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番外二当时只道是寻常(上)

        韩张听到她说跟钟越已经登记结婚了,“砰”的一声站起来,控制不住满身翻腾的怒气,嘲讽说:“你们动作还真快啊。”第一次对她有了恨意,第一次扔下她不管,第一次尝到绝望的滋味。他一直是一个勇往直前的人,乐观,坦率,真诚,身上充满生命的活力,跟他在一起,快乐而安心。可是这次,迎头一击,打的他似乎永无翻身之地。

        甩门出来,冰冷的雪夹着呼啸的风声打在他脸上,木木的,没有什么感觉。他因为没有穿大衣,黑白条纹的羊毛衫被狂风吹得压在身上,集中一个方向往右后方偏去。身体迅速冷却下来,狂躁的心也跟着冷了。

        他站在马路上,冷而黑的夜幕一点一点在他头顶拉开序幕,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掐紧他的喉咙,心悸的似乎下一刻便会窒息而死。无数的车辆在他脚边擦过,带着强烈汽油味的暖风,令他越发觉得冷,黑,凄凉。

        有出租车缓缓在他身边停下,司机探出头问:“哥们,打车吗?”他怔了怔,移动僵硬的身体上了车。灯光亮起来,朦胧而无味,映着大大的广告牌,连那上面的笑容也褪了色,一切都是冰凉的。

        司机问他去哪儿。北京这么大,他能去哪儿呢?一个人回单身宿舍,光景越发惨淡。他想他今天晚上一定是睡不着的。那么,找夏原喝酒去吧。两个失意的人,彼此还能互相调侃几句。

        他提了一打的白酒上楼。夏原见了,吃惊问:“你当我这是酒馆呢,来送货的?”他开了瓶盖,抓住瓶身,就那样仰头喝了一大口,辛辣而刺激。此刻他需要这样的感觉冲淡心里的所有的一切,坏到不能再坏的惨痛。

        夏原见了,忙说:“你别这样牛饮,一头就醉倒了。我这里还有一大盘炸的花生米和几碟子小菜,咱们倒在杯子里,喝个痛快,不醉不归。”韩张失魂落魄来找他,他别的不能做,喝酒是没问题的。

        俩人也不用筷子,直接用手拈花生粒儿,扔进嘴里,咔嚓咔嚓脆响。韩张因为酒喝的太急,刚才在外面又吹了一肚子的冷风,加上情绪低落,胃里一阵翻腾,在卫生间里吐了个底朝天。

        夏原倚着洗手台看他,“哥们,你要买醉,不是这个买法。一看你,就不是习惯买醉的人,所以,这样不适合你的事,还是不要做了。倒下睡一觉,再大的事儿,迟早会过去的。谁叫咱们得活下去呢,除非你死,那倒是一干二净。”

        韩张直起身体,眼睛通红,脸色刷白,没有一点血色。用水冲了脸,靠在墙上,闭着眼睛气喘吁吁说:“她结婚了,你知道吗?所以,咱们两个伤心人,还是喝酒悼念一下吧——”

        夏原听得愣住了,傻傻问:“谁?”到底是谁结婚了?他意识像被抽风机抽空了一般,一时反应不过来。

        韩张没理他,出来倒了杯酒,捏在手里,一小口一小口灌下。液体顺着喉咙滚下,统统变成了苦涩的滋味。心里火烧火燎般烫起来,仿佛要将他熔化,直至化为尘埃,重归于虚无。

        夏原看着镜中的自己,光和影交错在深沉的眉眼间,似乎是另外一个隐藏的自己。终于明白他说的是什么,震惊过后,唯有苦笑。这两个人,竟像有根线牵着一样,怎么分都分不开。这就是缘分吗?

        他跟着出来,捋起袖子大声说:“来来来,咱俩来划拳,这样干喝有什么意思!”将电视音量调到最大,直接坐在地上,吆喝起来。

        韩张很快就醉了,开始胡言乱语,“我自从有记忆以来,第一个记得的人,不是父母,而是她。我脑海深处一直记得这样一个场景:她走路还不稳,却跌跌撞撞向我跑过来,身体一斜,重重摔在地上,哇哇哭起来。我不记得是在哪里了,周围开满了五颜六色的月季,像是春天又像是夏天。可是后来,从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地方。”也许这样的记忆并不是真实的,真真假假混在一处,谁又能分得清呢,全部合二为一了。但是他心心念念记住的是她大声哭泣的样子。

        “我有没有跟你说,她其实比我小一岁?我跟林丹云他们几个孩子上课去了,丢下她一个人在家。第二天她拖住我不放,哭着闹着也要去学校。何爸爸哄她说年龄太小,明年再去,我们上临的孩子入学年龄本来就偏小。她哪里知道,哭得唏哩哗啦的,硬是要跟着去。最后大家没办法,只得由她去,跟老师们打声招呼就是了。我让她坐在我身爆她像模像样听课,一声不响的,用拳头握笔,还从椅子上摔下来过,头上磕了一个大包。红着眼眶,居然没哭,只说要去厕所。”

        他以为这些事早就忘记了,可是一提起来,历历在目,竟然记得这样清晰。原来并不是记忆欺骗了我们,而是我们欺骗了自己。

        夏原见他醉得一塌糊涂,还在那里唠唠叨叨说个没完,叹气说:“行了,行了,渴了没?喝口水睡了吧。”再说下去,不但他伤心,连他也要跟着伤怀起来,还是赶紧打住吧。扶着他回客房躺下。

        出来时感觉肩头湿湿的——刚才他的头一直无力地搭在他肩膀上,一动不动,原来竟是流泪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韩张因为大冬天只穿着一件毛衣在街头吹风,第二天发热感冒了,又是咳嗽又是流鼻涕,喉咙干痒,脑袋昏沉沉的。有人见了他,吃了一惊,“怎么一夜之间憔悴成这样?”他理直气壮回答:“生病了,病来如山倒,没办法的事。”是啊,木已成舟,没办法的事。

        他这一病,迟迟不见好。闹得远在上临的韩妈妈都知道了,打电话问他身体怎么样了。他半躺在,没什么精神说:“流行性感冒,过几天自然就好了。”韩妈妈先叮嘱他一个人在外面注意身体,然后兜兜转转说:“过年早点回来,妈妈介绍几个朋友你认识。”

        他一听自然是不愿意,“妈,你就别这个心了。”

        韩妈妈拿出老师的威严,不容反驳说:“你年纪也不小了,难道真想打一辈子光棍不成!你看人家如初,都已经结婚了,你连个影儿都没有,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肯考虑个人问题。让你回来就赶紧给我回来,唧唧歪歪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下了最后的通缉令。

        儿子的心思当母亲的多少知道一点。俩个孩子,都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既然没缘分,她也不好多说什么。眼瞅着如初都结婚了,自己儿子还在一边傻乎乎的等着,着实心疼。知道他脾气硬气着呢,只怕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死心,这样蹉跎下去,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是个头,一时发急,立逼着他去相亲。当母亲的总是比自己子女还着紧他们的人生大事,可怜可叹。

        韩张病了这么多天,不得不接受她已经结婚的事实。惊怒过后,也只有默默承受下来。虽然他对钟越仍有满腔的敌意,可是对她,一想到俩人二十多年的情分,无论受到怎样的伤害,始终无法怪罪在她身上。俩人自从上次在咖啡馆不欢而散后,始终没有联络过,似乎已成陌路人。

        不不不,他不愿意这样。如果不能在一起,他宁愿他们还像以前那样。他不是心胸狭隘,极端爱恨的人。他对她除了男女之爱,亲情友情也占很大一部分。以前不管怎么吵架,从没有想过俩人会真正翻脸。

        他主动打电话给她,听到她在那头的欢呼声,感觉又回到从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