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三十八章有缘少分的婚姻

        今年没有大年三十,只有年二十九。年二十八那天,家家户户门口焕然一新,该办的年货差不多都办齐了,大红灯笼也已经挂起来了。因为下雨,她一个人在家闷了好几天,都快发霉了,便打电话给韩张:“带上钱啊,我请你吃饭呢。”

        韩张笑,“不知道谁铁公鸡一毛不拔呢。”她叫起来:“都说好的,难道你想反悔?没门!”想想就兴奋,“明珠”啊,而且还不用自己出钱——

        俩人邀着出来。街道上有小孩子到处扔爆竹,噼里啪啦炸起来。她提心吊胆穿过“危险区”,不料一粒爆竹“嗦”的一声朝她身上飞来,当即吓得“哇哇”大叫,又蹦又跳。那些小孩子见出事了,一窝蜂逃了。

        她追了几步,又气又笑停下来,骂:“这些小孩,就知道调皮捣蛋!”指着韩张说:“跟你小时候一样,老整我!”韩张苦笑:“都八百年前的事了,你还耿耿于怀呢!真是小气。”她哼道:“我一辈子都记着呢!”韩张听她说到一辈子,心里暖暖的,笑说:“一辈子都记得,什么都值了。”她不明白他的话,“什么意思?鬼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不作多想。

        到了明珠,点了一个招牌菜,一个特价菜,外加一个汤。韩张便说:“这就够了?以后再想来,可是没有的。”也不看看里面吃饭的都是什么人,全是本城的达官贵人。她叹气:“我还是很有良心的。”韩张笑,等菜上桌。

        何如初眼睛到处张望,悄声说:“前面的,看见没?天天在电视上出现的那个女主播——”韩张便说:“安安静静吃饭,别到处乱看,又不是没见过,大惊小怪什么啊!”她做了个鬼脸,低头喝汤。

        韩张让她不要东张西望,自己抬头往外看时,脸色却是一变,低下头问:“吃完了没?吃完了赶紧走。”何如初不明就里,“急什么啊!好不容易来一次,坐会儿再走。人家又不赶我们。”把剩下的汤倒出来,一边喝眼睛一边滴溜溜乱转。

        韩张见状急了,拉她起来:“喝什么喝,走啦走啦。你又不赖在这里过夜。”她急急忙忙放勺子,“你等会儿——”站起来时手一偏,雪白的瓷勺摔在玄色大理石上,声音清脆,碎片溅出老远。

        何爸爸正要进电梯,听见动静,不由得回头。何如初跳起来,到处找服务员,俩人眼对眼碰个正着。韩张心里一沉,大叫糟糕,却也无可奈何。

        何如初一眼看见挽着父亲胳膊的女人,明眸皓齿,长发挽起来,脸上带着笑,身上穿着裁剪得体的名贵套装,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听说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

        何爸爸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见女儿,当下僵在原地,脸上神情瞬息万变。白宛如扯了扯他,轻声喊:“定远——”见他不对劲儿,顺着目光看过去,立即明白过来。相似的眉眼,外人一看即知是父女,也尴尬起来,手渐渐从何爸爸身上抽出来,低声说:“我先上去。”还对何如初勉强笑了笑,才转身离去。

        何爸爸见她走远,叹了口气,问:“怎么想到来这里吃饭?”她厌恶地皱眉,转过头去不说话。韩张忙笑说:“我们俩打赌,谁输了谁请。”何爸爸便说:“哦,是吗?那谁输了?”韩张笑:“当然是我。”何爸爸招手叫来大堂经理,示意说:“记在我账上。”经理答应一声去了。

        何如初也不看他,抬脚就走。何爸爸拉住她,问:“吃饱了没?”她忿忿甩手,对站一旁的韩张说:“你走不卓不走我住”扔下二人,头也不回去了。何爸爸唯有无奈地苦笑。韩张打了声招呼,连忙追出去。

        这里何爸爸先上去找到白宛如,道歉说:“对不起,我得回去一趟。”本来他是想,再怎么样,年是一定要在家过的,何况女儿也在家。因此今天晚上抽空,特意陪她出来吃饭,就当是和她提前吃过年夜饭了。

        白宛如心里自然不好受,脸上还得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想到自己名不正言不顺跟他在一起这么久,若单单是为了钱,也就罢了,一拍两散就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并不只是这样——半晌说:“知道你当女儿是宝贝,去吧。”何爸爸感激地看她一眼,匆匆走了。

        何如初大步往回赚横冲直撞的样儿,韩张怎么拉都拉不住,急得直说:“车子,车子,小心车子!”一辆出租车堪堪从她脚边碾过,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韩张也白了脸,骂她:“要生气回家生去!想出车祸是不是!”她瞪了他一眼,不得不跟在他身后。韩张便说:“这有什么可气的?同学里有那么多父母离了婚的,照你这样说,岂不是都不用活了!”

        她反唇相讥:“你父母又没离婚!怎么能明白别人的感受!”韩张不轻不重打了一下她头,说:“口没遮拦的,看你再胡说!一样的事情,万般感受,还不是因人而异。看开点不就没事了!”她推他,“滚——站着说话不腰疼!”也不管他,一气跑回家。

        前脚刚进门,何爸爸后脚就跟了进来。她也不理,甩门上楼。何爸爸,一叠声叫:“初初,初初——”她不耐烦,赶他:“走走走——”何爸爸叹气,隔着门说:“初初,世上的事情并非只有是非黑白,有些时候,更多的是无奈。感情一旦有太多的牵扯,对错于是就变得不那么确定起来——”

        她猛地打开门,气冲冲说:“你在为自己找借口!”何爸爸跟进来,叹气,“好吧,就算是爸爸找借口好了。人有时候也需要不断找借口,才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她从未听父亲说过这样的话,似是而非,好像并非完全没道理,于是不说话,倔着小脸也不看他。

        何爸爸摸了摸她头发,决定跟女儿开诚布公,缓缓说:“若论起来,是我负了你妈妈。”当今社会,若一个男子还能承认他负了这个女子,已算不得无义,只是早已无情。

        “我跟你妈妈,随着时间的流逝,隔阂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很少说的上几句知心话——”见女儿神色越来越难看,忙打住说:“好了,不说这个。也许你还小,不能明白,感情的事,有缘有分才是好的。有缘若无分,或是有分而无缘,最是无可奈何。我跟你妈妈,过了这么多年,最终大概是有缘却少分。”

        她这个时候,还不明白这么宿命似的感慨,也不能够理解命运的无奈,只问:“你跟妈妈,还能不能在一起?”何爸爸不回答,顾左右而言他:“对了,今天晚上你姑姑会回来,十点半的飞机,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去接姑姑?”她想起在美国时,孤苦伶仃的,多亏了姑姑的悉心照顾,于是点了点头。

        何姑姑比何爸爸整整小了十岁,比何如初大不了多少,看起来相当年轻,松松的波浪卷,身材高挑,衣着时尚,因为常年在国外居住,言谈举止自然而然带有欧美人士气息,慵懒而淡然。见了何如初便笑,“大半年没见,还是老样子,连发型都没变。”

        何如初笑说:“姑姑变得越来越年轻漂亮了。”何姑姑挑眉笑,对何爸爸说:“嘴巴倒是变甜了,跟抹了蜜似的。那会儿在美国,怎么一天到晚连句话都没有呢!我还以为你吓哑了。”

        何爸爸忙岔开话题,说:“坐飞机累了吧,回家休息休息。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好了。”何姑姑指着他鼻子说:“要不是看如初的面子,你有这么容易请我回来?好好的一个阳光美少女,天天领着去看心理医生!幸亏没事,不然,我头一个跟你没完。整的都是些什么破事,连带孩子受累!”

        何爸爸尴尬不已,对这个妹妹的嘴上功夫是从小就怕了的,“还是这么个脾气,直来直去的,刚下飞机,脚还没站稳呢,就有这么多话!”何姑姑当着侄女儿的面不便多说,摇随后上车。

        因为何姑姑初来乍到是难得的客人,何爸爸何妈妈难得没有拌嘴。何妈妈端了宵夜出来,招呼大家吃,对何爸爸采取无视的态度。何爸爸觉得尴尬,便说:“你们都是女人,慢慢聊,我就不参与了。”上楼自去书房睡。

        这里何妈妈对小姑子垂泪说:“我跟了他也有二十来年了,那时候什么苦没吃过?没有钱的时候,连结婚戒指都卖了——你看看他现在怎么对我!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天理不容啊!怪不得人家都说,男人一有钱就变坏……”满肚子的苦水,一股脑儿往外吐。

        何姑姑只得宽慰说:“如初在一边呢,孩子听了不好。”心里却在感叹,何妈妈这见人就絮絮叨叨、哭哭啼啼,苦情弃妇的模样儿,哪还有一点年轻时的影子,早已成了黄脸欧巴桑外加现代祥林嫂。也怨不得何爸爸不耐烦,便是自己,都有些受不了。

        何妈妈还在滔滔不绝地诉苦,说到悲愤处,眼泪断线珠子似的往下掉。何如初跟着坐一边红眼圈,不知该怎么劝慰。何姑姑忙说:“如初,都半夜了,赶紧上楼睡觉去。”连声赶她走。她点点头,拖着沉重的脚步去了。

        何姑姑叹气说:“嫂子,都到这个地步了,日子过着还有什么意思,离婚算了。”何妈妈抬头“呸”了一声,咬牙切齿说:“离婚,想都别想!离了婚好让他跟外面的狐狸精在一块儿?别做梦了!”

        何姑姑皱眉说:“你这又是何苦呢?整天打打闹闹拖着,家里鸡飞狗跳的,别说你们自己痛苦不堪,就是如初看了,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难受呢。强扭在一起,还不如好聚好散算了。”婚姻若变成一把双刃剑,只有伤人伤己的份儿,拆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何妈妈忿忿说:“要想我离婚,除非我死!反正我这一生是完了,凭什么让他好过!他想跟外面的狐狸精双宿双飞,没门!”她反正是绝望了,怀着临死前拉个垫背的这种心理,不肯放过何爸爸。

        何姑姑还在说:“你这一生哪就这么早能完呢!离了婚出去做点事,比死气沉沉待在家里强——”

        话没说完,何妈妈站起来指着她鼻子冷笑说:“你这是当他的说客来了?怪不得,你们是兄妹,心自然是向着他的,你们当我是什么,穿过不要的衣服吗?由着你们兄妹俩糊弄——”

        把何姑姑说的脸色一变,二话不说,提了行李就走。何妈妈也不拦,冷着脸看着她甩门而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