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三十章初情无二

        钟越抬手将她的头发别到耳后,终于做了一直想做的事,心都在。梦想居然成真,他怀疑是不是仍然在做梦。可是真真切切听到她说:“有人看呢。”俩人站在大厅中央,本就引人注意,何况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她低眉垂首,有些害羞。可是浑身上下,到处是笑意,连周身的空气都是甜蜜的。

        钟越笑:“不怕。”心中的那种得意和满足,仿佛世上一切都无足轻重。拉着她的手不肯放。总不能站在大厅里说话,他说:“要不,去我宿舍坐坐?”清华有不成文的规定,男生禁止进女生宿舍,女生却可以进男生宿舍。

        她问:“这样好吗?”他挑眉笑:“我说好就好。”拉着她爬楼梯上来,七弯八拐,说:“大概不能和你们相比。台阶有点脯光线不是很好。你紧紧跟着我,慢慢走。”她“恩”一声,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了无数的勇气和信心。

        推门前,钟越说:“你在外面等会儿。”先进去了。她依稀听到怒吼埋怨以及手忙脚乱收拾东西的声音,乒乓作响。过来好一会儿,他才出来,示意她进去。她趑趄不前,笑问:“能进吗?要不要再等会儿?”钟越无奈说:“男生宿舍,也就这样了。反正你迟早得习惯。”

        她跟在后面,好奇地张望。东西堆的到处都是,门后面塞了大盆大盆的脏衣服,零食、书、衣服哪里都有,地上有方便面塑料袋,水果皮,瓜子壳等垃圾,还有烟头。唯有靠里的一张桌子,上面空无一物,书架上的书码得整整齐齐,上面的床也异常干净。

        钟越见她打量,便说:“这是我的。”拉开椅子,又从另外一张椅子上拿了个软垫让她坐下。她,含笑站着。钟越介绍:“这是何如初,这几个就是我同宿舍的□□。”

        李琛首先笑说:“欢迎来到狼窝。”大家哄然大笑。有人笑说:“钟越,你什么时候有了家属,咱们可是一点都不知道啊。还不快从实招来。”又有人羡慕说:“钟越,你长成这样咱们算是自认倒霉了;偏偏还是计算机系的高材生,风头全让你给抢了;现在居然还有一个这么漂亮可爱的女朋友,真是学习爱情两不误啊,你让咱们几个兄弟还要不要活了!”纷纷拿他们打趣。

        钟越笑骂他们胡说,说:“你们收敛点,如初第一次来,多少留点形象。”李琛连忙点头,“那是,那是。”殷勤地拿了个苹果给她,笑说:“宿舍就这样,没什么好讲究的,你别见笑。”她忙说不会,接在手里。却有点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吃。钟越见了,拿过来,“先放这儿,我带你随便看看。”

        领着她出来,说:“这边是卫生间,这边是阳台。”她点头,说:“和我们差不多,不过我们的大点,住两个人。”他们一宿舍住四人。俩人站在阳台上说话,钟越说:“今天我出去一天,宿舍也没来得及收拾,乱的很。”她,笑:“其实我们宿舍也没好到哪里去,五十步笑百步。”她东西收拾的还没钟越整齐。

        钟越可以想象她满头大汗做家务时的情景,问:“你衣服怎么办?”她不解,说什么衣服。钟越,“当然是问你脏衣服怎么办。”她顿时手足无措,红着脸说:“当然是——自己洗——”钟越看她那样儿,估计是撒谎。

        后来她的一些厚毛衣外套要拿出去干洗。他便说:“这样的衣服手洗就可以,不用干洗。”冬天的自来水冰寒透骨,他体惜她,常常接过来自己洗干净、晒干,再给她送回去。她一开始红着脸不肯,后来见他洗的比自己洗的干净多了,汗颜说:“钟越,你怎么什么都比我做的好。”钟越那时候的回答是:“正因为你不会,所以我才不得不做的好啊。”其实,他宁愿她不会,在他的庇护下永远不知人间疾苦。可是她的手还是冻伤了。

        俩人在外面说话。里面李琛笑说:“还以为钟越女朋友非范里莫属,没想到结果让咱们大跌眼镜。”有人说:“钟越这个女朋友,感觉挺好的,笑的时候安安静静,不比范里差啊。”李琛抓了抓头发,疑惑说:“何如初,何如初,这个名字倒有意思。我总觉得她有些眼熟,可是却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另外一人说:“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凭我的记忆力,这样一个美女,没道理见过不记得啊!”一直没有参与讨论的那人忽然抬头说:“照片!”一语惊醒梦中人。李琛立刻跳起来,翻出钟越夹在《哈利波特与密室》夹层里的照片。大家忙凑过来看,只见一张从其他照片上剪下的半截残照,只有上半身,一个女孩儿扎着高高的马尾,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感觉非常的温暖。

        李琛拍桌子,叹息:“难怪!”他偶然见钟越留着这样一张破照片,珍若珠宝,就知道照片中的人对他意义不同寻常,没想到就是何如初。其他人也说:“怪不得眼熟。只是那么长的头发剪了,真是可惜。扎着小辫子的样子,多可爱啊。”李琛忙说:“别看了别看了,快放回去。小心钟越发现了,跟咱们急。”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总不希望别人知道。几个人做贼般相视而笑,见他们进来,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钟越说送何如初回去。李琛挤眉弄眼说:“慢点啊,慢点。钟越,晚上乌漆抹黑的,你可要把持住啊!”问她是哪个系的,离的远不远。何如初顿了顿,说:“我不是清华的。”笑容有些勉强,她对高考一事,直至现在仍不能释怀。尤其是对着清华其他的人,自卑的阴影始终无法消除。

        李琛顺口又问是哪个学校的,她觉得有点难以启齿。钟越握了握她的手,笑着代答了,又说:“不说有门禁吗?这就走吧,下次再来。”拿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说:“外面冷,先穿上。”

        等他们走远,李琛耸肩:“国际学院?咱们学校有吗?怎么没听说过?”其中有人说:“哦,那个学校啊,算得上是私人贵族学校,学费贵的吓死人。据我所知,进这个学校念书的基本上都是打算出国的。在国内念一段时间,然后转到国外继续念。很多有钱人家的小孩,就是看中这个,才花高昂学费进去的。何如初念这个学校,是准备出国吗?”

        李琛耸肩,“谁知道呢,也不是人人都想出国吧。”几个人不再谈论,转而说起系里哪个女孩子漂亮,谁又在追谁等事。其实男生一样的八卦无聊,背地里对每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女生评头论足,长的差点的极尽讽刺之能事,漂亮的只敢乱嚼舌根,有贼心没贼胆。

        何如初一推门出来,便搓手说:“好冷!”雪已经停了,深夜的天空难得澄静高远,一弯苍穹,灯光照耀下,蓝紫蓝紫的,一览无遗,使人心胸蓦地开阔。天气虽然滴水成冰,可是空气异常新鲜,吸进肺里,滋润清爽。地上的雪反射灯光,盈亮盈亮的,夜的虚暗神秘暂时收敛,只有踩在雪地上“咔嚓咔嚓”的声音。周围是这样安静,俩人像是踏进一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雪夜图”里。

        钟越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放自己口袋里,配合她的步调,放慢脚步。昏黄的路灯照着俩个人的影,拉的长长的,亲密相连。风吹起她的头发,胡乱纷飞,眼睛都睁不开,她转头贴着他手臂,脸蹭在他呢子外套上。

        钟越手□□她发中,叹息:“为什么把头发剪了?”他以前一直梦想着梳理她如水一般的青丝,最亲密的接触是高考前那天晚上。可是触摸是那样短暂,转瞬即逝。心情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越雷池一步。现在总算名正言顺拥她在怀里,却只有当初的回忆,徒留遗憾。他说:“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长头发的样子?”

        何如初娇嗔说:“那我现在这样,你就不喜欢了?”钟越笑,好一会儿说:“当然不是,之所以喜欢你的头发也是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只要是她便够,其他的都无所谓。

        她听了微笑,有些害鞋转身拿出卡,说:“我要进去了。”钟越拉住她,笑说:“这么冷,我要抱抱你。”她有点不好意思,:“我又不是火炉,你回去抱热水袋。”他笑着张开双手,一把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下巴在冰冷的头发上乱蹭,心里感叹,梦寐以求的怀抱,就是这样,契合而安心,愉悦而舒适。

        何如初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温度,脸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似乎可以听到彼此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他身上的衣服有樟脑丸的清香,还有寒冷的气息,冰冰凉凉,布料麻麻的,蹭在脸上有点痒还有点疼。这种感觉,是不是就叫幸福?她伸出双手,环住他,厚实而温暖的胸膛,只有他有。

        以后的岁月,生命中的人来了又回。可是这样的怀抱,没有人可以替代。所以彼此都在等待,等待这样一个怀抱,等待这样一份心情,独一无二。

        俩人分开,依依不舍离去。可是心是如此的快乐,整个世界是这样的可爱。快乐的睡不着,生怕醒来,一切已成空,像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里化成的蔷薇色泡沫,随着第一抹天光消失不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