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二十八章月亮代表我的心

        大家来了劲儿,拍手大喊:“钟越,何如初,来一个,来一个。”何如初被闹的红了脸,说自己不会唱。大家当然不答应,依然起哄说:“哪有不会唱的!快站出来,快站出来,别扫兴!”硬是推她起来。

        钟越站是站出来了,只是笑,不肯唱。有人敲桌子敲碗喊:“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儿!”张炎岩也笑,“钟越,你再不唱,可就是娘们了啊!”钟越没法,看着站在对面的何如初笑,运了运气,“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刚开了个头,大家都拍手大笑:“哦——,唱得好,唱得好!”大肆起哄。钟越笑着停下,说后面不会了。大家还在闹,他便仰脖喝了杯酒。

        又一轮划拳。韩张点名说:“钟越,咱俩玩一手。”不由分说,走到钟越面前,嘴里吆喝,手上动作又快又狠。钟越根本来不及说话,惨败。韩张挑眉笑:“该怎么惩罚咱们的钟大才子呢!”想了想,指着桌上一瓶醋说:“醋和酒你选哪样?”钟越起身,看着他的眼睛,俩人面对面站着,颇有点争锋相对的味道。他拿过一杯酒,仰头要喝时,韩张拦住了,笑说:“一杯哪行!要喝就喝一瓶,一滴都不许剩!”说着亲手启了一瓶酒,眼中有挑衅之色。

        众人都看着他们,说笑声渐渐小了。钟越笑,“愿赌服输。”接过酒瓶,仰头一气喝下,完了倒转酒瓶示意。大家拍手叫好,气氛顿时热烈。韩张点头,看着他一字一句说:“好!不愧是钟越,愿赌服输。”偏偏何如初□□来问:“钟越,这样喝,你还好吧?”他说没事,其实很有些头重脚轻。

        韩张听了转头,看着何如初,顺势拉过她的手说:“这里灌风,你过来跟我坐一块儿。”硬是把她从钟越身边带走。众人因为他跟何如初自小就这样打打闹闹,拉拉扯扯惯了的,再亲密的动作也见过,都没有说什么,各闹各的。惟独钟越神色变了变。

        何如初嘴里嘟嘟嚷嚷:“坐的好好的,干嘛换啊!我不要——”说着要走。韩张难得呵斥她:“又不是小孩子,闹什么脾气。快坐下。”她有点惊讶,不知他怎么了,像是不高兴了,可是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嘛!挨着韩张乖乖坐好。

        韩张夹菜给她,说:“多吃点热的,出去就不会冷了。”她叫起来:“我不吃粉条,滑溜溜的,怪恶心的。”韩张瞪了她一眼,“知道,这是我夹给自己的。”何如初又叫:“我要吃肉。”火锅离她位置有点远,她够不着。钟越听了,便说:“你把碗给我。”

        何如初依言给他,韩张半途接在手里,对钟越笑说:“你不知道,她不吃肥肉,得挑着夹。”钟越看了眼他们,默默地缩回手。过了会儿,何如初又说:“韩张,你给我倒点辣椒。”韩张嘴上说她麻烦,让人从那头递辣椒过来却不嫌麻烦,还问:“还要什么,一块说了。”她说不要了。钟越看在眼里,听在心上,低头灌了一大口酒,味道似乎有点苦。

        一顿饭直吃到半下午才散,大家都笑说撑的不得了,三三两两走了。钟越他们几个离得近的是最后走的,何如初跟在钟越后面,也要走。韩张拉住她,“你先别赚我有东西给你。”张炎岩见他们俩不知在后面说些什么,问:“何如初,你到底走不卓”韩张代答:“你们先走吧,我等会儿送她回去。”

        几个人因为喝了酒,打车回的学校。张炎岩见钟越靠在后座上闭着眼睛不说话,神情不大对劲,问:“怎么了,情绪似乎有些低落啊。”他睁开眼,扯着嘴角说:“可能是喝多了,头有些晕。”笑得十分勉强。张炎岩说:“是吗?回去赶紧睡一觉。”他点点头,转头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到了门口,因为不同路,钟越一个人先走了。张炎岩和那个曾在颁奖典礼上摔过一跤的人一块回宿舍。那人随口说:“钟越看起来怎么挺郁闷的样子啊,难道真喝醉了?”张炎岩便说:“不知道,也许是真醉也许是假醉,也许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不解,问:“你这话怎么说?莫名其妙。”

        张炎岩笑:“这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那人以前是一班的,当然不知道这些事,于是打听。张炎岩耸肩,“还不是因为何如初。”他蓦地反应过来,“哦,何如初啊!可是这有什么迷不迷,清不清的!都上大学了,又不是高中,他若喜欢,直接追求就是啊。凭钟大才子的外貌人品,还不是所向披靡,手到擒来。何必如此抑郁不乐呢!”张炎岩,“感情的事,不能这样说。不是谁最优秀谁就能情场得意。”

        他有些吃惊,“难道说何如初不待见他?”仔细一想,不是不可能,因为何如初和韩张自小青梅竹马,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张炎岩又,“也不是这样。”他更迷糊了,“既不是这样,又不是那样,到底怎么回事呢?”

        张炎岩沉吟说:“你注意到今天钟越和韩张有些不对劲么?都是零班出来的老同学,若是闹僵了,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这事儿,只怕难说。”他拍手,“这有什么难说的!你看何如初是怎么想的?不就结了。”张炎岩没好气说:“我又不是何如初,我怎么知道她怎么想的!女人心,海底针,鬼才摸的准!”

        他哈哈笑起来,攀着张炎岩肩头说:“你和你们家那位又闹别扭了。”张炎岩翻眼说:“别提了,女人就是麻烦,唧唧歪歪,婆婆妈妈,简直是莫名其妙的代名词。”他打趣说:“既然这么麻烦,当初又为什么非清华不进呢!”

        张炎岩叫起来:“谁说我是为了她啊!”他笑得不行,说:“这就叫掩耳盗铃,恼羞成怒。”一路说笑去了。

        钟越却没有回宿舍,想一个人静一静,于是来到学生会办公室,开了门,偌大的教室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靠在暖气坐着。酒气涌上来,胃里阵阵翻腾。他闭上眼睛,听见外面的风“哗——哗——哗啦啦——”一路吹过去,闷沉沉的,提不起精神。

        他想,这样暧昧不明终究不是办法,是不是应该更积极主动一点?也好名正言顺在一起。韩张跟她实在是太熟了,熟到她自己也许都无法划清界限。想到韩张,苦笑了下,他对自己的敌意越来越明显。

        忽然又想到夏原,心里更不是滋味。夏原这个人,看似漫不经心,满不在乎的,身上却有一股不顾一切的爆发力。他长长叹了口气,他自己喜欢她,所以能明白其他人为什么也喜欢她。那种心情,真是说不清,道不明,难以言喻。要说不担忧那是假的,但是他对自己有信心,对俩人以前的过往有信心。

        这样胡思乱想,半睡半醒间,感觉有人摇他,忙睁开眼,却是范里。范里好笑说:“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当心感冒。”他好一会儿才清醒,忙问她怎么来了。她拉开抽屉,说:“我把书落这儿了,要做作业时才想起来,于数来拿。看你眼圈发红,喝酒了?”

        他点头,“老同学聚会,喝了点。”范里笑:“不止一点吧,都醉了,在这儿都能睡着。”他笑笑不答。范里走到窗口,往外一瞧,“哦,又下雪了!”他转身,可不是嘛!指头大的雪花轻飘飘落在地上,旧雪未溶,又添新雪,一溜杨树被积雪压得沉甸甸的,偶尔一阵风过,碎雪纷纷往下掉,像是下雪雨。

        范里笑说:“这里冷,要睡回去睡。一起走吧。”他说不要紧,再坐一会儿。范里仔细瞧他,说:“你今天怎么了,奄奄一息的。这雪只怕越下越大,一到晚上,雪深路滑,更难走。”他想也是,锁了门,一起出来。

        范里撑开伞,回眸一笑,“就怕下雪,预备着呢。喏,你个儿脯拿着。”他高高擎着,大部分遮在她头顶。俩人深一脚浅一脚慢慢走回宿舍。天有些暗了,风又大,俩人只顾着注意脚下,偶尔说一两句话,没心思多加交谈。不知道是谁泼了一地的水,天寒地冻,立即结了薄薄的一层冰。范里一个不留神,滑倒在地。钟越忙拉她起来,连声问要不要紧,有没有摔到哪里。

        她忙笑着说还好,只是半身衣服都脏了。今天她穿了一件红缎长款细腰羽绒服,白雪红衣,衬的脸越发晶莹剔透。呼了口气,立即结成白雾。钟越便说:“你挽着我胳膊,这段路都被雪埋了,更加难走。我们不该图近,抄小道走。”清洁工还没来得及打扫。

        清华教学区离宿舍区特别远,老长老长一段路。范里以后再想起来,只愿这段路永远没有尽头,冰天雪地,万籁无声,俩人就这么相互扶持一路走下去——

        转上大路,钟越将伞递给她,不着痕迹拉开距离,淡淡说:“到了,你进去吧。”她心里有些依依不舍,说:“天黑了,要不一起吃晚饭?”钟越笑说自己得回去一趟。范里注意到他右肩膀湿了一大片,知道是被雪打湿的,忙掏出纸巾,踮起脚尖给他擦,愧疚说:“刚才光顾着我了吧。”

        钟越见周围有同学经过,忙后退一大步,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沾了点雪而已。你快进去吧,我也要走了。”有点避之不及,挥一挥手去了。范里看着他的背影在转角处消失,心里森森凉凉的,不知是喜还是悲。

        他走到宿舍楼前,终究是忍不住,转头往国际学院方向去。每近一步,他的心就多一份忐忑。他下定决心要拥抱她,如果见到她的话。他立在风雪中给她电话,天气这样寒冷干燥,他的心却暖热热的,像存着一把火,厚厚的冰雪一点一点溶化开来。

        天都黑了,她还没回来。他怅然若失,在附近徘徊良久,依然没有见到她的身影。他的心此刻在火里细细悄悄煎熬着,见到她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可是她却迟迟未归。他唯有离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