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五十二章委曲求全的是自尊

        韩张问:“钟越怎么来了?”见没事,等不及她回答,踮起脚尖跳回浴室,口里连声说:“好冷,好冷。”下身穿的整整齐齐,上身只包了个毯子,手里拿着衬衫说:“上面的油洗不洗的掉?”从何爸爸那里回来,他送她上来,进来略坐了会儿。哪知道一不小心碰倒了一瓶辣椒油,洒的满身都是。唯有脱下衣服,赶紧洗了个澡。

        她坐在沙发上,呆呆的,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韩张挥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皱眉说:“钟越这么晚来找你,什么事儿?”原来她跟钟越还有联系。见她不回答,又问了一遍。

        她懒懒说:“没什么事。”韩张喃喃重复了一遍:“没什么事?”刚才她满脸泪痕站在门口,钟越脸色铁青,整个人都变了,会没什么事?他在她旁边坐下,好半天问:“如初,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还在想着他吗?心口涩涩的,有点难受。

        “恩,什么怎么想?”因为刚才钟越的行为太过失常,她反应变得迟钝起来。她还一心在想,他说的“我会对你跟孩子好”,到底什么意思。

        韩张叹气,“如初,不要再想着他了。跟我在一起吧,我们结婚。”俩人年纪都不小了,也到结婚的时候了。

        她吓一跳,下意识:“结婚?不——”

        韩张眼神黯了黯,“为什么不?和我结婚有什么不好?我们在一起再好不过,什么问题都不用担心。”

        她咬着唇说:“不是这个原因,我从来没想过结婚的事,所以一时之间还不能接受。”这是她此刻能想到的最好的借口。

        韩张笑了,“我们结婚还有什么想不想的,登个记,搬在一块住就行了。你跟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她没话了,半晌只得说:“可是结婚毕竟是大事。”

        韩张苦笑:“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唧唧歪歪,婆婆妈妈。我们俩要是结了婚,多省事啊。两家父母是世交,不用担心家庭问题;再说了,回家也方便,不用为在谁家过年烦恼;还有,我要是敢对你不好,韩校长头一个拿我开刀……有这么多好处,你还在犹豫什么?”

        说的她无言以对,刁蛮起来:“我为什么非得嫁给你,又不是没人要了。再说了,这样就嫁给你了,岂不是便宜了你。”

        韩张忙笑说:“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你要怎么才肯嫁给我?难道还想让我上刀山,下火海,勇闯龙潭虎?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你自己小心变成寡妇。”

        何如初骂:“嬉皮笑脸,油嘴滑舌,一看就没诚意。滚滚滚——”一手推着他回去。韩张笑嘻嘻时候说:“那怎么才算是有诚意?拿着钻戒下跪算不算?”

        何如初听他这话竟是来真的了,慌了手脚,忙笑说:“下跪?你这小子给我磕头也不配!快走快赚我要关门睡觉了。”

        韩张一手撑在门框上,不让她关门,“如初,我是说真的,你好好想想。想好了跟我说一声,我飞奔带你去登记。”

        她低头看着自己脚尖,半晌说:“好,我好好想想。你先回去吧。”带上门无力地坐在地板上。是不是有些人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人到了年纪,总是要结婚的,她还没有和世俗抗衡的勇气。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和韩张结婚算了?皆大欢喜的一件事,只除了她自己。

        钟越当夜回去后,一个人开门敞户坐在阳台上喝酒。酒冷夜寒,加上心情郁结,竟为风霜所欺,第二天就病倒了,爬都爬不起来。

        孟十来公司见他头一次一声不响旷工,心想难道是昨天晚上喝多了,宿醉没醒?下了班便去看他。门铃按得震天响,好半天他才出来开门。见了他,胡子拉渣,神情憔悴,简直有点形容枯槁的样儿。大吃一惊,忙问:“你这是怎么了?脸色白的吓人,整个人跟幽灵似的。”

        他有气无力倒在沙发上,喘吁说:“病来如山倒。”孟十便说:“怎么会生病?昨天晚上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就病成这样了。”他闭着眼说:“病了倒好,反正是什么都不用想了。”

        孟十皱眉:“说的什么丧气话。”探手摸了摸他额头,吓一跳,“怎么这么烫?什么时候发的烧?”他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孟十连忙拖他起来,口里说:“烧成这样这么不去医院?找死啊!”

        又拉又扯扛着他去医院了。没想到从不生病的他,这一病迟迟不见好,闹得众人都知道了。

        夏原跟他有业务上来往,少不得也要去探望探望他。买了点鲜花水果,忽然想起去医院正好路过何如初那儿,于是又买了一大捧红玫瑰。何如初一直想找份工作先做着,何爸爸反而让她不要急,劝她来自己公司。她又不想去。所以一直拖着,心想等冬天过去再说,先适应适应国内的环境也好。这几年北京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她出门总是惴惴的,生怕走错了地方。

        何如初正好从超市回来,在小区门口碰到他,笑说:“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夏原挑逗一笑:“当然是爱情的风。”说着递给她玫瑰。她惊喜地收下来,满脸笑容,谄媚说:“哎呀,夏原,你真是好人。”

        夏原抬眉:“知道我好了吧,要不,亲一个?”说着伸过脸去。她“呸”了一声,“老没正经的。上来吧,好东西没有,茶还是有的。”带头往前走。

        夏原,叹气说:“不坐了,我这就得走了。”她回头,奇道:“你夏大公子还有什么忙的啊?人都来了,连上来喝杯茶的功夫都没有?太不给人面子了。”她才不信。

        夏原只得解释:“顺路来的。姓钟的那小子在医院病的半死不活的,我虽然不待见他,怎么着也得去走个过场。回头再来找你喝茶聊天啊。”说着打开车门就要走。

        何如初怔怔站在那儿,问:“他病了?很严重吗?”夏原耸肩,“听说病的不轻,连日高烧都烧成肺炎了,闹得人仰马翻的。不然,我哪有那个闲工夫去看他,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

        她又问:“什么时候病的?”夏原似笑非笑看着她,“你怎么就对他这么关心呢?他又没病死!”嘴巴还是那么毒。

        她骂:“去去去!一天到晚只会说风凉话,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夏原痞痞说:“我要没同情心,你这会儿早是我的人了。其他人还想染指呢!”意有所指。发动车子,慢慢倒退,开出去老远,见她还站在原地发呆。

        叹了口气,又开回来,甩头说:“真要担心,一起去吧。姓钟的那小子没病死,倒是艳福不浅啊。”何如初默默上车。他又贫嘴:“你看我,多富有同情心啊。你刚才还那样说,我简直比窦娥还冤。”

        何如初满腔的心事在他插科打诨下,不由得消散了些,没好气说:“开你的车吧,废话一箩筐,留着回家说去吧。”夏原一路还是东拉西扯的,语言诙谐幽默,什么话到他嘴里,必有一番啰嗦。搞得她又想气又想笑,连声骂他贫嘴。

        俩人到了医院,问清楚房间号码,进去。钟越穿着病号服,一手抱着笔记本电脑,一手探出去拿水杯。听见动静,抬头见夏原进来,只皱了皱眉,待看见跟在后面的她,足足愣了有一分钟,才知道打招呼。

        夏原照例客套几句,问他病好了吗,什么时候能出院之类的,神情吊儿郎当的。何如初远远站着,低着头也不看他,一句话都没说,跟隐形人似的。他一一回答,说没什么大碍,过两天就能出院了。心里却又气又怒,她跟着夏原来看他是什么意思?当真要想来看他,就一个人来!不清不楚,藏头遮尾,到底要拿他怎么样才甘心!他变得焦躁起来,大失镇定。实在忍不住,转头看着她,不轻不重说了句“你好”,只是语气明显带有嘲讽之意。

        她回过神来,知道这样傻站着让人笑话,于是轻声说:“听说你病了,要不要紧?”这样轻柔的询问,使得他心一紧,竟觉得承受不住。他为谁风露立中宵,你现在还会着紧吗?转头看一爆淡淡说:“好些了,多谢家。”脸上神情冰冷,眸中没有温度。

        太过疏离客气的对话,令她惆怅而无措起来。为什么他们非要“你好,谢谢”这样说话呢?转念一想,不这样又能怎样呢?唯有黯然点头,“那就好。给你带了些水果,放在这里。”实在无话可说,只得低头垂首站在那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