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五十四章始终无法替代

        钟越硬逼着自己不再想她,于是全副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来,夜夜加班,不将自己搞得筋疲力尽绝不回去。弄得孟十揉着眼睛说:“钟越,我知道你很努力,可是也不用这么拼命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是再倒下去,可就不划算了。再说了,公司一时半会儿没你,还倒不了。瞧你这满脸晦气,苦大深仇的样儿,人家不说你胜作累的,还以为你戴绿帽子了呢。”

        说得钟越拿眼瞪他。他自知一时嘴快,可能戳到他痛心事了,连忙拖他起来,“好了,好了,我放你半天假,赶紧去泡泡桑拿,按什么的,调剂调剂身心。你再这样下去,别人又该说我剥削压榨你了。真是冤枉啊,其他人哪知道我心里的苦啊——”

        钟越无奈地投降,叹气说:“难道结了婚的男人都像你这么婆婆妈妈,啰哩啰嗦?”孟十推他赚口里说:“你自己也去找个人结婚不就得了,就知道是不是了!”有了老婆孩子,不啰嗦不行啊。

        半下午的,一时间竟不知道去哪里好。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应酬,这会儿也找不到消遣的地方,又不想回去,偌大的房间孤零零的一个人,更显冷清。于是开车在街头闲逛。转着转着就来到清华附近,忽然想起毕业后再也没来过,一则因为忙,二则也怕自己触景生情。凡有同学聚会,一律避开。

        老远就停了车,一步一步往前走。太阳一点一点往西偏,热度渐渐消散,起风了,身上有了凉意。他将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从西门进来。学校还是老样子,一草一木都没变,只是长得更旺盛了。因为是周五,园前还是有许多商贩收购或是贩卖旧书,许多学生蹲在地上挑挑拣拣。

        他只觉得亲切,像又回到学生时代,什么都没有,拼了命的苦读,可是却是生命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现在他算得上功成名就,可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总是感觉到无边的寂寥和失落。到底是丢失了什么呢?他总想着把它找回来。

        抬头看时,迎面一栋簇新的大楼特别引人注目,深色玻璃反着夕阳的光,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这些建筑应该都是他走后新建的。其实没有什么真的一成不变,包括学校,包括身边的人和事,包括他和她。变动是绝对的,不变总是相对的。想到她,他心口一窒,不知道该怎么了断目前这种局面。太怨恨,太不甘心,太嫉妒了——可是同时又太无力。

        漫无目的乱赚回过神来,竟站在“菊苑”门口。尽管拼了命的抗拒,可是脚还是顺从内心最真实的情感,带着他来到这里。不知不觉八年过去了,不不不,认真算起来,不止是八年。她在这里只念了一个学期,这样算的话,从她走到她回来,一共是八年半。记忆再往前倒流,回到高中时代。第一次见她是在学校的公告栏前,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唇角弯着笑——十年了!

        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竟然有十年了么?本来以为十年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可是从第一次见她到现在,也已经有十年了,就这么过去了,悄无声息!他忽然极其伤感。为什么他们认识了有十年,还是不能在一起呢!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灯光渐次亮起,风吹得横条旗帜猎猎作响。他坐在树下的长椅上。本以为早已忘记的往事如潮水一般一幕又一幕涌现在眼前。其实他跟她真正在一起只有一个冬天而已。那样寒冷的天气,滴水成冰,俩人抱在一起,竟不觉得冷,胸口是那样的温暖。她头蹭在他怀里,呼出的白雾冲到他脸上,满是她的气息。他总想亲她,可是不敢,老老实实抱着她。

        那时候他老怕她着凉感冒,总是催着她回宿舍。她却不肯,手伸到他大衣口袋里,到处摸啊摸的。记得那会儿他有一件浅灰色呢子帽衫,很大的扣子,一左一右两个大大的口袋,她特别喜欢。一些零碎小物件总往里塞,链子啦,发卡啦,校园卡,钥匙之类,常常还有零钱。他说过她好几回,她笑嘻嘻地就是不改。下了雪就往他帽子里塞雪,害得他脖子那块儿浸了雪水,冷的直打颤。

        他抬眼看了下天气,应该快要下雪了吧。过去的八年里,也曾下过很多场雪,可是天地白茫茫的,他只觉得空旷寥落,再也找不回当初的那种心情。

        不知道坐了多久,他站起来时,手脚都冻僵了。往回走时,看见“水木阁”的招牌,只是以前门口的南瓜灯换成了复古式的宫灯,照的满地莹白。心里不由得一动,竟然还在啊!果然是物是人非。

        进去准备喝杯酒暖暖身子。抬眼望去,一色的学生,高谈阔论,说说笑笑,满室温暖。本来他想坐以前习惯坐的座位,可是已经有别的学生先坐了,一对情侣,甜甜蜜蜜共吃一份土豆牛腩套餐,看了真让人羡慕。

        他来到楼上的包厢,这样的夜里,一个人静静伤感往事,虽说孤单寂寞了点,但是未尝不可。他脱下长外套,挽起袖子,饭菜端上来时,已不是记忆中的味道,过于甜淡。他皱了皱眉,叹息一声。所有的东西,总不可能一模一样。他推开窗,北风呼呼灌进来,不由得紧了紧衣衫。虽然寒冷,可是心里却觉得痛快。那天晚上,他酒喝的很多,饭菜几乎没动。

        回去后,做了个梦。梦到她跟韩张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梦到她跟夏原站在一起,身后是如云的蛋糕;梦到在宾馆时见到她时,还有手边的那个酷似她的男孩……梦到许多许多,惟独没有梦到她和他。原来,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是这么嫉妒且不安吗?

        第二天中午他赶着去见合作的港商,哪知道对方公司派来的代表竟是以前零班的老同学刘涛。他本科出国,后来在香港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俩人多年不通音讯,乍然相见,惊喜交加,尤其是钟越,事先全不知情。合同等事自然是没问题,丢下众人,携手并肩叙旧去了。

        刘涛笑说:“久闻钟帅的大名,如雷贯耳啊。因此这次特意向总部请缨,前来洽谈合作一事。钟帅近来风头一时无两啊,咱们可羡慕的很呢!”

        钟越忙说:“多少年的老同学了,你还来跟我说这些话!罚酒罚酒!”刘涛被他逼着连喝了三杯,叹气:“钟越啊钟越,你还是这么厉害。我这么远道而来,本想跟你比试比试,没想到席还没开呢,就处于下风了。”

        钟越问他什么时候到的北京,准备待多久,说要好好招待招待他。他笑:“来了有几天了,昨天刚去见了韩张。那小子,怎么还在念书!”又说:“他见了我很高兴,吃饭的时候还把何如初也叫来了。原来她已经回国了。”钟越听了默然不语。刘涛因为高兴,多喝了几杯,言笑无忌,说:“他们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还是那么亲密。更搞笑的是带了个才五六岁的孩子前来,吓了我一跳。”

        钟越仰头喝了一杯酒,口里说:“刘涛,你喝多了。”刘涛大力拍了一下他肩,哈哈大笑说:“我一开始以为那男孩是何如初的儿子,心想她怎么就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了!你猜怎么着?哪知道是她弟弟,还是亲弟弟!被我一顿好笑,也太荒唐了点!”连连感叹:“当年她父亲的事我也有所耳闻,没想到还有一个这么小的儿子!怪不得闹那么大动静。”

        钟越听了,却犹如一个焦雷炸在头上,惊愕不已,呆呆望着他,半天才知道说:“你是说跟她长得很像的那个小男孩,是她的亲弟弟?”刘涛奇怪地看着他,点头说:“对啊。不过我当时听了也很吃惊。”虽说事情有一点离谱啦,可是也不用脸色都变了啊。

        钟越心里涌起一阵又一阵的惊涛骇浪,完全弄错了!这么大一个误会,当时为什么不问清楚!恨不得一拳揍死自己。这么多天来的怨恨和嫉妒,像一把锋利的双刃剑,伤人又伤己。若是因为这样而错过,他一生不会原谅自己。惊愕埋怨之余,喜悦像涨潮时的水,铺天盖地涌来。

        他开始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见到她,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焦虑之色。刘涛喝的有点高了,哪能发现他的异常,一个劲儿的举杯劝酒。他也不管了,扶起他就往外赚“今天先喝到这里,改天咱们再继续喝。”也不送他了,招手叫了辆出租车,报了酒店名字,让他自己回去,又给他同来的同事打了电话。自己一路往何如初那里飞奔而去。

        可是她人却不在。抬手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四点,这个时候,不在也很正常。此刻他心乱成一团麻,心思做其他事。靠在门爆一支接一支抽烟,心情一点一点沉淀下来,情绪逐渐恢复平静。开始正视他们之间的问题。

        就算孩子是她的弟弟,可是事隔八年之后,俩人还能回到过去吗?且不说他对她八年所经历的一切一概不知,单只是心结已不容易解开。自己愤怒失控下,还那样口不择言伤害过她,她又能原谅自己么?何况还有一个韩张——

        他知道韩张一直喜欢她,那种喜欢令他感到惊慌害怕。因为他们彼此太过熟悉,根本不需要语言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时间很残酷也很神奇,可以让最亲密的恋人渐渐陌生;也能让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如醇酒一样历久弥香。

        为什么年少时的爱恋可以那么简单,而如今却是这样难堪复杂?为什么以前可以恣情拥抱,而如今见个面都提心吊胆、惴惴不安呢?为什么明知道很渺茫,会受伤,会嫉妒,还是不能放手呢?

        只不过因为,心中有个人,始终无法替代。

        他等到一包烟都抽完了,看了看外面,天已经黑了,她还是没回来。他为了避开她,也为了约束不争气的自己,一直没敢要她的电话号码。就是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拨通她的电话。

        也许有些事情,不能急在一时。他要仔细想想,这一次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挽回长达八年的遗憾。不论是小心翼翼的试探还是忐忑不安的碰触,都不再是以前了。他想起公司还有急件等着他处理,于是掉头先走了。他一直都是一个认真努力的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