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摄政王的笑面宠妻》-> 第二十一章 诡异红痕
第二十一章 诡异红痕 作者:曾家林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10-28
  •     林倾华倒下,软软趴在冰凉的床上,感受着冰凉刺激自己沾满汗水的肌肤,这内力修习远比前世身体上格斗动作的练习还累人,好在这点苦她还受得了,深吸一口气才无力开口,“这几天都有自己练习,”她不可能完全指望澹台渊,澹台渊以自身内力为源,引导她激发体内潜力,基本算是手把手的方式教会她,几日来她已经完全掌握,接下来她基本可以自己以七弦琴辅助练习,以后内力越强,若给她时间,那她奠衍琴谱完全习成之事也不是不可能。

        “你先天体质很好,又有为父的内力相辅,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小有所成,”说着,澹台渊起身,将她从冰凉的床上拉起来,轻声哄道,“先去沐浴,这样子容易受凉。”

        林倾华被拉起来,斜眼扫视他美如冠玉的侧脸,她确实搞不清楚为何这人要对她这么好,这毫不比任何一个亲生父亲对待自己的女儿差,甚至更甚!完全超过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关心!若说利用,充其量也就这身体那一个身份,可是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除了这一个来自那个世界的灵魂,那个世界那颗满目疮痍的心……

        沉默片刻,才点点头,“好!”说着,挣开他拉着自己的手,从一旁的衣橱边上扯下宽大棉巾,转身走出石室,向山洞里面那个热气蒸腾的温泉走去。

        澹台渊半靠在床上,凤眸眯起望着她出去的背影,等完全看不见其影之后,才莫名摇摇头,无奈一笑,唇角溢出点点血迹,随手抬臂擦拭一下,才顺手拂开右手长袖,精壮结实又有些白皙的手臂上,由臂膀到手腕处,一道血色红痕触目惊心的浮现在手臂上,长长的贯穿整个白皙长臂,显得有些诡异,令人看了心底发颤。

        半响,澹台渊才放下长袖,端坐起来自顾自的运功吐纳,袅袅雾气从他墨发半束的头顶蒸腾而起,眉眼之间闪过一阵阵鲜明的红晕,称上暗红色锦袍,在安放着夜明珠的石室内显得越发邪魅妖娆。

        石室外面传来林倾华沐浴的阵阵水声,在山洞里声音空灵,石室内除此之外只剩一片宁静。过了大半个时辰,石室外面已经安静下来好一会儿,澹台渊才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撩起长袖看了一眼恢复白皙如初的长臂,勾唇一笑,起身下床向石室外面走去。

        缓步走到温泉池边,就看到某女歪着脑袋靠在池边睡得正香。香肩外露,退下来的丝质长袍被她从温泉边上的木架上,扯了一大半下来,垫在自己的脖子与池边接触的地方,温热的池水缓缓流过她下巴下面一大片白如凝脂的肌肤,流过她随意散着的青丝……

        无声笑了笑,伸手将她从水中捞起来打横抱起,大步走进石室内放在已经铺上狐裘的寒玉床上,扯过锦被盖在她身上,又走到衣橱内拿出干净的棉巾,转身坐在床边,将她的头抱起来靠在自己的腿上,用毛巾替她轻轻擦拭一缕缕湿答答的头发……

        林倾华隐约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这暖意不似当年那人的大掌那般灼人;不燥热,也不是太凉,温和宛若冬日但阳照了她一身,带着一点陌生又熟悉淡淡玫瑰馨香,却让她整个的神经和全身细胞都变得放松,让她昏昏欲睡,感觉安全至极;隐闻耳边有风声呼啸而过,她闭着眼睛,脸蛋无意识的轻轻向里面蹭了几下,“乖,别动,快到府里了!”耳边传来有点熟悉的冷磁嗓音,她迷迷糊糊的点点头,沉沉睡去……

        澹台渊站在山涧之间的山尖一处,看着怀中熟睡的人,单手抬起将裹着她的狐裘拉拢,确定能严实的挡住夜风之后,才抬头望了一眼遥遥前方,星星点点的灯光中最密集的那处,有两个偌大的灯笼在夜风中摇摇曳曳……

        随后,他抱着人的长臂微紧,提气足尖轻点,向那个方向飞去,其身法之快宛若流星一划而过,若有人见了,定会惊叹匪夷所思……

        第二天林倾华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已经熟悉的房间里,这才发现自己昨夜沐浴时就已经睡着,之后的事完全没有印象,听到绿阑说澹台渊进宫有事去了,便也就暂时将这事丢在一边。

        用过早膳,便一如往常的让红笺搬了软塌到澹台渊的植物园傍边,靠在软塌上,任由因接近五月而越发灼人太阳照射着一大片绿色,她就穿着一袭暖裳躺在那一大片与绿色下,翻阅着从澹台渊书房内拿来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书籍,同时默默催动体内内力运转,导致她柔顺披散的墨发无风自动,轻轻飞扬。

        接近正午时分,澹台渊爹身侍卫云致远走进植物园,疾步走到林倾华面前,看着她闭上的眼睛,犹豫不语。

        “什么事?”林倾华早已察觉到他的到来,默了半响,调息体内内里恢复平静,才睁开眼睛悠悠开口。

        云致远敏锐的察觉到她身体周围气息的变化,瞳孔微缩,闪过一丝惊讶,他没想到林倾华在短短几日之内,竟然能进步如此神速,随后低头恭敬道,“属下奉王爷的命令,前来接郡主进宫。”

        “进宫?”林倾华拿起平方在心口的古书抬手递给站在一旁的绿阑,寻思到多日来澹台渊每天都往宫里赶,就随口问道,“这时候进宫做甚?你可知道有什么事吗?”

        “是虞寐国王上的修书到了,关于必勒格王子和郡主当日香茗山遇刺一事已有定论,还有就是关于郡主的册封事宜的事,王爷说要请你前去殿前接旨。”

        林倾华扬眉,澹台渊当日答应她说要给她一个交代,就是今天么?想着,转头对绿阑轻声道,“去准备准备,咱们去看看。”

        云致远抬头看了一眼正要转身的红笺,急忙脱口道,“郡主,王爷已经让属下讲他的马车驶回,此刻正在府门前候着,不必再架马车,现在就可以启程。”

        红笺顿足,林倾华从软塌上站起来,看到正抱着七弦琴出来的绿阑,对云致远淡笑着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郡主,是否要带上些点心再走?”绿阑抬头看了一眼已达头顶但阳,微微颦眉问道。

        林倾华转头,正好看到她抬头望天,顺着她的视线抬臂遮阳看了看天,想着这是快到午膳时间,可若这一去,等到了宫里,也不只要浪费多少时间,午膳时间必会错过无疑,虽然现在的她身怀内力,偶尔一顿不吃并没关系,但既然有这条件那就准备一点也无妨,便点头,“红笺去备些吧,咱们先走。”

        人潮涌动的大街上,云致远驾着马车平稳行驶,林倾华半靠在马车内用一本古书盖上闭上的双眼,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红笺绿阑分坐在两边,一如既往规矩沉默。就在这时,马车外传来一阵热烈的喧哗声,车子也忽然停了下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