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三十四章初到美溪

        这里钟越问何如初,“你跟夏原都说了些什么?”她随口答:“没说什么,贫嘴呗。”他笑,“你别跟他贫。”她问怎么了。他便说:“你连韩张都说不过,何况是夏原。”她身有同感,点头,“恩,他嘴巴毒着呢,他说你坏话。”

        钟越来了兴趣,问:“他怎么说我坏话?”他当然能察觉到夏原对他的不客气。何如初想了想,说:“反正一天到晚没个正经样儿,整天不是说这个人尖嘴猴腮刻薄相,就说那个人垂头丧气倒霉鬼。”钟越听了,笑笑不语。他当然不会跟夏原当真计较。

        何如初没两天就考完了,大家都收拾东西回家过年去了,她一直在等钟越。怕影响他复习,一个人无聊地待宿舍里,不是睡觉就是看动画片。夏原照旧跟她说说笑笑,打电话骚扰她:“还没起床呢!这么好的太阳,你也不出来走住”整栋宿舍楼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怪冷清的。于是她下来,俩人凑一块儿打发时间,问夏原:“你怎么不回家啊?”

        “我家就北京,什么时候回不行啊。”埋头呼噜呼噜喝粥。她咬了半口烧卖,叹气说:“其实我也不想回家,可是学校过几天就要封楼了,不得不回去。”他们是私立学校,寒暑假不允许人住的。

        夏原忙说:“那你就别回啊,跟我回家过年吧。”她“切”一声,不答他。心里是真的不想回家,烦着呢。这两天何爸爸老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家,怕她没订票,问她要不要寄飞机票过去,又或者自己去北京接她。问的多了,她不耐烦,干脆关机。自从她有了手机,何爸爸给她打电话的次数暴增。别人羡慕之余,她却烦恼不已。这劳什子,方便是方便,却相当于爸爸的监视器。

        夏原在她离开前,一直都没回家。

        晚上接到韩张电话,她叫起来:“韩张,你好久没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从此消失了!”韩张从张炎岩那里知道她跟钟越交往后,再也没有来看过她。他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情来面对她。偶尔会通两个电话,短短说几句话就管了,还是她打过去的。他这次特意打电话来问她一块回家不,说给她订了票。声音低低沉沉的,不像往日那么嘻嘻哈哈。

        她沉吟了一下,说:“我已经订了票。”她自然是跟钟越一块回去。韩张顿了顿,问什么时候的票。她说还要过几天。他便问:“你不是早考完了吗,怎么这么晚才卓”他明天的火车票。

        她“嘿嘿”笑两声,也不好意思说等钟越,只说:“当时只买到那天的票啊。”他知道清华还没考完,多少猜到了一点,心情有些黯然,好半晌说:“那到时候我去火车站接你。”她说不要。韩张坚持:“不麻烦。提着那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怎么回的来。”他们到了火车站,还要坐好长时间的大巴才能到家。她也没通知何爸爸去接。

        钟越好不容易考完了,她抱怨说不想回家。钟越安慰她:“没事的,家总要回啊。”逃避总不是办法。她闷闷不乐,说:“回家就见不到你了。”她回上临,钟越自然是回美溪去。

        春运期间,火车站人山人海,空气浑浊,简直无立足之地。钟越见她还没上车呢,已经奄奄一息,忙扶住她,焦急地问:“要不要紧?”她说头晕胸闷。钟越喂她喝了点水,抱住她说上车就好了。心里懊恼,当时应该给她买卧铺,她哪受过这样的罪啊。

        车上她还吐过一次,小脸蜡黄蜡黄的,一夜间人跟着就憔悴下来。钟越摸了摸她额头,似乎有点发烧,找了条湿毛巾敷在她头上,说:“躺我腿上睡会儿,醒来就到了。”她抱着他的腰呢喃:“钟越,我难受。”他连声哄着她。她半梦半醒又说:“钟越,我不要回家,我怕——”钟越心疼地直拍她的背,口里说:“好好好,不回家。”心里想,她这个身体状况,恐怕得先送她回去。

        正好对面也坐着一对小情侣,女的看了十分羡慕,对男友不满说:“你看人家,对女朋友多好!”男的尴尬说:“人家那是生病了。你要是生病了,我对你更好。”女的低声骂:“只会说不会做!让你等两个小时还有许多废话呢!”

        火车早上六点多就到站了,她还迷迷糊糊的。俩人下了车,钟越先打听去美溪的车方不方便,送她回上临后好回去。那车主为了拉客,异常热情,直拉着他们说:“哎哟,这小姑娘生病了吧,赶紧上车坐着,也好休息休息。”她听了,以为他要走了,依依不舍,拉着他袖子撒娇:“钟越——我跟你回美溪好不好?”

        钟越吓了一大跳。她又说:“我跟你回美溪,住一天就回来,恩?我生病了,不想这么快回家……”心里着实舍不得他。仿佛他这次走了,以后就没有再见的日子一样。

        她那种样子,像被人遗弃的小猫,睁大眼眨巴眨巴望着他,眼睛里蓄着一汪水,可怜兮兮的,——钟越哪里抵挡的了,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头脑一热,迷迷糊糊就带她上车了。

        直到上了车,他才开始后悔,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告诉她:“如初,我是一直跟着奶奶住的。”他从没跟她说过家里的事。她以前偶尔也问过,被他不着痕迹岔了开去。她本身不是个的人,也没察觉,只当人人跟她一样。

        何如初抬眼看他,问:“那——你爸爸妈妈呢?”他缓缓说:“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父亲后来又有了家庭。奶奶怕我受委屈,一直将我带在身边。”她“哦”了声,很心疼他,从小就没有妈妈,一定吃了很多苦——,又问:“那你都不回爸爸家里的吗?”

        他顿了顿才说:“我父亲在我高二那年因车祸去世了。”后来他之所以转到“上临一中”来念书,也有部分这个原因。她听了,久久不说话,环手抱紧他,“钟越,你真坚强。”对比之下,尽管父母闹得不可开交,她依然是幸福的。

        他淡然说:“我还有奶奶啊,她很疼我的。不过身为男孩子要照顾家里人,而不是被家里人照顾。”所以他从小就成熟懂事,从不让大人心。

        何如初这才着急起来,问:“那你奶奶见了我,不会赶我走吧?”老人家思想陈旧,又难沟通,说不定骂自己勾引宝贝孙子呢,越想越害怕,心里直打退堂鼓,惴惴不安。

        其实钟越也拿不准奶奶见他带女孩儿回家会是什么反应,只得安慰她:“我奶奶是一个很开明,也很能干的人。她最热情好客了,不会赶你走的。”他也没想过这么快就带她回家了。

        何如初一路上紧张地出了一身的汗,病反倒好了一大半。下了车,钟越双手提着她的东西,说:“我家是个小镇,还得坐一趟车才能到。”她四处打量,什么都没有,怎么觉得像诗路路口啊,问:“站牌呢?”钟越笑:“没事,人家见路口有人,车子自然会停。”

        果然,没过多久,一辆沾满灰尘泥巴的小巴士开过来,售票员打开门吆喝:“美溪,美溪,一块,一块!”俩人跟着人上了车。她注意到车上坐垫油腻腻的,又脏又破,还有尘土,但是还是坐下来。头伸出窗外,好奇地张望。

        俩人用普通话交谈,言行举止一看就是大学生,自然而然引起车上人的注意。突然有人指着钟越说:“你是不是就是钟家考上清华的那个?”钟越含笑不语,对此情况早已习以为常。

        众人一听他是清华的,那还了得,争相打听。那人说:“就钟奶奶家的孙子,念书特厉害的那个,都说是文曲星下凡!”众人连声赞叹。美溪地方虽小,却十分注重教育。人人以念书为荣,所以学校也分外出名。

        何如初十分惊奇,没想到公车上都有人认识他。悄悄笑说:“你很出名啊。”文曲星下凡——哈哈哈,她只在电视里听过这么有意思的话。钟越低声笑说:“小镇上的人民风淳朴,彼此都认识。大家都是好意,你别见笑。”

        下了车,钟越领着她穿过大街。她见街头地上随便摆着水果摊,也没人看着,于是问:“不怕人家拿吗?”钟越指着一辆大卡车说:“老板打牌呢。谁要买吆喝一声就是。”她觉得这个地方实在有趣。

        钟越问她累不累,又说:“我家也在‘美溪一中’附近,不过我们学校没‘上临一中’气派,小的很。”路过的时候,钟越指着大门说:“这就是我以前的高中。”大铁门锈迹斑艾‘美溪一中’几个字上的红漆也有些脱落。她抬头往里看了看,规模跟她以前念的小学差不多,几栋教学楼半新不旧的,大概还是翻新过的。

        转到学校这条街,一路上不断有人跟钟越打招呼:“放假回来了?”笑吟吟的,都好奇地看着跟在后面的何如初。钟越一一点头回答:“恩,回来了。”很有礼貌。隔壁大婶笑说:“钟越,你奶奶知道你今天回来,老早就爬起来,做了一大桌好吃的。”话对钟越说,眼睛去不断打量何如初。她都被大伙看的不好意思了,此刻似乎成了动物园里的熊猫,供人评头论足。

        钟越在一栋有了年头的小楼前站住,笑说:“这就我家。”见她杵在门口,犹犹豫豫的样子,笑说:“来都来了,还怕什么,进来吧。”将东西一股脑儿堆在地上,介绍说:“这房子还是我爷爷十多年前留下的。楼下我们自己住,楼上几层租出去,住的基本上是外地的学生。现在放假了,都回家了。”

        附近住家大多是做学生的生意。因为钟越,钟家租房广告都不用贴,自动有人摸上门来询问,希望小孩能向他学习,努力进取。家长心里总是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想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