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她兴致勃勃出来,得意说:“好看吧!”钟越皱眉,衣服不像衣服,裙子不像裙子,身下穿着牛仔裤,什么乱七八糟的搭配。她一个劲儿说:“到时候穿长到膝盖的黑靴子,肯定好看。我要这个,不要那个。”导购站一边说:“这是今年流行的新款,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卖的可好了。”

        钟越拉住她说:“那是人家小姑娘穿的,你别跟着凑热闹了。”她要这样穿出去,人家以为他诱拐未成年少女。何如初听了不高兴了,“人家也不老嘛,怎么不可以穿啊,又没有选大红大绿的颜色,很淡雅的。”就是因为年纪不小了,才想穿的青春一些,抓住年少时的尾巴嘛。

        钟越不理她,让把浅蓝色的外套包起来。她虽没说什么,却从头到尾黑着一张脸,他掏钱包付账,让她先提着袋子,她也不理,远远站着。他拉着她手说:“傻站着干嘛啊,东西都买完了,走吧。”她躲开,一个人闷闷往前走。钟越见她赌气,暗中叹了口气,对旁边的说:“那件白色的也包上。”

        她听了,立马回头,脸上情不自禁露出笑意,“你同意了?我来付钱,我来付钱——”,低头忙着找钱包,转眼变了个人似的,抱着他手臂又叫又跳。钟越早把卡递出去了,斥道:“站着好好说话,像什么样儿!”虽然对她独特的品味不敢恭维,头疼不已,但是见她一团高兴的样子,无奈地想还是算了吧,由她去,喜欢就好。

        到地下超市,买了许多果脯蜜饯之类的干果,因为她喜欢吃薯片牛肉干等零食,挑挑拣拣买了一大堆;蔬菜,肉制品,油盐酱醋等日常生活用品,满满一大车,都装不下。钟越说够了,拿不了,她说反正来了,一次性买个够。又推了一辆车,拿了一箱盒装牛奶,一箱“露露”,外加一箱啤酒,另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钟越见了直皱眉头,不过没说什么。出来时刚好想起家里的米快没了,又扛了一袋米回来,后车厢都堆满了,只好扔在后座上。

        到家后,俩人来回搬了几次才清理干净,她累的一屁股躺在沙发上,说以后再也不去购物了。钟越脱了衣服挂起来,没好气说:“叫你少买点,少买点,你偏不听。又不是没的卖了,急什么啊,恨不得一口气把超市搬回来。”她嘻嘻一笑,翻身坐起来,“有你在嘛。”反正有苦力,怕什么——

        钟越明白她的心思,瞪了她一眼,“起来,起来,别动不动就躺着,你也运动运动。”她磨蹭,全当没听见,过了会儿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大包薯片,撕开包装,抱着枕头就吃起来。他见了说:“别吃零食,等会儿又不吃饭。”一手塞在桌子底下。

        她可怜兮兮看他,“我饿了——”伸手去拿。他拖她起来,“饿了就吃饭,快去淘米。”拿了个大萝卜削皮,准备炖汤喝。怕她没事干,净吃零食,于是让她出去切土豆丝,省的在跟前碍眼。等他汤都做好了,出来一看,还没切完呢,一根根土豆丝有筷子粗,没好气说:“这就是你切的土豆丝?”土豆条还差不多。接在手里,“咚咚咚”一连串利落的音符,很快就切好了,又细又均匀。

        她讪讪地笑,“好香,汤好了吗?”知道她饿了,盛了一大碗说:“你先吃,我呛炒个土豆丝就好了。”她忙不迭喝了一口,连声叫烫,说舌头都麻了。钟越说了她两句,让她慢点喝,又问她有没有烫到。她,吹着气咬了口萝卜,又夹了块递他嘴里。

        吃饭时,他说:“明天我得去广州一趟。”她不满,“又出差?”他点头,叹气说:“一到年底,事情多,没办法。”她横了他一眼,筷子和勺子擦着碗盘,叮当作响,可是又没办法,半晌问:“什么时候回来?就要过年了!”这还刚结婚呢,隔三岔五就出差,不是不委屈。

        他安慰她:“过两天就回来,你若闷的话,去看看你爸爸吧。”见她低着头不说话,拥她在怀里,说:“好了,喜欢什么,我给你带。”她,闷闷说:“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忙?”他亲了亲她脸,“乖,等忙完这段时间就好了。”她不想他担心,只好点了点头,“那你早点回来。”看着桌上铺的绣花桌布发呆。

        第二天一大早钟越就起来了,亲了亲还在熟睡中的她,熬了皮蛋瘦肉粥,叮嘱她记得喝,提起箱子就要走。她睁开眼喊住他,晨光从窗外泄露进来,有点慵慵懒懒的。掀开被子,光着脚跳下来抱着他的腰,头在他大衣上蹭来蹭去,像只猫一样,好半天才说:“你走吧,路上小心。”钟越忙抱她回,赶紧拉上被子,紧紧缠住她,责备她该着凉了。又耳鬓厮磨了一会儿,眼看着他出了门,又站到窗口见他车子渐行渐远,直到拐弯看不见了,这才懒洋洋爬起来。

        年底放假了,不用上班,一个人在家便觉得时间特别难蕃高高的天花板越发显得空荡冷清。洗完了一大堆的床单被罩,坐在地毯上抱着双腿无所事事,眼睛看着阳台上随风飘舞的衣物,左右晃荡,吹过来又吹过去——,形成小幅度的波浪,十分无聊。因为心里想着他,比起一个人住时更加煎熬。韩张回家了,夏原诗司的领导,喝酒应酬忙着呢,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于是回何爸爸那儿,把小意接过来住了两天。有小孩子在,到底热闹些。

        她打电话给他,“北京下雪了,广州呢,冷不冷?”他说广州天气也不好,今年特别冷,天气预报说只怕也要下雪。她问:“明天就大年三十了,你还回不回来?”他道歉,“本来今天就能回去的,哪知道临时出了点小问题,明天一定回去,飞机票都订好了,下午的班机。”又问她这几天好不好。

        她一开始说还好,过了会儿又闷闷说不好,他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俩人顿了顿,都没说话。她招手叫小意过来,教他说:“跟哥哥问好。”小意问是不是韩张哥哥,她忙说是姐夫,叫他喊姐夫,他不理,学着大人的样子,一本正经说:“你好。”逗的她忍俊不禁。

        钟越叹气,这小孩对他反而不如韩张夏原友好,也客客气气说:“你好。”拿他当小大人对待。小意对他的态度很满意,稚声稚气跟着说:“姐姐让你早点回来,问你有没有想小意,有没有想姐姐。”何如初听他说的流利,伸出大拇指夸他聪明。自己握了握脸,教小孩子说这样的话,她有点害臊。

        钟越听了,微微笑起来,停了停才说:“告诉姐姐,哥哥马上就回家了,很想姐姐,也很想小意。”因为小意轻易不肯叫他姐夫,所以还是叫哥哥,再说也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何如初拍了拍小意的头,让他自己玩去,接过电话,“恩,你明天回来的话,我去机场接你,等会儿就送小意回家。”她今天人有点不舒服,怕照顾不来小孩子。

        挂了电话,她先喂小意喝了大半碗莲子粥。自己反而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半个苹果就吃不下了,扔在那里。觉得喉咙干痒干痒的,又喝了一大杯凉水。穿了衣服,准备出门时,突然接到夏原的电话,说他在附近,有东西给她,问方不方便上来。她忙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见外了?以前你要来找我,可是连电话都不打的,更别说人都到了还问能不能进来。”

        他叹气,“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嘛,要是被姓钟的那小子知道我来找你,还以为你跟我有什么□□呢!”俩人纵然没什么,还跟以前一样,可是他不得不为她着想,所以特意拣钟越出差的时候来看她。

        她忙说:“得了吧你,咱俩什么交情,你说这样的话,分明适意气我。赶紧上来,有什么话快说,我等会儿还有事儿呢。”

        不到十分钟,夏原果然提着一大袋东西进来,她问是什么。他随手往地上一扔,整得跟垃圾似的,“鱼翅燕窝人参什么的,有好有坏,都是别人送的,搁在那里都快发霉了,我搜刮了出来,全部给你送来了。”

        她一听,连忙拣起来放桌上,打开来看,铺了满满一桌,光是人参,就有十好几根,各种各样的包装都有,光鲜亮丽,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不由得惊叹出声:“夏原,你真是腐败啊,拿鱼翅当粉条吃呢。”她还真不知道他这么有钱,家里都能开补品店了。

        他翘着二郎腿坐下,满不在乎说:“如今这年头,谁还吃这些东西。你看看大饭店里,人都啃野菜草根去了。”她啧啧出声,“你都不要了?我要这么多也吃不完啊,再说了,鱼翅燕窝什么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吃。”就连人参,她也不会炖。平常人,谁没事,动不动吃这些啊,那不是一天到晚上火嘛。

        他脚顺势一抬,搁在茶几上,还晃了晃,支着头看她,没好气说:“吃不完不会送人啊,没人送,喂你们家的狗。”她骂他彻底腐败,没得救了,又跳起来吼:“夏原,茶几脏了,你不擦干净休想离开。”他斜眼笑,涎着脸说:“不离开就不离开,反正就你和我,干什么事都神不知鬼不觉的——”转身抱起小意,举过头顶,问:“小意,你说哥哥说的是不是?”

        小意格格笑起来,连连点头,“哥哥,再来——”夏原站起来,站在窗爆作势要抛他下去。他不但不怕,反而笑得喘不过气来,抱着他脖子不放。

        她抚了抚额头,头有点疼,骂他油嘴滑舌,没个正经样儿,“好了,你们别闹了,我这会儿得送小意回去呢。反正你也没事,开车送一送我们行吗,我今天精神不好,怕出事,不敢开车。”

        夏原问她怎么了,她说大概是着凉了,已经吃过药了。她跟小意一起睡的觉,俩人都不老实,被子都滚到地上去了。她事先给小意身上裹了一层小毛毯,自己大半夜冻醒了。平时钟越总是搂着她,使她睡梦中不能乱动。

        夏原抱起小意,高高举上肩头,一路又扔又抛,逗的小意一口一个叫他哥哥,哈哈大笑。俩人送小意回何爸爸那里,只有白宛如在,她上去只喝了口茶,转头就回来了。路上他说:“我说大过年的,你怎么还是一个人在家啊?”神情是笑嘻嘻的,其实是在给她抱不平,对姓钟的那小子极度不满。她眯着眼睛倒在靠垫上,说:“他最近忙,人都累的瘦了一大圈,明天下午就回来了。”倒是担心他整日整日出差,身体吃不消。

        待知道她明天要去接机,便说:“我看你脸色不大好,就不要去了,又不是你不去他就不回来了,在家歇着多省事啊。”她说自己反正没事,在家也闲的慌,其实是想早点看到他。夏原听了好半天没说话,知道她是想他了。快到了才说:“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吧,瞧你无精打采的样儿,跟有病似的。”自从她结了婚,俩人再也没在一起吃过饭,难得今天姓钟的那小子不在。以后俩人都有了顾忌,只怕会越来越疏远。

        她整个人恹恹的,“今天不行,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会儿就想睡觉,一点胃口都没有。”夏原仔细瞧了瞧她,“哎呦,估计是真生病了,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人都蔫了。既然这样,我也不怪你不给面子,赶紧回去躺着吧。”又问她要不要去医院,她,说吃点药就好了。一直送她上了楼,看着她吃了药睡下了,这才折回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