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六十八章岁月无声

        韩张听了,又难过又无奈,心里堵得慌,不愿被人看出来,突然大力挥手,装作不在意说:“不说这个了,想到就气闷。眼面前的老婆被人给抢了,有什么意思。哎,我问你啊,快过年了,回不回家?”她,“恐怕回不去了,他过年这段时间特别忙。”

        韩张气呼呼说:“又是因为钟越!你还记得大一时候我打电话问你回不回家那事么?我可怜巴巴的在车站等了一早上,回家脚趾头都冻坏了,你给我跑他家里见公婆去了。我说你这人能不能讲点义气?”非常不满。

        她嬉皮笑脸说:“讲义气是你们男人的事,我是女人,只讲生气的。”韩张无奈,“还真是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了。”

        她轻轻搅拌咖啡,浓浓奶香在空气中漾开来,闻上去令人沉静安详,好半天,忽然开玩笑说:“我说真的,你赶紧找个女人带回家吧,省的整天嬉皮笑脸,油腔滑调也没人管。”她总希望他也能幸福。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说有多深就有多深,何止是亲如一家人。

        韩张白了她一眼,“要你来心!我之所以这么早就回家,就是因为我妈催着我回去相亲啦。”

        她听了,捂着嘴咕咕笑起来。相亲?真是不错的法子,还是韩妈妈聪明。他没好气说:“笑什么笑!让你嫁给我又不嫁,不相亲能怎么办。”她举起双手严肃说:“我没有笑,我很赞成相亲。相亲是男女双方通过正当途径认识彼此的最佳机会,在此衷心祝愿你一举成功。”说着拿咖啡当酒敬了他一杯。

        韩张烦恼说:“天啊,相亲,说出去脸都要丢尽了。”何如初笑着站起来,“去吧,去吧,不会有人笑你的,我保证——”哈哈哈,他要是不去,看韩妈妈怎么收拾他,到时候向林丹云打听事情进展好了。

        两人出来,她挥了挥手说:“回家之前跟我说一声啊,我有东西让你带给我妈妈呢。”韩张便说:“你又拿我当苦力!”边抱怨边去了。

        她抬头吸了口冷空气,闭着眼睛想,真好,她跟韩张又回到以前彼此嘲笑,互相抬杠的日子。她还以为他要跟她绝交了呢,这段时间一直抑郁不乐,一想起就伤心难过,她不能想象和韩张决裂是什么样子,如果说钟越是她全部的爱情,那么,韩张是她最重要的友情甚至是亲情,一样必不可少。可是又不敢主动找他,怕他误会,怕他一时还没想透。

        可是从今天看来,从小一块长大的朋友就是好啊,怎么撕破脸都行,过后就没事了。正像他说的,要想老死不相往来也不行啊,一回到家,还不照旧得互相走动,串门聊天,吃喝玩乐。

        她沿着街头无所事事闲逛,天气寒冷,行人匆忙。冰凉的空气吸进肺里,沁人心脾,胸腔凉凉的,可是不觉得冷。站在玻璃橱窗前盯着男模身上的棕色长外套看,手指长的玉色牛角扣,左右各有两个大大的半圆形口袋,腰间圈着一根长带,款式简单利落却不失风度。心里一动,见了实在喜欢,于是走进来问:“,身上的那件大衣多少钱?”

        导购忙迎上来,“真有眼光,那是我们几年新推出的纯羊毛大衣,穿起来又暖又舒服,质量你放心,绝对保证。现在正搞活动打特价呢,八折。”

        价格有点贵,但是她还是买了下来,说要大号,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问题,装袋的时候导购又说:“这款大衣配上那边那款青灰色长裤,可有型了,绝对好看。一起买的话,还可以参加店里的抽奖活动。”

        她,“不用了,这件大衣就够了。”又看了看其他的,没有中意的。推门出来的时候,天空竟然飘起了点点细雪,纷纷扬扬落下来,像无边的粉尘,轻舞飞扬,偶尔沾在肩头,很快不见了。

        路过超市,买了一大袋饺子回家,刚煮好,钟越就回来了,笑说:“好香,做什么呢?”她最近常常学着做饭,虽然技术还是有待进步——但是钟越抱着咸就咸吃,淡就淡吃,生就生吃,熟就熟吃的想法,总是一声不响吃完,真是勇气可嘉,其情可悯。

        她笑嘻嘻催着他洗手。吃完饭,她招手:“过来,看看我给你买的衣服。”抖开来,兴奋说:“当当当当——喜欢不?”

        钟越吃了她剩下的大半盘饺子,有点撑,没什么兴致凑热闹,对她的品味是一向不敢恭维的。随便看了两眼,他现在很少穿这么休闲的衣服了,胡乱点了点头,算是捧场,只是一味坐着不动。

        她兴冲冲拉他起来,“穿上我看看,快点嘛——”他实在不愿扫她的兴,只得敷衍塞责,套上试了试。她来回仔细看了一遍,又说:“把扣子扣上看看。”见他懒洋洋的不动手,踮起脚尖一个一个扣上,拍手笑说:“你看我多有眼光。”自我感觉良好。他站在那里哭笑不得,任她看个够,伸手要脱。

        她忽然抱着他手臂撒娇说:“别脱了,就这样穿着,我喜欢你这样——吃饱了,我们出去溜达溜达吧。”他说:“这么冷的天,外面又在下雪,溜达什么啊,别冻坏了。”她笑嘻嘻说:“不是有帽子嘛,下雪才不冷呢。走啦,走啦,走啦,好不好——”缠着他不依。他叹气说:“回头感冒了可别埋怨啊。”

        其实雪并不大,下了小半天了地上还没铺满。半遮半掩的草地上露出紫黑色的草根,愣头愣脑的,十分可爱。她手插在他口袋里,口里乱没形象大叫:“好冷啊——好暖啊——”也不知道到底是说冷还是暖。

        钟越突然想起以前,她也是这样蹭着他,以他为天,以他为地,心中隐藏的感情在似曾相识的雪夜一点一点散发出来,于是伸出手环紧她,“这么冷,想去哪儿?”她躲在他怀里挡风,“不想去哪,随便走走。”

        俩人踩着浅浅的积雪在小区里绕弯,虽然没说话,可是彼此的心意似乎都知道了,无声胜有声。她吸了一口气说:“钟越,我真想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钟越解开大衣,将小小的她拥在怀里,下巴搁在她头上,“恩,我们会一直一直走下去的。”她抬头嫣然一笑,指着原处的亭子说:“我们进去坐会儿。”

        风雪渐渐急起来,飞雪打着旋在空中恣意舞蹈,变换出各种各样的舞姿。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抬眼满目雪白,如琉璃世界,碎玉乾坤,安静的只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万籁俱寂,岁月无声。

        石头砌成的长宽板冰凉侵骨,钟越抖开自己的大衣,拉她坐下。俩人紧紧靠在一起,她身上裹着他半边大衣,半个人缩在他怀里。她靠在他身上,“我听见你心跳了。”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砰——砰——砰——砰砰——砰砰砰——,这样跳的。

        钟越紧了紧她,突然觉得为了这一刻,再多再多的等待也值得。

        她手伸进他毛衣里,“要过年了,我要放烟花。”他“恩”了一声。她又说:“我还要贴春联。”他又应了一声,她见他心不在焉,推了推他,气呼呼说:“我还要吃糖人儿——”

        钟越笑起来,“又不是美溪,这会儿到哪儿给你去弄糖人儿?”就是美溪,也没有了。自从卖糖人儿的老大爷去世后,没有人再卖这些东西了。

        她挑眉说:“你还记得啊!”钟越感叹一声,“当然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过去的八年,他就是靠这些回忆度过无数个漫漫长夜。他等她的同时,一直后悔,当初对她不够好,于是说:“没有糖人儿,我给你买冰糖葫芦好不好?”

        她只不过说说,没想到他当真了,:“冰糖葫芦是山楂做的,酸酸的。”觉得他今天真纵容她,要是平时,肯定要说她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难道是因为下雪的缘故?雪白的世界令人感情也变得纯粹起来。

        钟越便说:“还有山药味儿的。”她说山药味儿的吃起来没味道,故意跟他抬杠似的。他轻轻打了她一下,说她调皮,“味儿的,不要就不买了。”她忙跳起来,推着他说:“好啦好啦,去买味儿的,卖?”

        俩人开车来回转了一圈都没见路口有卖冰糖葫芦的。她便说:“没有算了,下雪呢,卖冰糖葫芦的肯定回家去了。”钟越却很坚持,说:“出都出来了,干脆走远点。”他总记得回忆中的甜香味。

        转到一家电影院门口才看见了,摆在明晃晃的窗口里,厚厚一层冰糖,透明如冰。何如初笑说:“干脆边吃糖葫芦边看电影好了。”买了两串裹的糖葫芦,咬了一个,笑说:“甜甜的。”递到他嘴边。

        这次他没有推辞,在她手里吃了一个,点头,“甜丝丝的。”

        甜蜜如爱情的味道。

        看的是法国文艺片,带着法式的浪漫唯美,人并不多。她靠着他坐下,头慢慢地滑下来,倚着他手臂睡着了,呼吸均匀,头发散下来,挠的他手心麻麻痒痒。他小心翼翼拥她在怀里,心中那块角落突然被充的满满的。原来自己一直渴求的就是这种感觉,她在他怀里的感觉,俩人紧紧相依,互相填满彼此的感觉。所以,那就这样吧——过去的一切不再重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