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四十二章 放手因为决定等待

        回去后,发了一夜的呆,不断探头看向窗外,黑夜,黑夜,还是黑夜,无穷无尽——后来实在熬不住,衣服也没脱,靠在床头就那样睡过去。第二天起来,鼻塞息重,毫无疑问是着凉了。无精打采爬起来,头昏沉沉的,晕的厉害,唇色苍白,精神不济。

        给姑姑打电话,说自己愿意出国。何姑姑听她声音,波澜不兴,死气沉沉的,反倒担心起来,连声问她没事吧。她,“没事,我要收拾东西了。”却呆呆坐在床头,不知从何收起。等她回过神来,已经是中午时分。于是下楼吃饭,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反应也有些迟钝。

        迎面碰到夏原,她也没看见,闷头闷脑往前走。还是夏原拉住她,笑说:“想什么呢?走路怎么不看人啊?”她才惊觉过来,“哦”一声。夏原问她去哪儿,她。夏原笑得打她,“你傻了?干什么去都不知道?”她好半天才想起来,淡淡说去吃饭。

        夏原见她魂不守舍的,便说:“我陪你一块去。”其实他刚吃完饭回来。又问:“你怎么了?受什么打击了?”她闷闷说:“过几天我就要走了。”夏原一惊,抬头看她,喃喃说:“这么快?”她点头,埋头吃饭。

        夏原难得安静不说话,好半天才问:“那钟越呢?”头一次没有喊姓钟的小子。勺子重重敲在碗底,发出刺耳的声音,她垂头说:“分手了。”眼睛又湿了,连忙忍住。

        夏原顿时僵住了,说安慰话终究不是他的风格,于是大声说:“何如初,我来给你践行!”何如初,“不用。”哪还有心情,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叫起来:“怎么不用呢!出国念书,多大一件事儿!你等着,瞧我整得热热闹闹的。”她也不放在心上。哪知道夏原是真的筹办起来。

        过了几天,中午时分,夏原给她电话,兴奋说:“你快来‘水木阁’,快来快来!”一连声催她。她不明所以,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一大堆人围在那里。钻进去一看,惊呆了——原来整个一楼都被包下来了,大大的红色横幅上写着“欢送何如初出国深造”;旁边又有小的横条“凡到此之人,说一句祝福语,便可获赠美味蛋糕一块”。这样大张旗鼓摆在中间,引得不少来此吃饭的同学探头张望,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她掩嘴惊呼出声。夏原发现了她,连忙拉她进来,拍手扬声说:“各位同学,我身边的这位何如初同学马上就要出国念书了,请大家给她支持和鼓励!”人群中突然有人带头鼓起掌来,于是大家都跟着鼓掌,气氛一时热闹起来。更有不少女生发出尖叫声,纷纷说:“噢噢噢噢,太浪漫了!”何如初惊在原地,都不知该作何反应。

        有人带头进来,对何如初笑说:“祝你学业有成!”夏原立即说:“谢谢,谢谢!”递给他一块大蛋糕。于是众人纷纷排队进场,“一路顺风”,“前程似锦”,“天天快乐”,“恭喜恭喜”……之类的祝福语接连不断,搞的何如初站在那儿手足无措,到最后只会点头,不断说:“谢谢,谢谢……”手忙脚乱切蛋糕。

        有女生笑:“夏原,没想到你的梦中情人竟是何如初啊!难怪你转性了呢,也不跟人出去鬼混了。”费尽心思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其意不言而喻。夏原笑而不答,挑眉问:“你进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她忙对何如初说:“祝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事事顺心,越来越好!”何如初受宠若惊,连声说谢谢,赶紧切了一大块蛋糕给她。她笑说:“说了这么多好话,我能不能要两块?”夏原骂她贪心不足,又递了一块给她。她笑吟吟走了。

        他又招呼众人:“大家吃啊,不用客气。”众人都笑着起哄:“人家说‘冲冠一怒为红颜’,夏原你今天是‘一掷千金博一笑’,都可以编成一本书了,流芳后世。我们看了,羡慕的很啊。”夏原忙说:“过奖过奖,大家吃着高兴就好。”有人笑说:“这蛋糕是现做的,还热乎着,当然美得很,跟你夏大公子一样啊。”所有人都笑起来。连何如初都忍不住笑了。

        她感动地说:“夏原,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连日来郁郁不乐,今天总算开朗了些。夏原肯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就是傻子,也知道是为什么。夏原大手一挥,笑说:“你高兴就好!”她顿了顿说:“夏原,你实在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是我——”

        夏原笑着打断她:“其他话,不用多说,大家高兴就好,就像现在这样!今朝有酒今朝乐!”又问:“什么时候的飞机?”她说明天晚上。夏原点头:“好,我就不去送你了。”她忙说不用送,不用送,今天这样,她已经承受不起。

        夏原笑嘻嘻说:“不送是有缘故的。你等着,我去美国找你。”她不解,抬眼看他。他笑:“我想好了,下半年也出国算了,省的你一个人,也好有个伴啊。怎么样,欢不欢迎?”她只当他是玩笑话,忙点头:“好啊好啊,举双手双脚欢迎!到时候你来了,咱们住一块儿,省的看了洋人讨厌。”夏原忙说:“行啊行啊,到时候你可别忘了今天说的话。”

        俩人又说笑几句,她说要回宿舍拿些东西,先走了。回到宾馆整理箱子的时候,掉出高中毕业证,怔怔地不由得发起呆来。打开看见自己的照片,想起那天晚上答应钟越的话,终究是忍不住,想见他最后一面。

        第二天上午,她特意经过清华。路边的柳条已有点点新绿,风也变得柔和起来。本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为什么一定要离别?一路走过来,情思凝噎,心事重重,等会儿见到他该说什么呢?心里藏着那么多要说的话,全部哽在喉咙里,堵得胸口那么疼那么疼,鼓鼓胀胀的,像压着一块大石头。

        站在他宿舍楼下打电话,同宿舍的人说他不在。这个时候,他应该上课去了吧?问上哪儿去了,说不是在自习室便是学生会办公室。

        她先到他常去的自习室,只看见他的书包,人却不在。于是转身往学生会办公室来,一路走走停停,犹豫不决。越是想见,越是害怕,心情是这样的复杂。正要转弯,远远地见钟越和范里并肩出来,边走边说,似乎在讨论什么。

        不知是何心理,她连忙躲起来,不让他们看见。风中隐隐传来他的声音“这样也不是不好,但是……”时断时续的,可是声音却在心头萦绕,久久不肯离去。以前每次听到他的声音,她都兴奋不已,可是这次,竟是如此伤感。她看着他们相携而去的身影,叹了口气。既然要赚还是算了吧。

        曾经以为可以天长地久,到头来发现只剩下曾经拥有。

        她折回自习室,将毕业证夹在他的课本里,转身离去。

        当天晚上,她跟着何姑姑去了美国。只有何爸爸和韩张来送机。何爸爸叮嘱她好好学习,自己照顾自己,不要想家之类的话。韩张抱了抱她,说:“如初,你一定要回来。我——们都想你……”一句话没有说完,他放开她,转头看别处,将眸中的泪逼回去,才重新跟她告别。

        她跟在姑姑身后,挥挥手,“我走了——”声音无限伤感。连她自己也没料到,这一去竟是这么久。

        钟越上晚自习拿出课本复习,打开看见书里静静躺着一张大红大红的毕业证。心头一震,翻开看时,小小的她正对自己微笑。知道她来过,胸口顿时窒息起来,那种疼痛深入骨髓,肝肠寸断。他亲了亲她的脸,小心翼翼压在胸口,轻声说:“如初,我让你赚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你。”

        《初情似情》第二卷 “初情似情的日子” 完

        接下来是第三卷 “水到渠成的爱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