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医流狂兵》-> 第九百七十四章 王恢的邀请
第九百七十四章 王恢的邀请 作者:官场痞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1-12
  •     半天后,王家的帮手浩浩荡荡的杀到了。

        一名方脸中年率先而行,王由谨慎的跟在他后面。

        人群里有人认出来:“这就是王家有名的分神期修士王留。”

        王留站在林涛等人面前,问身后的王由:“他就是林涛?”

        王由点点头。

        “林涛,你欺负人欺负到我们王家的头上来了,我今天就是来找你讨个公道。”王留傲然道。

        “欺负你们王家?”林涛居然还笑得出来,“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倒是你们王家的人强抢民女,都没人管管?”

        “王由和郝莲儿的事,是郝莲儿父母应承了的,你非要倒插一脚,就是破坏人的姻缘。”王留冷冷的说道。

        “狗屁姻缘,人家是两情相悦,到底是谁倒插一脚?”林涛立即回了一句。

        眼

        众人看去,王家家主王恢带着人到了,他听说王由和王留出门后,就立即带人过来,防止他们闹出什么乱子。

        “你们说的事,原因结果,我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双方都各有责任,不能一概而论。”王恢缓缓说道。

        林涛笑着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王恢继续道:“王家的人我们自然会按照家规处置,至于林涛小兄弟这边,我王恢敬你是个豪杰,不知道肯不肯赏脸,借一步说话?”

        林涛看王恢都把话说到这份上,给台阶下,自己再不下就不给人脸了,索性就答应了。

        “正好我家今日有一处家宴,小兄弟如果有时间,可以带着朋友来参加。”这是向林涛伸出橄榄枝了。

        林涛问道:“什么家宴?是随便吃吃的那种吗?”

        王恢笑了笑,说道:“是犬子的成人礼晚宴。”

        林涛道:“用随份子吗?”

        王恢微笑着摇摇头。

        当天傍晚,林涛带着董婉儿弘生他们就到了,林涛让弘生有亲戚朋友一块叫来,中午最好别吃饭。弘生想想,最后到底没好意思叫。

        王家院落重重叠叠,一环套着一环。

        林涛见完了王恢就在院子里闲逛,来来回回的几圈,突然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秦红宵一个人站在院落里,看上去孤单落寞,令人感到可怜。

        林涛凑了上去,“又见面了。”

        秦红宵听到声音回头,看见林涛时,脸上竟然笑了一下,说道:“是啊,又见面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林涛问道。

        秦红宵有意无意的望着前面瞥了一眼,说道:“没干什么。”

        林涛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灯火通明的大厅里,王家的人悉数都在,王家的一名执事手里拿着托盘,给每个人分发一个小瓶。

        “他们发的是什么?”林涛问。

        “家族丹药。”秦红宵简单的说道。

        其实不用她解释,林涛也知道,家族丹药定期发放给家族成员,是修炼的资粮。上至家主执事,下至仆从,每个人都能分到。

        林涛想想秦红宵好歹算是半个王家人,说道:“他们没给你吗?”

        秦红宵眼神暗淡下来,说道:“他们根本没把我当成他们的一员,当然不会给我。”

        林涛心说,这王家人确实狗眼看人低,秦红宵再怎么说算是落魄的贵族,现在反倒地位不如仆从了?

        他想安慰秦红宵两句,说道:“那个……我好听的话不会说,你不要在意王家这些孙子,都是些势利眼的王八蛋。如果你不想呆在这里,我可以介绍你去正法宗,或者长生天,反正比这里强。”

        秦红宵目光中露出感激之色,对他点点头。

        林涛回到主厅时,宴会已经开始了,王家子弟包括亲戚朋友陆陆续续的到场。

        董婉儿等了半天,都不见林涛的人影,等林涛刚进门,就把他拉到身边,问道:“林涛,你去哪里了?”

        林涛笑道:“熟悉熟悉地形。”

        董婉儿不解道:“熟悉地形?熟悉什么地形?”

        林涛道:“看看一会形式要不对劲,咱们从那边跑。”

        董婉儿知道他是胡说八道,没再继续跟他胡扯下去,拉着他找个座位坐下了。

        等人来的差不多了,秦红宵才姗姗来迟,放眼望去,已经没有她的位置。

        秦红宵尴尬的站了片刻,就要离开。

        林涛眼尖,早就看见她,把秦红宵喊了过来。他把弘生推到一边,说道:“来,坐这。”

        董婉儿见她心情有些闷闷不乐,知道她在王家不受待见,不停的和她聊天。

        “姐姐,你干嘛不回大周去呢?”董婉儿突然问道。

        林涛正喝着一壶水,听到这句话,好悬没喷出来,心说这董婉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提起大周她不就又想起王浔的事了吗?

        果然,秦红宵听后神色低沉,说道:“大哥不再了,我回去也没意思了。”

        “那你可以跟我们去秘境。”董婉儿继续道。

        林涛心说,你以为去秘境是旅游观光吗?他赶紧和秦红宵解释道:“虽然婉儿这么说,但秘境太凶险……”

        没等他话说完,秦红宵竟然突然答应了,“那我就跟你们走吧!”

        林涛哑然。他很想说这不是旅游,但半晌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事情就这么定了。”董婉儿一脸愉快,只有林涛欲哭无泪,但是多一个人同行,林涛心里还是高兴的。

        酒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有个七八岁的小孩突然跑进来,倒是没人在意他。

        小孩四周瞅了瞅,然后径直跑到林涛面前,把一张纸条塞到他手里。

        林涛打开纸条,那上面只有一行字:“王家有内鬼,小心魔宗。”

        林涛一下子把那个小孩拉住,问道:“是谁让你送这张纸条的?”

        那个小孩满脸恐惧,只是摇摇头。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林涛继续质问。

        那个小孩啊啊两声,然后摇摇头。

        林涛这下明白了,这小孩是个哑巴。

        无论是谁给他传的信,林涛都不得不假设这条信息是真的,他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走。”林涛撕碎纸条,带着董婉儿和秦红宵就悄悄的出了大厅。

        王家府邸,到处都有巡岗的王家子弟。

        林涛尽量绕着他们走,好不容易来到大门,发现这里有人把手,看门的弟子说无论是谁提前离开府邸都要通报一声。

        林涛心道通报你祖宗,笑着绕开大门,带着董婉儿翻墙就往外跑。

        大街上静悄悄的,一名更夫手里提着铜锣,四处张望着。

        林涛等人一翻下墙,那个更夫就和他们撞见。

        双方都是愣愣,那个更夫以为林涛他们是贼,就要张开破锣嗓子大喊,他刚张嘴,就被林涛紧紧的按住了。

        “别吵,再吵我就要了你的命!”林涛低声恐吓道。

        那名更夫面露惧色,连连点头。

        “我们不是贼,我们是府上的宾客。”

        那名更夫面露惧色,连连点头。

        “我们是被人追杀,才翻墙的。”

        那名更夫面露惧色,连连点头。

        “你答应我们不喊,我就放开你。”

        那名更夫依旧点头。

        林涛缓缓的放开更夫,以防他突然变卦,再次喊出来。

        “你们真是好人?”更夫一张嘴就是一口土味。

        “那当然,你看我身后跟着两位美女,你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当贼的吗?”林涛那意思是,你看我们穿得不差,怎么说都不能是贼。

        更夫似乎同意这个观点。

        林涛看更夫若有所思,说道:“这样吧,这一块灵石给你,你就当今天晚上没有看见我们?”

        那名更夫接过灵石。

        林涛摆平了这件事,就带着董婉儿和秦红宵继续逃跑。

        他们刚走出百余步,身后突然传来一连串的铜锣响,更夫操着破锣嗓子大喊:“抓贼啊!有贼!王家进贼了!”

        林涛心里暗骂一声,这小子真是不讲信用,撒腿就跑,但是已经晚了,闻讯赶来的王家子弟已经追上,堵住了他们去路。

        “揍是他们!”那名更夫站出来,拿着鼓棒指着林涛道。

        领头的人是王留,听了更夫的话,淡淡的嗯了一声。

        更夫凑上来,一脸谄媚,说道:“大爷,我那赏金……”他这话刚出口,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看你自己那贱相,还想要赏金?”

        更夫眼里闪过一丝愤恨,但什么都么说,喏喏的退下了。

        “林涛,你们这是要去哪?”王留冷笑着问道。

        “腿长在我们身上,我们爱去哪就去哪。”林涛此刻反而不怕了,反正他们没有把柄,王家的人不能奈何他们。

        “这事你留着跟家主说吧!”王留说了一句就把林涛他们连推带拿,押回了王家府邸。

        家主王恢早就听到风声,站在门外等着他们,等王留押着林涛到了,赶紧要放开林涛,问道:“林涛,好好的怎么突然走了?”

        林涛道:“屋子里太热,出来吹吹风。”

        王恢笑了笑,说道:“院子里不是一样纳凉吗?”

        林涛回他:“院子里不如大街上有氛围。”

        “不管怎么说,”王恢说道:“你现在都是我们的客人,要是想走的话,明天白天再说,我们给你送行。”

        林涛心说,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但王恢都说这话了,他横竖都走不了,索性答应下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