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带上琴吧 作者:曾家林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10-28
  •     “恩?”

        林倾华微微睁眼,听声音她就知道这是半个月前澹台渊新为她安排的婢女之一,绿阑。

        “这是王爷今早差人送来的衣物,请问小姐要先更衣吗?”绿阑双手捧着一套暖色罗裙,试探的望着她。

        林倾华叹气,站起来结果她手中的衣物,绿阑便自觉得退了下去,这么多天来,对林倾华习惯基本已经清楚,知道林倾华不喜欢别人接近。

        林倾华展开这件暖色的锦织华裳,笑了,这正是她比较喜欢的颜色,相对于繁琐的女装而言,这件款式简单且好看,质地也好,穿着舒服。这大半个月以来,她每天的衣物都只挑暖色的穿,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衣物竟全部换成暖色的了,不知道是绿阑细心,还是澹台渊真的细心到这种程度?

        换上衣服,林倾华站在铜镜面前,看着镜子里那个明明长得秀而不媚,眉目清冷,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融入到骨子里的冷意的年方十四少女,却偏偏面目含笑,身着一件暖色华裳,致使整个人看起来违和至极,不由笑了。

        她没想到自己能够活到别人的身子里,再走一遍人生之路,说她卑鄙也好,无耻也罢,或许就是骨子里是自私的吧,反正确实没感觉到霸占了别人身份身体的愧疚感什么的,那玩意儿,从来都不姓她,只要能让自己好好活下去,无关的人和事,她从来不会在意。

        原主澹台倾华不会好好利用自己的身份,好好活着,就这样稀里糊涂白白地为了一桩莫名飞来的婚事送了性命,但她不会。她不是养在深闺只会悲春伤秋的无知少女,即使前世逃命数年,但抹不去她曾经是Y黑手党太女名正言顺继承人,抹不掉她曾经是让道上一条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和那些亡命徒们闻风丧胆的笑面魔女的历史,数年逃亡生涯更让她经尽磨难,更何况……所以今生,她必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

        她一笑,铜镜里的少女也跟着一笑,视线触及镜中少女那长及腿间的柔顺墨法,林倾华下意识皱眉,她,不会梳头发!上辈子从来都没有多余的时间整理头发,而且,对于善于近身搏斗的她而言,长头发是留给敌人的致命伤……

        林倾华准备好之后走出内室,站在外面等待的绿阑和另一个婢女红笺齐齐面色一愣,林倾华抬头一笑,甩甩脑后那被自己用锦带绑得老高的墨法马尾,

        “就这样挺好的!”

        她不会那些复杂的少女发髻,就只能这样子简单的束起来,而且这样感觉精神了许多,能找回前世年轻时候干净利落的感觉。

        “大小姐,云管事已经在大门前替您备好马车,小姐是否现在就走?”绿阑低头,掩住表情恭敬,见着林倾华干净的双手,又道,“沈小姐的纪春宴地点在香茗山,离摄政王府有点距离,路上时间可能较长,请问小姐还需要在马车上备点什么吗?奴婢这就去为您准备。”

        “云管事?”

        “回大小姐的话,就是刚才为您送请柬,每日前来为您复诊的的先生。”绿阑面色如常,双手平放,微微低头道。

        林倾华眼皮一跳,绿阑细心,体贴入微,红笺沉默但却一看就身手不凡,手不离剑,性子忠厚老实,这两个丫头确实真心不错!视线扫向安放在外室一角的那把精致七弦琴,勾唇,淡笑,

        “把我的琴带上吧。”

        绿阑一愣,即随又立刻点头,她只是有点不明白去这种地方,为何要带琴,而且……除了七日前大小姐忽然要抚琴,但待她找来琴之后,大小姐却只在琴前坐了半个时辰,并没有动手,这么多天来也没提过要抚琴,今日竟要带去琴?

        “前面带路吧!”语毕,林倾华踏出外室,转身对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红笺扬扬下巴。

        三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半个月来已经基本成形,红笺依旧没有言语,只是转身向内院门口走去,林倾华淡笑,转身望了一眼正抱着七弦琴跟上来的绿阑,眸光微闪,莫名一动,然后转身拂袖,提步跟上红笺。

        虽然这是林倾华大半个月以来第一次跨出这道小小的院门,但摄政王府的构造并不复杂。

        跟着红笺一路走过几个拐弯,一大片花园后就到了前面正宅,正宅看起来比后院奢华大气得多。她并没有走到正屋前,只是路过一边的妙手游廊,地面铺的是大理石地板,木制花窗和扶栏全是乌木,上面雕刻着精致大气各种图案,就连院内的植物也以各种名贵低矮的树木为主,并不似后院院子里那般花花草草遍地都是。

        弯弯直直走过妙手游廊踏出正宅垂花门,林倾华见到眼前的状况也不禁咂舌。

        她没想到外院面积竟与现代化大型广场差不多,整个广场规划性的铺着整齐的大理石,广场周边种着一圈略微矮小的花草,直通大门。转身望着正对垂花门里面的那间正屋中的正屋,需要跨上十几步台阶才能的屋子,暗道那里,应该就是当日她醒来时所在的那间屋子吧!

        “这里,挺不错的!”

        林倾华展望四周,虽然原主对这些地方有记忆,但于她林倾华而言确实是第一次到这里。

        绿阑正跟在林倾华身后一步远之处,闻言抱着七弦琴的手微微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又低声恭敬道,

        “摄政王府是当年先皇临终前,特意命宫内的御用师傅为王爷建造的,所以摄政王府看起来非常奢华尊贵,但却不失优雅大气,放眼整个天辰府邸中,咱们摄政王府算是最好的。”

        林倾华淡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住宅能差的了吗?那先皇既然如此宠爱,那为何不直接传位?摄政王府再好,再尊贵,贵得过那皇城龙椅吗?根据她这半个月左右旁敲侧击搜罗出的少量消息,虽然不能知道太多有关这个世界的事,但也知道天辰人尽皆知的事,天辰现任天子年方十八,三岁被澹台渊扶持登基!

        可现在少年天子到了亲政年龄,却不知为何重病缠身,而权利已经完全被当朝丞相和摄政王澹台渊架空,那澹台渊一看便是深不可测之人,当年为何会如此轻易让位,现在却又与别人分庭抗礼,这中间有多少猫腻,谁能说得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