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摄政王的笑面宠妻》-> 第十二章 十指相扣
第十二章 十指相扣 作者:曾家林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10-28
  •     林倾华一怔,想到自己的话,又一阵无语。这才转身看向沈仪珊,却见她正愣愣的望着自己,扬眉,想着这姑娘今日可是第一次露出这种表情,即使刚才众人惊慌失措,也不见她如何失态,只是面色惨白了些,狼狈了些而已。

        沈仪珊接触到林倾华的目光,唇角微动,面上闪过一缕紧张,才看向澹台渊,“能劳烦王爷帮忙,送仪珊下山吗?仪珊的婢女,刚才为了护住仪珊,都受了点伤。”

        澹台渊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就望向站在一旁指挥着众侍卫收拾整理桃园残局的云致远,“致远,安排一顶软轿,送沈小姐回府。”

        沈仪珊闻言,手指微蜷,转身对致远福了福身,勉强一笑,“有劳了,云侍卫。”

        云致远闻言,对澹台渊和林倾华拱手点头,才转身对她恭敬道,“沈小姐请随致远走吧,软轿就在园外。”

        沈仪珊转身深深地望了澹台渊一眼,才对林倾华勉强一笑,转身跟在致远身后,择地面没有洒上血滴的地方,缓步离开。

        最后那一目光看在林倾华眼里,只感觉到说不清的眷念,温柔。想到这,林倾华又伸出手肘顶了顶一直揽着她的澹台渊,淡笑调侃,“父亲大人,那沈小姐看起来,好像倒是挺不错的,明显对你也钟情,既然如此,为何不娶回府?就这大家闺秀样儿,娶回去供着看着也赏心悦目。”

        澹台渊淡淡看了一眼沈仪珊依旧仪态万千远去的背影,低头伸手扯过林倾华顶住自己腰间的手肘,顺势将五指扣入自己手中,十指相扣,才道,“沈小姐的父亲是丞相,姑母是太后,还有嫡亲姐姐也是贵妃。”

        林倾华想要伸出被他扣住的手指,却就像腰间那只长臂一般,被死死钳住无法动弹,抬头无力的瞪了他一眼,“父亲大人,我是你女儿!”想着这两父女十指相扣,怎么想怎么怪异!听到他所说,又赞同的点头,不管沈仪珊如何优秀,一看就知澹台渊对她无感,而且一家子女子除她之外全都嫁入皇室,按道理讲,她确实不可能有机会再嫁入澹台一族,澹台渊却是名正言顺皇室旁支,更是先皇嫡子,更何况……据说沈丞相和澹台渊可是在朝堂上分庭抗礼的死敌。

        “恩,为父知道你是我女儿。”澹台渊无视她无力地瞪眼,轻笑,灿若星子的凤眸微光潋滟,性感唇角轻轻一勾,看得林倾华一愣,想着这人真有勾人的本事,也难怪沈仪珊如此,难怪十多年前就能被那雪瑶长公主看中。

        就是这一愣神,澹台渊忽然将她拦腰抱起,足尖轻点凌空跃起,踏过一根根桃树顶端的树枝,向香茗山下飞去,红笺绿阑对视一眼,无声摇头,默默的跟上。

        林倾华只感觉忽然身子一轻,不由条件反射抓住他暗红色的流云锦袍袖角,待反应过来,澹台渊已经抱着她行了三丈有余,长长的青丝随风飘起,这才顺势将双手伸起缠住他的脖子,望着他美如冠玉的侧脸,心有余悸怒道,“父亲大人,这样会吓死人的,你不会提前说一声吗?”

        澹台渊速度不减,低头看了她一眼,“别人要杀你,是不是也该先告诉你一声?”

        林倾华默然……她当然知道不会,只是还不太习惯这古代的轻功这回事,虽然上辈子乘坐直升机飞机是常有的事,但那与轻功这整个人凌空真的是两回事,之前危机生命关头被他抱起没有想太多,但刚才有一瞬间心却是被提到嗓子眼儿了。

        一路无言,到了摄政王府门前,澹台渊将她放下来,林倾华转身,对澹台渊微笑道,“谢谢父亲大人,”此刻她的鞋已经调整好了,就今日这场战争,就已经让她明白,自己那点手脚上的功夫,在这个以内力为实力的世界,根本行不通,至于她那套琴谱,如果今日澹台渊输入她体内的是内力的话,那么……想到这里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指尖,冷眸闪过一缕深思,就越发坚定自己最初的想法。

        澹台渊注意到她的动作,看了一眼她与以前常年涂满蔻丹的指甲完全不一样的指尖,指甲虽长,却异常干净,想到今日她的琴音,凤眸微闪,淡笑,“不客气,这是为父该做的,时间不早了,走吧,先去为父那边,用午膳。”

        林倾华闻言异样掸头看了他一眼,美如冠玉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淡笑,又不由暗讽,她上辈子这些事见得惯了,已经习以为常,倒没感觉什么。记得九岁那年,是她被那人带回帮里的第二年,她第一次杀人时,杀的是一个抛弃妻子,吃喝嫖赌无一不沾的中年男人,是用的刀,砍了整整十二刀才砍死,那人最后出场,握住她的小手,亲手为她示意,告诉她哪里才是人的致命伤,告诉她该如何动手才能更快达到效果,那是她上辈子一生经历的第一场杀戮,最后那血肉模糊的场景一直徘徊在她脑海中,令她连续遂滴水未进,用了整整一周才缓过神来。

        而澹台渊,不愧是权倾朝野摄政王,真正的他怎么可能像面上着般风轻云淡,看完今日香茗山上那场堪称残暴杀戮的短暂战争,回来第一件事竟是想着吃饭?想到这里,林倾华扬眉灿烂一笑,“好吧,早上忙着去参加沈小姐的纪春宴,都没来得及用早膳,去了又发生这样的事,现在这一说,倒也确实感觉饿了,既然父亲大人有请,倾华岂能不尊。”

        澹台渊看着她灿烂的笑脸,眸中却是一如既往不变的冷,不由伸手亲昵地揉乱她柔顺披散的满头青丝,又拍拍她的脑袋,“走吧!为父有吩咐致安为你准备了大枣茯苓糯米粥。”

        林倾华嗔怒,歪头躲开他的大掌,伸手胡乱理着满头略微凌乱的青丝,暗想这人还真是自来熟,这一下子由十多年的陌生父女变得这般熟稔,好似角色转变挺快的?她也是,上辈子活了几十年,要她喊一个明明比自己小的男人喊父亲已经够让她郁闷的了,这怎么还当女儿当上瘾了?闻言,又不由反问,“大枣茯苓糯米粥?”说完她就后悔了,连自己喜欢的颜色也在这大半个月内清楚,何况吃食?这不是自找尴尬么?

        “恩,听致安说,你每天都要喝一碗这个才会睡觉。”澹台渊倒毫不尴尬点点头,收回被她躲开的手掌,走在她身边。

        林倾华默然,她天生体质属寒,上辈子是这样,没想到这辈子也一样,这个世界现在正是,晚上凉意还很重,她总是睡了一整晚还手脚冰凉,那大枣茯苓糯米粥有提升体抗力和耐寒的作用,味道也不错,所以每晚都会让绿阑替她准备一碗。

        跟着澹台渊一路走过正前院这个大型的广场,跨进垂花门后,没有向早上来路那边的秒手游廊走去,而是直接转角跨进澹台渊自己居住的正内院,正内院与外院和妙手游廊中间隔着一道大理石堆砌而成的仿天然几人高壁影,安全又不失大气,在外面根本看不清院内情景,这跨进院子,才让林倾华又一次眼前一亮。

        想她上辈子一生走过的地方虽不多,但也绝对不少,但像澹台渊这样的院子,她还真没见过。这是一个大大的植物园,之所以说是植物园,是因为这里不似她大半个月以来居住的后院花园那般,种满了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花草,而是种着各种名贵的绿色植物,比外面妙手游廊里的,尊贵数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