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五十八章物是人非事事休

        韩张看了照片,也很唏嘘,叹气说:“那时候多么简单快乐,可是现在,人人身上有了道义责任,就不能那么随性任意了。”

        她用手揩去照片上的灰尘,手指在钟越的眉眼间抚过,心蓦地痛起来。那时的他们,唯有彼此,简单而纯粹的爱情,全心全意爱着对方——再想到现在,蓬山更隔一万重。一时间竟忍不住,哽咽起来。

        韩张见她这样,一手揽着她的肩,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哄道:“不要伤感了,人总是要长大的。过去的总是要过去的。”

        她听他这样说,自己淌眼抹泪的,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揉了揉眼睛,抬头说:“就是想到现在大家各奔东西,有点难过。”韩张见她眸中犹有泪光,衬的小脸滑腻柔嫩,真是梨花一枝春带雨,越发动人,一时情不自禁,俯头亲了亲她。

        她毫无防备之下,被他亲个正着,立时呆住了。反应过来,连忙爬起来,故作镇定说:“我要洗澡睡觉了,你回去吧。”只觉得惊愕,谈不上有什么感觉。一想到是韩张亲了她,竟觉得奇怪,似乎他理所当然不应该做这么亲密的动作似的。心里毛毛的,又说不出来。

        见到她平平无奇的反应,韩张自己也不好意思表现的太旖旎浪漫,不过还是有点尴尬,也跟着站起来,“恩,不早了,我回去了。等过段时间,我也回家去。你好好休息吧,明天别睡过头了。”不敢看她的眼睛,匆匆交待几句,就走了。心里其实还是蛮得意的,虽然他小时候就亲过何如初,不过感觉真的不一样,软软暖暖,甜甜蜜蜜的,让他兴奋了一个晚上。

        何如初抱着衣服坐在地毯上,神情茫然,呆呆的,脑袋一片空白,好半天才爬起来,随便冲了个澡,无精打采****睡觉去了。

        似乎做了梦,零零乱乱的片段,等她醒来,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一看时间,离飞机起飞只有两个小时,吓得魂都快掉了,衣服抱枕扔的满地都是,也来不及收拾,匆匆洗漱一番,提着行李就出门了。等定下神来,才发觉大衣扣子都扣错了,暗自吐了吐舌,连忙扣好。

        林丹云也没好到哪里去,昨天晚上回酒店后,还跟人出去喝酒,凌晨三四点才回来。飞机都快起飞了,她才急急忙忙赶来,口里说自己脸还没洗。何如初见了她,连声说:“走吧走吧,我以为我算晚的,没想到你比我还厉害!”俩人就这样手忙脚乱赶上了回家的班机。

        中午时分,俩人就到了。林丹云说:“你妈不住以前那儿了,把房子卖了,在步行街那块儿买了个店面,前面卖花,后面自己住,整得挺有感觉的,生意越来越好了。你要去找她,跟我不同路。”于是俩人在路口分手。

        她依林丹云的描述找上门去,老远就看见一家店,门口堆着大篮大篮的鲜花,比人还脯估计是人家开业或是乔迁买来送人的。走近一看,烫金大招牌上写的是“初初花店”几个字,她愣住了,没想到母亲竟以自己的小名命名。

        推门进去,年轻热情的小妹立即用本地话说:“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么花?”她本来就不擅长家乡话,这会儿结结巴巴说:“请问花素菲女士是不是在这里?”请问两字是本地话,后面的又转成普通话,不伦不类的。那小妹忙说:“你等等,我进去叫。”

        站在外面就听她嚷嚷:“阿姨,有人找。”何妈妈连声答应,擦净手出来,抬头见到女儿,震惊过后,眼眶慢慢红了,喊了一声:“初初!”声音有些哽咽。万万想不到会见到女儿。

        她赶紧上前,“妈妈,我回来了。”何妈妈忙拉着她的手,点头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前段时间听你姑姑说你回国了,说过年一定回家,我一直盼着呢,没想到你这孩子一声不吭就回来了。”拉着她往后面赚又说:“什么都没准备,早上一大早开门做生意,家里也没来得及收拾。”又张罗着要去买菜。

        何如初忙拉她坐下来,“妈妈,我又不是客人,忙什么,有什么就吃什么,青菜豆腐就很好,我更愿意吃。这么多年没回来,我们说说话。”转头打量房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半新不旧的,家具也很朴素,收拾的很整齐,窗明几净,东西摆放的有条有理。

        何妈妈便说:“房子小了点,不过一个人住正好。”她想起以前家里上下连通式的大公寓,光是浴室就有客厅这么大,现在妈妈竟住这种地方,心里难受,动情说:“妈妈,你跟我回北京去吧,我养你。”她虽然没什么大的能力,自己的妈妈还是养得起。

        何妈妈笑了,“你有这个心就好。妈妈一个人在这里过的很好,乡里乡亲都认识,有什么事儿大家互相照应,就是人不在,店子都可以放心交给人家。再说了,妈妈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离不开这里。”她听了,知道母亲上了年纪,安土重迁,是不愿意搬到外地去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何妈妈让她坐着看电视,自己出门买菜,又到前面叮嘱小妹好好看店,有人找就说出去了。她坐了会儿,一个人觉得无聊,于是转到前面的花店。小妹正在洒水剪枝,见了她,笑说:“原来你就是阿姨的女儿啊,老听她念叨你,说你出国念书去了。”

        何如初点头,“对啊,回来没多久。”小妹打量她,笑说:“你进来那会儿,我就觉得面熟,现在才想起来是在照片上见过你。不过你跟阿姨长得不是很像,所以乍眼下也没认出来。”她便说自己长得像爸爸,又问生意怎么样。

        小妹答:“阿姨刚开店,我就来这里帮忙了。前几年一般,赚不到什么钱,这几年大家生活水平好起来,买花的人越来越多,所以生意还过得去。临近年关,买花的人也多了起来,一大早的就有人订了好几个大花篮。”

        她刚才在门口看到了,于是点头,跟她聊了些家常话,无非是多大了,家里有什么人之类的,又说:“我妈妈这些年身体还好吧?”她利落地包好一束康乃馨,说:“还好,不过阿姨上年纪了,有时候难免会有腰酸背痛腿抽筋什么的,不是什么大病。再说,邻居都很热心,放心好了啦。”她听了,又羞又愧,只觉得自己不孝,养个女儿还不如店里的小妹孝顺呢!

        何妈妈回来,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忙碌起来。她跟在身后帮忙,何妈妈推她:“你回来累了,沙发上歇会儿,我一个人就行。”她说不累,帮着择菜洗菜,又切姜剥蒜,一样一样放好。何妈妈见了,笑说:“看来是长进了。”她很汗颜,其实她还是什么都不会。可是仅仅只是做这么一点小事,母亲就这么高兴。她想起以前在家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动不动甩筷子的日子,后悔太不应该。那时候为什么不能多体谅体谅母亲呢!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懂事呢!

        回来的就晚,又做了许多菜,吃完饭已是半下午时分。天气阴阴的,何妈妈探头往外看了一眼,说:“看来又要下雨了。”叮嘱说:“你这会儿没事,无聊的话不如找林丹云玩去,晚上吃饭再回来。”她见天色有些暗了,便说:“不闷,我帮妈妈看店去。”有人买花,她便负责找钱,笨手笨脚的,幸亏下午人不多,生意清淡。何妈妈教她,哪样花该怎么处理,剪枝该剪刀哪个部位,什么花什么价钱,到哪里进货又便宜又好。她听了大有收益,原来开个花店也有这么多学问。

        吃了晚饭,何妈妈要另外给她铺床。她撒娇说:“妈妈,我今天跟你睡好不安?”何妈妈轻轻责备说:“都这么大了,还跟孩子似的。”脸上却很高兴。母女俩多年没见面,并排躺在说悄悄话。何妈妈问她这些年在国外好不好,有没人受人欺负。她三言两语带过,说很好。怎么可能不受人欺负呢,委屈的太狠了,反而说不出来,常常一个人躲在浴室哭泣。可是现在她不再是小孩了,对着父母,早懂得报喜不报忧。

        她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妈妈,你是怎么跟爸爸离婚的?”何妈妈没有回避,叹了口气说:“以前想不开,总以为自己要完了,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所以不肯和你爸爸离婚,整天愁眉苦脸,以泪洗面,别说别人,就是自己见了也嫌恶。这么拖了几年,有一天突然想通了,在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呢,你爸爸不是照旧在外面有了孩子么,反倒把自己给陪进去了。不如离了算了,清清静静过自己的日子。人那么容易完呢,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幸亏是离了,再像以前那么下去,不死也得疯。你看妈妈现在,天天兴兴头头忙着,钱虽然赚的不多,可是日子过的舒心。”

        何如初听了,转身抱着母亲说:“妈妈,不要难过,总会越来越来好的。”母亲能看开,实在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她很欣慰。何妈妈拍着她的背感慨:“妈妈想要越来越好,只怕是不能了。

        妈妈年纪大了,生活只要一直像现在这样,就心满意足了。倒是你,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不要怪妈妈啰嗦,你年纪也不小了,妈妈很忧心吶。”为人父母的总是为儿女的终身大事犯愁。

        她低声说:“妈妈,感情的事是要靠缘分的。”何妈妈听了,摸了摸她的头发,叹气说:“话虽如此,可是缘分也是要靠自己争取啊,你也要着紧点。好了,钟都敲过十一下了,睡觉吧。”何妈妈上了年纪的人,早睡早起,熬不得夜,一到点就睡熟了 。

        何如初侧身面向床外,听着窗外淅沥沥的细雨落在塑料薄膜上的声音,一直睡不着。又不敢翻来覆去,怕惊动母亲。黑暗的夜里,蜷起身体,听着外面的风雨急一阵缓一阵,呼呼吹过耳爆渐渐地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朦朦胧胧总算睡去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