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十九章想念的感觉

        临近大学开学,“上临一中”安排了包厢专程欢送这些考上清华北大人大北师大等名校的学生去北京报到。一路上锣鼓喧天,连韩校长都亲来送别,握着钟越的手称赞他是“上临一中”的骄傲。“上临一中”十数年来,从未有人考过这么高的高分。钟越带着无数的荣誉离开了母校“上临一中”,来到天下学子梦寐以求的“清华大学”。

        他站在气势宏伟的校门前,抬头凝望: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特殊的历史寓意;这里曾出现过无数令世人举目,影响甚至改变近代现代史的人物;这里名师云集,人才荟萃,声名远播,享誉世界。心情澎湃,感慨激动之余,阳光下他忽然想起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孩,本来她也应当像他一样怀着兴奋雀跃的心情来到某所名校继续深造。可是现在他连她在哪都不知道。猜测过无数可能,最后的结果只有让他更黯然。

        新生报到繁琐而拥挤,用了整整三天才将一切手续办妥。幸好行李不多,又是男孩子,不用麻烦别人。何况他已习惯独自在外的生活,相比宿舍的其他同学,收拾的十分利落。他成为计算机专业的一名学生。就算是在清华,钟越依然引人注目。高大出众的外貌以及引人咋舌的高分,让他成为系里的焦点人物。接待新生的师姐一看到他,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没想到久不见潘安的清华,也有如此人物,当下硬逼着他加入他们的社团。师兄见他长得高大,立即问他会不会打篮球。他很快融入这个学校,这里到处充斥着一种朝气奋发的气氛。

        学校比他想象中大得多,像一座小的城市,里面银行、超市、餐馆、书店、小卖部、水果摊等等应有尽有。当他从住宿区走到教学区,花了整整半个小时时,不得不考虑找交通工具代替步行,当然,自行车是不二选择。

        有人告诉他:“没丢过自行车的人不算是清华的人。”说得斩钉截铁,一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样子。师兄笑嘻嘻说:“丢来丢去反正丢的也是清华的自行车。研究生‘借’本科生的,博士生‘借’研究生的,等博士生毕业后,不要了,又还给本科生,如此循环而已。”他听了唯有苦笑。

        有一个笑话。一个学生丢车丢怕了,于是重重上锁。等他回来一看,锁全部撬开了,车却还在,后座上面留了一张纸条儿:“小样儿,你以为加了七道锁,大爷就拿你没辙了?呸——”这个笑话在校内广为流传。

        于是他听从大家的建议,从一个师兄那里买了辆二手车。不幸的很,不到一个星期就丢了。没有办法,只好再买,不到一个月又丢了。唯有自认倒霉,继续买,继续丢——幸好后来人家不再盯着他了。

        “上临一中“有不少人在这里就读,光是同届的就有三个。可是学校这么大,大家又不同系,彼此碰面的机会很少。倒是其他学校的老同学会时不时来这里游玩,大家反而比在“上临一中”时更亲近一些。零班几乎有一半的人来了北京念大学,大家见了面,感觉像回到以前念高中的时候。

        开学之初,除了眼花缭乱、各式各样的社团招新,便舒模宏大的学生会选举,钟越自然也参加了。经过拉票、演讲、宣传等一系列活动,他成为学生会外联部的副部长。他之所以能以新生当选外联部副部长这么重要的职位,得益于俊朗的外形赢得众多女生的投票。由此可见,他在女性中受欢迎程度。正部长是大三的一位学姐,办事精明干练,人脉深广,大有女强人风范。

        外联部可以说是学生会中最有钱的部门,平常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跟一些公司企业拉赞助。因为他们是名校,一听到名字人家立即另眼相看,青睐有加,比一般学校容易的多。而且可以认识许多大型公司的负责人,于前途非常有益。

        学生会中还有一个很引人注目的部门便是宣传部,负责学生会对外宣传工作,是学生会的门面,责任不轻。而新加入宣传部的新生范里更是新闻专业有名的大美人,美貌与才华并重。

        钟越和范里因为日常学生会工作,彼此熟悉,走的比较近。这一天,大家开会商量国庆晚会时诸多的表演事宜。散会后,范里边收拾东西边对钟越笑说:“没事的话,一起去吃午饭吧。”

        俩人来到附近的食堂,推门进去,窗明几净,光鲜亮丽,气派非凡,连打菜的师傅都不一样。据说一个四川学生“四”和“十”不分,要包子时口舌不清。北方师傅连声问他到底是四还是十,他巻着舌头使劲说,别人还是听不明白。身后排的队已成了一条长龙。师傅着急下,灵机一动,问:“four or ten?”他赶紧说:“ten,ten.”端着包子心满意足走了。听得来清华参观的游客咋舌不已,名校就是名校,整体氛围都不一样。

        范里要了甜甜酸酸的鱼香肉丝,他要了一份宫爆鸡丁盖饭,俩人拣了个靠窗的位置,便吃边聊。范里见他停下筷子,便问怎么了。他笑说:“没想到是甜的。”出来乍到,饮食方面难免不习惯。范里笑:“大概是放多了甜面酱。你是南方的吧,可能吃不习惯。”他点头,“还好,吃的下去。入乡随俗,吃吃就习惯了。”

        范里是北京本地人,家境很不错,她自己也很争气,凭本事这所大学。身材高挑,容貌秀丽,一张鹅蛋脸,五官精致,脸如满月还白,目似秋水犹清,一头长发稍稍烫巻,松松散散披在身后。为人爽直热情,自小跟着父母见多识广,待人接物和气礼貌,行事有大家风范。尤其对外地来的家境贫寒的同学,不但不轻视,更加热情。所以,周围的人都很喜欢她。

        有新闻专业的同学经过,跟范里打招呼,出于人类本能的好奇心,不由得多打量了钟越几眼。范里于是大大方方介绍:“这是钟越,计算机专业的,也在学生会工作,是外联部的。”那人便说久仰久仰,过了一会儿才叫起来:“哎呀——你就是那个钟越啊!”

        钟越不明白她的意思,疑惑地看着她。她却笑而不语。原来历年学生会选举,拉票造势必不可免。所以想学生会领导阶层的人无不动员身边的同学朋友大肆为本人拉票,其中的手段就不必细述。

        钟越竞选外联部时,因为外联部是热门部门,很有几个厉害的竞争对手。他也没在同学之间拉票,只是该露面的露面,该演讲的演讲,尽力去做而已。在所有竞争对手里,行事不可谓不低调。可是他每多露一次面,支持率就不断上升,尤其是女生。到最后投票选举时,他刚在场上发表完一番称不上激动人心,但是诚恳真挚的演讲后,底下的大部分女生全都弃戈投降,倒向他这方阵营,新闻系的女生也不例外。她有一个死党,竟然硬逼着她投钟越的票。所以她才知道了钟越的大名。

        她跟范里寒暄完,端着餐盘离开。走到转角处,回头看他们,低头吃饭,小声交谈的画面,安安静静,令人忍不住驻足观赏。不由得地想,这样两个人,真如旧小说上说的“才子佳人”。

        吃完饭,范里问他下午还有什么事。他说要去图书馆自习。就算来到大学,钟越的学习习惯一直不曾改变。别人只看到他的优秀,却不知道他优秀的背后付出了多少汗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此话从来不假。要想收获,必得耕耘;当然,只是你耕耘了,不一定能有收获。事情总是这样。

        清华的学生勤奋好学,图书馆常常爆满。就连自习室,平时亦有不少人通宵用功。因为图书馆人实在太多,钟越便转到北边的一座楼去自习。那里相对偏僻,人比较少,他在最顶层有一个固定的位置。

        大学里的生活精彩纷呈,他一边要应付繁重的课业,一边还要处理学生会中的事情,忙忙碌碌,几乎无闲暇时分。一到周末,也会跟宿舍里几个同学到处游览观光,长城、故宫、十三陵等自不必说,也算是来过北京了。有不少在北京念书的外地同学总抱着这样一种想法:反正要在北京待四年,那些名胜古迹又跑不掉,什么时候想看不能去啊!于是懒懒的不积极,一拖再拖。其实到最后,往往什么地方都没去成。

        这天,在人大念书的周建斌过来找他玩。因为人大和清华相隔不远,俩人倒是常常来往。周建斌高三时个子还是小小的,没想到一个暑假不见,竟然拨高了大半个头,看起来竹竿似的,个头都快赶上钟越了。钟越头一次见他,差点认不出来。周建斌自己笑说,之所以现在才长,完全是因为高中压力太大了啊!也不看看零班都是一些什么人!

        俩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周建斌建议把在清华的张炎岩他们也叫过来,钟越便去打电话。宿舍里的人说,张炎岩和女朋友出去了。周建斌啧啧称奇,说:“没想到短短两个月,张炎岩这已经交上女朋友了!长得怎么样?也不带来给咱们这些老同学瞧瞧。”

        钟越笑:“听说张炎岩的女朋友,是他以前的高中同学,比他大一届。”张炎岩高三在零班复读了一年,发誓非清华不进。周建斌听了十分意外,“哦,是吗?这倒是难得的缘分。你见过他女朋友吗,怎么样怎么样?”八卦的天性又被勾了出来。钟越想了想说:“很好的一个女孩子,干干净净,清清秀秀的,不怎么喜欢说话,见人总是微笑。”

        周建斌便打趣:“钟越,你有没有交女朋友,从实招来!”钟越便笑他胡说,避而不谈此事。周建斌还是剃头担子一头热的性子,一本正经说:“钟越,你会没有人追?以前在‘上临一中’,咱们学校有名的美女林丹云都对你倾心不已,你可别说你不知道啊!”

        说到林丹云,便想起何如初,钟越忽然觉得压抑,良久默不做声。周建斌叽叽咕咕一个人在那里说:“听说林丹云考上广州的一所音乐学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时候她和韩张,何如初关系最好。”顿了顿,他又感慨:“何如初——,哎——她为什么会缺考?别是考试时出车祸了吧?”

        他这个猜测让钟越吓了一大跳,连忙说:“你别口没遮拦地瞎说,何必咒何如初呢!”周建斌振振有辞:“我哪是咒她啊!你想,若不是出车祸,凭她有什么大事,也不会缺考啊!高考毕竟事关一生的前途。”

        他这话十分在情在理,连钟越一时半会儿都没法反驳,想了想说:“也没听说有高考出车祸的报道,她应该不会有事的。”顿了顿,又像强调似的说:“不会有事的。”比起前途,他宁愿她平平安安就好。

        周建斌也察觉自己说的有些过了,忙岔开话题:“韩张在北大,你们离的这么近,他有没有来找过你玩?”钟越。他总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韩张故意和他保持距离。以前高中时就有这种感觉,只当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现在俩人离的这么近,同校同班的同学,身在异地他乡是多么的难得,照说该常常来往,可是韩张从没找过他。他也曾打电话找过他,人不在。所以也就算了。

        周建斌叫起来:“张炎岩不在,那把韩张,丁旭他们叫过来吧,人多热闹些,就几站路,近的很。”钟越也在想,可能是自己多心了。在周建斌强烈要求下,打电话到韩张宿舍。

        韩张一听说同学聚会,忙说:“我这会儿在忙一篇期中论文,没空,真赶不过去。要不改天再约?”周建斌便说他不够意思。韩张笑:“你什么时候这么啰嗦!真要搞同学聚会有你这么搞的吗?兴之所至,什么都没准备!大家在一块儿,总要吃吃喝喝,说说笑笑,饭呢,菜呢,在哪碰面?总要先说好了。”周建斌被他这么一说,也觉得事情整的太仓促,便耸肩说:“反正你是零班的头儿,你说了算吧。同在北京,大家在一起见个面,也不容易。”

        韩张于是说:“那你们就到我这来聚会吧。我负责联系以前的同学,订好具体时间,大家一起来。”他以前当班长时就负责这些事情,做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几人放心地把聚会一事全权交给他代理。

        周建斌回去后,钟越去图书馆借书。刷卡进去,一排又一排的书架遮的不见人影,长长的架子一截又一截,似乎没有尽头,空气中有淡淡的书香气。他按字母排序找一本专业书,厚厚的原文书放在最里层,压得密密实实,抽都抽不出来。他踮起脚尖,将外面砖头厚的书一本一本搬下来。

        正巧对面也有人拿书,他听见动静,停了一停,不经意抬头,透过缝隙看见一双明眸,明晃晃眼若秋水,亮晶晶目如点漆,低眉垂首的样子似曾相识——吃了一惊,当场怔在那里。

        等回过神来,书也不找了,立即弯过来寻找,只可惜刚才驻足的地方空无一人——似梦非梦,似醒非醒,他怀疑刚才一闪而过的身影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呆立半晌,苦笑着,她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呢,自己一定是昏了头!

        工作人员过来,皱眉说:“不要借的书请放回原处。”他这才记起自己是来找书的。心不在焉将书放回原处,又忘了拿下原本要借的书,一整个下午手忙脚乱的。出了图书馆,仍在疑惑,那样真实的感觉不像是幻觉啊,明明看得清清楚楚。心中空茫茫,失落落的,像是缺了点什么。她现今何处,过的好不好?为什么会缺考?知道高考分数一定伤心许久,不知道有没有好点儿。无数的疑问在他心中不断衍生滋长,却找不到答案的出口。

        一个人凭空消失,无踪无迹的感觉很不好。一颗心硬生生吊在半空,上不去、下不来,只得这么吊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