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十四章邻家有女初长成

        到别墅已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全都瘫在沙发上起不来。林丹云忿忿说:“一辈子从没这么倒霉过。”何如初见她一脸怒容,忙安抚她说:“算了算了,明天就回家了,再忍耐一天。浑身骨头都酸了,我们上楼洗澡去。”

        俩人泡了个热水澡,精神缓过来。韩张跟上来,问:“林丹云,问你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到底想让我跟钟越住哪儿?没有床就算了,被子呢枕头呢?你不会真让我们露宿荒郊野外吧?”

        林丹云挥手说:“放心,我早有准备。”又拍着头说:“我上次乱翻,被子枕头倒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放哪了。”说着走出来一个房间一个房间乱找。何如初问:“不会是在我们房间吧?”林丹云肯定地说不是。

        何如初疑惑地说:“可是我下午开衣柜时,见里面有个很大的木箱,也不知道放什么。”韩张听了,进房打开箱子看了眼,没好气说:“林丹云,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一色的床单被套枕巾,是羽绒被毛毯和填充枕头。

        抱下楼,放倒沙发铺床。何如初耸肩说:“这里怎么会有被子,不是还没搬进来吗?”林丹云便说:“以前有人来住过呗。等过完年,就该继续装修了。”转头问:“是不是要将被子塞到床单里?”韩张白了她一眼,说:“废话!这是你们女人的事,慢慢整,我跟钟越洗澡去了。”

        俩人在家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铺过床啊,一时无从下手。林丹云满头大汗说:“被子这么大,被罩那么小,怎么塞进去啊!”何如初看了眼,说:“我见过我妈铺床,好像是把被子叠起来。”林丹云便让开,说:“你来,我不会。”何如初笨拙地使劲塞,把被罩扯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林丹云气恼地扔下,说:“凭什么我们给他们铺床啊,要睡不会自己铺!还真当自己是大老爷们!”只将床单盖在上面,被子也不套了,转头上楼睡觉。

        韩张擦着头发出来,见被子皱成一团堆在那儿,对钟越苦笑说:“这就是她们铺的床?铺跟不铺有什么分别?还真是‘能干’啊!”拉开被子就想这样睡。钟越叹口气,说:“我来铺,你先等会儿再睡。”三下五除二利落地套好被罩,拿起来抖一抖,铺得平平整整。

        韩张竖起大拇指,“钟越,我今天算服你了,铺床都铺的这么好!”钟越笑,“这算什么!放你在外面独自住个几年,什么都会了。”俩人睡一张沙发,虽说还比较大,难免拥挤,幸好只有一晚,将就将就,这会儿就是想讲究也讲究不了。韩张看着高大的天花板,空无一物雪白的墙壁,窗帘偏偏还是雪花纺绸,临睡前下了八个字的结论:“家徒四壁,阴风惨惨。”人家还以为薯屋呢。

        白天累了,很快梦乡。睡到后半夜,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把俩人从梦中惊醒。钟越一把掀开被子跳下来,二话不说冲上楼,韩张反应过来,紧随其后。只看见林丹云从洗手间蓬头垢面跑出来,脚上鞋子只剩一只,神情惊慌不已。俩人忙问怎么了。

        她拍着胸口喘气,“鬼——鬼——我看见鬼了!”胸口剧烈起伏,显然吓得不轻。听到动静,跟着走出来的何如初一听她说有鬼,脸色立刻变了,四处张望,颤巍巍说:“不会把,世上哪有鬼啊。”尽管是无神论宅可是从小看多了鬼故事,耳濡目染,多少有些心惊胆战。

        韩张忙斥道:“三更半夜,瞎说什么呢你!”钟越问:“到底怎么回事?你看见什么了?”林丹云见大家都在,胆气壮了些,说:“我起来上厕所,正照镜子,忽然看见身后有一道黑影闪过,等我回头看时,又不见了,心里正害怕呢,只感觉脚底毛毛的,像有什么东西在咬——吓得我魂都散了,甩手蹬腿,脚不沾地连忙逃了出来。”

        韩张骂她:“哪有鬼啊!杯弓蛇影,捕风捉影!人吓人,吓死人,知不知道!”林丹云委委屈屈说:“我真看见黑影了,脚踝这会儿还觉得麻麻的,恶心死了!”钟越想了想,说:“别墅这么大,又没有人住,恐怕有一些野猫野狗的在这里落户,一到晚上,四处乱窜。这里房间又多,我们一时也没发觉。”一席话安下了所有人的心。

        韩张说她大惊小怪,吵的大家都睡不好觉。林丹云还在说:“就算咬我的是野猫,可是镜子里面怎么突然会有黑影?”这下连钟越也没法解释。韩张说也许是她看花了。她一口咬定自己看的清清楚楚,又骂韩张:“都是你白天吓我,是谁说这屋里有鬼来着!”气氛又怪异起来。

        何如初便提议:“要不,你们俩搬上来跟我们住一个房间?我们就不怕了。一听林丹云说的,心里毛毛的,哪还睡的着觉,越想越恐怖。”林丹云惊吓之余也说:“你们就打地铺,反正房间大的很。我们把自己的褥子给你们垫着睡,应该不会冷。”

        俩人听她们都这么说,只好抱着被子枕头上来,忙乱一番,好不容易睡下了。韩张小声嘀咕:“林丹云,我怎么觉得你比何如初还事儿精呢!”林丹云敲着桌子说:“好了好了,不许说话,关灯睡觉。”经过这么一折腾,惊吓过后又冷又困,又互相嘲笑几句,倒是安安稳稳一觉睡到大天亮。

        钟越生活习惯极其规律,头一个醒来,洗漱好才叫醒他们。拿了几包方便面下楼煮,这还是昨天晚上剩下的十几块钱买的。何如初坐起来,对还在蒙头大睡的韩张说:“你先出去,我们起来。”韩张知道她们是要换衣服,倒没说什么,也不穿外套,只披了张毯子出门,口里说:“快点啊。”站在门外搓手跺脚。

        不一会儿,林丹云推门出来。他问:“何如初呢,好了没?”林丹云点头,“快好了,你等会儿进去。我先下去洗脸。”他又等了几分钟,伸长脖子叫:“何如初,你磨叽什么,换件衣服换这么久!”跺了跺脚,大清早的过道上有点冷。

        她迷迷糊糊醒来,发了会儿呆,换上干净的贴身小线衫,哪知道穿上外套才发现线衫里外穿反了,只得又脱下,重新穿过来。正套上去呢,听见门外的韩张一连声催促,忙说:“好了好了,催什么催啊,赶着投胎啊!”听的门“吱呀”一声,回头看时韩张已经进来了,手忙脚乱放下才穿到胸口的衣服,骂道:“谁让你进来的,也不!”说着套上外套,头也不回下楼。俩人从小玩到大,熟的不能再熟,就算这样尴尬的情况,她也只是随便说了他几句,没怎么放在心上。她在韩张面前,还没有身为女性的自觉。

        倒是韩张,当场惊在原地,脸热辣辣的。他一脚踹开门,恰好看见对着他侧面站着正穿衣服的何如初,一眼瞥见她的胸部,秀秀气气着,因为是侧面,所以感官更加清晰。当时脸就红了,连忙低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何如初也没察觉一向油腔滑调、嬉皮笑脸的他碰见这样的情况怎么没有嘲笑她,带上门就走了。他还没缓过神来,愣头愣脑站在那里。心想没想到何如初原来穿的是红色的,他一直毫无根据地认定她的内衣一律是毫无特色的白色。何如初已经超出他的想象,猛然间发觉她已是一位窈窕多姿、亭亭玉立的少女。他后知后觉,邻家有女初长成。

        钟越已经把面煮好了。何如初都洗漱完了,见他还没下楼,便说:“这个韩张,一定是溜回去睡回笼觉去了,懒鬼!嘿嘿——,看我怎么把他叫起来。”正准备“河东狮吼”,打开门却见他呆呆坐在,眼睛不知道看哪里,没好气说:“一大早的你发什么神经,在门外又跳又叫;这会儿吃饭还要人三催四请,到时候没你吃的可别怪我们。”

        韩张乍然下见了她,尴尬地不敢看她的脸,好一会儿才简短说:“知道了。”何如初觉得他怪怪的,失魂少魄的样子,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也不管他,自己先下去。

        钟越问:“韩张干嘛呢?再不下来面都糊了。”她耸肩:“不知道,一大早就阴阳怪气的,估计是昨天晚上沾上鬼气变傻了。”一到白天她又不怕鬼了,还敢拿出来说笑。反正等会儿就走了。

        吃完早饭,也没什么好玩的,既没电视也没电脑还没吃的。何如初便提议上市内到处看看,好歹也算是来过广州一趟。几个人商量了一下,简单收拾收拾,准备这一走就不回来了,到时候直接去火车站。林丹云将门和窗户关严,照旧将钥匙放回原处。几个人沿着下坡路转上公路,林丹云惊喜地发现附近竟然停有一辆出租车。几个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只好悻悻地跟在众人屁股后面。现在只有钟越身上还有两百块钱,还得养活这一群人呢,不能不俭省。

        何如初本就打算来玩的,还带了相机。几人搭肩搂背站在典型建筑前拍了张合照,俩女生站中间,俩男生绅士地靠边站。韩张因为早上偷看一事,跟何如初单独在一块总觉得别扭,一路上大多和林丹云说说笑笑。

        中午找了间看起来还干净的小餐馆吃饭,几个人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菜单,然后又从尾到头再翻了一遍,点什么都觉得贵。因为钟越下了指示,说这顿饭必须控制在一百块钱以内。几人商量来商量去,还要顾忌彼此的口味:林丹云因为是学音乐的,怕嗓子疼不怎么吃辣;何如初在家里挑食挑惯了,掰着手指头说不吃黄瓜不吃胡萝卜不吃荠菜不吃洋葱不吃大蒜……其他人全转头看着她,问:“还有没有?”她,“没有了,就这些。”

        大家“切”一声,齐声说:“谁理你!”而韩张又非要吃辣的不可,钟越本想试试本地风味的菜,见大家众口难调,也就没有提出来。旁边的服务生都等的不耐烦了,说:“你们商量好再点吧,到时候叫我。”自顾自去了。

        只敢点青椒肉丝、西红柿鸡蛋这样的家常菜,三菜一汤端上来,盘子只比画画的碟子大些。何如初看了看,问:“菜会不会不够啊?”于是又叫了两个。因为好几顿没吃正经饭菜,大家闻香而动,埋头大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连俩女生都要了第二碗米饭,钟越韩张就更不用说了,吃到后来连当作料的葱花都吃了,于是又说:“再叫两个菜吧。”

        等菜上桌时,林丹云见邻桌吆三喝五热闹非常,提议:“要不,我们也要瓶啤酒?大家干一杯,庆祝庆祝。”几人一想,不管怎么样,确实难得。一瓶啤酒正好四杯,举起来学人家说祝词,林丹云首先说:“开开心心。”仰脖喝了一口。何如初想了半天,想不出该说什么,便笑:“恭喜发财。”大家哄笑,跟着喝了一口。韩张一本正经说:“回家可别再出事儿了,挨饿受冻,我受够了。一路平安。”一气喝了半杯。钟越微笑:“事事顺心。”低头沾了沾唇。

        吃的差不多了,都互相问吃饱了没。林丹云叹气:“离家出走这么多天,总算吃了一顿饱饭。”

        何如初趴在她肩上笑,“看你这么可怜,以后打死我也不离家出走了。”林丹云点头:“明智的决定。当时我怎么就犯傻呢。”离开前,几人齐齐站起来,干杯后说:

        “我,林丹云——”

        “我,何如初——”

        “我,韩张——”

        “我,钟越——”

        然后齐声喊:“到此一游!”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大笑着离开。

        吃完饭时间还早,站在街头张望,似乎没地儿可去,只好去逛商场。林丹云拉着何如初连声感叹:“这件衣服好漂亮。”又或者是“这根项链我们那里都没有卖的!”不管她怎么惊喜连连,众人都没有反应。反正是看的起买不起。

        何如初站在工艺品专卖店前不肯赚说:“我书桌上就差一件装饰品——”见大家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无奈说:“看看,我就看看还不行吗?又没说买。”地上有三尺来高的大型山水石雕,汩汩的溪水从郁郁葱葱的山头飞溅而下,颇具诗情画意。还有“农家耕作图”,仿真水车哗啦啦响,带起一小股飞流,众人都说有意思。

        中央摆着一系列各色各样的琉璃,用玻璃隔开,有绯红有浅紫,有赭黄也有雨过天晴色,目不暇接,五彩缤纷,半透明发出幽光,华丽耀眼之外带着一股清幽冷寂的气质,绚丽下令人着迷。有一樽一尺来高的宝石蓝琉璃,后面是一带假山,做成半卷湘帘半掩门的样子;前面一个侍女端着一盆水出来,屋檐下挂着一只鹦鹉,屋子里的绣房半隐半现,引人遐想,匠心独运,很有意境。何如初看中了,喜欢的不得了,站在那里舍不得走。

        韩张站在那里笑,说:“老毛病又犯了,从小到大都是这个脾气,见了喜欢的东西就不肯走。”

        难得没有像往常一样冷嘲热讽,又说:“你再喜欢也没用,咱们连晚饭的钱还得斤斤计较呢。”何如初一脸惋惜地看着,时不时叹息两声。

        钟越只好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以后有机会再来买啊,先走吧。”拉着她赶紧离开。再不赚售货员要赶人了。一群人堵在柜台前,光看不买,叫人家怎么做生意。

        何如初这人有时候会犯傻,仰着头问:“以后?什么时候还来?”钟越有点忍俊不禁,她这个样子实在像要不到糖吃的小孩,于是说:“总有机会再来的。”她有点伤心地说:“可是东西一定不在了。错过了就没有了。”钟越安抚她:“以后你会遇上更心爱的东西。”她闷闷地点头,跟在他身后下楼。

        经过何如初这么一闹,大家怕她再看上什么又赖在那儿不肯赚没的丢人现眼,也不逛商场了,在超市随便买了点饼干矿泉水,准备路上吃,掉头直接往火车站进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