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七十五章蜜月如初

        她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坐起来问:“咱们这是要出门旅游吗?”他笑着点头,问她想去什么地方。她兴奋起来,忽然又说:“你不上班啦?”有些不敢置信,怀疑地看着他,他这么忙,怎么有空出去度假呢。他含笑点头,“不上了,咱们出去度蜜月好不好?”

        “真的?”她还在怀疑,见他郑重地点头,忙跳起来,响亮地亲了他一下,手舞足蹈开始计划去哪,一团高兴,跟孩子似的。钟越想着她习惯了国外的生活,提议去夏威夷,明媚的阳光,温暖的海滩正适合她养病。她说夏威夷不好,净是内衣秀。他便说那去欧洲吧,意大利或法国都很好。

        她还是,“干嘛非得去国外啊,满眼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佬,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听人家说云南春节的时候可好玩了,有各种各样的风俗节目,穿着民族服装,载歌载舞款待外来游客,又有趣又近,我们去云南吧。”他想着云南四季如春,不冷不热,对她身体确实好,于是点头同意了。

        她忙着上网查询有什么有意思的去处,到处看帖看介绍。钟越打电话订飞机票,又给孟十电话,告诉他自己要休一个月的假。

        孟十正陪老婆逗刚出世的闺女呢,初为人父,满脸喜色,听了后吃惊地说:“钟越同志,我没听错吧?你要休一个月的假?”待听见他肯定的回答,连忙叫起来:“你的意思是说,一个月的时间,你什么事儿都不干,光在家陪老婆?”

        钟越纠正他,“不是在家,而是去度蜜月。”孟十听了,简直快气晕了,“度什么蜜月啊,你们蜜月期早过了!你倒好,拍拍屁股就走了,公司怎么办,合同怎么办,新开发的游戏软件怎么办?你就这么撂下不管了?”

        他无动于衷,悠悠说:“放心,不是还有你嘛,倒不了;就算倒了,咱们重头再来,东山再起就是了。反正还年轻,怕什么!”

        孟十见他连公司倒了的话都说出来了,这回估计是铁了心,死都拉不回来了,不由得说:“我说你大过年的到底受什么刺激了?还是何如初闹着要和你离婚?”见他逍遥去了,留下自己做牛做马,嘴巴也跟着毒起来。

        “你才离婚呢!大过年的,能不能说点好听的?不积阴德好歹积点口德吧你!”钟越难得开口骂人,实在是被他怄急了。

        “啧啧啧——恼羞成怒了,难道被我说中了?你要休假,我不拦着你,但是一个月,这也太过分了吧?你走了,负责的部分全部丢下,就是让人接手一时半会儿也接不上来啊,你说你叫我怎么活?把何如初叫来,我给她做做思想工作。怂恿老公怠工,这世界还有天理吗——”知道他因为连日来的奔波,愧疚了,想陪老婆,干脆从何如初下手。

        钟越不理他,“我已经订好飞机票了,明天就走。若真有什么不懂的,打我电话好了。仔细想想,从跟着你开始,也快六年了,天天走马灯似的忙碌,时间过的真快,也是时候好好休息休息啦。”更重要的是,他和妻子认识以来,都过十年了,他还从没有放下一切,一心一意陪过她。

        今天晚上夏原的那番话,可谓醍醐灌顶,当头棒喝,给了他重重一击。有些东西再重要,也重要不过她。没有她,再多的功名利禄又有什么用!幸福并不需要多少金钱权势的外衣,一个简单的拥抱已经足够。

        何如初出来,还在问:“咱们明天就去云南吗?”他点头,“怎么,又不想去了?”她忙,“不是不是,老觉得跟做梦似的,不像是真的,生怕一觉醒来,你又照常上班去了——”她总觉得自己还没醒。

        他心生内疚,亲了亲她头发,“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去,好不好?”她窝在他怀里,点头,“恩,说好了哦,不许反悔啊。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终于可以出去玩了,只有你和我,两个人——”她期待了很久很久,见他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哪敢说出门旅游的话,真可谓是意外之喜,再也想不到的好事。

        钟越见她兴奋的一晚上叽叽喳喳,蹦蹦跳跳,从头到尾就没停过,跟着微笑起来。若是平时,肯定要说她不得安宁,不像样子,这次任她高谈阔论,净说些稀奇古怪、不着边际的话,也不纠正她,耐心听着,时不时符合两句。最后还是他说:“好了,好了,你听外面,钟声已经敲过十二下了,咱们明天要早起赶飞机,还是早点睡好不好?”

        她乖乖点头,躺下来闭着眼睛,心满意足说:“钟越,我真想天天过年。”那他就能天天陪在她身边了。他搂着她睡下,“这么大了,还说孩子气的话,赶快睡吧。”亲了亲她头发,凉丝丝的,有心醉的馨香。

        正月初一一大早,两人随便收拾了点随身物品,来到首都机场。候机的大半个小时,钟越不断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全部是请示他工作内容的,事无大小,什么问题都有,没一分钟清净,搞得一向冷淡客气的他冲秘书发火:“我要部门经理干什么的?让他们自行解决!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可怜的秘书战战兢兢说:“是孟总说有什么事就打电话问您——”

        他抚了抚额头,暗暗叹气,孟十就这么嫉妒他放一个月的假?耍这种手段他也不会回去啊!沉声说:“你去跟孟总说,就说我说了,大家如果有什么事,就找孟总商量。我要上飞机了,没什么大事不要轻易打电话来。”说完就关机了。倒是何如初在一旁担忧地看着他,问:“公司真没事吗?”他没好气说:“放心,没事,倒不了。”

        广州,长沙,成都等地因为大雪交通不便,不过飞昆明的航班却丝毫没受影响。雪后初晴,红妆素裹,分外妖娆。从高空往下看,满目洁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何如初摇着他手臂说:“你看你看,阳光照在大朵大朵白云上面,金光灿烂的,镶了花边似的,真漂亮。”

        他点头,新的一年,真是美丽的开始。

        一到云南,第一感觉就是舒服,满眼绿色,各种各样****带植物,纵然是冬天,依然经霜不凋,翠绿挺拔。随便一处,便是植物公园,却比公园更热闹更富有生气,街头的人群来回穿梭,是这丛绿色里最好的点缀。阳光温暖柔和,照在身上,像喝了一碗热汤,细细森森出了一头汗,通体舒畅。

        俩人并没有往昆明、大理、丽江等地去凑热闹,而是在一个依山傍水的普通小镇上住下,尽情享受难得的闲适时光以及当地的民族风情。他们住在一个小木屋里,前面是一带水泊,架着竹桥,每次踩上去,咯吱咯吱响,水草丰茂,时常有野鸭子在湖面游荡;后面一带是高低起伏的丘陵,蓊蓊郁郁的树木呈阶梯状往上延伸,宽大的凤尾花开得好不热闹,平日若无事,偶尔还可以采到一种鹅卵石大小的蘑菇,淡黄色的,没有黑点,摸起来像绒毛一样软滑,口感非常鲜嫩,比外面卖的不知道要好多少。

        外面看似简陋,里面却大不一样,地上铺着原木地板,一进门,一尺来高的支架上摆着一盆不知道什么植物,浅绿色的,满枝都是手指头大小淡粉色的花儿,嘻嘻哈哈挤在一处,开得十分热闹,花期很长,这边的落了,那边的又开了;一色的桌椅,白色的瓷杯中间放着一个小茶壶,颇具格调;墙上挂了几幅字画,虽不是名家之手,却也赏心悦目,自有风格;往后去便是卧室,现代气息迎面扑来,空调,冰箱,电视,笔记本电脑,随处放着,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

        何如初见了笑说:“这里倒像是现代的世外桃源。”关起门来享受高科技的隐居生活,古今融为一体。也不坐椅子了,干脆直接坐在地上。钟越上身穿了件白衬衫,领口的扣子散着,袖口挽到肘弯,下身是一条亚麻色长裤,很休闲的打扮,穿在他身上,却显得笔挺修长,笑她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越过她,要在藤椅上躺一躺。她使坏,趁他不注意,绊了他一下,又拉着他手使劲儿往下扯。他毫无防备下,竟被她带的滚在了地上。她俯身压上去,揪着他衣服,口里喊:“不许动,投不投降?”脸上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他干脆躺下来,摊开手脚,任她作乱。过了会儿,她觉得一个人在那儿自演自说没什么意思,撑着他胸口要爬起来。钟越一手按在她腰上,一手压着她后脑勺,轻轻浅浅、深深缓缓亲吻她。俩人胸口剧烈起伏,他抽空问:“喜不喜欢这样的姿势?”她又羞又恼,简直抬不起头来。自从结婚后,觉得他竟像变了个人似的,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毫无顾忌——

        他“嘘”了一声,“别说话——”换一个姿势,侧过头来吻她,从眼到眉,然后是唇,气喘吁吁,才停下来,可数不了一会儿,又情不自禁吻她,唇舌纠缠,没完没了,像受了蛊惑一般……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