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密爱原配》-> 第375章 情敌见面
第375章 情敌见面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11-15
  •     或许真的是被秦豫这个儿子给伤到了,秦素晚上是一点食物都没有吃,甚至拒绝了吃药和点滴,即使穆千雪连夜又赶了回来,秦素依旧坚持绝食,否则秦豫答应和穆千雪的婚事。

        一夜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今天是周六,秦豫不上班,小胖墩这几天依旧在断奶,好在他已经习惯了以牛奶当主食,虽然夜里吃不到母乳会闹腾一下,不过干嚎几嗓子之后就抱着奶瓶喝牛奶了。

        “呀呀。”依旧跟秦豫睡了一夜,此刻,看到主卧的门,小胖墩立刻兴奋的咿呀起来,身体向前倾着,小手拍打着卧房的门。

        卧房里,听到敲门声,谭果直接拎着薄被往脑袋上一蒙,阻断了敲门声之后继续睡着。

        “呀呀?”半晌没有人开门,小胖墩回头求助的看向秦豫,胖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委屈之色。

        秦豫就没见过这么懒的女人!之前小胖墩没有断奶,她不是一直带着小胖墩一起睡觉,怎么现在睡到日上三竿都不起来?她就这么放心小胖墩跟着自己这个陌生人睡?半夜小胖墩嚎成那样,也不见谭果出来看一下。

        秦豫咔嚓一声打开门,五月末的阳光已经很是明亮,透过窗帘照射到进来,卧房中间两米多的大床上,谭果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只余下几缕黑色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

        “mama。”虽然口齿还不清楚,不过正学话的小胖墩其实已经能清楚的喊出妈妈的发音了,此刻兴奋的向着大床方向趴了过去。

        防止小胖墩动作幅度太大会扭到腰,秦豫不得不将人放到床尾,一得到自由,小胖墩小象腿一蹬,速度贼快的向着床头爬了过去,然后直接趴在了谭果的身上,小手掀开被子摸着谭果的脸咯咯的笑着。

        “臭小子,让不让人睡懒觉了?”谭果闭着眼睛气恼的嚷了起来,不过双手还是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扶住小胖墩的身体,防止他从床上跌下去。

        “呀呀。”见到谭果醒了,小胖墩更来劲了,身体一动坐在了谭果的身上,上下颠簸着,笑的口水都要从嘴角滴落下来。

        “昨晚上的饭都要被你压出来了!”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嗓子,谭果终于睁开眼,咬牙切齿的看着嘎嘎大笑的小胖墩,抱着他的身体猛地一个地龙翻身,瞬间将小胖墩压到了身下,然后毫不客气的揪了揪他的胖脸,“让你使坏!”

        站在床边,秦豫就这么看着****两人开战,想到之前在早教中心小胖墩那敏捷的身手,秦豫忍不住的揉了揉眉心,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别的没学会倒是先学会打架了。

        十分钟之后。

        “行了,行了,怕你了。”谭果微喘着,躺在大床上懒得动了。

        “呀呀。”小胖墩也有一样学一样,身体呈大字型躺在谭果旁边,滴溜溜的大眼睛忽闪的转动着,估计这会儿也是累了,但是一旦恢复过来,绝对还能和谭果大战三百回合。

        谭果淡蓝色的睡衣卷到了腹部上,秦豫清楚的看到她腰腹处那一道一寸多长的伤口,伤口是紫黑色,如同扭曲的蜈蚣一般,看起来有些的狰狞可怕。

        秦豫虽然没有看过其他女人破腹产留下来的伤,但是看到谭果肚子上的伤口,秦豫莫名的感觉她生下小胖墩的时候会非常的凶险。

        察觉到秦豫的视线,谭果快速的抬手将卷起的睡衣放了下来,眨巴着眼睛瞅着秦豫,就算是周六,秦豫这个工作狂不该去忙工作吗?怎么有闲情逸致站在这里。

        小胖墩也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似乎不明白秦豫怎么还不走?在小胖墩的简单认知里,谭果是最重要的,当然,谭果不在的时候,被秦豫照顾也似乎不错。

        但是此刻,谭果和秦豫对望着,一旁的小胖墩忽然感觉自己像是被排除在外一般,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小胖墩皱了皱小眉头,第一次发现秦豫有些碍眼。

        而就在此时,卧房外出来传来了脚步声,卫胜男快步走了过来,站在主卧门口,当看到床上躺着的****两人时,卫胜男错愕一愣,不过还是想到了正事:“副部,庄园外来了一个男人,他说是谭小姐的前男友。”

        “什么?”谭果倏地一下从床上一跃而起,目光诡谲的看了一眼秦豫,随后吧唧着拖鞋快步走到了窗户边。

        而此刻,楼下庭院里,似乎察觉到二楼窗口的身影,谭亦抬起头,俊美无俦的脸上露出一抹温暖的浅笑。

        眼睛倏地瞪大,虽然谭亦做了简单的伪装,但是那种君子如玉的优雅气息,除了她二哥绝对没有第二人。

        “宝贝儿,你知道谁来了吗?”谭果猛地蹿回到了床边,激动的一把将床上坐起来的小胖墩捞在了怀里,身影如风一般向着门外飞奔而去。

        秦豫眉头倏地一皱,从卫胜男开口的那一瞬间,秦豫的脸色就阴沉的骇人,而此刻谭果那兴奋又激动的狂喜表情,如同看不见的****一般,直接将秦豫所有的情绪都炸出来了,错愕、震惊、烦躁、无措各种情绪复杂的搅合在一起,让秦豫脸色显得愈加的难看。

        “穿着拖鞋也敢跑!”谭亦无奈的看着飞奔而来的身影,双手瞬间将人抱住了,俊美的脸也染上了暖色。

        “二哥,你怎么来了?”谭果咧嘴笑着,直接将怀抱里碍事的小胖墩塞到于磊怀里,然后再次兴奋的扑到谭亦的怀里。

        当了母亲之后,谭果真的无比怀念被宠爱的感觉,那个时候自己才是家里头的小霸王,如今地位不保,不过在二哥心里,自己还是最重要的,小胖墩都要排在自己后面。

        修长如玉的大手轻柔的摸了摸谭果的头,谭亦凤眸之中笑容加深了几分,“手边工作刚刚做完了,有几天的假,正好过来看看你。”

        看到秦豫从客厅里走出来了,谭亦眸光晦暗的沉了沉,随后亲密的凑到了谭果耳边,压低声音道:“记得保密我的身份,我现在可是你的前男友。”

        “二哥,你还演上瘾了。”谭果无语的瞪了一眼谭亦,之前小胖墩还没有出生,谭果外出散步,或者去听那些课程,谭亦都是陪同在一旁,甚至冒充一下孩子的父亲,这样一来,也就不会有人用什么怪异的目光去看谭果。

        秦豫眼神锐利的盯着不远处亲密拥抱在一起的两人,这是他第一次从谭果的身上感觉到那种可以感知的喜悦。

        “呀呀!”被于磊抱着,小胖墩委屈的瞅着谭果和谭亦,在柳叶胡同,除了谭果这个妈妈,小胖墩最喜欢的就是谭亦这个舅舅,结果这会谭果和谭亦腻歪在了一起,将小胖墩给丢在一旁不管了,小胖墩立刻就醋上了。

        “小核桃也长高了。”谭亦宠溺的揉了揉谭果的头,这才向着小胖墩伸过手将人抱了过来。

        “呀呀。”小胖墩气鼓鼓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了笑容,双手一把搂住了谭亦的脖子,然后吧唧一口亲在他的脸上,还故意示威的看了一眼谭果。

        “呦呦,还挑衅我?”谭果眉梢一挑,看着亲密抱着谭亦的小胖墩,谭果踮着脚迅速的在谭亦另一边的脸上也亲了一下,“臭小子告诉你,这位最喜欢的是我,你得排我后面。”

        “多大的人了,还和小胖墩闹腾。”谭亦哭笑不得的看着示威的谭果,安抚的摸了摸小胖墩的头,“最喜欢小谭果,第二喜欢小胖墩。”

        听不懂谭亦的话,但是看着他那眉目如画的俊美脸庞,小胖墩立刻傻傻的笑了起来,惹得一旁谭果得瑟大笑着,“我就说最喜欢的是我。”

        秦豫面容显得更为的冷峻,只不过那翻腾的情绪此刻已经被秦豫狠狠的压制下来了,此刻他大步走了过来,冷漠的打量了一眼谭亦,这才开口道:“这位是?”

        “秦副部,你好,感谢这段时间照顾谭果和孩子,秦副部可以叫我易二。”谭亦笑着伸出手和秦豫握了一下。

        两个男人之间看起来其乐融融的,可是却有股危险的气氛在发酵着,只不过谭果正高兴谭亦的到来,浑然没有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易二?秦豫眸光沉了沉,当年在龙虎豹的时候,秦豫曾经听过这个名号,在黑白两道有个传奇式的人物,国际上只知道这位易二爷是华国人,再多的信息就完全没有了。

        传说易二爷富可敌国,手下有着一支神秘又精锐的卫队,他做的是中介的生意,但是不管是白道的正当生意,还是黑道上见不得光的地下生意,只要易二爷应下了,那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而且易二爷还买卖情报消息,只要你出得起价格,那么就没有易二爷打听不到的消息,曾经有传言,在东欧某个小国,为了争夺继承权,两个王子开始明着暗着争斗。

        其中一个花了大价钱到易二爷这里来买消息,据说当天晚上的宴会上两位王子起了冲突,买消息的这一位一怒之下甚至爆出另一位王子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昨晚上嘿咻的时候,只做了十五分钟就草草结束了。

        这个劲爆的消息一出,外界一片哗然,也不知道是震惊王子阁下竟然有早泄的毛病,还是震惊易二爷能力的可怕,只可惜这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道多少组织和势力想过吞并易二爷的情报网,只可惜最终都是铩羽而归。

        “谭果和小胖墩太闹腾,给秦副部添了诸多麻烦。”谭亦笑着开口,明明给人如沐春风般的俊雅,但是秦豫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谭亦眼中的冷意和嘲讽。

        “我哪有添麻烦!”谭果不满的瞪了一眼谭亦。

        “呀呀!”同样不想当麻烦精的小胖墩也跟着咿呀两声,似乎委屈上了,直接将小脸埋在谭亦的肩窝处。

        看到这刺眼的一幕,秦豫蓦地攥紧了拳头,他一直以为小胖墩很亲近自己,但是此刻看着抱着谭亦不撒手的小胖墩,再看着谭果那亮晶晶写满喜悦的眼睛,秦豫突然暴躁的想要毁掉这一幕。

        “易二爷客气了,能招呼谭小姐是秦某的荣幸。”秦豫声音冰冷的回了一句,周身的敌意都不再掩饰。

        谭果一愣,看着明显怒起来的秦豫,又看了看面带浅笑的谭亦,难道秦豫这是在吃醋?这是吃自己的醋还是吃小胖墩的醋?

        “今天晚上一定亲自向秦副部道谢,不过现在我先带谭果和小胖墩回去了。”谭亦嘴角勾着冷笑,看着愤怒的秦豫,谭亦眼中是浓郁的化不开的冰冷,只不过瞬间之后就收敛了所有阴冷的情绪,整个人看起来又是那个高贵优雅的贵公子。

        “那我去收拾行李。”谭果咧嘴一笑,吧唧着拖鞋又咚咚咚的往门口跑。

        “慢一点,别摔了。”谭亦不得不叮嘱一句,不过看着似乎又恢复活力的谭果,谭亦的表情也跟着柔软下来,“秦副部或许不知道,虽然外界传言谭果多么高傲,但是在我眼中她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可是易二爷似乎没有保护好她,否则……”余下的话秦豫没有说话,只是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谭亦怀里的小胖墩,未婚生子并不是什么好名声,不管谭果是因为什么原因。

        谭亦和煦优雅的表情陡然一变,丹凤眼倏地冷厉下来,“秦副部,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小胖墩不是我的孩子吗?”

        秦豫也不是省油的灯,此时嘲讽的勾着嘴角,冷眼看着暴怒的谭亦,“易二爷何必自欺欺人!”而秦豫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是因为他相信如果易二爷真的是小胖墩的父亲,那么他怎么可能放任谭果未婚生子的名声传出来,他只怕早就和谭果结婚了。

        而且虽然谭果表现的很欢喜很亲昵,但是秦豫却依旧敏锐的感觉到谭果对眼前这一位并没有男女之情,更像是家人之间的亲情,若不是眼前这一位易二爷面容和谭果没有半点相似,秦豫甚至怀疑他就是谭家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