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五十五章感情无法停止

        何如初下午出门交了的翻译稿,就去接小意。碰巧韩张也来找她,俩人约了地方吃饭。吃了饭没事,路过一家电影院,正在上演动画《千与千寻》。小意正是对像《西游记》、《名侦探柯南》、《奥特曼》等动画感兴趣的年龄,吵着要看。几人于是进去看了场电影。

        小意还没看完就累的趴在她身上睡着了,已经过了他平常睡觉的时间。倒是她看的很感慨。孩子的世界是那样纯真美好,有惊慌,有害怕,有哭泣;但是勤劳,勇敢,不懂得贪婪,却知道爱。年轻的时候,她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光,可是现在,丢了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看完了电影,夜色已经很深了,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天气虽冷,好在没什么风,不怎么觉得难受。韩张扛着睡熟了的小意出来,她一个人慢慢在后面赚眼角似乎有泪。心里默默问自己,丢了什么呢?是爱吗?

        站在门前,她对韩张说:“你也早点回去吧,很晚了,我就不请你进来了。”俩人之间也没这么多客套。韩张将小意给他,突然握住她的手,笑吟吟说:“如初,我们明天约会吧。”他们好像还没有像情人一样真正约过会。韩张虽然觉得也许没那个必要,可是既然要做情人,就该有情人的样子。何如初毕竟是女孩子,心里应该会有浪漫旖旎的想法吧。说实话,他自己也有些期待。

        何如初连忙抽回手,瞪了他一眼,忿忿说:“跟你约会还不是左手摸右手。”能有什么感觉!韩张叫起来:“不试怎么知道没感觉?”他又想起来,说:“哦,对了,我们还没接过吻。”提到这个,他还真的有点心动了,心头小鹿砰砰砰乱撞呢。

        何如初使劲踩了他一脚,“你倒会占我便宜。”韩张抱着脚哀叫连连,口里说:“你这女人,整个就一泼妇,亏我要娶你,不然还不知道祸害多少人呢!”他就是被祸害的最深的那一个。

        她抱着小意在门口说话手有点酸,连声赶他:“快走吧,我想睡觉了,没功夫跟你瞎扯。”韩张喊住她,正色说:“如初,我是说真的。”她上身僵在那里,回头笑说:“明天周六,早说了要带小意出去玩的。”

        韩张忙涎着脸问他能不能也去。她没好气说:“我们家的人出去玩儿,你来凑什么热闹。”他以为何爸爸白宛如和她都去,也就没再说什么,苦着脸说:“第一次约会就被拒,太不给面子了。”她开了门,挥手道:“我没拿扫把赶你就不错了,知足吧你。”韩张抱头鼠窜去了。

        因为答应小意带他去海洋馆,一大早就起来了。随便打扫了一下房间,出去倒垃圾时看见门口一大堆的烟头,昨天晚上因为灯光有点暗,一时也没注意。不禁觉得奇怪,谁在她门口抽烟啊,还这么多,像是等人等的不耐烦似的。摇了扫起来,倒进垃圾袋里。

        回来时碰到下楼买早点的邻居阿姨,她客气地打招呼。阿姨含笑点头,要走时又说:“小何啊,昨天有人找你,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你还没回来,他就走了。我怕有什么急事,跟你说一声。”

        何如初愣住了,问:“大概长什么样?”阿姨笑起来,“哎呀,挺俊的一小伙子,高高大大,端端正正的一个人。我还请他进来坐呢,他说谢谢。一开始见他急成那样,别是有什么事吧?”她胡乱说谢谢,魂不守舍回去了。

        显然是钟越——,等她那么久,究竟是为了什么?终究是按捺不住,拨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号码是见到夏原车上有他的名片,趁夏原不注意,偷偷藏起来的。是秘书接起来的,客气地问她找谁,有没有预约。她支支唔唔半天,拜托她说找钟越,又报上自己的名字。秘书也许是见她态度诚恳,倒没难为她,请她等一等。过了会儿,接起来的是钟越。

        她一时间觉得口干舌燥,见他不说话,急忙解释:“我听隔壁阿姨说,你昨天来找我,似乎等了蛮久,有事是吗?”

        钟越乍听是她的电话,很是意外,越是惊讶惊喜惊奇越是要镇定,淡淡“喂”了一声,接起来见她问的是这事,默然了一会儿,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她不知他是何意思,以为有什么急事,愣愣说:“今天。”

        钟越也不废话,果断说:“好,你等着,我去找你。”通知秘书,若是有要事,先不要给他打电话,问孟总的意思便可。

        何如初也没有呆呆等他到来,因为小意醒了,要给他穿衣服,还要喂他吃早点,完了还要哄他说:“现在海洋馆还没开门,姐姐等会儿再带你去啊。”小意虽然点头了,神情还是有点闷闷的。他一大早爬起来,就家着去海洋馆呢,听见说晚点再去,当然是不高兴了。

        就在小意耐性告罄时,钟越总算来了。她忙哄他:“好了好了,姐姐这就带你去。”转头对钟越说:“小孩子闹的慌,请不要介意。有什么事吗?”钟越见他们姐弟俩穿戴整齐,似乎要出门的样子,便说:“怎么,要走了吗?”他一来,他们就要赚不由得他不多心,就这么不待见他?

        她忙解释:“老早就说好带小意去海洋馆的,他都等不及了。你看,脸黑成这样。”自从她回国后,俩人还是头一次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钟越便说:“走吧,我有车,送你们去。”也不看他们,转头就往外走。

        她本待拒绝,见他那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好锁了门,牵着小意出来。他在前面放慢脚步,配合他们。她教小意:“快对哥哥说谢谢。”小意说了谢谢,不过不肯叫他哥哥。她只好抱歉地笑了笑。

        她带着小意,本来想坐后面。钟越拉开副驾驶座的门,淡淡说:“你抱着孩子坐前面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一站在他面前,气势就矮了一截。缩回握住后车门的手,乖乖坐进来,将小意抱在怀里。

        路上钟越问:“多大了?”她愣了愣才知道是问小意,忙说:“乖,告诉哥哥,小意多大了。”

        小意转头看窗外,不睬钟越。她很尴尬,“现在足足五岁了。”钟越转头看了她一眼,确认似的问:“真是你亲弟弟?”觉得问过头了,又说:“我想大概是你堂弟表弟什么的——”他以前见过何爸爸,直到亲眼目睹,还是不能相信会有一个这么小的儿子。五岁的话,那么那时候她还在国外,是在念本科吧?心里突然一动,隐隐察觉到什么似的,却又一闪而过,没有抓住。

        她说不出的尴尬,人人见到她跟小意都要问这个问题,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了。尽管解释了,别人还是将信将疑,暗中都疑惑是不是其实是儿子,因为早婚或是不婚而孕,所以故意说成是弟弟?

        大家想象力太丰富,于是她也跟着心虚起来,无比汗颜。年龄差距实在太大了点,难怪别人不相信。就是一开始,她自己也不能接受,觉得父亲怎么能这么荒唐!可是小意实在是一个很招人疼爱的孩子。心想爸爸年纪大了,就是白阿姨也不小了,自己这个姐姐理所当然应该多照顾照顾小意。

        海洋馆在动物园里面,小意又缠着说要看老虎,狮子,于是三人先到狮虎山看了虎豹之类的动物,奄奄一息的,没什么看头。倒是小意很兴奋,拉着她手摇晃:“姐姐,姐姐,老虎打喷嚏了。”又吵着要去看大熊猫和。

        因为到处是台阶假山石块,她抱着小意走非常吃力,钟越便接在手里。不知道为何,小意挺抗拒他的,挣扎着下来,非要自己走。从头到尾,对钟越都没好脸色。她讪讪说:“小意平时很乖的,今天大概是来晚了,所以心里生气了。”不知是想起什么,钟越低头笑了笑,跟在俩人后面晃悠悠走。

        过了会儿,他弯腰说:“这里的动物被关着,不好玩儿。下次我带你去野生动物园好不好?”他问什么是野生动物园。钟越便说:“猴子在树上爬,有兔子在你脚边跑。”小意听了,默不作声,显然是心动了。钟越抱他也没再挣扎。

        几人买票进海洋馆。室内顿时变得昏暗,迎头就是一池各色各样的金鱼,就在脚底下游来游去。小意很兴奋,伸手探进水里要去抓鱼。何如初忙拉住他,“小意乖,当心掉进去。”钟越见小孩子兴奋,到处乱跑,于是拉他在手爆说:“姐姐累了,哥哥抱你看玻璃里的大鲨鱼好不好?”一路抱着他走。

        小意感叹:“鱼好大啊!”几条大白鱼游来游去,躲入桥底下,不肯出来。小意于是不肯赚说要等鱼出来。俩人任由他在附近钻来钻去。何如初不知道他为什么也跟着来海洋馆,想起才问:“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钟越本来想解释,解释他前些时候为什么一见到她会脾气不好,为什么会胡言乱语说了那些混话。可是临到嘴爆却又算了。转头看玻璃里晃悠悠游动的红宝石金鱼,缓缓说:“这些年在国外,你是怎么过的?”

        她沉吟了下,一语带过:“念书就花去大半的时间,平时也打打工,做做什么的,后来在一家公司工作了两年。”八年一晃就过去了。

        他没想到她念书时还打工,何爸爸应该不至于让她如此,便问:“都做什么?”她想了想,说:“导游,翻译,教华侨的小孩学中文,很多。”他看着她的眼睛,突然又问:“那么夏原呢?”目光灼灼。

        她虽有点心慌,还是认认真真回答:“他跟我差不多。不过他很有头脑,认识的人又多,随便搞点什么小生意,收入就很可观,很有经商的天分,跟着他是稳赚不赔的。其实,他在国外比我收获要多,认识了一堆的国际朋友。”

        他叹了口气,这么些年来,陪在她身边的是夏原,而不是他。那么多他不知道的事,慢慢地将俩人拉远。其中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呢?他是不是做好心理准备了?他在问自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