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摄政王的笑面宠妻》-> 第十一章 弥补父爱
第十一章 弥补父爱 作者:曾家林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10-28
  •     那人似乎是后来加入厮杀的数十人之首,随着他倒下,其余没有受伤没有死亡的数人也纷纷转身,离开,连尸体都没有整理带走。

        同时,随着后进战团的这批人的离开,原本厮杀的数人也随之相互扶持着莫名,徒留几具一眼可见的异族人尸体躺在那里,鲜血淋漓,血肉模糊,尸体周围血水顺着凹凸不平的地面,静静流淌,配上沾上不少血污的桌案,摔了一地的酒樽、碟子,还有满地掉落的不少沾血桃枝,致使整个桃园内的血腥味愈发浓烈。

        从始至终,前后而来的黑衣人都没有人攻击上座的少年天子,而那少年天子被几名侍卫安全的护在身后,从始至终,苍白病态的面容都带着从容微笑,只有后面数十人出现之时微微僵了一下,在林倾华险些遇险之时身体微微前倾了一下,当然,无人瞧见。

        众女子躲在侍卫身后面面相觑,整个桃园内只剩沉寂。

        “呕……”

        一声干呕打破这片刻的沉寂,林倾华转头,正巧见到沈仪珊面色惨白,痛苦捂嘴干呕,浅绿色的百褶裙上已经染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发丝有些凌乱,看样子没有受伤,却也被吓得不轻。

        随着沈仪珊的声音响起,在场不少千金不少丫头纷纷干呕,回过神来的匆忙整理自己的仪态着装。

        澹台渊揽着林倾华足尖轻点,由树顶回到地面,红笺绿阑立刻迎上来站在她面前,看着她依旧一尘不染的暖色华裳,面上担忧才稍稍退却。林倾华转身看了此刻面无表情的澹台渊一眼,才退出他怀中,隔着数米远遥遥看着沈仪珊,轻笑,“看,倾华都说了自己的琴不是用来演奏的,沈小姐偏不信,这回……证实了吧!”

        众人闻言,纷纷抬头看向她,又想到刚才那堪称惊天地泣鬼神的琴音,不由面色又是一僵。沈仪珊面色惨白,虚弱一笑,“是仪珊唐突了,澹台小姐的琴音……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林倾华嘴角轻抽,想着真是难为她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也不是这样用的。

        “致远,传令下去,命人即刻出城,去城门外拦住虞寐国离开的仪仗队!”澹台渊感觉怀中一空,转头看了林倾华轻笑的脸一眼,才对一直抱剑站在数十米开外的云致远面无表情道,说完,又看向沈仪珊,“沈小姐和众位小姐都先回府吧!”

        “皇兄就不查证一下,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吗?”坐在上位的少年天子笑得风轻云淡,“光天化日之下,行刺……”

        说到这,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澹台渊和笑得莫测的林倾华,又望了望自己面前站着的几名侍卫,才转头看着一众狼狈,受了些伤的众家千金、丫鬟,无辜摸摸鼻子道,“行刺……众位小姐!各位小姐可都是朝中大臣的心头肉,看现在一个个……啧啧啧!”

        众女闻言,又是一阵低声啜泣,有的来不及整理自己的仪容,就由自己的丫头扶持着对上座天子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林倾华闻言,抱着七弦琴的手臂向怀里微拢,看向上座那位笑得幸灾乐祸的少年天子,轻笑出声,“这还用查?前面的人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后面来的十来人很明显是冲着我来的,刚才要不是父亲大人大发慈悲帮我一把,此刻说不定我已经死于非命了!至于为什么冲着我来,我想他们另类的长相就是答案。”说完,下巴朝着那几具尸体的方向扬了扬。

        “是必勒格王子的人!”澹台渊皱眉看着混乱无比狄园,他没想到这个王子竟蠢到这种地步。

        “不愧是虞寐国!”林倾华转身,将琴塞进绿阑手中,想着派人办坏事却丝毫不隐藏自己的身份,除了必有把握之外,也只能说是愚蠢。

        “怎么说?”少年天子身子后倾,“你们认为是必勒格王子做的?虽然必勒格心性残忍性情不定,但却并不蠢,他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即使倾华退婚不嫁,但他并没有见过倾华,也犯不着为此破坏与我天辰的结盟。”

        “结盟?”林倾华挑眉。

        “虞寐近年来接连天气干旱,导致粮食严重缺乏,牧畜无法饲养生存,百姓民不聊生,所以一个月前,虞寐的必勒格王子亲自前来我天辰,与天辰结盟,以上好兵器、战马换取粮食,今日即是结盟事宜谈成,必勒格离开之日。”澹台渊低声解释。

        林倾华沉默,她没有问既然如此,那她的婚事又是怎么回事,而且,如此明显可见这事,想必与那王子关系不大,只是……多少应该有些联系。

        “宗俞,安排人收拾干净这里,将尸体抬到大理寺停尸房尸检,还有,送皇上回宫!”澹台渊抬头对少年天子身边的一名侍卫淡淡道,说完偏头看向斜前方的林倾华,“咱们也先回去吧,这事等拦下必勒格之后,明日再说。”

        此刻,桃园内各家千金已经走完,只剩沈仪珊还留在那里,凌乱的发丝沾了几根在有些狼狈的白皙面容上,柔眸含泪望着澹台渊,看在别人眼里,很有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味道。

        上面的少年天子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转身对宗俞笑道,“既然如此,咱们走吧!本想今日前来能看到各位千金出众的才艺表演,没想到竟会遇到这种事,好在朕没事,不过……就朕这身子,也不必担心有人要朕的命……”说着,起身提步,避开桃园内淌着血液尸体的地方,率先离开。

        宗俞闻言皱眉,张口想要说什么,但看着他一袭雪青长袍,在沾满血污,血腥味浓郁狄园内,飘然而行,别具一格的出尘,仿若走在山林迷雾之间,渐行渐远,终是闭上嘴巴,对着澹台渊和林倾华拱手行了个虚礼,便疾步走上前去,追上那道身影……

        沈仪珊对着少年天子远去的背影微微福身,行了个虚礼,便转身看着澹台渊,微白的唇皮微动,“王爷……?”

        澹台渊皱眉,不语。

        “父亲大人,不送沈小姐回府?沈小姐可是丞相大人的掌上明珠,这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受了惊,难道父亲大人不该表示一下?”林倾华将后脑的马尾理到前面,两只手把玩着,戏谑的看着柔眸含泪的沈仪珊。暗道,掌上明珠吗?如果她没记错,早上致安就是这样说的,虽然一看就是托词,只是为何要叫她来这里?刚才的事,与她究竟有什么关系?在后面那十来个异族人没来之前,那几十人又是怎么回事?那少年天子,显然是知道这么回事的?

        澹台渊颦眉,看着她手中常常的发丝,突然一步上前,长臂一伸将她揽入怀中,伸手将她手中的发丝夺过,一把扯掉她脑后缠发的锦带,瞬时三千青丝柔顺倾泻而下,大掌替她轻轻梳理发丝,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略带薄茧,在她发丝中穿行,一下又一下,从头顶致发梢,神情专注。

        林倾华被防不及的抱住,这和刚才危急时刻被他抱了一下那性质可不一样,顿怒,却挣不过钳住她腰间碟臂,伸手一把扯开他在自己发间穿行的大掌,怒斥,“父亲大人,你这是想要把女儿当动物养吗?还是要弥补父爱?即使要弥补也得看看时间,我可没有在尸体前享受父爱的嗜好!”

        澹台渊手被扯开,一直冷然的凤眸却不由染笑,望着她柔顺的青丝,点头,“这主意不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