回来看她。

        纯净面色不好看,有些难过,失落,失望。

        可她还是强做微笑,对我道:“我明白了。”

        我问道:“你希望我们是什么关系。”

        她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关系,我们还是好朋友,对吗,我们还是好同事,还是工作上的搭档。”

        我说道:“一直会是的,很好的。”

        她说道:“我先回去了,很冷,早点睡吧,晚安。”

        她转身就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