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摄政王的笑面宠妻》-> 第二十二章 一样没用
第二十二章 一样没用 作者:曾家林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10-28
  •     被打扰小憩的林倾华扯下盖在脸上的古书,听着外面愈发清晰的吵闹之声,隐隐夹杂着女子哭泣求饶的声音,只是微微颦眉,并没有说话。绿阑看了她一眼,躬身向车帘方向悄悄问道,“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丞相府的六公子又在闹事了,前方的路被堵住了,”云致远坐在车辕上看着前方沉声道。

        “路被堵住了?”绿阑转头看了一眼沉默的林倾华,皱眉斥道,“什么时候能通?这沈六公子没长眼睛吗?敢堵王爷的马车?郡主还赶时间进宫呢。”

        “六公子?”林倾华这才转头,看着皱眉的绿阑,“丞相府不是只有两位千金吗?这六公子从何说起?”

        “郡主有所不知,沈六公子乃是丞相府的旁支,沈相亲弟弟的第六个公子,只因这一代整个丞相府只有六公子这一个儿子,所以沈老夫人和太后对他甚是宠爱,仗着有太后娘娘和贵妃娘娘撑腰,从小就是这京都内有名的纨绔子弟,恶贯满盈抢占民女无恶不作,百姓怒不敢,言据说十三岁时就一夜****两个通房丫头致死,也没人敢过问,”绿阑愤懑道,对于沈六公子这种男人,女子无法不恨。

        “感情这丞相府竟是要绝后了?”林倾华放下手中的古书坐起来,勾唇。绿阑闻言不由扑哧一笑,这话不可谓不毒,何况外面不是还有一个男丁吗?

        正说笑之间,猛地听到外面大声的喧哗愈发激烈,言语之间竟带着摄政王爷之类的词眼,林倾华刚要起身打开车帘一看究竟,却听到外面传来一沉重的重物掉落声音,随着,四周安静了片刻。

        掀开车帘,就见隔着马车两米之外,一身着粉色衣裳的年轻女子正狼狈的趴在地上,有些娇俏的眉目之间沾了不少灰尘,表情痛苦,在她身边,一个身着华袍的油头粉面少年正肆意的低头盯着她,四周百姓围成一圈对着二人指指点点。

        林倾华偏头,对着云致远意有所指挑眉,云致远原本有些阴沉的面色消散了些,“那女人想要靠近马车,被属下踢开了!”林倾华淡笑,云致远这是一眼就看穿了那女人的企图,看来澹台渊在天辰确实很受欢迎,这是时常都有女人自己送上门。

        忽的,那华袍少年伸出脚踩上年轻女子纤弱柔嫩的手背,狠狠辗转蹂躏了两下,“本公子今日就踩烂你的手,看看你还要不要跑!喊摄政王?摄政王也是你这种小贱人能攀上的?”说着,抬头看向前方车方向,恰好看到林倾华正含笑看着他,这一抬头,正好接触到她的视线,见着她的笑容不由脚下微顿,然后又狠狠地踢了那年轻女子两下,一脚踩上那女子的背脊,才望着林倾华毫不客气的质问。

        “你是谁?”

        “沈六公子好大的胆子!”云致远跳下车辕,辞色俱厉,“摄政王府的马车也敢拦截!”

        “就拦你的马车怎么了?为什么不敢?难道本公子教训贱婢摄政王府也要管?”沈六公子下巴扬起,瞪着云致远,其实他不是不知道云致远是澹台渊的人,又知道自家和摄政王府有些过节,自家长辈也对澹台渊忌惮几分,他本人以前也尽量不和他冲突,倒是以前也确实没什么冲突好发生的,只是今日这正在气头上,他又一向嚣张惯了,听到云致远毫不客气的口气,不由蛮横反驳道。

        “你教训婢子别人是管不着,但是你大街闹事拦截马车,耽误本郡主的时辰,本郡主倒要看看谁敢说管不着!”林倾华放下车帘下车冷笑道,想着这沈家的人果真嚣张,澹台渊再不济也是皇室成员,何况还不仅如此,这沈六公子竟被惯得敢当街和摄政王府对抗了!

        “你就是摄政王府那个病秧子?”沈六公子盯着林倾华,收回踩在年轻女子身上的脚,他身后一小厮就急忙上前跪在他面前用自己的衣袖替他擦拭鞋面。

        四周百姓一听说是摄政王府的人,纷纷又惊讶的偷偷交头接耳,有的人知道摄政王府大小姐一些小事的此刻正面目骄傲的跟身边人讲述,有的人认出那就是多日前曾出现在香茗山门口的人,有的人回忆起那就是当天坐在摄政王府马车内露过面的人,又恍然大悟原来那就是摄政王府那位大小姐。

        林倾华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跟下来的红笺绿阑面上毫不掩饰的愤怒,寻思道原来外界对足不出户的澹台小姐是这样以为的?随即笑意不减,“病秧子?”

        “一年到头不出门不见人,不是病秧子是什么?和我那皇上表哥一样没用!”沈六公子语气嚣张鄙夷,而周围的百姓却表色如常,显然已经听惯了这种言论。

        林倾华冷眸一凝,澹台冽确实重病缠身,从他面色便可看出一二,只是她没想到沈家已经嚣张到这个程度了,当街指责当朝皇帝的不是,也只有这沈六公子能做得出来!可想而知澹台冽在宫里的日子,想必是比傀儡皇帝还要傀儡。

        云致远闻言面色一沉,刚要走上前去说什么,却见沈六公子一脚踹开脚边的小厮,令那小厮捂住肚子表情痛苦的滚到一边,又提起华袍一角,大步走到那名已经称着刚才片刻时间偷偷趴着爬到两米之外的年轻女子身边,清秀眉目笑得狰狞,伸手捏住那女子已经磨破皮沾上不少灰尘的柔嫩手腕,提手抓起使力扭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