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今日情明日怨 作者:萌萌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1-13
  •     夏欢欢

        成济公主也走了过来,看到这巫茧的时候微微一愣,“这位是?”巫茧容貌虽然显得稚嫩,可身上有着一股让人说不出的气息,是神秘的贵气。Ω Δ看书 阁

        听到这话的时候夏欢欢看了看巫茧,“陛下的客人,大秦做客今日,今日我带你们去赏梅花,大秦的梅花是最美的,”

        夏欢欢虽然在上一次没有去逛过,也没有去看过,可夏欢欢却还是知道地方,因为一开始就有人写好了地址了,而眼下这巫茧也跟着,成济公主看了看这巫茧,感觉这人有点眼熟,却一时之间记不起来了。

        于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怎么了?”克达尔看了看成济公主道,成济公主看了看不远处的巫茧,神色悠悠,不仅仅是成济公主一旁的水仙也是如此,水仙的神色更加是疑重。

        “没有,就是感觉这男人有点熟悉,可却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也许是对方去匈奴玩的时候见过,”匈奴跟大秦大周都不一样,哪里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她们长年牧羊为生,会一年四季到处走。

        而在这转换的时候,会遇到其他四国的人,当然大乐国的人是最少的,大乐国也是离开她们最远的,听到这话的时候克达尔微微一愣的看了看不远处的人,看到这巫茧的时候皱了皱眉头。

        这男人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是很无害,十六七岁的模样,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可克达尔却知道这样的人,最是让人危险了。

        如果这一切外表不是装出来的还好,可如果是装出来的,那就说明对方……早已经是黑成渣了,“走吧,不过是一个孩子模样多大问题的,”

        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不会有着多大问题,听到这话的时候克达尔点了点头,一旁的水仙却抿了抿嘴,这容貌真有点想那人。

        可年纪跟容貌都对不上,水仙收敛自己的心情,跟在身后,大秦的梅花很美,白色的雪梅,红色的雪梅都是那般的娇艳,七王爷开口道,“这是我大秦最美的地方,一年四季雪梅都会盛开,来我大秦一定要来这里。”

        成济公主听到这话后看着前面的一切,忍不住微微一愣,目光带着那幽光,而此刻这成济公主突然看着不远处,眼下有着很多优质将上周围的一切都围起来。

        “哪里是什么地方?”而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不远处,听到这话的时候,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而此刻看着不远处的时候,七王爷微微一愣。

        “那地方是……大棚菜,食神阁一会回去的时候我带各位去,”食神阁是这夏欢欢的地盘,眼下七王爷接受了起来,成济公主跟着夏欢欢,七王爷则是带着水仙克达尔几个人走

        成济公主看着夏欢欢的时候目光总是带着那幽光,夏欢欢把玩这手上的红梅,看了看这成济公主道,“公主要跟我道几时?”

        “皇后娘娘我就想知道,你对水仙到底动了什么手脚?”成济公主虽然没有听这水仙有任何地方有外头,可眼下……却也可以看出水仙的气色不佳。

        “啊……本宫对水仙做了什么?”夏欢欢一脸吃惊道,成济公主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夏欢欢是看出来了,成济公主大概是幌子,幌子虽然可以震慑,可眼下领头人还是克达尔。

        克达尔才是这一次的管事,听到这话的时候,成济公主的神色不喜,突然就感觉天空上飘落这雪花,成济公主在看到这雪的时候微微一愣。

        在来大秦的时候虽然有看到雪,可那些雪花早已经落地了,而眼下看着天空上飘落的雪花顿时忍不住微微一愣,“真美……”

        夏欢欢也抬起头看着那些雪花,眼下若在所有人的肩膀上,点了点头大雪的确是很美,可却也很冷,不远处的几个男人,早已经坐着开始煮酒喝了。

        在这寒风中煮酒后,简直就是没有什么比这最好的享受了,成济公主跟夏欢欢也走过去和,就看到这水仙的目光一直都盯着巫茧,“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就是觉得公子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十年前?”听到这话的时候,巫茧笑了笑的放下酒杯。

        “大概是你弄错了,十年前跟此刻我,可有着很大区别,”听到这话的时候水仙微微一愣,看了看这巫茧后笑了笑。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说着就端着酒喝了起来,各式各样的美男坐在一个地方,怎么看都是很显眼,而眼下这巫茧是精致的瓷器娃娃,七王爷也是那朝阳的阳光美男,水仙更加是够人的芙蓉,时时刻刻都透着诱惑。

        眼下不少人都侧目而来,夏欢欢镇定的坐在一旁喝酒,“听说皇后娘娘可是大秦的能人,在下有着一句不知道该不该问?”

        “既然你都问本宫了,哪里还有着该与不该的问题?”夏欢欢笑了笑道,“你问吧,本宫看看……是不是本宫可以作答的,”

        “如此就好,”克达尔笑了笑道,“若大秦攻打了大周,不知道皇后娘娘你是站在哪一步?”一句话让七王爷微微一愣,看着夏欢欢想知道对方回答。

        前些日子西熠才攻打过大周,后来虽然不知道怎么和解了,可七王爷却知道大概没有那般简单,眼下七王爷也想知道。

        夏欢欢听到这话的时候看了看克达尔,“你这话本宫可以当成是挑拨离间吗?”

        一句话让克达尔微微一愣,然后尴尬的笑了笑,“皇后娘娘说笑了,我都说了是假设。”

        “就算是假设也不可能,陛下宠我入骨,你觉得陛下会做出这等事情来伤本宫的心吗?”夏欢欢神色镇定的回答这问题,因为她根本就不需要尴尬,当然自己真正的想法是不可以回答的。

        “看来皇后娘娘对大秦皇帝很是信任,”克达尔笑了笑道,可那目光却带着那说不出的冷笑,“可帝王都无情,谁有说的准今日的情明日的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