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四十五章往日爱恋如风消散

        两人来到附近的酒吧,脱了西装外套,挽起袖子,转头拼起酒来。孟十是知道他酒量的,见他喝得又快又急,一手按住他,“钟越,再喝你就醉了。”他,解开领口的扣子,招手再要了一瓶酒。

        孟十叹气,“到底有什么心事?别老是憋在心里。说出来也许会好一些。”钟越这个人,表面上客客气气,其实心事藏得至深至深,似乎无人能触及。他醉眼朦胧看着场内的红男绿女,喃喃自语:“或许我跟她只能是这样。”

        孟十渐渐有点明白了,“是因为何如初?”这个人怎么会有这样大的魔力?人都走了,还能将他折磨的不成人形。

        他没回答,仰头灌下一杯酒,站起来时差点跌倒。孟十连忙扶住他,无奈说:“走吧,借酒浇愁只会愁上更愁。”拦了辆出租车,送他回去。

        到了,见他吐得一塌糊涂,拍着他背说:“钟越,你应该忘了以前的事,重新开始。”能一心一意、矢志不渝等一个人三年,在当今社会,这样的事已属罕见,难能可贵。可是俩人既然没有缘分,那么,退后一步,放自己一条生路,未尝不可。

        他对着半空轻轻吁了一口气,“恩”了一声,跄踉着倒在沙发上。孟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对你会有好处的。”倒了杯水给他,“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先走了。”出来后,想了想,给范里打了个电话,说钟越醉的厉害,让她过来一下。

        范里因为钟越,也住在附近,听完后匆匆忙忙赶来。门是虚掩的,伸手推开,见他满身酒气横倒在地板上,连忙摇醒他,轻声喊:“钟越,钟越……”吃力地扶他在沙发上坐好。

        钟越从昏睡中朦胧睁开眼,见是她,口齿不清问:“你怎么来了?”

        她一阵心疼,轻声责备:“怎么醉成这样!”往日的镇定自若、潇洒从容全都不见了,不由得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钟越撑着沙发扶手站起来,摇摇晃晃往里赚口里犹不忘说:“谢谢你。”范里上前一步,打开卧室的门,搀着他倒在。顺手给他摘了领带,脱了鞋。钟越翻个身,背对着她,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范里头一次见他如此悲伤憔悴,整个人被击得奄奄一息,完全不似平日。压抑的感情瞬间爆发,从背后伸手抱住他,喃喃说:“钟越,你不要这样……”声音哽咽。她看了,只会心酸。

        钟越听见身后传来啜泣声,恍恍惚惚觉得是何如初在哭,心中一痛,闭着眼睛说:“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可是你为什么还不回来呢!”一字一句,沉淀了太多的感情,无力而沉重。

        范里渐渐明白,更加心痛,眼泪滴在他肩膀上,低声喊:“钟越——”难道你心里从来没有想过,她也许有了别人吗?你为什么这么傻?自己也是——

        钟越感觉到颈上湿湿的,一滴又一滴——蓦地明白过来那是眼泪。心中一紧,翻身坐起来,抱住她,喃喃哄道:“不哭,不哭——”像往常一样轻轻拍着她的背,手指在缠绕的卷发中穿过,感觉十分陌生——身体一顿,猛地清醒——不是她!连忙松手,睁眼一看,才知道是范里。

        范里头一次见他这么温柔体贴,可是待看见他的表情,也知道他刚才大概是将自己当成何如初了。心中百般滋味,又苦又涩,半天说:“夏原也说要回来,不过前几天又说不回来了。”

        钟越靠在床头,疲惫似的闭上眼睛,微微颔了颔下巴,几不可见。

        范里咬唇,还是问了出来:“钟越,你这样,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也许她早已有了自己的归宿——”

        钟越一口打断她:“她才毕业,不会这么早的——”可是以后呢?十年八年以后呢?他皱紧眉头,压下心中突然涌上的恐慌,长长叹了一口气,“也许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有些东西,错失了,就再也没有了。

        范里以为他想明白了,握住他的一只手——他不动声色抽开,拿了衣服说:“我要去洗澡,喝醉的感觉很不好受。”

        她只得出来,见他没有其他的表示,有些失望说:“那——我回去了——”钟越点点头,“恩,谢谢你今天来看我,我很好。”

        她带上门出去,心里失落落的。转念想,他既然已经想通了,慢慢地,总会好起来的。她不能要求他说放就放。

        以后的岁月里,何如初这个名字渐渐在钟越的周围绝迹,他自己也绝口不提。年复一年,世事变迁,往日的旧友逐渐凋零,分散在世界各地,常年难得有音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通过辛勤努力的打拼,他开始在社会上崭露头角。随着他的成功,身边的人和事也早已不复原来的模样。年少青春时的那段爱恋,也慢慢被世人遗忘在某个满是灰尘的角落,再也想不起来。人们慢慢知道了这个有着俊朗外貌,靠科技发家的网络新贵。

        何如初跟家里的联系越来越少,到最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忙于学业,忙着打工,忙于应付生活中人人都有的烦心事,忙碌的来不及想其他的事情,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过去了。她很感谢夏原,若不是有他,她在这里的生活将会加倍艰辛。

        拿到硕士学位后,她跟夏原出来庆祝。酒酣耳热之际,夏原问:“如初,想不想回国看看?”她怔了半晌,缓缓,“好不容易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再回去,又得重新适应,所以——还是算了。”

        夏原无奈说:“我知道你还在生你爸爸的气,不肯原谅他,可是你总不能在异国他乡流落一辈子啊!这里不属于你,我知道,你只是不敢回去面对而已。”

        她没立即回答,只是仰头喝光杯中琥珀色液体,现在她酒量颇不错。许久才说:“不是这样的。”她心里已经原谅了父亲,只是因为中间隔阂太多,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只能日复一日拖着——

        她跟父亲已有整整三年没有见过面,不说话也很久了。一开始何爸爸打电话来,她也不接,后来干脆换了号码,搬了地方。就连何姑姑那儿,也很少去了。何爸爸知道她还在怪他,无可奈何之余,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电话也渐渐少了。父女间竟形同陌路,思之怅然落泪。

        还有一件事,便是何姑姑也回国了。常年在美定居的她,是典型的轻性知识分子,自主独立,现代女性的楷模。可是为了爱情,她放弃一切,跟着心上人万里迢迢回国去了。回国后就结婚了,夫妻俩齐头并进。她先生是一位搞科研的爱国人士,依靠高尚的人格征服了这位佳人的心。

        何如初一个人在国外,住久了回去的越来越淡了。这里也有这里的可爱,表面上看来,一切都很和谐。更何况每每从新来的留学生口中得知国内的近况,变化之大不由得她不咂舌。人家告诉她,像手机电脑这样的科技产品,已经在民众间完全普及开了;北京申奥成功后,大力整顿,许多旧建筑全部拆毁,新建了很多高楼大厦,面目一新;就连“上临一中”,在城外也已有了分校……诸如此类,将她回国的计划一点一点磨损掉。

        夏原问她是不是继续念书。她想了半天,笑说:“再念就该成灭绝师太了。”她找了份工作,天□□九晚五上下班,时不时加班,如此勤奋还被洋人差别待遇。可是身在异国,这口气不得不忍下来。在别人的地方,总是别样的艰难。可是不在别人的地方,也许也是一样的艰难。

        人生在世,在哪都不容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