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三十三章等待是幸福的一种仪式

        考试前一天,她碰见夏原,有些惊喜,问:“你是不是去西藏了?”瘦了不少,精神却更好了。夏原点头,“回头给你看照片。”她问好不好玩。夏原兴致勃勃说:“比北京有意思多了,下回我带你一块去。”她点头又,惋惜说:“我有高原反应。”夏原大手一挥,“谁没高原反应啊,去了就适应了。”她微笑,心里很向往。

        夏原忽然问:“听说你交男朋友了,就那个姓钟的小子?”她害羞不语,只是笑。他连声叹息:“这小子偏偏拣我不在的时候趁虚而入,厉害啊,平时倒看不出来!”调侃了一会儿,又挑眉说:“他那种人有什么好的!你要不要甩了他,跟我在一块儿?怎么样,考虑考虑?”笑嘻嘻看着她。

        她只当他说笑,翻白眼说:“不要,我才不要成为这里女生的公敌。想当你女朋友的人多着呢!”夏原慵懒地笑:“哦?姓钟那小子就那么好,好到我都比下去了?”她,“咦——没见过这么自恋的。”真受不了。

        夏原伸手勾了勾她下巴,笑得贼眉鼠眼,“他有没有——比如说这样——”头渐渐靠近——,作亲吻状。她连忙后退,又羞又恼,死命拍了他一下,“夏原,你不要脸!你再这样,我可生气了啊。”

        他伸了个懒腰,“不要脸?姓钟的小子才不要脸呢!”她听他用不屑的神情骂钟越,沉下脸,“夏原,你跟我随便开玩笑没什么。无缘无故,你干嘛这样说他!他又没得罪你!”夏原转头看她,眸中有惊讶之色,笑说:“没想到你这么护着他!开句玩笑就受不了啦?”她嘀咕:“你哪像开玩笑嘛!”分明是骂人。

        夏原忙举手说:“好好好,我认错总行了吧?我知道他是大才子!”她也不好认真恼他,说:“你怎么比地痞还无赖呢!”夏原也不辩解,半晌问:“大周末的,怎么一个人躲这儿啊,冷清清的。你那个男朋友呢?”

        她打了个哈欠说:“他谬两天也考试,复习功课去了。”夏原接口说:“那他就把你一个人扔这儿了?怎么当人男朋友的。亏你拿他当宝!”她气呼呼说:“他念书很认真的,跟咱们不一样。”夏原唯恐天下不乱,“那也没理由把女朋友撂一边儿啊!”

        她有点儿闷闷地说:“反正我自己也要复习啊。”本来她说跟他一块上自习的,钟越却说她老让他分心,效率大打折扣,她便一个人回来。正无聊呢,偏偏夏原凑过来在一边煽风点火。

        夏原拉她起来,“这个学校就属你最用功,还复习什么啊!没听过这句话么,‘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不玩’,这才是会念书的人!走走赚我带你出去吃东西,比坐在这里发呆有意思多了。”

        她,“我不去,我要等他一块吃晚饭。”夏原叫起来,“这才吃过午饭好不好!你就一直坐这儿等?”傻不傻啊!她点头,“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看看书背背单词,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夏原简直不能理解她这么愚蠢的做法,说:“你要等他,晚上再过来。哪有人一直杵在这儿的?”她耸肩说:“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夏原推她,“往这边出去,有家‘星巴克’,我们喝杯咖啡再回来。这里又阴又冷,坐门口喝西北风啊!”见她还是不动,便说:“耽误不了你的事,很快就回来。”等他就那么重要?

        她不去,说:“也许他会早点过来,错过就不好了。”夏原突然吼起来,“那你不会让他等!”没见过这么死心眼的!她抬头,吃惊地看着他,“我等他也一样啊。”夏原蓦地觉得嫉妒,无比嫉妒钟越。若有人肯这样一心一意等他,就为了吃顿晚饭,叫他做什么都愿意。他一言不发站起来,头也不回走了。

        一个人站在寒风里,呆呆的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心里空落落的。有认识的同学经过,嘲笑说:“夏原,你怎么了?失魂落魄的,难道被女人甩了?”他立刻恢复本性,咧嘴笑说:“是啊,被女人甩了。”那人当然不信,笑说:“咱们夏大公子也有被女人甩的一天!好好好,打爆竹普天同庆!”

        夏原笑骂:“去你妈的!哪儿去啊,要不咱哥俩儿喝两杯去?”那人耸肩:“夏大公子请客,不去白不去!”俩人勾肩搭背,笑嘻嘻走了。

        那人酒量不好,喝了半瓶二锅头就倒下了。夏原费了许多力气,一路咒咒骂骂把他抬回来,口里说:“下次喝酒一定要找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脑中想到韩张,此人是个能喝的主儿。不过跟他不同校,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叫过来。无奈下,又转头来找何如初,顺带给她带了杯热可可。

        何如初见他去而复返,疑惑地看着他。他指了指饮料,说:“看我对你多好。”她闻到味道,微微皱眉,“大白天的,你喝酒了?”他耸肩,“谁说白天就不能喝酒?我们北京爷们没那么多废话!”俩人坐着聊天。他问:“你一个人坐这儿等,无不无聊?”

        她咬着吸管说:“不无聊啊,反正他会来的。”因为知道他晚上会来,所以她整个下午都会有一种触手可及的幸福,时间每过一分,幸福便增加一分,于是等待变得与众不同。

        等待是幸福的一种仪式。

        夏原默然无语,打着哈欠说:“反正我也没事,陪你一块等吧。”他逗她说话,她总不答。于是他问:“你跟姓钟的怎么认识的?”她不满,“你客气点!”夏原“切”一声,说:“我又没叫他送‘钟’的,怎么不客气了!”

        她知道自己贫不过他,于是不理他。他又问:“你跟他是高中同学?怎么韩张好像也是?”她便说:“都是。我们以前是一个班的,那个班很厉害,好多人进了清华北大的。”

        他说:“是吗?看来他以前就对你有意思喽?”她横他一眼,“瞎说什么呢!钟越他很厉害的,是我们那里的高考状元。”夏原便骂:“书呆子!”她不服,又说:“他体育也很好,拿过五千米长跑冠军!”夏原嚷嚷:“这算什么啊!我还攀岩拿过冠军呢!”

        她不信,“不跟你说了。你今天特别难说话。”

        “我哪难说话了?是你不爱听。”他叫起来。

        她转头看看外面,天渐渐黑了,喃喃自语:“他应该快来了吧?”夏原叹气,“你就这么想见他?恶不恶心。”她瞪他,“去去去,别插科打诨。你就没正经事做吗?明天就要考试了——”

        夏原满不在乎耸肩,“那种考试有什么好担心的!明天你瞧吧,答案满天飞。”她嘀咕:“那也不能这样啊——”都抄成习惯了,老师也不管。

        路灯亮起时,钟越果然来了。她立马跳起来,快手快脚收拾书包。钟越跟他打招呼,笑说:“最近怎么样,还好吧?”他很不客气地说:“不好的很呐!”钟越愣了愣,不说话,接过何如初的书包。她挥挥手笑说:“我们先走了,你也早点去吃饭吧。”

        晚上九点来钟,有人推门进来,开灯一瞧,见一人趴在桌上睡觉。走近一看,才知道是夏原。连忙推他,说:“奇怪,你怎么在这儿睡觉?不觉得冷啊?”夏原睁眼,整了整衣服自我调侃:“我犯傻呗!”回宿舍倒头继续睡。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