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六十一章重新开始

        钟越没有睡意,站在阳台上抽烟,深夜的灯火一处又一处熄灭,他掐灭烟头,呼出一口白雾,不管以前有多少伤害,那么,就从现在重新开始吧。

        晚上装殓停棺,亲戚朋友都来上香磕头。她挺直上身跪在一爆见到钟奶奶遗像,想起老人家当年的音容笑貌,没想到就这么走了,默默垂泪。钟越跪在她对面答礼。完了有和尚道士念经超度亡灵。钟奶奶是信佛的,所以钟越也不得不照当地风俗来办,一直折腾到大半夜,各项事宜才差不多有了头绪。过了十二点,大家走得差不多了,王婶让他们起来,早点回房休息。

        跪的太久,双腿早已失去知觉。爬起来时,头晕眼花,“砰”的一声磕到右边厚重的大木椅,整个人栽在地上。王婶连忙来扶她,问要不要紧。她忙,连声说没事没事。

        钟越虽然也跪了大半夜,却一点事都没有,见了微微叱责:“还是这么不小心。”她听他语气似乎不快,垂着头不敢说话。钟越见她没动,以为刚才是撞到哪了。走过来,一手托着她问:“还能走吗?”她点头。

        钟越搀着她进来,说:“你这几天都住这儿,我在你隔壁。”她点头。俩人一时无话,钟越起身离开,带上房门前问:“会不会怕?”屋子里刚刚有人去世,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是她,胆子本来就小,只怕会害怕。

        夜深人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风“呼呼呼——呜呜呜——”在耳边吹过,鬼哭狼嚎似的。何况外面停着棺木,挂着白灵,还有花圈等物事,更增阴气。况且又是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钟越见她垂头不语,叹气说:“你过来吧。”开了门说:“你睡。”自己抱了褥子被子枕头等物打地铺。她见了,有些过意不去,可是实在不敢一个人住,于是说:“地上冷,你再铺一层,我的褥子给你。”说着要抽的褥子下来。

        钟越瞪了她一眼,知道冷还抽掉!吓得她乖乖缩了手。钟越三两下就铺好了,当着她的面脱衣服换上睡衣。她赶紧背过身去,耳朵根发烫。他见她半天没动静,于是说:“还不睡觉?”累成那样,还什么。

        她忙答应一声,又说:“你出去一下,我脱衣服。”钟越看了她一眼,不动身,半晌说:“出去什么,又不是没看过。”记得有一次在宾馆,她当着他的面换衣服,现在反而扭捏起来了。不理她,拿过枕头睡下。

        她只好讪讪地不说话,见他侧身背对她,磨蹭还是脱了衣服,一头钻进被窝里。暖暖的,真舒服,底下大概铺了电热毯,轻轻吁了一口气。钟越听见她睡下了,便说:“我关灯了。”爬起来关灯。十来二十年的老房子,虽然钟越后来又大肆翻修过,开关还是设在门口。

        俩人守灵都累了,一夜无话。何如初睁眼时,钟越已经起来了,地上的被子枕头等物也不见了,收拾的干净利落。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了,连忙爬起来,匆匆洗漱一番。出来时,见大家围在一块儿,商量火葬等事。有老人说停灵最少要停三天,所以火葬便定在三天后。小城里的人们响应号召,接受新的丧葬方式,但是还是保留一定的原有的风俗习惯。

        这几天钟越联系殡逸、灵车、宾客等事情,忙得团团转,也顾不得她。她帮忙看着烛火,处理一些零碎事情,有亲戚朋友来就帮着王婶一起接待,端茶送饭什么的,也没得清闲。火葬过后,诸事差不多了,俩人才有了喘气的功夫。

        钟越捧着骨灰放在遗像后面,忙碌过后真真切切意识到奶奶是永远走了,怔怔站在那儿,心里麻麻木木的,好像是痛,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痛,只觉得眼睛干涩,喉咙堵得难受。

        何如初见了也跟着难受,拉过他说:“我煮了面,一起吃点。”王婶这些天连续劳,又有了年纪,今天早上病倒了,家里人接了她回去养病。到了吃饭时间,她便凑合着下了点面条。

        俩人随便吃了点,她拨弄着筷子说:“我该回家了。”一个人招呼也不打,跑出来这么多天,何妈妈早急了,天天打电话问她干什么去了。她一个劲儿地敷衍,说朋友家里有人去了,她帮着料理料理。何妈妈听了,虽没怪她,却说帮忙是应该的,但是帮一两天就尽心了,人家家里出事了,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呢,催着她早点回来。

        钟越听了,放下筷子,说:“这边的事忙的差不多了,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可以交给亲戚朋友。既然这样,我跟你一块回家,然后再回北京。”他想俩人既然在一块,也应该上门见见她妈妈。

        她有点吃惊,问:“你跟我一块回家?”她还以为丧事完了,他们也就该分开了,毕竟他从头到尾都没表露什么。

        钟越见她那种表情,想要跟他撇清关系似的,有点不悦,问:“有什么问题吗?”她呆了呆,忙:“没有没有。”低头喝汤。钟越便说:“那你收拾收拾,我们等会儿就走。”她愕然,“这么快?”钟越点头,“反正也没人了,再待有什么意思。”再说孟十一天几个电话催他,他得赶紧回公司。

        何如初心想,他在这里只会触景生情,离开也好,于是点头,“我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她本来就没带东西来,日用品都是后来新买的,都不要了。钟越站起来,“那走吧,这里还是交给王婶。”关紧门窗,又检查了一遍,拿好钥匙,俩人打车往上临来。

        钟越说:“我订了晚上的飞机票,看了你妈妈,我们就走。”她这次回来,没跟母亲待多久,本来还想多住一两天的,见他这样,也不敢提了。钟越像是猜到她心里的想法,说:“等过年了,我再陪你回来。”他不会再放任她一个人离开他的身边。

        何妈妈见到钟越,很是吃了一惊,又看了看女儿的神情,明白过来,连忙往里让。钟越客气喊她伯母,送上一对上好的人参,说路上匆忙,也没来得及带什么,恳请她收下。何妈妈见他相貌非凡,又知情识礼,心里便有几分高兴。拿出好茶招待,又忙着做饭。

        何如初跟进厨房,何妈妈笑说:“你这些天就跟他在一起?”她有些不好意思,轻声说:“他奶奶去世了。”何妈妈转头看她,问:“他让你去的?”她点头。何妈妈便说:“你们是打算在一起了?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害得妈妈还要给你介绍对象呢!”责备下满是欣喜。她低头不语,她也没料到事情有这么大的转变。然后告诉妈妈他们晚上就得赚不要做什么菜。

        吃饭的时候何妈妈特意开了瓶酒,钟越站起来敬了酒,说:“伯母,这次我们回北京准备登记结婚,等年后再补办喜酒。”何如初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结婚,有点意外,垂头不语。何妈妈以为他们早就商量好了,便说:“你们年轻人怎么说便怎么办。”又说:“这事你还得问问她爸爸的意思。”

        吃完饭,何如初收拾了行李,钟越提在手中,跟何妈妈道了别,俩人乘当晚的飞机回到北京。

        路上钟越说:“你收拾收拾东西,搬到我那里去住。”何如初微弱抗议:“我一个人住挺好的,再说交了房租,不住多可惜——”声音在他的瞪视下渐渐没了。钟越索性说:“现在就去你那儿,先收拾一点用的着的东西,以后慢慢搬。”她嘀咕说明天收拾也行啊。钟越当作没听见,任她唧唧咕咕不知腹诽他什么。

        俩人来到她住的地方,她不情不愿开门,也不管钟越,自顾自进卧室收拾。推开门一看,乱的不行,这才想起来走的时候匆忙,也没来得及收拾。赶紧想关门遮丑,钟越已经跟进来了,见了狗窝一样的房间,转头问:“你就住这里?”知道她好不到哪里去,可是乱成这样还能住人吗?

        她懦懦说:“平时挺干净的,走的时候太急——”见他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自己反倒越描越黑,红了脸不再解释,将衣服、抱枕、手袋、包装袋等物一一归拢。钟越随便翻了翻,从桌子缝里拣起一百块钱,又从水杯底下抽出一张□□,叹了口气,问:“你钱包呢?”

        她也不问他干什么,赶紧拿给他,生怕他再说什么。钟越见她钱胡乱折成一团往里塞,卡和身份证搁在一块儿,当下就皱眉说:“万一丢了怎么办?”抽出身份证,还是高中时的模样,不由得抬头比较,唇角微微露出笑意,只说:“大家都换第二代身份证了,什么时候再去重办一张吧。”

        她见他一味盯着自己身份证上照片看,一把抢回手里,闷闷说:“大晚上的,累了,明天再收拾行不行?”意思让他先回去。钟越坐在,点头:“也行,那我今晚就住这里。”她这里只有一张床,没办法,只好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和日用品跟他出来。

        钟越问:“证件都带齐了没?明天就去登记。”她咬着下唇说:“明天啊,明天我——”钟越不耐烦,“明天你又有什么事?”她本来想说明天先去爸爸那里说一声,毕竟要结婚了。可是见他那样,一句话都不敢说。钟越简直拿她没办法,还是这么不紧不慢的性子,以前就说她是算盘珠子,不拨就不动,一点都没说错。

        见她手上提了一只kitty猫图案的抱枕,问她干什么,她懦懦说是枕头。他没好气说:“我那里就连枕头都没有?”巴巴的从这里抱过去。话虽这么说,还是接过来放在车后面。要出发前,问她:“要带的都带了?”她仔细点了点,又摸了摸身上,半晌说:“好像忘记拿钥匙了……”完全抬不起头来。

        钟越知道她钥匙肯定是插在门上没拿下来,以前也老这样,说了多少次都不管用,推开车门,“我跟你一块上去拿。”她跟在后面说还得问房东要钥匙开门。房东见了她便说:“小何啊,又丢钥匙了?这都是第三回了。”她看了眼身后的钟越,尴尬不已,连声说麻烦了麻烦了。

        开了门进来,钥匙果然插在卧室门上,她连忙收好,说:“喝口水再走。”爬上爬下她都渴了。喝完水又要上厕所,钟越就没见过像她这么多事的人。出来的时候又带了瓶爽肤水出来,干笑说:“擦脸的,忘带了——”钟越知道再不赚不知道她还有多少忘带的,果断关了灯,说:“走吧,别了。”

        领着她进了小区,保安跟他打招呼,笑说:“钟先生好。”从未见钟越带过年轻女子回来,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何如初。钟越便跟他介绍说:“这是我太太。”听得何如初都愣了下,不敢看人。保安忙堆起笑脸说:“钟太太好,钟太太好。”也不多问,目送他们上楼。

        放下东西,她随便看了看,窗明几净,跟家居广告似的,装修以冷色调为主,铺的是原木地板,气质冷硬,典型他的风格,跟她似乎有点格格不入——有几分拘谨,想了想问:“我住哪里?”

        钟越二话不说将她的东西扔进主卧室,说:“今天我住书房。不过明天——我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登了记便是夫妻,没有分房睡的道理。见她低头不吱声,便说:“不说累了吗?卧室里有浴室,早点睡。”她点了点头,一步一步从他身边走过。

        擦肩而过的刹那,他开口:“如初,从你答应来的那刻开始,就该明白没有后悔的余地。”他知道他在强迫她,强迫她回北京,强迫她搬过来,强迫她明天就登记。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心急,心急到不顾一切也要留她在身边。直至此刻,她人就在他手爆他还觉得跟做梦似的,生怕一觉醒来,她人又像以前一样,说不见就不见了,留下他一个人独自煎熬。他实在是怕够了,所以才会用尽一切办法牢牢抓住她。

        她“恩”了一声,随即低声说:“我知道。”转身进去了。

        钟越没有睡意,站在阳台上抽烟,深夜的灯火一处又一处熄灭,他掐灭烟头,呼出一口白雾,不管以前有多少伤害,那么,就从现在重新开始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