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七十一章新年新气象

        第二天俩人睡得都有点迟,钟越坐起来穿衣服。她靠在他怀里,打着哈欠问:“你又要去公司吗?”一大早的刚睡醒,心里有几分依恋,抱住他不放。钟越见她星眼微睁,懒洋洋的一副不胜娇弱之态,心里软软痒痒的,俯头亲了亲她,“你多睡会儿,公司里还有事,得先去一趟。”

        她乖乖点头,但是嘴里还是在抱怨:“为什么就你一个人这么忙?其他人呢?孟十太过分——”他听了微笑,替她掖紧被角,“不用上班就多睡会儿,我先走了,乖——听话——”她爬起来,抱了抱他,才叹气说:“中午要早点回来哦,我等你吃饭。你不回来我就不吃——”他对她的任性无奈,忙哄她:“好好好,我一定回来——快盖上被子,小心着凉——”

        看着她重又睡下,头歪在一爆眼睛眯了起来,带上门轻轻走出去,来到外面洗漱,怕吵到她。换了衣服下楼,车子都开出小区了,经过超市时,想起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她一个人是不会下来吃早餐的,于是买了她喜欢吃的鲜奶和椰蓉蛋糕,又折回来,放在餐厅桌子上,这才上班去了。

        何如初因为有点累了,多睡了一个来小时,醒来时阳光明晃晃照在原木地板上,落下一个一个光艾明亮而温暖。刚睡醒,起来了人还是轻飘飘的,半睁着眼睛摸到洗手间,冷水浇上脸颊,这才彻底醒了过来。随便洗漱了两下,衣服也不换,靸着毛茸茸的鞋子走出来,看见桌上的蛋糕,欢呼一声,忙坐下吃了。正好饿了,可是要她游魂似的一个人下楼买早餐,宁肯饿着,是不会去的。如果钟越也要吃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吃完了,时间还早,开了电视一个一个频道换,不耐烦起来,觉得忒没意思,一个人在家,着实无聊的紧。正到处转悠呢,接到夏原的电话,“我们几个朋友去八达岭滑雪,你要不要去?”她兴奋地跳起来,“滑雪啊?好啊好啊,什么时候,要带什么东西,都有哪些人……”叽里呱啦问了一大堆。

        夏原忙说:“集体去的,都是年轻人,没别人,你要想来就赶紧,我们等会儿就要出发了,住一夜,明天回来……”她慢慢听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忽然说:“哎呀,我不去了,你们自己去吧。”

        夏原诧异,“怎么不去了,刚才不是挺高兴的吗?”他知道她就喜欢这些新奇刺激的东西,才给她打电话的。姓钟的那小子一天忙到晚,哪有时间陪她啊。她无聊地伸了个懒腰,“钟越出差回来了,我要陪他啊,等会儿还要做饭呢。对了,你要不要过来尝尝我的手艺?”

        他“嗤笑”一声,“瞧你那没出息样儿,整个成一小媳妇儿了!我去你们家吃饭,姓钟的那小子还不给我吃□□呢!出去玩一天一夜怎么了,他难道还限制你行动啊,别想那么多,想去就去。你总不能结了婚,连自由都没有了吧!”

        她被他说得心动起来,歪着头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说:“不去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我答应中午给他做饭呢,以后再说吧。好了好了,下次还有好玩儿的事叫上我啊,今天不行,我这会儿得买菜去了。再说快过年了,也该买些年货什么的,家里冷清清的,什么都没有,不能太不像样儿啊。”

        夏原见她下了决心,叹一口气,“你对他怎么就这么死心塌地呢,我就没瞧出姓钟的那小子有什么好!你说你整天呆呆地等他回家,不是犯傻吗?”以前就是这样,为了和他一起吃晚饭,从中午就开始等。

        她叫起来,“我哪有呆呆的,我一个人住的时候,不是也不愿意出门的嘛!不跟你说了,我得出去买菜了,到时候给我看你滑雪的照片啊,我下次让他也带我去……”胡侃了几句,她挂了电话,提着环保袋慢悠悠来到超市。

        她不会做什么菜,但是取巧还是会的,买了一些排骨,又买了些冬瓜,放高压锅里压一下,就成了一个美味的排骨冬瓜汤了,又好喝又有营养,还一点都不费事,熟了加点盐就可以了;又买了半只卤鸭,让人家切成块,一片一片码好,放盘子里浇上汁液,整整齐齐的,旁边放几片青菜叶子,倒十分好看;然后炒了个蒜茸油菜,一顿不算丰盛但是绝对拿的出手的午餐就好了。

        已经过了十二点,她坐等右等他还是没回来,看着桌上的菜,馋的口水直往下流,心里却很坚持,一定要等他一起吃,饿得可怜兮兮蜷在沙发上,手有一下没一下摸着鞋子上的兔子毛玩,“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人家都做好饭了!”

        钟越正跟外商谈合作的事呢,忙说:“饿了就先吃,我可能还得等会儿。”匆匆挂了电话,继续就合同细节问题仔细商讨。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双方人马都松了一口气,从早上一直到现在,饥肠辘辘,于是孟十提议大家出去吃饭庆祝。一批人涌出来,钟越看了看手表,拉着孟十说:“你陪外商吃饭吧,我得走了。”孟十忙问怎么了,他不好说自己不回家,老婆就不吃饭,只敷衍说有事。孟十见他神色有些急,想调侃几句,又咽了下去,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几个外商却开起玩笑来,不让赚“钟先生,你这样可就太不给面子哦,连饭都不赏脸吃。”钟越忙笑,“真对不起,家里出了一点事,不得不赶回去,下次一定赔礼请客。”话还没说完,何如初催他的电话又打来了,他晃了晃手机,做出“你看”的无奈样子,站到一边接电话,“恩恩,好好好,我这就回去了,先挂了啊。”外商一见他似乎真有急事,也就不说什么了,客气了几句。他开车回来,路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堵,急的一向沉稳的他差点坐不住。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何如初等的连脾气都没有了,只是眨巴着眼看他,可怜兮兮的,一句话都没有。饭菜全凉了,他连忙放微波炉里热了热,拉她起来,亲了亲她,“好了,这不回来了吗,不生气啊,快来吃饭。”她力气尽失,无力地说自己已经不饿了。

        他盛了一碗汤,“先喝点汤,润润肺,等会儿就想吃了。”用勺子先喂她吃了几口,她缓过劲来,才坐起来吃饭。喝了一碗汤,又吃了半碗饭,她就饱了,扔下筷子看电视去了。转头喝水时见他专心致志,吃的极香,仿佛是人间美味,眼看着就馋了,问:“我做的好吃吗?”钟越点头,敷衍了几句,饿了自然什么都是好吃的,他一个大男人,现在才吃午饭,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她又多看了几眼,蹭过去,指着冬瓜示意要吃。他夹了一块给她,埋头继续吃饭。她又说:“鸭子,鸭子,我也要吃。”他叹气,将筷子递给她,自己用勺子喝汤。她吃完,又不老实了,“我又想吃饭了——”

        他没好气说:“自己拿碗拿筷子盛饭去,我又没拦着不让你吃。”整个就一猫儿食,别人碗里的就是香的。她嬉皮笑脸说:“盛了吃不了嘛,我就在你碗里吃几口。”抢他的筷子,赶紧扒了几口饭,塞的腮帮鼓鼓的,又说要吃排骨,拿在手里啃,弄的满手油腻腻的。钟越都躲着她,“小心油,别蹭衣服上洗不下来,怎么吃饭的!”

        她蹭过来,硬是把他大半碗饭吃了,又喝了不少汤。他只得再去添饭,拿了碗问她还要不要,她,抚着肚子躺在沙发上,“哎呀,吃饱了,肚子都鼓起来了。”他见她难得胃口这么好,心想以后还是尽量回来陪她一起吃饭。

        吃完饭,钟越收拾碗筷,她忙跳起来,推他坐下,“我来洗碗,我来洗碗。”殷勤的很。他不知道她又有什么花样,且坐下来看时事新闻。她擦着手出来,挨着他坐下,“上午我到超市,看见人家都在买年货,大包小包的,可多了。”他“恩”了一声,眼睛继续盯着电视。

        何如初摇着他说:“我们也去买年货吧,都快过年了,家里要是有客人来,拿什么招待人家啊。”钟越沉吟着没说话,本来他还想回公司的——,她见他犹豫不定的神情,赶紧再接再厉,“哪有人上班一年上到头的,走啦,走啦,我们去买年货好不好?”扭股糖一样缠着他。

        钟越拿她没法儿,在她推推搡搡下不得不出了门,心想索性陪她逛一天。自己这些天忙的不见人影,她一个人在家大概无聊的很。俩人经过女装部,他停下来,笑说:“新年新衣服,新气象,过来看看。”拉着她进来,选了一件浅蓝色格子样式掐腰长款大衣,要她进去试穿。

        她皱眉,“我不喜欢这个。”一看那么素净的颜色就不喜欢。他便说:“稍微正式一点的场合可以穿,总不能整天穿的像小孩儿一样。”她撇嘴,“哪有,我这样穿挺好嘛。”他便哄她:“你穿着试试看,不好再说。”她只好不情不愿脱了红黑色的短外套,站在镜子前,随便往身上一套,扣子也不扣,腰带也不系,口里说:“说了不合适吧——”

        导购非常热心,弯下腰给她拉紧拉链,又扣上扣子,圈上腰带,身线完全凸显出来,显得亭亭玉立,摇曳多姿。旁边的顾客都凑趣说好看,钟越也很满意,点头要刷卡。她更喜欢另外一件奶白色刺绣镶边灯笼裙式的长外套,既可做风衣,又可当裙子穿,吵着要试。钟越见了那衣服就头疼,她还真有品味,什么奇装异服都敢往身上穿。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