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三十九章有些东西无法忍让

        何爸爸下来,见妹妹不在,连衣服行李都一起消失了,又见何妈妈僵坐在沙发上,不言不语,抬头看敞开的大门,心里知道糟了。这个妹妹,脾气火爆着呢,一言不合,给人脸色不说,抬脚就走。她本来就不肯住家里,嫌不得清净,说要住宾馆,还是他说:“大过年的,你出去瞧瞧,有谁好不容易回趟家还住宾馆的!让亲戚朋友知道了,只当我刻薄。”她才勉为其难住进来。

        和妻子是无话可说的,只得穿了衣服,开车去了趟宾馆。何姑姑气还没有消,皱眉说:“好心当成驴肝肺,有这么糊涂的人么!”何爸爸默然半晌,只得说:“你嫂子自从生病以来,情绪一直不稳定,你多担待担待。”

        何姑姑没有话,好半晌说:“她这个样子,如初看了多不好。我见她红着眼睛不说话的样子,真是心疼,好好一个孩子,被折磨成这样!”何爸爸唯有叹息:“还不知道要拖到何年何月呢。”他也知道妻子的想法,如果一辈子不肯离婚,他是没有办法的。

        何姑姑便说:“那你们不能一直这样拖着如初啊,这要给她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何爸爸长长叹了口气,说:“所以我想尽快送她出国。”何姑姑也赞成他的主意,说:“出去念书也好,于她的前途有益。她念这个国际学院迟早也是要出国的,若是不出国,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私立学校的文凭,在国内来说简直是一张白纸,一无是处。

        何爸爸点头,“她从美国回来那会儿,我就在给她办出国留学的手续,现在差不多齐全了。这次之所以让你回来,就是想你带她一块走。这孩子还是不肯原谅我,现在都不大跟我说话了。”想到这里,心里凄然。亲密无间的父女,突然变成现在这样,怎么能让他不伤心呢。

        果然,接下来何如初又不跟何爸爸说话了,任凭他说什么,只是不理不睬,全当没听见。何妈妈一见他回来就没好声气,轻则冷嘲热讽,重则破口大骂,连大过年的家里还是这样哭哭啼啼、鸡犬不宁,真是凄凉之至。

        何姑姑一直住宾馆,实在看不过去,便把何如初接出来住,叮嘱说:“缺什么就问服务员要。”她除了找林丹云韩张说说话,整天闷闷不乐,闷在房间里,不大肯出去。

        正月初六,钟越翻着电话本给老师同学打电话拜年。碰巧张炎岩也给他打过来,先说了几句吉利话,然后问:“明天来不来‘上临’?”他不解,问:“你有什么事儿吗?”张炎岩笑:“明天2月14,你不来看何如初啊?”他才惊觉过来,原来是情人节。仔细一想,怪不得在他家那会儿她一直问他正月去不去上临呢,竟是这个缘故。

        心里一动,笑而不答。张炎岩便说:“你来吧,反正大家都想见见你,同学之间也有大半年没见了,一起吃顿饭。来了就住我家,离车站又近,你来回都方便。”他听了,心里想着何如初,不知道她好不好,于是答应了。

        第二天他一到上临便给她电话,说:“这都几点了,还没起呢?没见过你这么贪睡的。”她迷迷糊糊说好几天没睡好。他便问她在哪里。何如初咕哝说:“在宾馆呢。”他听了诧异,还以为她出去旅游了。她叹口气,将缘故告诉他。他听了好半天没话,问清楚房间号码,便说:“我去找你。”

        何如初还没清醒呢,继续趴在睡。她这些天作息紊乱,黑白颠倒,也不知道今夕到底是何夕。不知道过了多久,听的门铃响,以为胜作人员打扫卫生,揉着眼睛爬起来开门。待看见门外的钟越,还以为是幻觉呢。直到钟越抱她在怀里,心疼地摸着她的头发,才真正醒过来。

        “钟越,你怎么会来?”抱着他乱蹦乱跳,又惊又喜,忍不住大喊大叫。钟越见她这样高兴,不由得也跟着笑起来,“同学说要聚会,所以我就来了。”也不说想来看看她,所以才来。她才不管什么理由呢,反正见到他犹如喜从天降,高兴的不行。待平静下来,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便说:“你坐过去,不许转头,我要换衣服。”只要套上就行,所以也没躲进卫生间。

        钟越果然背过身去,可是大片的玻璃窗户映出她的人影,正在解扣子脱上衣,露出光滑的肌肤以及白色的内衣肩带。他忙低头,不敢再看,心砰砰砰乱跳。

        她快手快脚套上毛衣,问:“你吃饭了没?我才起来,饿了,早饭还没吃。”他清了清嗓子,横了她一眼,“人家午饭都该吃了。”她吐舌,拖着他说:“走吧走吧,我好几天不想吃饭,没胃口。一见到你,就饿了。”

        中午老同学聚餐,她随便喝了点粥便跟着钟越去“颜颜”美食城。因为是同学乐颜家的,可以打折,所以大家便订在这儿吃饭。到的时候,很多同学都来了,有零班的也有以前一班的,韩张林丹云都来了,满满的坐了三大桌。

        大家一见他们,便拍手打趣:“咱们‘上临一中’鼎鼎有名的才子佳人,欢迎欢迎!”说的他们都不好意思起来。有人说:“高考前那会儿大家还传过你们在谈恋爱呢,没想到竟是真的!许魔头看走眼了,居然放过了你们。我想起就不服,凭什么你们就能瞒天过海,人家就棒打鸳鸯呢!”

        在座的好些人都点头,哄笑说:“对对对,我们不服!这样瞒着大家,该怎么罚呢?”有好事分子叫嚷:“喝交杯酒,喝交杯酒!”大家都拍手,气氛顿时推向□□。何如初张口就骂:“刘涛,你瞎起什么哄呢!”坚决反对,打死都不肯喝。

        刘涛便笑:“反正迟早都是要喝的,早喝早了事,大家说是不是?”所有人都点头,大笑:“该喝,该喝!”俩人的抗议被自动无视。唯有韩张独自坐在角落里,看着众人笑闹,不言不语。

        大家推着他们站出来,有人倒了酒使劲塞他们手里,都激钟越说:“钟越,不喝脸可丢大了啊,是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就把这交杯酒喝了。”群众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钟越被逼得没法,看这情形,不喝是不行了,只好低声对何如初说:“抬起手喝一点算了。”

        俩人手挽着手,还没喝,已经引起轰动,连隔壁的人也探出头来看。何如初矮点儿,挽起手臂有些够不到,钟越配合她弯下腰来,俩人放在唇边饮了一口。众人还不罢休,都嚷嚷:“喝完,喝完,哪有只喝一口的!”

        俩人没法,只好又转头喝完。何如初一时喝的太急,呛的满脸通红。钟越连忙给她倒了杯水,扬声说:“这下满意了?我们可以坐下来吃饭了吧?”大家都笑着点头,“满意,满意,百分百满意。”何如初本来要坐女生一堆的,硬是被人推在钟越手边坐。

        席间有人说:“其实应该把许魔头请过来的。”大家毕了业,哪还怕许魔头,对他反倒分外有感情。便有人说:“请他来我们又该拘束了。”那人便笑:“请他来当证婚人啊。”大家一时笑得前仰后合,都说:“该请,该请,怎么就忘了呢。”何如初死命瞪他,恨得牙痒痒。众人见她那样儿,笑得越发厉害。

        聚餐气氛相当愉快。一些男生凑在一块喝酒,都知道韩张能喝,纷纷找他单挑。韩张今天很少说话,往中间一坐,来者不拒,酒到杯干。男生纷纷竖起大拇指,“韩张,好样的,爷们!”

        何如初见他喝的又急又猛,脸都白了,站出来打抱不平:“你们太过分了,一群人灌一个人,有本事一对一喝,哪有轮流上的——”韩张拉开她,“没事儿,大家高兴——”说话卷着舌头,有些模糊不清。

        钟越过来拉她,低声说:“男生的事,你别插手。”她果然随他出来,犹说:“你们别再灌韩张了,回去他爸爸该说他了。”大家一想起韩校长发火的样子,怕他回去被骂,于是也就不找他拼酒了。

        一顿饭直吃到半下午才散。韩张出来时,醉眼惺忪,脚步都不稳。何如初忙说:“你怎么喝这么多,要不要紧?”钟越扶住他,示意说:“你先回宾馆,我送韩张回去,转头去找你。”她点头,叮嘱说:“韩张,你回去好好睡一觉,酒醒就没事了。”

        钟越招手叫出租车,半拖半抱,好不容易把他塞车里,早已出了一身的汗。韩张靠窗歪着,睁眼看时,朦朦胧胧知道是他,头一句话就是:“何如初呢?”钟越上身一顿,好半晌才说:“她先走了,我送你回去。”

        韩张抚着额头问:“她去哪儿?”钟越耐着性子说:“她当然是回家了。”韩张:“不不不,她怎么会回家呢,她家里乱着呢,天天哭。”拍着自己胸口说:“我这里可难过了。”钟越听了,半天没话。

        韩张又说:“钟越,你该庆幸,她现在喜欢的是你。”睁眼看他的样子,目光灼灼,似醉却又非醉。

        钟越决定将一切摊开来说,回视他:“韩张,我知道你喜欢她。”韩张微微苦笑,“连你都知道了,她为什么就不知道呢!”钟越好半晌说:“如初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不是很聪明,有时候又糊涂。”所以,近在眼前的东西,才会看不清。

        韩张叹气:“或许是有缘无分。我跟她从小一块儿长大,小时候搂在一块儿,抱过也亲过。她那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男孩子,头发留的短短的,刺猬一样,跟在我屁股后头一口一个韩张哥哥,连上学也要跟着去。可是转眼间,我们都不是小孩了。当我发觉她已经长大时,她却还把我当成小时候的韩张哥哥,还没有长大——”他醒她未醒。所以,就只能这么错过么,徒留遗憾?

        钟越只说:“韩张,今天你醉了。”他,“我清醒的很呢。钟越,若不是因为何如初,也许我们会成为最好的哥们儿。现在——”他推开他,打开车门,一个人摇摇晃晃走了,脚步踉跄。没有人能宽宏大量到和自己的情敌是哥们儿。

        钟越呆立半晌,转头去找何如初。就算他和韩张变成现在这样,他也无话可说。毕竟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忍让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