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四十八章结结实实遇见

        周五晚上,何如初和韩张赶到凯悦饭店的时候,夏原已经到了。很意外,何姑姑和她先生也一块来了,还带了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眉清目秀的,长得十分漂亮。何如初一见喜欢的不得了,蹭到人家身旁,拉着他小手问几岁了,有没有上学之类的。抬头笑吟吟问:“这是谁家的小孩?”虽然她这几年都在国外,没听说姑姑有小孩了啊。

        何姑姑笑而不答。

        那小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电动汽车,对其他人都爱理不理的,见了她居然奶声奶气说:“姐姐真漂亮。”喜得她一手抱他坐在怀里,跟他说闲话。他也任由她抱着,告诉她自己五岁半了,明年就要上小学了。

        何如初喜笑颜开,连声说:“这是谁家养的孩子?怎么这么聪明漂亮?”那小孩知道她称赞他,探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她高兴得不行,抱他站起来,“来来来,姐姐带你去吃东西。”俨然如亲姐弟。

        何姑姑见他们初次见面就这样亲热,笑说:“到底是一家人,骨肉至亲,你看小意,对咱们也没这么好。想要他主动亲一下,比登天还难。”

        韩张走过去,伸出手说:“来,小意,姐姐累了,哥哥抱。”小意,说要姐姐抱。何如初忙说不累不累,又问他喜欢吃什么,尽管告诉姐姐。韩张弯腰对他笑说:“小意,平时哥哥长哥哥短的,哄着哥哥当马骑;现在有了姐姐,就不要哥哥啦?”

        小意干脆转过头去不理他,他唯有苦笑。心里想,看来真有血缘这回事,要不不爱理人的小意,怎么见了如初就变得这么黏人呢。

        何如初笑说:“小意看着真亲切,我一见就喜欢。”转头问:“小意,姐姐能亲亲你吗?”小意有点害鞋还是点了点头。何如初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说:“姐姐最喜欢小意了。”

        这下连何姑姑也吃醋了,叫嚷:“小意,姑姑白疼你了!怎么姑姑要亲你,你就死活不肯呢!”小意低了头,半晌说:“小意喜欢姐姐。”哄得何如初拍手大笑,捏了捏他脸蛋,“小心姑姑伤心,以后不疼你了。”

        何姑姑唯有自嘲,然后说:“如初,你不觉得小意看着面善吗?”何如初拍了拍头,一叠声说:“对对对,怪不得我这么喜欢小意,其实是因为我一见他就觉得眼熟,像谁似的。”夏原快人快语接过来:“你不觉得小意长得像你吗?”

        何如初迟疑说:“长得像我吗?我自己倒没多大感觉。只是看着他心里就觉得特亲切,像是老早就认识似的。”可是她以前分明没见过小意啊,连她自己也在纳闷。夏原叫起来:“还不像啊?你俩照照镜子去,看那眉那眼那唇——”

        何姑姑缓缓说:“如初,小意全名叫何如意。”如初猛然想起自己其实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因为不肯原谅何爸爸,所以她也从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可是孩子还是一天天长大了。她脸色渐渐变了,呆呆坐在那里。没想到,自己竟真的是小意的姐姐。

        小意人虽小,却也察觉到她的异样,连声喊:“姐姐,姐姐……”她回过神来,忙说:“姐姐没事,想事儿呢。”不管怎样,孩子始终是可爱的。

        何姑姑叹气:“如初,看在孩子的份上,你还要跟你爸爸怄气怄到什么时候?”她故意装出恼怒的神色,忿忿说:“原来你们设计好的!”拿小意当诱饵,诱她有气都生不起来。

        夏原忙笑说:“姐弟相认,大团圆的场面,有什么好气的!来来来,大家喝一杯,庆祝如初回国。”如初有点尴尬说:“可是这个弟弟也未免太小了点。”牵出去,十个人有八个人会误会。夏原笑:“小才好玩啊!大了干自己的事去了,哪还肯理你啊。”

        韩张教小意:“如初姐姐是你真的姐姐,知不知道?她也是叫你爸爸做爸爸的,你欢不欢迎姐姐回家?”小意转头问何如初:“你就是爸爸的心肝吗?”她不解,笑问:“这话怎么说呢?”

        小意睁大眼睛说:“爸爸说,姐姐是爸爸的心肝,小意是爸爸的宝贝。”她听了,只觉眼睛一热,忙忍住了,笑说:“是啊,姐姐是爸爸的心肝,小意是爸爸的宝贝。”

        大家听了小孩子稚嫩的童言,都十分感慨。何姑姑叹气说:“如初,你爸爸这些年来一直都很想你,只是不敢去看你。他知道他伤了你妈妈的心,但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连他们自己都剪不断,理还乱。现在,你总算肯回来了。你爸爸怕你还是不肯原谅他,因此大家想了这么一个法子。你看小意都这么大了,大人的事就由大人他们自己去吧。”

        何如初默默听着,一直没说话。何姑姑瞧她神色,这么多年过去了,估计气也早消了。于是笑说:“既然是接风洗尘,大家痛痛快快喝两杯,祝如初在国内有一个好的开始。”大家都站起来,小意竟然也摇摇晃晃跟着爬起来,大家见了都笑。如初怕他摔下来,忙抱在怀里,笑说:“好好好,小意也干杯。”给他倒了一小杯柳橙汁,用吸管插上。

        夏原跟韩张臭气相投,见了面就互损。夏原眯着眼睛嘲笑说:“你说你一天到晚待实验室有什么出息?干脆下海跟着兄弟我干得了。如今不是兴这么一句话么,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韩张骂他一身的铜臭气。他点头:“我就铜臭,怎么了?不服气啊,不服气咱俩再喝——”都是能喝的主儿,俩人杯来盏往,也不知道喝了有多少。

        何姑姑夫妻俩早走了,由他们几个年轻人去闹。何如初一开始还陪喝了几杯,后来见他们俩拼上了,便拉着小意说:“咱们出去透透气,等会回来。”照他们俩这样喝下去,她还得回来收拾残局。

        何姑姑故意留下小意,让她等会儿送他回家。小意对大厅做装饰的各色金鱼非常感兴趣,眼巴巴望着。她便抱他贴近玻璃看。小意问:“姐姐,这是什么鱼?”她哪知道是什么鱼啊,胡乱说是黑金鱼。小孩子精力真是旺盛,看完这个又看那个。小意毕竟不小了,又动来动去的,她一直抱着觉得手酸,便哄他:“不看了好不好?姐姐下次带你去海洋馆看海豚去。”牵着他手往回走。

        小意高兴地拍手跳起来:“好,小意要去海洋馆。”她笑着称赞:“小意真乖。”抬头时,迎面碰到孟十、钟越他们从里面出来。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孟十不防下见到她,大吃一惊,好半晌才笑说:“什么时候回国的?”

        钟越眼睛一直盯着她手边的小意,吃惊地看着她。眼前的一幕太过震撼,击的他当场无法反应。本来说好是去圆山饭店的,哪知道孟十突然从国外回来,说要在凯悦饭店宴请外商,让他也过来陪饮,圆山饭店那边让部门经理去就行了。

        阔别八年的俩人就这样结结实实撞上了。也许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不可不谓是天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