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四十一章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你

        这里,何如初一见爸爸走了,闷闷不乐下楼,出来透口气。路上刚巧碰到夏原,心不在焉打个招呼就要走。夏原抬眼看她,手插在口袋里,漫不经心问:“哎——,你这就要出国念书了?”

        她不知道风声怎么传的这么快,脚下来回踢着石子儿,问:“你怎么知道?”他挑眉笑:“你跟你爸爸在大厅说话,我正好经过。”刚才她又急又怒的样子,连他站一边都没发现。

        她“哦”一声,澄清:“我不去。”夏原耸肩,看情形恐怕由不得她,连宿都要退了,她还什么都弄不清,“出国念书挺好啊,迟早是要出的,为什么不去?”连他也这样说,她觉得自己更没理了,“不想去啊,哪来那么多的理由。”

        夏原想了想,笑说:“我知道,姓钟的小子不让你赚是不是?”她闷闷:“不是。”钟越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这样的话。他打趣:“那又是为什么?难道是你舍不得姓钟的那小子?”她恼羞成怒,“人家心里正烦着呢,你还这样说!”瞪他一眼,要走。

        夏原忙说:“好好好,咱们说正经的。你心里之所以烦,还不是担心将来你跟姓钟的那小子不能在一块儿吗!”她没想到他一语猜中她的心事,很有几分诧异,默默点头。

        夏原笑说:“我教你一个办法。”她忙问什么办法,期待地看着他。夏原重重拍手,“你们分手好了。”她由喜转怒,瞪他一眼,抬脚就走。

        夏原连忙追上去,口里说:“你先别走啊,听我把理由说完。你这一出国,怎么也得三五年吧?三五年后的事谁说得准?就算现在不分手,将来也是要分的。所以呢,干脆先分了,了无牵挂,一了百了!”

        何如初听了,无言的悲伤从心底流过。是啊,隔着千山万水,三五年以后,一切都变了。钟越本来就优秀,身边自然有许多优秀的人,一个范里,她已经深感自卑。她现在跟他在一起,还常常觉得是在做梦,何况是出国念书呢!

        她呜呜地说不出话来。

        钟越接到何爸爸的电话时,心里明白,迟早是要来的。来到见面的咖啡馆,何爸爸很客气的请他坐下,说:“钟越,我知道你很优秀,初初很早就喜欢你。记得她还是高三那会儿,大概是开完运动会,一天晚上回来跟我说她班上有个叫钟越的人,文武全才,大家都很喜欢他。我当时没在意,现在想起来,她那时候对你就有好感了吧。”

        钟越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回事,默默听着,想起在零班的时候,突然觉得是如此遥远,早已逝去。何爸爸微笑说:“我知道,年轻时的爱恋最美好。所以我从没有阻止她。你们能彼此喜欢,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等你们长大后,就会发觉,也许再也找不到当初那样纯粹的爱恋了,真心诚意,没有其他任何附带条件的喜欢。”语气中满是感叹。年轻之所以美好,是因为纯粹干净。

        叹了口气,又说:“可是我不得不来找你,我想你大概也知道其中的原因。初初不肯出国念书,很大原因是因为你,她不舍得你。我能明白,年轻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我自己也曾年轻过。但是,你们不能因此而忘记自己身上所赋予的责任。你们虽然还小,但是有些事情,趁着年轻不得不去做,以后才不会后悔。像如初,出国念书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钟越心隐隐地痛,低声说:“她走了,也许将来我们都要后悔。”

        何爸爸半晌无语,说:“也许你们觉得应该为自己的爱情做点什么。但是你们这样年轻,怎么能确定彼此就是爱情呢?青春期朦胧的好感常常被年轻人误认为爱情,其实这是错的,以致将来后悔都来不及了——”

        钟越打断他,不客气说:“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我们自己心里清楚。”他非常清楚自己对何如初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无法替代。

        何爸爸默然半晌,最后说:“也许我不应该这样说,可是时间能证明一切。我想说的是,你若真心喜欢一个人,应该让她因为你而看到全世界,而不是因为你而放弃全世界。”

        说完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希望你能好好想清楚。年轻的时候,感情并不是一切,有更多需要去做的事情。有些风景,错过了,只能遗憾,没有办法。有一句俗语,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如果你们真的有缘分,还有将来。”何爸爸最后一番话不过是安慰安慰他。留下他一个人,先走了。

        钟越一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服务生过来说:“同学,十一点了,我们要关门了。”他才撑着桌沿站起来,一步一步踩着自己的影回去,孤独而凄然,可是这一切,他唯有用尚嫌稚嫩的肩头一力承担下来。

        姑姑打电话给她,说已经订好飞机票了,让她将宿舍的东西清理清理,要带走的带赚不要的就送人。她连声说不去,不去,惹得何姑姑大发脾气,罕见的厉声呵斥她。她红着眼睛摔了电话。绝望之余,跑来找钟越寻求安慰。

        俩人还是在“水木阁”吃饭,钟越特意要了包厢。她先将姑姑的话复述出来,连声抱怨,说怎么可以这样无视自己的意愿,太不尊重人了。钟越一语不发听完,最后说:“吃饭不要说话。”她吐了吐舌头,乖乖低头喝汤。吃完钟越又叫了甜点,她有些惊奇,“你不是说饭后吃这些东西不好吗?”

        钟越点头,“是不好。不过我有话跟你说。”何如初慢慢察觉到他的异常,抬头怔怔地看他。他叹了口气,说:“你还是去吧,出国念书是一件好事。”

        她简直不能相信,不由自主站起来,“钟越——你——”自己这么多天来的反抗就换来他这样一句话么?脸上神情瞬息万变,慢慢地,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根本无法控制,伤心而无奈。

        钟越见她哭,心揪成一团,抱住她说:“出国念书而已,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你说是不是?”

        怎么不是生离死别?以后还能像这样朝夕相处,还能互相拥抱,说说笑笑吗?她绝望地想。用力推开他,擦了擦眼泪,怒道:“不要说了!”钟越说这样的话,其实心如刀绞。他也知道,她一旦走了,也许从此不再属于他。

        其实何如初见爸爸姑姑的安排,心里多多少少明白大势已去,估计是挽不回来了!只不过因为钟越,所以死都不肯赚一意孤行,反抗到底罢了。现在钟越都说这样的话,她心都凉了,万念俱灰地想,还有什么好挣扎的呢!

        脑中忽然闪过夏原说的话,退后一步,平视他,一字一句说:“钟越,我问你,出国和分手,你选哪样?”语气相当平静,带着破釜沉舟般的决绝。

        钟越心蓦地一痛,仿佛被人硬生生挖去一块,说不出话来。

        她见他这样,急了,恨声道:“钟越,我只问你一次!”其实答案已渐渐明了。她只不过在哀求他留她。

        钟越知道她是在逼他。她从没有逼过他,虽然任性,可是一向听他的话,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估计是伤透心了。可是他没有办法,只得说:“你赚我等你。”声音嘶哑。这便是他的决定。

        何如初眼中的泪哗啦啦滚下来,身体渐渐弯曲,再也支撑不住,蹲在地上低声啜泣,头埋入胳膊里,泪流满面。

        钟越半跪在地上,伸手环住她,低声喊:“如初,如初,如初——”心里有千言万语,只是一句都说不出来,神思恍惚,无意识呼喊她的名字,似乎这样便能减轻满腔的疼痛。

        她听见他喊自己的名字,越发按捺不住,哭的差点缓不过气来,闭着眼睛,心痛神驰,死命按着胸口,生怕自己就这样晕过去。

        俩人静静抱作一团。她啜泣声渐渐低下来,抬起头时,眼睛已经哭肿了,脸上没一处是干的。大哭这么一通,心里倒想清楚了一些事,凄凉地想,原来不管如何挣扎,都改变不了目前的处境。难道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结果么?似乎不接受都不行。

        她站起来,踉跄了一下,似要摔倒。钟越赶紧扶住她。她不要,推开他,咬紧下唇说:“我不要你等。我们,就这样吧——”这一去,到底要多久,自己也没把握。她又不是没心没肺,怎么能让他等?她不明白很多事情,可是却知道,没人能经得起时间的等待。数年以后,一切都变了。

        钟越眼睁睁看着她推门离去,实在忍不住,哑声喊:“如初!”她回头,却只是看着他缓缓,一切都挽不回了!

        钟越黯然说:“如初,我让你赚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你。”相反,实在是太爱太爱,所以不得不。

        这是他第一次真真切切表白自己的感情,却是在离别的时刻!事情似乎总是这样来不及,唯有错失。她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滴滴答答滚下来,挥手哭道:“我知道。”尾音还在空中激荡,人已走远。就是知道,所以更加伤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