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三十二章温暖的怀抱

        何爸爸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外面穿着藏青色商务型长风衣,西装革领,打扮的一丝不苟。只是神情有些疲倦,手上拿着公文包,先对钟越点了点头,转过来轻声喊:“初初!”何如初眼睛看着地下,不理不睬。

        他叹了口气,微不可闻,低声低气问:“这么晚了,吃饭了吗?”也不说自己等了一下午。她照旧不回答,不肯说一个字。钟越见状,忙说:“刚刚吃了。”何爸爸抬眼打量他,目光炯炯,从头到脚无一丝遗漏。觉得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不由得问:“你是?”

        钟越忙自我介绍:“我是何如初的高中同学,现在在清华上大学。”何爸爸一听他是清华的学生,登时刮目相看。又听他说是女儿的高中同学,忽然想起有次给女儿送饭,便是这个年轻人帮的忙。语气不由得变得亲切,笑说:“你好。”跟他正式握了握手。

        钟越想他们父女大概有话要说,把书包递给她,就要走。何如初暗中扯了扯他的袖子,抬眼看他,恳求他不要走。他见她可怜兮兮、泫然欲泣的神情,一时顿住了,左右为难。

        何爸爸什么样人,马上说:“既然是初初的同学,不要赚不要赚一起来一起来。”车子开到身爆何爸爸招呼说:“上车上车,大家先找个地方说话。”钟越见何如初还杵在那儿,没有要动的迹象,忙拉了拉她。她唯有不情不愿跟着他上车。何爸爸暗暗松了口气,他就怕女儿掉头就赚睬都不睬他。

        何爸爸显然早有吩咐,司机一直开到一家日式餐厅停下。三人进了包厢,何爸爸问想吃什么,何如初一路板着脸,哪会回答;钟越说随便。何爸爸便照女儿素日喜欢的,叫了满满一大桌。钟越提醒:“伯父,我们吃过晚饭了。”何爸爸说知道,笑说:“年轻人消化快,慢慢吃。咱们多说说话。”一连声招呼钟越吃,又说:“初初,这家的寿司做的特别好,你一定喜欢。”夹了个放在她碟子里,又是拿杯子又是拿作料。她见父亲叫的都是自己爱吃的,像往常一样,喉咙便有些哽哽的,既不肯吃也不说话,闷闷地坐在那里。

        何爸爸见女儿见了他还是这样,一言不发,闷不吭声的,又愧又心疼,加上连日来诸多的烦心事,也不吃东西,光喝酒,一杯接一杯。钟越见他们父女俩这种情形实在太奇怪,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便说:“寿司真不错,挺好吃的,你尝尝看。”

        她。钟越一再劝她:“你尝尝就知道了。”在底下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不能这样。她抬头看他,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只得吃了一个。何爸爸见状,立即多夹了几个放她跟前,她也默默吃了。

        何爸爸心情立时大好,问:“初初,该考试了吧?什么时候回家?”她还是如雕塑一样,不听不闻不答。钟越推了推她,笑说:“伯父跟你说话呢。”她这下连钟越的面子也不给,干脆转头。钟越便寒暄,“我们这个月底就放假了,何如初他们应该也差不多。”

        何爸爸跟他随便聊了几句,注意力又放到女儿身上,微微斥道:“爸爸跟你说话呢,怎么这样呢!不像话。”她忽然抬头,眸光直逼视着他,冷汉“回家?妈妈呢?你又回不回家?”

        问的何爸爸狼狈不堪,过来好一会儿才说:“妈妈当然是在家里,身体不好,所以没来看你。但是很想你。”顿了顿说:“家还是家,爸爸还是爸爸,妈妈还是妈妈。总要回家的。”语气十分感慨。

        她甩头,“我不回去,那里有血。”

        何爸爸心一痛,知道她当时是吓坏了,所以现在连家也不敢回。缓缓说:“你先回来,住的地方不用担心。愿意住以前的房子也行,愿意住外面也行。”

        她默然半晌,然后问:“妈妈一个人在家吗?”何爸爸便说:“当然不是,家里还有阿姨。”她有些生气,逼问:“那你呢?你为什么不回家?”眼圈儿逐渐红了。就是因为他不回家,所以现在她才没家了!

        何爸爸撑着额头,无力地说:“初初,你还小,我跟妈妈的事你不懂。有些事情,时间长了,就像一团乱麻,理都理不清。所以,才会有快刀斩乱麻这句话,可是这把刀却是见血的。”

        何如初哭着说:“我只知道,妈妈差点死了!”何爸爸见女儿哭得伤心欲绝,心里更不好受,半晌说:“不错,都是爸爸的错,让初初难过。”

        她哀哀哭了半晌,揩了揩眼泪,哽咽说:“你走吧,我要回去了。”说着站起来。何爸爸见女儿还是不肯原谅他,也不肯再叫他爸爸,拉着她手说:“初初,你这孩子,说这样绝情的话,不是叫爸爸伤心嘛!爸爸平日里白疼你了!”

        说的何如初又哭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爸爸总是爸爸,和以前一样疼她,可是家为什么跟以前不一样了呢!何爸爸忙拍着她说:“囡囡,不哭不哭,是爸爸不好……”她好不容易止住泪,抽着鼻子说:“我要回学校。”何爸爸忙说好好好,还不忘让人打包带了一大盒她爱吃的寿司。

        钟越跟在后面,心里满是感慨。

        回来路上,何爸爸跟他们一块挤在后面,问长问短,吃的习不习宫衣服够不够穿,有没有生过病,住的宿舍条件怎么样,要不要搬出来自己住……她不耐烦说:“早适应了。”短短一句话,可以想见女儿吃过多少苦,孤身在外,举目无亲……听得何爸爸更觉心疼。

        车子直到“菊苑”门口,何爸爸从车里拿出一个盒子,说:“这是手机,以后随身带着,有事就给爸爸电话。家里号码,爸爸号码都输进去了。手机费直接从爸爸这里扣,不用心。”

        她十分意外,没想到父亲竟然买了一台手机给她。手机这玩意儿,那会儿算是新潮东西,称得上是奢侈品,学生群中十分罕见。就连国际学院这样的学校,也没几个人有。她见夏原摆弄过,也没见他怎么带在身上。

        当下默默接在手里。何爸爸又叮嘱了许多话,特别是让她考完试就回家,说姑姑也会回来过年。还给她带了不少家乡的特产,跟钟越客套几句,这才去了。按下窗户,频频朝后看。直到再也看不见女儿的身影,才关了窗户。

        钟越擦了擦她犹湿的眼眶,叹气说:“什么都不要多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她拉住他,不让赚“你再陪陪我,好不好?”因为刚哭过,声音沙哑。他怎么能拒绝她这样楚楚可怜的请求?摸了摸她的头发,俩人沿着柳堤有一下没一下随便乱晃。

        何如初闷闷说:“我知道,爸爸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妈妈才想不开的。妈妈那么伤心,差点就死了——,他不可原谅……”钟越忙掰过她的肩,说:“这是大人的事,我密不了。我们能做的就受住自己,其他的,唯有听之任之,好也罢坏也罢,只能接受下来。”

        她手伸到他腰间,主动抱住他,“钟越,我心里怕的很。”都到这地步了,父母大概要离婚,家里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儿呢。他明白她的感受,喃喃哄道:“不要怕,有我呢。”沉稳的声音有安定人心的力量,听的她渐渐安静下来。

        路边有长椅,俩人过去坐着。温度虽低,幸好晚上没风,周围黑漆漆,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树脚下还堆着一堆堆的残雪,白天融化晚上又结成冰,灯光下晶莹剔透的。钟越问她冷不冷,把她手放自己口袋里,轻声说:“怎么又不戴手套?围巾也是——”他自己也不习惯戴。

        她转过来,两只手都塞他口袋里,笑嘻嘻地看着他,眼睛清亮清凉的,像冬夜里的一抹星辰。钟越摸了摸她脸颊,笑说:“冰凉冰凉的。”鼻头红红的,泛出健康的光泽,天气寒冷的缘故,小脸如玉般洁白通透。她埋头蹭在他胸前,深深叹了口气,问:“钟越,你身上为什么这么暖?”

        她在他怀里动来动去,像只不安分的兔子。他低声斥道:“坐没坐相。”她不理,偏要往他怀里挤。头搁在他胸前,仔细聆听,“钟越,我听到你心跳啦,砰——砰——砰——砰砰——砰砰砰——,这样跳的。”

        他伸手摸她的头发,渐渐地往下,摩挲着她的后颈,滑腻温暖,心里不由得一热。她笑着躲开,“痒——凉凉的——”他情不自禁感叹:“如初,你头发摸起来真舒服。”凉凉的,滑滑的,似水如缎。她,“我不喜欢,妈妈说我头发太硬气,女孩子头发要又细又软才好。”

        钟越拉她起来,笑说:“我喜欢。”她睁大眼问:“你真的喜欢?”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钟越不由自主抚上她的眼睑,如花一样的娇嫩。她像意识到什么,轻轻闭上眼睛。

        他能感觉到她眼皮底下眼睛的移动,温热温热的触感,一直传到心的最深处。手往下,在她唇角游移,拇指轻轻擦过,然后俯身,亲了亲她,如雨蝶般轻盈,稍稍沾了沾唇即离。

        她睁开眼看他,微笑说:“凉凉的。”他也跟着笑起来,伸手抱住她,叹气说:“这样就不冷了。”俩人在寒冷的冬夜里紧紧相依。

        她喟叹出声:“钟越,你身上真舒服。”有一种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呢?她偏头想了许久都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随着年岁的增长,后来她终于知道了,那是情人的味道。两情相悦的味道。

        钟越摸了摸她脸,说:“都冻红了,回去吧。”她“恩”一声,手仍然调皮地伸在他口袋里,不肯拿出来。她忽然说傻话:“钟越,你以后就穿这件衣服好不好?我真喜欢它,口袋又大又暖和,可以放下我两只手。你看——”她把双手都塞进去给他瞧。

        钟越骂她笨,“那我不换衣服啊!”她笑嘻嘻点头,“好啊,那你就不要换。”过了会儿她又说:“钟越,以后你都替我拿书包好不好?”他没好气说:“我不是正给你拿着嘛。”她蹦蹦跳跳往前跑,回头笑:“以后你天天要拿!嘻嘻,原来它好重哦——”钟越瞪她:“你现在才知道?”傻里傻气的。

        她“嘿嘿”地笑,说:“以前不知道,自从你拿了后,就知道了。”钟越叹气,“看来我这个苦力任重道远啊。”她拍手,笑得得意洋洋。

        到了,他把书包还给她,说:“晚上要乖乖睡觉。”她感叹:“钟越,跟你在一起,我真高兴。”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钟越“恩”一声,催她:“快上去,瞧你,都快冻成冰了。”看着她的身影在门里消失,心里说,我也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