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三十五章甜蜜如爱情

        有人迎出来,脚步利索,六十几岁的样子,留着短发,身材高大,身板很正,可见是个果断的人,脸上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可是身上收拾的整整齐齐,说话声音很大:“回来了!”看的出精神头很好。

        钟越忙答应一声。钟奶奶见到孙子,立时眉开眼笑,待看清楚身后的何如初,虽吃惊不小,立刻拉着她手说:“哎呀,你是越越的同学吧,欢迎欢迎。”何如初直至此刻,一颗吊着的心才放下来。跟钟越一样,喊了声“奶奶好”。

        钟奶奶活了大半辈子,自然知道孙子带回来的女孩儿意味着什么,埋怨钟越:“你这孩子,带朋友回家也不说一声。你看你看,家里也没来得及收拾,东西乱成一团,让人见了笑话。”钟越笑笑不说话。

        何如初便乖巧地说:“奶奶,这么干净整齐,还要收拾啊?”装作吃惊的样子。钟奶奶听了笑,心想这女孩儿看起来柔柔弱弱,家境不错的样子,没想到倒不娇气,随和的很,很会说话。看来孙子的眼光不错。

        领着他们往里赚说:“等你们好一会儿,冬天天冷,这会儿菜大概凉了。”忙忙地要去热菜。何如初哪坐的住,站起来想帮忙,偏偏什么都不会,手足无措立在那里。钟奶奶见她这样,按着她坐下来,笑说:“你是客人,安心坐着说话喝茶。不用你帮忙,饭菜很快就好。”又对钟越说:“你陪同学好好坐会儿。”

        饭菜上来,有鱼有肉还有卤味,在钟家来说,是相当丰盛的。何如初不会做事,于是极力称赞钟奶奶做的菜好吃,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完完整整一条端上来,好吃又好看。”钟越一个男孩子,平日里自然不会说这么贴心的话。钟奶奶听了,果然十分高兴,大谈经验,告诉她:“煎鱼前先往油里放几片姜,鱼皮就不会粘锅底。”其实她听得云里雾里,连连点头装作明白的样子。

        一时吃完饭,她抢着收拾碗筷。钟越见了,拉她坐下,笑说:“手忙脚乱的,小心打碎了。我来,你好好坐着就成。”将碗筷收拾了,捋起袖子洗碗。她问:“奶奶呢?”钟越探头看了看,说:“在外面跟人说话呢。别拘谨,就跟自己家一样。我奶奶从不为难人,邻里乡亲都喜欢找她帮忙。”

        何如初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做怪不好意思的,于是说:“你洗盘子我洗碗。”捞起一只碗,因为水里沾了油,手一滑,差点摔了。钟越让她别添乱。她嚷嚷:“我来我来,我在学校也是自己刷的碗。”跟做什么大事一样。她在学校刷碗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钟奶奶和隔壁大婶听见厨房有动静,探头看时,见他们正并排站着洗碗呢,有说有笑,年轻人甜甜蜜蜜的。大婶笑说:“越越有出息啊,不光学习成绩好,带回来的女朋友又漂亮又有气质,钟奶奶,你福气不小。”

        钟奶奶笑说:“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倒是不错,只怕太过娇养了些。”看她连碗都不会洗就知道,从小到大恐怕没吃过什么苦。大婶笑,“嗨,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上都这样。大多是一个孩子,父母哪舍得子女吃苦!”钟奶奶点头,“年轻人的事,由他们自己去。我们这些老棺材受不了的。”

        洗好碗,她还没来得及擦手,听见手机响。一看是何爸爸的号码就有点不耐烦,接起来也不吭声。何爸爸问:“初初,你人在哪儿呢?韩张说你今天回来,在火车站等了你一早上也没见人影。”声音很急。

        她“啊”的一声叫起来,这才想起来韩张说过要去接她的,忙说:“我在同学家里呢,明天就回去。”何爸爸责备她:“那你应该先跟韩张说清楚,他天还没亮,就坐车去火车站接你去了,回来后急得了不得,说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十分愧疚,忙说:“你跟他说回去后我请他吃东西,让他先别生气。”她估计韩张这会儿肯定气炸了。

        何爸爸说:“他就在这儿呢,你跟他说。”说着把手机递给韩张。她连声道歉:“韩张,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你真来接我。”韩张叹口气,“你没事就好。到底上哪去了?还在北京吗?”她支支唔唔说:“恩——在同学这儿玩一天,明天就回去。到时候请你去‘明珠’里面吃饭——”

        韩张说:“吃饭就算了,你早点回来就成。林丹云也回来了,等着你一块玩呢。快要过年了,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她有些惊奇,若是以前,韩张逮着机会还不狠狠宰她一顿呢,现在居然说不用了,忙说:“好好好,明天一定回去。”

        钟越在一边听的清清楚楚,问:“家里人担心了?”她点头。钟越又说:“韩张——早就回家了?”问这样的话,根本是没话找话。她点头:“恩,他早上去接我,扑了个空。我以为他肯定气坏了,没想到什么都没说,只让我赶紧回去。”钟越听了,好久才说:“恩,早些回去也是应该的。省的你爸爸妈妈挂心。”

        下午钟越领着她街上随便逛逛,天就黑了。吃完饭,洗漱完,钟越带她到房间,说:“你今晚就住这儿,床单被褥什么都是新的。我房间在前爆有事就叫我。”她答应一声,到处打量,房间很大,没有铺地砖,还是水泥地,陈设极其简单,一床一桌一椅而已,另外有个老式的衣橱,上面还有镂花的样式。钟越拿了暖水瓶杯子进来,说:“晚上若是渴了,自己起来倒水喝。”十分细心。

        她点点头,问:“钟越,你房间有电话吗?”钟越问干嘛。她笑:“哎呀,你别管,快告诉我号码。”钟越只得说了,“坐了一天的车,累了吧,早点睡。明天上午带你去‘庙会’上看看,很有意思的。”听的她眼睛发亮。

        他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床单,说:“没有空调,褥子垫了电热毯。这会儿正好,不冷不热,你赶紧****睡觉。”她点头,“那你出去,我脱衣服了。”钟越带上门出来。

        睡到半夜,听得床头电话响。何如初缩在被子里,拿着手机细声细气说:“钟越,你睡了没?”他开灯一看,都一点半了,问:“怎么了,这么晚还没睡呢?”她懦懦地说:“钟越,我睡不着。窗帘无风自动,飘啊飘的后面似乎有人——呜呜,我怕——”

        他忙说:“别自己吓自己!你起来开门,我过去看看。”她连忙跳起来,拱肩缩背站在门口,瑟瑟作抖。钟越披了外套出来,见她这样,皱眉说:“怎么穿睡衣就下来了?小心感冒。”

        她一头蹭进他怀里,抱着他不肯放,连声说好暖好暖。钟越手忙脚乱拉开她,“快****,快****,身子冰凉。”拿了外套给她穿上。她钻进被窝,舒服地叹了口气。只在北方待了一个冬天,没有暖气的生活,已经有点不习惯了。

        钟越坐在床头,掖紧被角,才走到窗边看了看,说:“怪不得这屋子这么冷,原来窗户没关紧。”合拢窗户,说:“窗帘动是因为有风灌进来。好了,没事了,你睡吧。”关了灯,就要走。

        她伸手拉住他,不让赚“钟越,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我睡不着。”钟越想她第一次来,也许认床,问:“那说什么好呢?”在她床头坐下。

        她掰着他的手指,侧头说:“随便啊。我问你,从小到大,你拿过多少奖?”墙上桌子上满是奖状奖杯,看的她直咋舌。钟越耸肩说:“谁记得这个。”她无赖起来:“钟越,你分一点给我好不好?”

        钟越看着她笑,问:“难道你没拿过奖?”这么眼馋?她叹气说:“有是有,都是‘三好学生’、‘十佳少年’之类的,有的人多着呢。‘上临一中’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哪轮得到我。”钟越说:“奖状证书都是我的名字,你要来有什么用?”她挑眉问:“你别管,我只问,你给不给?”

        钟越自小拿的多了,哪在乎这些,笑问她想要哪个。她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红本本,笑说:“这是你‘高考状元’荣誉证书,舍不舍地给?”他打开看,左边有一张自己的半身黑白照,笑说:“还问我给不给,你不是早就拿了吗?”又问:“这个就够了?我有一些小的奖章,可以给你玩。”

        她:“不要,这个就够了。”只有这个上面有他的照片,英气逼人,看了喜欢的不行,所以千方百计拐了来。钟越心思一动,笑说:“给你也行,你把你高中毕业证给我。”她觉得奇怪,问:“你要那个干嘛?”

        他笑而不答。她隐隐约约明白过来,脸顿时热热的,转过头去,说:“在学校,没带来。”钟越说:“不要紧,回去后问你要。”她浑身燥热,整个人往被子里一钻,闷头说:“我要睡了。”害臊了。钟越伸手拉她出来,“小心憋着。”她不理他,一个劲儿往里扭。

        过不了一会儿,她伸出头,大口喘气,连声赶他:“快赚快走。”钟越笑着站起来,她忽然又扯他衣服,红着脸说:“钟越,你亲亲我再走。”

        钟越身体一震,转头看她。她忙说:“你想哪里去了!你亲亲我脸再走。”又羞又恼,小脸通红通红。他依言亲了亲她右脸,又柔又软又暖,真想一口咬下去。她害羞地说:“嘴巴凉凉的。”他忍不住,又亲了亲她眼睛,柔声说:“睡觉。”她轻轻“恩“一声。他带上门出去。

        那天晚上钟越很久才朦朦胧胧睡去,梦里都是她笑吟吟的小脸。

        晚上睡得晚,早上醒来,太阳都照到窗头了。她连忙爬起来,心里很懊恼,应该记得调闹钟的。幸好钟奶奶不在,她稍稍松口气。站在洗手台前刷牙,钟越拿了电热壶进来,说:“掺点热水,就不冰牙齿了。”昨天晚上她刷牙时,小声嘀咕过“好冷”这样的话,他记在心里。

        她问:“奶奶呢?”钟越把毛巾递给她,说:“奶奶一大早就出去了。厨房有皮蛋瘦肉粥,你喝一点儿。我再带你出去转转。”粥端出来时,碗有一层水汽,显然一直用热水温着。她问:“你不吃?”他,“我吃过了。”都十点了,人家都在准备午饭了。

        俩人出来,走到商业街,人山人海,挤来挤去,比起昨天下午冷清样儿,真是不可同日而语。钟越指着一堆民间玩意儿说:“小城市的人有很多遗留下来的传统习惯。过年前后有数日举办这样的‘庙会’,什么东西都有卖,乡土气息很浓,热闹的很。我带你随便看看。”

        她蹦蹦跳跳往前跑,口里说:“钟越,真好玩儿。”钟越见她一团高兴的样子,自己也跟着快乐起来。她在人堆里到处钻,什么东西都好奇,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牵着他的手指东问西。钟越一一指给她看:“这是桃符,挂大门口的;这是杨柳青年画,贴小门上的;这是灶神,贴厨房据说可以防火消灾……”

        她啧啧称奇,原来还有这些风俗呢,以前只在书上或是电视上看过。在街口看见一群小孩子围在一块,她问是什么。钟越便说:“那是糖人儿,我小时候这位老大爷就在这儿卖了。”

        她见人家小孩儿得津津有味,也馋了,摇着他的手说:“钟越,我也想吃这个——”钟越叹气,“那是小孩子吃的,跟糖一样。你多大了?”话虽这么说,却抵不过她嬉皮笑脸再三恳求,只好买了给她。

        她放在阳光下观赏,赞叹:“真薄,真好看。”小小的糖人儿透明如镜,有鼻子有眼睛,拿着手里简直舍不得吃。轻轻咬了一口,舌尖冰冰凉凉的,入口即化。她笑说:“甜丝丝的,你也尝尝。”递到他嘴边。

        钟越自然不吃。她挑眉,作凶神恶煞状:“吃不吃?吃不吃?”钟越笑着。她又作可怜状,拉着他袖子说:“吃嘛,吃嘛——”钟越无奈,“你怎么还跟小孩一样呢!”她死命缠着他,追在后面不放。他立场再坚定,也只得妥协下来。

        她阴谋得逞,拖着一脸无语的他回去。口里犹在说:“甜甜的,多好!”后来他再想起她的话,终于明白,那样甜蜜的味道,便是爱情。只要尝过一次,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