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七十六章 “上临一中”百年校庆

        两人闲来无事,常常蹲在岸边打水漂,惊起一滩鸥鹭。何如初跟着韩张他们一伙男孩子自小玩惯了的,钟越可不是对手,一开始他连水漂都打不起来,扔出去的石子儿直接沉水里了。可是学习能力很强,很快就掌握到动作要领,没过几天,经过练习,就远远超过何如初这个师傅了。侧着身子,捏着瓦片,手腕一转,一连能跳五六下,如云海生波,鱼跃龙门,阳光下漂亮极了。惹得前来采蘑菇的一些小孩子,拍掌欢呼,纷纷抢着学他样儿。

        何如初便站在后面羞他,说他不害臊,专门哄小孩子。他笑,“你难道不是小孩子?”他一生,似乎从没有笑得这么多,忘记一切纯粹的快乐,似乎又回到曾经最纯真的年代。

        穿过摇摇摆摆的竹桥,便上了大路,沿路是一片绿色的田野,植物茂盛,品类繁多,红绿白相间,颜色鲜艳夺目。往前走不了半里地,便是热闹的集市,富有特色的吊脚楼和身穿民族服装的少数民族,看得他们外来的游客十分好奇,探头探脑张望,指指点点评东论西。

        这一天是正月初十,按照当地风俗,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小镇上挤满了特地赶来的年轻男女,身穿盛装,身上的银饰在阳光底下反射出耀眼的白光,亮的能照出人影。人人脸上喜庆洋洋的,这是年轻人的盛会。

        何如初问人家借了一套当地服装,上下两件式的,上衣是红色为主蓝色镶边对襟式绒布衫,袖口下摆都有刺绣;下身是一条长长的“一步裙”,一套的颜色,直垂到脚踝,腰间系了条黄色的带子,看起来跟当地女孩没什么分别,就差头饰了。也给钟越借了的,他不肯穿,坐在看着镜子前的她,只是笑。

        俩人也去凑热闹,在人群里挤来挤去,陌生的地方,异域的风情,自有一种世俗的快乐。何如初到处钻来钻去,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见了新奇的东西就要赶过去瞅两眼,睁大亮晶晶的双眼,不断表示惊叹,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何如初极易从小事中得到满足和快乐,许多人不耐烦的东西,她却能从纷繁的庸俗中提取另一番美好的意味。其实她知道人活在世上,很多东西是没意思的,但是正因为如此,所以更兴兴头头去做,从没意思里找出有意思的事来,所以在他人眼中,分外显得天真。她的天真带着一种智慧的天真,经历过那么多的人和事,怎么可能当真有如孩童般的天真呢。

        钟越紧紧跟在她身后,“人这么多,别走散了。”她手里拿着一根银簪子,顶头镂空成半球状,里面有“双龙戏珠”的图案,因为精巧,舍不得放下,口里说:“走散了也不要紧,我认识回去的路。”虽然她不是小孩子,可是钟越还是斩钉截铁说:“跟紧了,别走远了,回头找不到人。”他不希望她丢失,哪怕只是一小会儿,都无法忍受。

        她胡乱点头,擦了擦脸上的汗说:“真热,你去那边买瓶饮料。”钟越叮嘱她:“你就在这儿等着,别到处乱逛,我马上就回来。”她答应一声,继续看各式各样的簪子,目不暇接,爱不释手。她因为头发长,想买一根学人家那样儿绾起来,又复古又有趣儿,时下正流行。

        摊主见她挑来挑去,有意要买的样子,便说:“,你若嫌银的不够好,我这里还有玉的,做工非常精致,包你喜欢。”说着领她进里边看。里面的货色比外面摆着的又好一些,灯光打在首饰上面,当真璀璨如银河。她一时看花了眼,下不了决心买哪个,于是拿在手里细细比较,老板在一边热情介绍。

        钟越给她买了瓶果汁,因为没有零钱,摊主一时也找不开,还是问别的摊主换,这才找开了。他等的有点急,匆匆赶回来时,人不见了,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站在台阶上,四处张望,你推我挤,密密麻麻的人头,密密麻麻的同样的民族服装,密密麻麻的人,哪看的见,一时竟慌了起来。赶着人群往前赚眼睛到处看,急得出了一身的汗。

        何如初时时注意外面的动静,在里面就瞄见他回来了,反倒放松下来,自顾自跟老板杀价。等过了会儿,再转头看时,却见他神色慌张离开了。扔下手里的东西,连忙追上去,被一小孩横地里冲过来,撞了一下,一时疼的直不起腰。眼看着他往人群中去了,很快淹没在人海里,拨开人群使劲儿冲过去,累的气喘吁吁,用力拍了他一下,嗔道:“你都不会回头看看的吗?”因为赶,疼的更加厉害,右手不停揉着肚子,刚才只怕是撞青了。抬眼见他脸色苍白,神情都变了,吓了一跳,问:“你怎么了?”

        他转头见是她,的神经缓下来,头晕目眩,一时竟有站不稳的感觉,等心神定下来,紧紧拽住她的手,拖到一爆皱眉问:“刚才哪去了?”她便指着后面说:“一直在那儿啊。我跟在你后面叫你,你没听见吗?”他,周围锣鼓喧天的,她人小身弱,他只顾着找人,一时没留心,哪听得见。顿了顿,半晌忽然说:“我真怕你走散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她笑起来,“走不散,我一直在原处等你呢。下回你要是找不着我了,就回到原地等我就好了。”小时候何爸爸教她,路上万一走散了,千万别乱赚只在原地待着,爸爸自会去找回她。现在,找回她的人换成了她的丈夫。钟越重重点头,一字一句说:“恩,走不散,我总是等你的。”

        何如初拉着他手说:“你快来,看我挑的凤凰玉簪子,好不好看。”拖着他进来,看了玉的又舍不得银的,后来还是全买下来了,理由是:“以后咱们也许不会再来了,买回去作纪念也好嘛。”

        她因为穿着人家的民族服装,惹得热情直爽的小伙子拿了花对她表示好感,她虽然拒绝了,却颇有几分飘飘然,眼睛里笑盈盈的。钟越有些不悦,待又有人趁他一时不在,上前跟她搭讪时,一把拉过她,说:“你看,半下午了,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吧。”她迟疑说:“我听说晚上有篝火晚会,唱歌跳舞,会更热闹——”钟越便说:“那咱们晚上再来。”先把她哄回去再说。

        俩人踏着漫天的夕阳慢慢溜达,路边有一种草,差不多有人脯狭长的叶子,灰绿灰绿的,时不时有鸟儿从里面“嗤”的一声飞出来,一派田园风光,使人身心愉悦。她快步往前跑了两步,回头笑说:“我真喜欢这个地方。”

        等到吃过晚饭她重提去看篝火跳舞时,他又有另有一套说词,“逛了一天,不累么?满身都是汗,先去洗个澡,回头再说。”等她磨蹭洗完澡出来,再把俩人的衣服洗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倦意上来,也只得罢了。

        这些天,俩人也并非完全与世隔绝,逍遥自在。特别是钟越,时常有公司的人打电话来,虽然不耐烦,但是不得不处理。这天,孟十又在催他:“你休假也休够了吧,什么时候回来?我一个人肩挑大梁,独挡四面,一人当两人用,你也忍心!”他照旧敷衍说过几天,不予理会。

        孟十气得说:“我看你想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忿忿挂了电话。

        骂得钟越心里一动,问她,“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她正低头翻编织类的书呢,她最近在学织毛衣,随口说:“我喜欢小意。”钟越见她心不在焉,摇了,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其实他心里喜欢女孩儿,长得像她,多好!

        晚上睡觉时,何如初眯着眼睛说:“今天妈妈打电话给我了,问我们正月回不回去。”他想了想说,“那我们回上临看看吧。”知道她想母亲了,再说俩人也该回去拜拜年,见一见亲戚长辈。

        哪知道一回去就听说了“上临一中”百年校庆,开学时要举行盛大的庆祝仪式。广发函,历届学生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下了帖子。钟越也有,因为度假去了,秘书自然是压下来了,所以不知道这事。钟越可以说是“上临一中”数十年以来,最有名的学生之一,校方力邀他担任重要嘉宾。

        元宵节过后,正月十六正式开学,也是庆典的日子。那一天“上临一中”焕然一新,虽然是冬天,枝叶凋零,到处彩旗飘飘,气氛热烈,人声鼎沸。母校百年校庆,何等大事,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学子能来的几乎都来了。

        最值得高兴的是,当年零班的那些“上临一中”的精英重又齐聚一堂,大家见了面,勾肩搭背,互相拥抱,又叫又跳,不断表示惊喜惊讶惊奇,哪像是事业有成的社会名流,整个就一群冲动热闹的少男少女。众人似乎又回到青春年少时候,没有了成人世界的重责大任,勾心斗角,追名逐利,抛开一切顾虑,无拘无束,任意谈笑。也许只有在校园,才能重拾往日的这种情怀。

        何如初和钟越自然是一起来的,校门口碰见林丹云,惊喜下俩人立即抱作一团。林丹云笑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她笑:“前天晚上才回来的。昨天陪我妈妈去看亲戚朋友,还没来得及找你呢。”又问她最近怎么样。

        她挥了挥手,“也就那样呗,平淡的人生,不好也不坏,没什么好说的。”斜着眼睛看钟越,却问何如初:“听说你结婚了?”何如初含笑点了点头。她早从韩张那里知道他们的事,当下说:“你怎么不再折磨某人十年八年呢,以解我心头之恨!”何如初“扑哧”一声笑出来,看来她还记恨钟越无礼的事呢。

        林丹云领着他们往大礼堂去,俩人手挽着手,咬耳朵说悄悄话。她忽然笑起来,挤着眼睛说:“告诉你一件好玩的事,年底的时候韩张相亲去了。”何如初忙问:“他真相亲去了?后来呢,后来怎么样?”很感兴趣。林丹云哈哈大笑,“后来?后来脱不了身啦——”

        原来韩张去相亲,不情不愿,自毁形象,故意把咖啡泼人家女孩子奶白色的格子裙上。那个女孩子刚大学毕业,一头耀眼的酒红色短发,脚上穿着高筒靴,无法无天的性子,当时站起来就翻脸了,要他赔裙子。整个餐厅的人都看着他们,搞得韩张尴尬不已。林丹云因为要看他的笑话,一来回去好跟人炫耀,二来可以借此打趣韩张,一直躲在角落里,见了拍掌大笑。这事就是从她嘴里传出来的,一时间闹得众人都知道了。

        何如初问:“那韩张怎么办?”林丹云笑得流出眼泪,“他做得可真绝,甩下人家,当场就走了,连饭钱都不付。”何如初正在那骂韩张一点风度都没有,林丹云又说:“更绝的是那个叫顾了了的女孩子,找上门来问他要钱。只要一说是韩校长的儿子,咱们上临谁不知道啊。碰巧那天韩张不在家,偏偏碰上了韩校长,她就添油加醋把事情兜头兜脑说了一遍,好像是说韩张玩弄她的感情什么的,声泪俱下,哭得眼睛通红,那个叫伤心啊。把韩校长气得了不得,回头大骂韩张,吹胡子瞪眼睛的,差点把他扫地出门。哈哈哈哈——,哎哟,笑死我了,这两个活宝,跟演情景剧似的,我现在等着看他们的笑话呢。”

        何如初听了也跟着笑,于是见了韩张便打趣说:“对了,相亲相的怎么样?未来的嫂子今天有没有来?”真想见见这个顾了了,真够厉害的啊,整个上临都知道这事了,这会儿韩张就是跳进黄河恐怕都洗不清了。

        韩张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也听说了,翻着白眼没好气说:“‘上临一中’要是出了她那种女飞贼,学校的脸都丢尽了。”说完人就走了。林丹云附在她耳爆悄声说:“听说那个顾了了是‘上临二中’的,韩张差点没被她气死。”她点头,抿着嘴笑得喘不过气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