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六十七章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半下午了,两人要回去。小意抱着何如初的腿说要跟她一起回去,死活不让她走。小孩子喜欢去别人家里做客,何况他以前跟姐姐一起住过。她看了眼身边的钟越,也摸不准他心里到底愿不愿意,一时没说话。

        倒是白宛如抱开小意,哄他说:“乖,姐姐过两天再来看小意。”小意撇嘴说:“我要跟姐姐一起睡觉,姐姐晚上会讲故事给小意听。”白宛如想他们年轻夫妻,小意去了岂不闹得慌,比不得以前她一个人,忙说:“姐姐新搬家了,过两天再去姐姐家玩啊,小意乖,今天就先不去了。”又转头对何爸爸笑说:“这孩子跟姐姐倒是亲的很。”

        小意可怜兮兮看着何如初,“姐姐,你不要小意了吗?”委屈的跟什么似的,眼泪滴答滴答往下掉,搞得白宛如都没法了。何如初忙牵过他的手,“小意乖哦,不哭不哭,姐姐带你一起回家啊。”蹲下来给他擦眼泪。他一路欢天喜地跟着何如初他们去了,告诉她许多幼儿园里的事,谁跟谁又吵架了,老师又表扬他了,前天他到游乐园了……

        钟越表面上专注开车,心里颇有点无奈,家里本来就有一个多话的人,现在又加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孩子,他更不得安静了。

        小意见不是以前住的地方,问:“姐姐,这是你新搬的家吗?”她点头:“这是姐姐跟哥哥的家,你要听哥哥话啊,不然,哥哥会生气的。”小意偷偷看了眼钟越,在她耳边悄声说:“我不喜欢哥哥。”她低声问为什么。小意哼了一声,“他把姐姐抢走了!”她听了,抬头看着钟越抿嘴笑。

        钟越当然也听见了,又好气又好笑,不理他们。转身进书房去了。等他出来时,一大一小俩个孩子窝在沙发里看奥特曼正看的起劲,一人手里一包零食,玻璃矮桌上满是包装袋,水果皮。怪不得小意死活要跟着她呢,哪有一点大人的样子,整个就一孩子。只听见她叹气说:“奥特曼这次肯定要输了。”小意大声反驳:“奥特曼最厉害,哪个妖怪都打不过!”挥舞着拳头,小脸涨的通红。他看了直,看来他们姐弟俩看动画片看的连饭都不要吃了。

        何如初闻到饭菜香,爬起来一看,“哎呀,你什么时候做好饭了?”忙走进厨房,东看看西摸摸,“要不要我帮忙?”他没好气说:“动画片好看吗?”她吐了吐舌头,“我陪小意啦。”

        陪小意?他见她看的很投入嘛,还跟一孩子争来争去。眼角瞄到她打开高压锅往汤里放盐,一手拦住她,“这是腊肉,本来就是用盐腌制的。没事出去看电视去。”别在这儿捣乱了。她使劲闻了一下,“怪不得这么香呢,原来是腊肉。”又问要不要放葱。

        他见她转来转去想找点事做,大概是不好意思了,于是说:“你去摆碗筷,马上就吃饭了。”她兴冲冲端菜出去,喊:“小意吃饭了。”小意跟她坐一块儿,看着桌上的菜问:“姐姐,这是你做的吗?”连他都知道问这个话。他前段时间跟何如初住一块儿,俩人天天在外面吃,她顶多熬个粥什么的。

        她不但不羞愧,反而得意洋洋说:“哥哥做的,厉害吧!”小意倒很吃惊,过了半晌说:“爸爸从来不做饭。”她教他:“所以小意要跟哥哥学,不要跟爸爸学啊。”钟越听不下去了,看了她一眼,“怎么教孩子的!”胡说什么呢。

        她埋头闷笑。

        钟越指着他们一大一小五颜六色的碗和筷子问:“这碗哪来的?”这是用来吃饭的吗?她忙说:“我去商场买东西,参加他们的活动,抽奖中到的。从大到小一套三个,可有意思了,还有一个大的,你要不要?”钟越不理她。她知道他大概是不屑的,转头问小意:“这碗好不好看?”小意猛点头,“上面有小猫小狗。”她忙附和,“对啊对啊,我特意挑了有kitty猫图案的。”

        钟越轻轻敲了敲桌子,“好了,吃饭吃饭,哪来那么多话。”姐弟俩把不吃的菜全挑出来,他看了直皱眉,说:“你也该给孩子做个好榜样。”她最怕他说这个了,随便扒了两口饭,其他的全扔给他,“小意,吃完了没?姐姐带你洗澡去。”一溜烟走了。

        钟越叹了口气,挑食的毛病老是纠正不过来,都跟她说了多少次挑食对身体不好,会导致营养不良,她嘻嘻哈哈哈说知道了,下次照挑不误。他实在没办法,知道她不吃胡萝卜,于是榨汁做成饮料;嫌西红柿酸,菜里于是放番茄酱;嫌苹果不够甜,于是熬成罐头汤……真是想尽了办法。

        晚上睡觉又有了难题,小意非要跟着她睡。他没办法,只好卷铺盖去睡书房,心里还真有点郁闷。处理了一些文件,探头过来,见小意还缠着她说话呢,“姐姐,你为什么不跟韩张哥哥在一起啊?”嘿,还真是人小鬼大,这样的话都问的出来。他也不了,站在外面听。

        何如初被他问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说:“韩张哥哥有什么好的,你这么喜欢他?”他忙说:“韩张哥哥会让我骑马——”她无语,“钟越哥哥也很好啊,晚上不是还给你做饭吃了嘛!”他一时不出声,过了会儿说:“他坏,把姐姐抢走了——”一心一意只记恨这个。她忙说:“好了好了,不说话了,快睡觉吧。”拍着他背哄他,小孩子真是神奇,刚刚还在大吵大闹,不一会儿就沉沉睡熟了。

        出来倒水喝,见他坐沙发上,桌子上摊着笔记本,“还不睡觉啊?”钟越头也不抬应了一声。她凑过去,“忙什么呢?”全是看不懂的数字符号,索然无味,“我回房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要走时,他伸手拉住了她,搂着她在怀里坐下。她微微挣扎,“干什么呢!”亏他刚才还一本正经的样子。钟越头埋在她颈爆叹了口气,“晚上怎么办?”她“嗤笑”一声,“你对着电脑就想这个啊?”整天说她跟孩子似的,他现在这样,不也一样么。

        钟越不答,搂着她腰说:“陪我坐会儿。”一手按住鼠标来回移动。她有点困了,“你忙吧,我不坐这儿碍事了。”他不松手,递给她电视遥控器,“那你看会儿电视。”她只好打着哈欠看起煽情的连续剧来,怕吵到他,声音调的很低。钟越见她眼睛眯了起来,亲了亲她,觉得不够,又亲了亲她脖子,还是不过瘾,又往下,没完没了——

        她推他,嗔道:“好了,干嘛呢!”他吁了口气,摸了摸她头发,“困了就去睡吧。”她点头,“你呢?”他说再等会儿,把这个弄完就去睡。她不依,“忙也有个度,这么晚了,该睡了。”强行关了他电脑。他只好笑了笑,又忍不住亲她,才回书房睡去了。

        幸好凄凄凉凉睡书房的日子只有这么一晚,不然他真得闷出内伤来了。第二天上午白宛如就把小意接回去了。

        周末他又上班去了,她一个人无聊地待在家里看电视,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正想着出去逛逛,接到韩张的电话,她叫起来:“你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我以为你准备跟我老死不相往来呢。”自从那天他甩手而去后,俩人再也没联络过。

        韩张哼道:“抬头不见低头见,到哪去老死不相往来啊!没事出来喝两杯,怎么样?”她想满身酒气回来,他又该说她了,便说:“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啊,影响多不好,去喝咖啡吧。大冬天的,热热的咖啡喝下去,又舒服又享受。”韩张说行,还在上次那家咖啡店。她打车直接过去。

        到了后,将他上次落下的大衣一把扔他身上,没好气说:“本来想扔垃圾桶的,想想还是算了,不看僧面看佛面。”韩张叫起来:“你还好意思说!有人求婚被扇了一巴掌还有好脾气的吗?”他又不是圣人。

        她咬着唇不说话,心里很不安,可是没办法,该说的总要说清楚的——掏出戒指盒放桌上,轻声说:“喏,还你。”低着头,不敢看他。

        韩张眸中诸多复杂情绪一闪而过,半晌吊儿郎当说:“还什么还啊,就当丢了,你捡着了。”她,见他油嘴滑舌,也跟着刁蛮起来,“我要那么多戒指当饭吃啊。你可真有钱啊,钻戒都扔!”他耸肩,“我要回来也没用。”她拍桌子,“怎么会没用呢,你拿回去让韩爸爸送韩妈妈,韩妈妈不知道有多高兴呢。”他听她这么说,知道她是不肯收的,只得接了过来。

        她喝了一口咖啡,低声说:“那天我在你宿舍楼下等了大半夜,差点没冻死。你倒好,撇下我一个人就走了,还夜不归宿。”韩张听了很解气,“活该!谁叫你结婚了还遮遮掩掩的,简直拿我当猴耍嘛。”她没好气说:“谁耍你了,我也没料到会那么快就登记了——”声音越说越小,事情确实始料不及。

        韩张嚷嚷说:“我就不解了,你回来后跟他没碰过几次面吧,怎么说登记就登记了呢!看来我也应该直接拉你上民政局才对啊,省的便宜了姓钟的那小子。还有啊,我一直想问你,他有没有用武力或者金钱啊权势啊什么的逼你?你怎么就那么听话呢!”心里却在叹息,终究是晚了一步。

        她骂:“胡说什么呢!结婚当然是你情我愿的事啦。”钟越都被他形容成强抢民女的黄世仁了。

        韩张听了不屑,“你就那么维护他?还一脸死心塌地的,看了就讨人嫌。哎哎哎——,我说我哪点不如姓钟的那小子了?你不看我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也该看在我们俩从小一块长大的情分上给我优先权啊。”

        怪就怪在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他的感情已经渐渐升华到爱情时,而她还停留在小时候,浑然不觉,还当他是韩张哥哥。他的爱情醒悟的太迟,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他人。

        她垂头不语,半晌说:“不是事事都讲优先权的,有些东西毫无道理可言。”感情尤其是这样,讲究缘分,讲究天时地利,讲究时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