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六十二章不止是婚戒而已

        何如初睡前一直想着明天要起来做早餐,心心念念惦记着这个,加上初到陌生的环境,一夜醒来好几次,快天亮才朦朦胧胧睡去,所以起来的反而迟了。披头散发跑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钟越从厨房出来,见她赤着脚就跑出来,皱眉说:“小心感冒,换了衣服再出来。”她揉了揉眼睛,犹犹豫豫说:“恩——早餐要不要我帮忙?”钟越看了她一眼,“不用,洗脸出来吃饭吧。”等她帮忙?粥都凉了。

        她悻悻回去,洗漱好出来,坐在桌边打了个哈欠。钟越便问:“没睡好?”知道她有拣床的毛病,不是带枕头过来了吗?她忙,“不是,不饿。”她一个人图省事,常常是早餐午餐一块吃,所以一大早的没什么胃口。一心想着给他做顿早餐,还起晚了,真是郁闷。

        钟越不管她,盛了粥放在她面前,似笑非笑说:“不饿也吃点,上午还要去民政局。我不希望我的太太饿着肚子跟我去结婚。”她讪讪的,只好闷头闷脑喝粥。钟越又说:“登完记,我得回公司一趟,你自己回去拿东西。要不要找人帮忙?”她忙,“不用 ,我从国外也没带多少东西回来。”

        吃完饭,她抢着洗碗。钟越好笑,她到底有多勤快,难道他不知道?也不阻止她,任由她去,起身往卧室换衣服。打开柜门,看见她的外套贴着他的大衣挂在一处,静静相依,不离不弃,竟有种宇宙洪荒、天长地久的感觉。人若也能这样,该有多好。

        听见门铃响,还以为是物业,打开看时,竟是孟十,吃惊问:“一大早的,你来干嘛?”孟十一边往里赚一边说:“昨天晚上听见你回来了,等不及想见你啊。怎么样,没事吧?老人家总是要去的,你要想开点。”他知道孟十关心他,微微点了点头,“恩,好很多了。”

        孟十大喇喇在沙发上坐下,说:“没事就好。特意来找你,是想让你去香港一趟。”他问什么时候。孟十拍桌子说:“当然是现在,不然我亲自来找你干嘛啊。那边出现问题了,非得你亲自出马不可。”钟越皱眉,“不去。”毫无商量的余地。

        把孟十惊呆了,工作上的事他可从来没推待。坐正身体,咳了咳,说:“钟越同志,请你解释一下你刚才说的话。”钟越没好气说:“我今天有事。”孟十叫起来:“你有什么事啊?重要到公司都不要了?我说你怎么在关键时候——”

        话没说完,硬生生被吞下,因为他看见从厨房走出来的何如初,惊的从座位上跳起来。眼睛在钟越和她之间来回梭巡,压下内心的冲击,好半天笑着打招呼:“何如初啊,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孟十也是只笑面狐狸。

        何如初见到他也很尴尬,笑了笑匆匆躲回卧室。

        见她走了,他扯着钟越连声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从实招来!”钟越推开他,“什么怎么回事,我们今天就去登记结婚。”孟十张大嘴,半天反应过来,愣愣问:“你们俩要结婚了?”他点头。

        孟十突然伸出大拇指,“哥们儿,好样的!世上还真有你这么痴情至性的人啊,我今天算是见了。人家爱德华八世要美人不要江山,我看你也快差不多了。她都是一个孩子的妈了,你能做到这样,我只能敬佩,真的,不是讽刺你。男人要能做到你这样,那真是绝了。”

        钟越澄清:“那小孩不是她儿子,是她的亲弟弟。她出国后,她爸爸再婚时生的。”孟十听了,半晌说:“这消息也够劲爆的啊,有个能当自己儿子的弟弟。”心想何如初父亲还真能耐,怪不得何如初也这么能耐呢,能把一个这么优秀的钟帅从头到尾捏在手心里,还死心塌地的。

        钟越却说:“其实,不论那小孩是她儿子还是弟弟,我都会跟她在一起。”当不知道小意是她弟弟时,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孟十呆呆坐着,良久站起来,拍着他肩膀说:“兄弟,我只能祝福你了。你这样的人要是还不能得到幸福,那真是没天理了。君子成人之美,好吧,我也做件好事,放你半天假,登记结婚去吧。不过下午可得乖乖给我去香港。”笑着走了。心里却很感叹,这样俩个人,分分和和,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还能走到一块,这就是缘分啊,拆都拆不散。

        回到公司,听见小秘书兴致勃勃在那里议论钟越,说他今天就要回来了,几人拍手附和,说又可以见到钟帅了。他耳尖听见了,探头出去,恶作剧般说:“可惜你们的钟帅已经结婚了。”一语激起千层浪,公司里顿时炸开了锅,有大胆的人站出来说:“孟总,你是开玩笑的吧?”他笑而不答,躲回办公室继续办公,留下其他人胡乱猜测。

        一干小女生唉声叹气叫起来,有人说:“钟帅走了这么久,难道是结婚去了?”众人想了想,大有可能,钟越从没休过这么长时间的假。有人拒绝相信,振振有辞:“钟帅结婚也得有对象啊,大家听过他跟什么人有来往?更别提结婚了。上次章慧明一事还不是这么不了了之?孟总这人就要爱开玩笑,肯定是逗咱们玩呢。”有人不同意,说这么大的事,以孟总的身份,怎么会随便乱说呢。搞得所有人将信将疑的,只等当事人回来揭开真相。

        何如初知道孟十走了,才敢出来,迟疑说:“你要是有急事,可以等你回来再登记,不急——”孟十的话她在厨房多多少少听见了。钟越不看她,问:“证件带了吗?”见她点头,拿了车钥匙,“走吧。”

        她坐在车里,一直没说话,抬头看窗外,人行道上都结了冰,为什么还不下雪呢?天气阴阴的,又干又冷,风很大,吹的她几乎站不住脚。钟越侧过来,替她挡住风,脸上表情依然淡淡的。她抬头看见“民政局”几个大字,又看了看身边的他,顿了顿,然后迎着风往前走。

        俩人来的晚,前面已有好些人在排队。临近新年,大家都赶着这时候来登记。轮到他们,交了证件照片,拿到红色的结婚证时,已经是下午了。钟越随身带了行李出门,赶着去机场,路过一家大型商场时,心里一动,停了车,示意她下来。待俩人站在珠宝专柜前时,何如初才明白他是要买戒指。

        钟越问她喜欢什么,她,说随便,她对这些完全不懂。钟越见她没兴趣,不再问她,自己一对一对看过来。专柜在一边热情介绍。钟越选了一对“玫瑰之心”,名字很美丽,样式却简单精致,亲手给她戴上,大小正合适。她要拿下来,钟越拦住了,说不用,抽出□□结账。连忙开票,她转头看见上面的数字,吓到了,没想到这么贵,忙拉住他低声说:“太贵了!要不换一个吧。”她怕戴出去被人抢——

        忙说:“不贵不贵,你看看上面的钻石,这么大一颗切割的多完美。节日到了,我毛司正搞活动,现在买最实惠——”

        钟越戴上戒指,二话不说刷了卡。她跟在后面出来,来回拨弄指尖的戒指,手指突然被圈住了,一时间很不习惯。心想,这么贵重的东西,万一被贼盯上了怎么办,还是装回盒子里回去再戴。她也是小心翼翼怕丢的意思。

        钟越回头,见她正拔戒指,脸色变了,喝道:“干什么呢你!”他猛地出声,把她惊得整个人一震,拍着胸口吁气,口里说魂都快吓没了。钟越拉她过来,皱眉说:“好端端的,拔戒指干嘛?”

        她懦懦说这么招眼的东西,万一被抢怎么办。钟越没好气说:“抢你就让他抢,不要抵抗,给他就是。但是不准拔下来,听见没?”见他疾言厉色的样子,她只好闷闷点头。心里嘀咕,反正也是他买的,怎么说怎么做好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