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作者:李李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第十章离家出走记

        钟越和何如初刚要出校门,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俩人转身,见是林丹云。何如初便说:“你的书还在我这儿呢。”从钟越手里拿过自己的书包,要把书给她。

        林丹云见虽说好说话但一向和人保持距离的钟越竟然自然而然帮她拿书包,好不容易压下的不甘不忿如星星之火,燎原般烧起来。也不看何如初了,自顾自站在钟越前面,僵硬着身体说:“钟越,我有话跟你说。”

        俩人听得一惊,何如初呆呆看着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钟越也察觉到空气中的不寻常,却故意以轻松的口气说:“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家啊!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马上要关校门了。”

        林丹云倔强地站在那里,不依不饶说:“不,我现在就要说。”一副下了决心不再回头的狠绝样儿。钟越看了眼何如初,保持沉默。何如初想说一点什么打破僵局,终究没说出来。

        林丹云不看俩人,兀自对钟越说:“走吧。”率先举步。钟越唯有跟上前,走了两步又回头,轻轻说:“没事儿,你先回家吧。天晚了,不用等我一块走。”何如初看着俩人的背影消失在桂花丛间,闷闷地回去了。

        林丹云在最大一棵歪脖子桂树下站定,一字一句说:“钟越,今天我有重要的话要跟你说。”钟越是个极聪明的人,一颗心十七八个窍,水晶玻璃心肝人儿,有些事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能敷衍就敷衍,不撕破那层纸最好。现在见装不下去了,干脆说:“好,你说,我听着。”

        林丹云便直接说:“钟越,运动会时我就喜欢你,一直不敢说。晚上颠来倒去想了个透,其实也没什么不敢说的。哪怕被你拒绝呢,也是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干脆利落,强过不清不楚闷着。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

        钟越站在树影里,浓黑的暗影遮住了上半身,使人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好半天低低地说:“我们即将面临高考,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林丹云心一点一点凉下来,在猜测这是不是他变相的拒绝,犹不放弃,“我知道你是个认真学习的人,和我不一样。那好,我问你,以后呢?高考迟早要结束,那时候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

        钟越犹避重就轻,四两拨千斤说:“到那时候,大家天涯海北,当然是各自散了。”

        林丹云跺了跺脚,气恼地说:“你别管这些,我只问你喜不喜欢我,愿不愿意和我交往!你到底给人一句爽快话,痛痛快快的!”

        钟越于是默不做声。

        她渐渐绝望之余,突然低声下气说:“钟越,只要你说好,我便等你。高考你要去哪里,我便跟你去。”语气已近哀求,完全放弃身为女性的矜持和自尊。喜欢一个人竟然可以为他如此卑微,连自己都始料不及。

        可是一个人下了多大的决心,便要迎接多大的打击。

        钟越迟疑半天,最后说:“林丹云,我不值得你这样。”

        林丹云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啪”的一声重重掉在地上,尽量不使颤音泄露出来,“你告诉我,谁值得?”喉头哽咽,还得拼命忍着,真是辛苦。

        钟越转过身,淡然说:“总有人比我更值得。”说完就要走。其实钟越心性凉薄,骨子里最是冷情。可是越是这样的人一旦钟情于某事某人,比热情感性的人要坚持的长久的多。这种人不轻易动情,一旦动情,便执著到底。

        林丹云在他身后问:“那么——谁又值得你这样?这样对我——”啜泣声一点一点在空旷的冬夜里化作一团白气,随风飘远。舌尖像尝过胆,苦的无法倾诉那种无力无奈无声无所适从的窒息感。

        钟越脑海中某个人影一闪而过。他欠了欠身,表示抱歉,走了出去。

        林丹云紧追两步,大声问:“你喜欢何如初,是不是?”终于问出来了,虽然苦涩,可是压在心头的那块巨石却轻了许多。

        钟越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避而不答,“很晚了,早点回家睡觉。后天就考试了。”

        说完加快脚步,赶在校工关门前,闪了出去。一路上他也在问自己,“钟越,你是不是喜欢何如初?”一个晚上翻来覆去没睡安稳。

        林丹云万念俱灰回到家里,她母亲赵书记皱眉说:“怎么现在才回来?一天到晚不念书也就算了,整天跟一些不长进的人出去鬼混。”

        她心情不好,没像往常一样不做声,反而大声说:“我没出去鬼混。”她一直都没有,虽然成绩不好,却从来没有像艺术班的其他女孩子一样乱来过。

        赵书记正为这个女儿头疼呢,文不成武不就,将来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在同事面前都抬不起头。

        当下怒道:“你还敢顶嘴,翅膀硬了是不是!你看看你这次考试成绩——”说着把试卷掷到她脸上,气得脸发青,骂道:“林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晚上出去时正好碰到她班主任,说她最近经常不上晚自习,人也恍恍惚惚的,精力不集中。

        现在见她不但不反省,还敢顶嘴,更是浑身的气不打一处来,冷冷地说:“这次文化课考试,你若还是不及格,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丹云甩手,不忿地哼道:“有本事你干脆把我打死,一了百了!” 母女俩倔起来一样的臭脾气,谁都不肯妥协。锤子和顽石,非但打磨不成美玉,碰在一起,犹如火星撞地球,劈里啪啦爆起来。

        赵书记气得浑身发抖,一个巴掌打过去,耳光响亮,清脆非常,周边的空气似乎都冻结了。她挺着脊背咬牙站在那儿,眼眶不由自主红了,强忍住委屈,还嘴硬说:“要打你就打个够!”

        赵书记见她右边的脸全红了,知道一时下手重了,第二掌哪打的下去,怕她受刺激后不管不顾作起反来,当下疾言厉色说:“回房睡觉!”

        她不声不响拣起地上的试卷,昂着头转身进去。半夜,赵书记怕她挨打后出事,还悄悄爬起来探视,见她书桌前的灯亮着,还没睡。想,叹口气还是算了。等过几天气消了再说。

        一夜无话。第二天赵书记叫她起床吃饭时,人已经上课去了,连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于是带上门去上班。

        何如初一晚上也没睡好。一大早出门,刚出小区的大门就碰到钟越。俩人并排走着,她终究按捺不住好奇心,试探性地问:“恩,恩,对了——,昨天晚上,你和林丹云——还好吧?”

        钟越看了她一眼,轻微点了点头,没说其他的话。她不知道他点头是什么意思,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又不好再追问,只得存在心里。偷偷打量,见他一副波澜不惊的神情,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晚上收拾东西回家时,韩张忽然说:“怎么一整天都没见林丹云啊,上哪去了?”几个人形影不离惯了,平常就算有课,她也会蹭过来坐一会儿。不像今天,人影儿都没看见。

        何如初也在纳闷她怎么跟在空气中消失了一样,可是又想到昨天晚上——心想她大概是不想见钟越吧。钟越曾当着众多人的面澄清他和林丹云的关系,这事儿她多少知道一点,只是不敢告诉林丹云。瞧现在乱的,昨天晚上大概很不好。她便说:“林丹云可能有事吧。再说明天就考试了,她除了文化课,还要准备艺术考试呢。”

        韩张只是随口问问,并不放在心上。钟越就更不管不问了,躲还来不及呢。

        直到第二天考试,赵书记神色匆匆来到零班,找到她问:“如初,你有没有见到丹丹?”何如初一看她着急成那样,就知道出事了,忙说没有,又问:“林丹云呢?出什么事儿了?”

        赵书记急得团团转,满脸憔悴,神情焦虑,“她不见了!昨天早上就没见到她人,我以为她上课去了。到了晚上还没回来,我开始急了,往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儿打电话,说没去。姑姑舅舅阿姨全都问遍了,都说不在!到她班上问了,大家也都说没见着她,所以我来问问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何如初吓坏了,没想到林丹云会不见了,忙说是前天晚上。赵书记听了,黯然叹了口气,只怪自己不该一时气番动手打了她一巴掌。何如初问:“她什么都没带就这么走了吗?”

        赵书记,“拉杆旅行箱不在,几件常穿的衣服也带走了,还有我放在书房柜子里的一万多块钱也拿走了。”何如初愕然,带那么多钱,看样子她是要长期离家出卓赵书记待明白她是有计划离家出赚倒不像一开始那样心急火燎,好歹那么大一人,身上带了钱,出门在外至少不至于挨饿受冻。怕打扰她考试,叮嘱她若是有她的消息,立刻告诉自己,急急忙忙又走了。

        直到期末考试结束,还是没有林丹云的消息。她急得问钟越:“你那天晚上跟她说什么了?怎么第二天就离家出卓”

        钟越也没想到不轻不重一席婉拒的话闹出这么大动静,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出事,心下多少有些愧疚,于是一字一句复述给她听,只略去林丹云最后问的那句话。何如初听了,沉默半晌,说:“那她也没必要离家出走啊。”叹息一声,可见这次钟越真是伤了她的心。

        考完试就放假,因为林丹云的离家出赚几人心情多少受到影响,抑郁不乐。刚放假的第二天,一大早她还在睡觉,接到一个长途电话,“何如初,你干嘛?听你声音含糊不清,还没睡醒呢?”

        她一个激灵,鲤鱼打挺坐起来,大叫:“林丹云!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知不知道你妈妈为了找你,差点把‘上临一中’掘地三超就差翻过来了!”

        她忙捂住话筒,说:“你小声点,我没回去。我在外面的公用电话亭给你打电话呢!你可别告诉别人啊,不然我连电话也不给你打了。”

        何如初这会儿完全清醒了,脑筋快速转动,开始套她的话:“你在哪儿啊?听你声音,过得不赖啊!”

        “那当然,外面比那个死气沉沉的学校好多了!有吃的有喝的有玩的,不知道多轻松惬意!你可别当说客,让我回去啊,否则我跟你翻脸。”

        她忙将快吐出的话又咽下去,咳了一声,说:“林丹云,你也太窝囊了,就为一男人离家出赚值得吗?”说出去荒唐不说,实在是抬不起头。

        林丹云在那边叫起来:“谁说我为一男人要死要活,离家出走啊?我是因为我妈打我了,我才走的。不然待家里等着被她打死啊,我还没这么笨!”语气冲冲的,气犹未平。

        何如初吃一惊,问:“你妈打你了?什么时候的事?”原来中间有这样一层缘故,怪不得——要是她爸打她,说不定她也得气得离家出走。

        “哎——,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别再提了,没的生气。我右脸到现在还肿着呢,嘴唇都破了,都不敢出去见人。要是还待在学校,还不得被人笑死。”

        何如初这下颇同情她,说:“那你待哪儿呀?”爬下来查看显示,“咦”了一声,说:“怎么像是外省的电话号码呀。你这是——在广州?”

        她点头,“你还不错嘛,居然可以从一个电话里看出我人在广州。有侦探的潜力,值得表扬。”

        何如初笑起来,“你去广州干嘛啊?听说那地方乱的很,治安不好,小心被人一把‘喀嚓’掉——”右手举起,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去你的吧,你以为拍电影啊。大街上和咱们那里没什么区别,就是饭菜难吃。餐馆里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看都不敢看,更不用说吃了。”

        何如初见她小日子过得似乎挺滋润,于是开玩笑说:“我还以为那天晚上你和钟越闹翻了才离家出走的呢。”

        一提到这事,林丹云仍然唏嘘别扭,虽不情愿还是大方承认:“其实,也有这个原因。不过一个人出来闯荡了这么几天,吃的苦不算少,恍然大悟,觉得还是以前的朋友好。要不然,我哪会给你打电话啊。在这里连话都听不懂,出门又不认识路,怪郁闷的。所以就想开了,男人嘛也就那回事儿,总不能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些都是没出息的人干的事。”

        何如初打趣她:“没想到你离家出走一趟,倒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啊,可喜可贺。哎——,只是别光感慨,说正经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一个人在异地他乡,挺难的吧?受不了那个凄凉那你就回来啊,我们都鼓掌欢迎。”

        她撇嘴,“我才不回去呢。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自投罗网回去,怪没意思的。要不,你来广州吧,我招待你,衣食住行全包了。”

        何如初便说:“那你身上钱花完了呢?到时候怎么办?”她立即说:“到时候再说呗,看着办啊。我只问你,你来不来广州?现在放假了,你别推三阻四的,未免太不够朋友!再说,我有家归不得,还不是你们害的!”

        何如初叫起来:“这话怎么说的,一棒子打死一干人!那是钟越害的,关我什么事儿啊!你要算账找他去啊!我正经问你,你在广州哪儿呢?我好让你妈妈去接你回来。”

        林丹云立即变脸:“你要是敢跟我妈说我在广州,咱们从小到大十几年的交情就完了!话我说完了,你自己想想到底来不来广州。”一把挂了电话。

        何如初忙说:“你先别挂,你先别挂,我还有话要说——”只听见对面传来一连串“嘟嘟嘟——”的声音。她对着空气发了会儿呆,心想这事儿还是先别跟林爸爸林妈妈说,等再过几天,她气消点儿就好办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