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皇妹,好诱人》-> 88,很好,我记住你了
88,很好,我记住你了 作者:若如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4-16


  • 皇妹,好诱人,88,很好,我记住你了

      夏清妍出来时满面衰败,有气无力地看着挡道者,“有事?”

      为什么就不能给她点时间好好静静,消化消化这痛苦的事实?

      “愣着做甚,马上就要出发了,还不随队整顿?”

      汉子不知何时寻了过来,拖着夏清妍便往驿站外而去。残颚疈晓

      “等等!我……我还有事。”她随即恍过神来,开什么玩笑,她要跑路的!

      “何事?”汉子不耐烦了。

      “……人有三急啊,你催什么?”

      “那你快点,晚了小心参领罚你。”

      “知,知道了……”

      “哎哎哎,你往那去啊?”

      夏清妍眼神呆滞,神情彷徨,“你不会是让我在这里解决吧?”

      随口一言,没成想却被说中。

      “男子汉大丈夫扭捏个什么,俺又不会死瞧着你撒尿……”这瘦小子怎么这么麻烦?

      点点悲愤溢上眸来,她咬牙,“大哥,您贵姓?”

      “嘿嘿……”汉子一乐,拍拍胸脯十足傲气地答道,“俺家老爹娶的,但求温饱,温饱就是俺了,哈哈哈哈。”

      她指着他鼻子,恨恨地点头,“很好,我记住你了。”

      老子不跑了还不成!

      等着,她就不信逮不住机会!

      虎躯怔在原地,温饱不解地看着背影愤愤,径直往驿站外走去的夏清妍,招手道,“哎,你不撒尿了?”

      夏清妍恶狠狠的回头,小眼迸射出数计眼刀子,满意的看着温饱浑身一僵,哼哼离去。

      丫的,她咀咒他今晚没饭吃!

      ……

      萧国使臣队伍自出了京都,上了平坦官道,速度明显快上了许多。

      马车中,魏宏屈膝垂脸,面前的萧以晨静默着,就算看不到,他也能感觉到那如利刃般的两道视线射向自己,愈发让他无颜以对。从清晨时分发现佟山的死,而现场中找不出一丝他人痕迹时,御医的指控无疑让他百口莫辩。

      萧以晨背靠着软枕,他眯着异色双眸,视线略带冷意的盯着魏宏,两指执起面前小几上的酒杯,微昂首一口灌进喉中,酒水辛辣然面色不变。少许,他抿了抿嘴冷沉开口,“本殿只问你一次,是不是你做的。”

      魏宏面有苦涩,他微抬起脸来看着萧以晨,只觉得心内憋着口气喘不过来,“不是臣。”虽然他动了这份心思,可他到底还是在乎自家殿下,更知道佟山的死意味着什么,就算要杀,也不会选在这全无准备的时候。

      萧以晨眸中闪过一道诧异,却暗自松了口气,“你下去吧。”

      “殿下?”这是原谅他,还是相信他?

      “你失职了,自己下去领三十大板吧。”萧以晨轻撇开脸来,将身子陷进宽厚的软枕里,似累了般眯着眸子小憩起来。

      “殿下,时间不多了啊。”魏宏的担忧溢于言表。

      佟山是不是他所杀如今已经不重要,重是的是除了他,幕后是那只黑手欲要推动这一切,还有,佟山死后他们要准备的一系列应对措施,二殿下如今什么吩咐也无,难不成要坐以待毙?

      萧以晨淡漠地俯视着魏宏,脸上没有其他情绪,“那你想怎样?”

      “殿下,您应该……”魏宏一惊,他是仆,怎能要求主子如何?遂把语气放软,改为劝道,“如今之计,殿下多早做一分准备便多一分安全,接下来要应付的恐怕……”

      “你认为大哥会对我下死手?”萧以晨的眼子睁开一条缝,“为何你总要紧揪着大哥不放,如果大哥有动机,那我那些弟弟妹妹们不更甚?”要知道杀了他无疑是断了大哥的右臂。

      魏宏苦笑,“不管是为防谁,殿下早做准备总不会错的。”他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还有夏皇,也不能排除他有心搅浑这一池水……”

      萧以晨有些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摆摆手道,“行了,你下去准备吧。”

    大家可以到 小说者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皇妹,好诱人,88,很好,我记住你了,第2页

    r>  “是,臣这就去。”魏宏大舒了口气,二殿下总算松口了,他又叩了下头才道,“臣谢过殿下相信臣的清白,臣定不负殿下信任,不管是谁,臣定不会让他人有可趁之机。”

      萧以晨轻合上那双碧海蓝天的异眸,不再出声。

      魏宏悄然打量了眼萧以晨那五官深邃的面宠,他们的二殿下,继承了他祖父那英伟的外形,轩昂中颇有几分爽朗不羁溢于身畔,行事光明磊落,脾性亦豁达大度,于人群中独立时光芒耀眼的如同太阳之子,合该就是那金色权座上的统治者,只可惜一碰上太子……

      一缕叹息油然而升,却突闻得萧以晨厉色出声,“还不下去?”

      魏宏眼皮突兀的跳了一下,“臣告退。”直觉今日的二殿下身上拥簇的气息不同寻常,不敢再耽误,跪退出了马车。

      他甫一出来,便径自去受了三十军棍,面色微白却又仿若无事般的去安排各项事宜……

      马车中。

      魏宏退后没多久,一道身影如阵风般掠进,气息沉敛令人难以察觉,“殿下。”

      萧以晨仍是未睁眼,大半张俊颜嵌入软枕中,只看得他唇角微微扯动,“可查出什么了?”

      来人道,“魏大人昨夜并未进入御医药房。”言下之意,佟山之死另有他人所为。

      “嗯,暗中看着他,随时汇报。”此刻的魏宏虽未做出什么,难保他日后不会自以为是的做出什么……

      来人未有马上退下,“殿下,属下发现军队中隐有异常。”

      “他们若不放人进来本殿倒还觉着奇怪了。”萧以晨轻笑出声,然那嘴角的笑意却显凉薄无情,“兴许本殿那些弟弟妹妹们厌了那些吃喝玩乐,想掺合进来解解闷,你们看着处理吧。”

      来人却道,“那些人属下等早已监视好,而今次发现的这个却不太像。”确切的说,怎么看也没看出半丝危险性。

      “哦?”萧以晨讶异挑眉,缓缓睁眸,异光暗闪,“可知是那方人?”

      “属下正在观察。”暗卫皱眉,面有懊恼。

      “嗯,下去吧。”

      “属下告退。”

      来人再度如风掠去。

      炎热的风轻掀起一角车帘,跃入一束刺目日光,打在他伸直的长腿上,墨黑的锦袍下的肌肤没多久便感受到些些温热。

      萧以晨扫了眼马车角落中置放着四块坚冰,丝丝冷气溢散下,这一方小空间内气温极为怡然。他指尖轻挑帘布,轻眯起眸子看向马车外白花花的路面,及头顶烈日却仍气势狰铮,威风凛凛的军队,最向睥向随马车行进而随身侍候的宫人,朗声吩咐,“加快速度,早些到驿站便可早些歇息。”

      “哎,奴才这就去吩咐。”宫人擦了把汗,笑着应下。

      萧、夏两国夏日气候相较差异不大,不同的却是萧国日昼温度反差极大。

      一整天下来接触到的都是高温,就连夜间也不见褪下多少的夏国,这便出现少数水土不服的情况了,军队无碍,然那些随行宫人却大多有吃不消的。

      他轻轻挪动了下自己半晌未动过的身子,来自全身的暗痛不禁让他眉心微黜。

      压了胸腔中一声沉甸的叹息,不禁自嘲自己还是太过心软,作为未来当权者的第二继承人,他的大哥无疑比他更为有魄力,至少,他是如何也无法对大哥生出背叛之心,亦不会跃过大哥,觊觎那魏宏心中他也可能坐上的位置……

      不然,他不会直到如今都不曾告诉魏宏他手中有着一支足以媲美皇室暗卫的特殊下属,若是魏宏得知这些,只怕少不得要劝他孤注一掷。只是魏宏和大哥都不会知道,这些所谓的特殊下属,实则却是他的母妃当年逝去时交给他的,他犹记得她逝去时拉着他的手让他发誓要好好辅佐大哥,彼时他不懂拥有父皇亲自授予私人暗卫的大哥,为何还要他的帮掇,多年以后,他感激母妃的先见之明,他可以暗中帮大哥遮风挡雨,亦让自己躲过数次迫害……

      若是有一天,母妃给予他的这些,将来要反过矛来对准他的亲大哥,那让他情何以堪,亦让九泉之下的母妃如何瞑目?

      ……

      

    大家可以到 小说者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皇妹,好诱人,88,很好,我记住你了,第3页

    此刻的夏清妍宛如被晒焉的植物般死气沉沉,左摇右晃的看得温饱一阵心惊肉跳,一只手扶着她,对周围行进步兵们的鄙夷愈加无颜以对,好似嘲笑的是自己。

      “哎哎哎,才走几步路,你怎么这么没用?”责怪中却难掩担忧,除了那张脸大不相同,温饱越看越觉得夏清妍像先前出夏国皇宫时认识的那‘兄弟’了。

      “……水……水啊……”夏清妍两眼翻白,嘶哑着嗓音。

      所有人顶着烈日都是越晒越黑,她倒好,一张小脸愈发的苍白若纸。

      夏清妍欲哭无泪,她到底是作了什么孽啊,为了逃离夏允翊,她这一古代金枝玉叶像个爷们一样行军,浑身腰酸背痛,肚子里消化的空空就罢,偏偏脚底板还一阵钻心的疼。

      这种苦,她多少年没受过了,她已经记不清了。

      偏偏军规严苛,她若掉队或者耽误了他人,只怕还少不了按军纪处罚,愣是这般走着直到日头正午,她容易么她?

      “……好,你等着,俺去领队那拿。”温饱待得夏清妍站稳,才不放心的离队。

      此次虽是意在出使,军队确是正规的军队,自是军纪严明,亦不会每人配备水袋允许随时饮水。每组小队配有负责的队长,他上报后,队长再视突发情况严重与否,继而再向上级汇报。

      等温饱给夏清妍喂过水后,夏清妍才堪堪精神了些,但说话却仍是有气无力,“对不起啊大哥……”她也急,再这样下去,她被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了,若是被当作奸细处理,她得多冤啊。

      “你这样下去不行,若被参领知道,你会被直接按军纪斩首的。”看了这么久,温饱自知夏清妍不是生病,而是体力压根不配她是士兵的身份,连的他都有些怀疑夏清妍是如何被选上来出使的?若不是看过她木牌上的名号,他还以为她不是他萧国中人,毕竟这般身形瘦弱的士兵在军中却是少见。

      “啊,那怎么办啊?”夏清妍要哭了,眯着小眼眨眨就要泛上来的泪水。

      感觉逃出皇宫后,她胆子就小了不少,动辙就被吓得想哭。

      而且,她……她有些想夏允翊了,怎么办?

      想到这,夏清妍苦笑,自己这副身躯本就娇弱,加之这世的日子过得极好,如今只是稍吃点苦,她就吃不消了。

      “俺也不知道,要不?你也学俺兄弟一样,中暑算了?”温饱顿时出了个点子。

      “可问题是我现在昏不了。”夏清妍无力地扯动唇角,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温饱还想说些什么,便闻得那头一声中气威喝,“你,领几个人随我去后头查看。”

      小队长奔上前来,垂首恭声道,“是,敢问魏参领需要多少人?”

      “十来人够了,就后头这些吧。”

      而很不巧的,夏清妍就在使臣队尾。

      “你们几个,随我走。”说罢,那小队长领着夏清妍、温饱等人奔跑在赶马的魏宏后头。

      夏清妍眼前发黑。

      “兄弟,快点!”温饱拉着夏清妍便跑。

      夏清妍,“……”

      还能怎样?撒开脚丫子往前跑呗?看她是先累死,还是先被杀死?

      ……

      致使魏宏赶马前来查看的,是下头汇报有一商队跟随在使臣队伍后头足月半日了,在这佟山刚死,一切即将混乱复杂的关头,他不能允许有未曾察觉到的潜在危险威胁到二殿下。

      “随者何人?”魏宏赶马上前欲要盘问。

      面前的小型商队有二十来人,魏宏领着士兵甫一前来,众人略有惶恐。

      “大人。”一娇巧玲珑的女子举着花伞踩着碎步而来,抿唇笑道,“我等乃萧国京都人士,正是赶上此次夏皇生辰来此交易的商队,闻得大人回国之期,特早早在京都城外等候,至于为何要随行在后,只为寻得军队护佑,得以安然回国。”

      魏宏皱眉,“听得姑娘所言,似不是头回外出,既是如此,何需我使臣队伍庇佑,要知道,二皇子殿下才是我等保护之人,尔等莫要越矩。”

      女子

    大家可以到 小说者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皇妹,好诱人,88,很好,我记住你了,第4页

    摇头,“不不不,大人所言差矣,我等小小商户岂敢奢望保护二皇子的军队保护我等?二殿下是我萧国臣民所尊崇的太阳之子,身份有别,我等只盼望军队声势浩荡可喝退崇山峻岭间的山匪,我等就感激不尽,还望大人务必应允我等跟随在后。”

      “你们是京都那家商户?”魏宏冷声问道。

      “京都容府,我家公子如今正在马车中休憩,只因来夏之路时遭遇劫匪,公子惊吓过度又受了凉,这才病到如今,还望大人谅解,我家公子受不得风不好出马车,我等这就拿通关文谍给大人查看,大人稍等。”说罢,女子转身往那豪华马车而去,躬身在那说了几句后,便接过从中递来的文谍。

      魏宏仔细看过一番,并未从中发现疑点,不过却道,“尔等在此等候,此事我需上报二殿下。”寻常商户,见着朝廷队伍最多打个招呼远远离去,然他家二殿下却不同,臣民大多爱与其接触,说得夸张一点,当其为信仰亦不为过……

      遂他没有直接赶走这群人,臣民们的尊崇,是一介帝王并不可少的声望,尽管二殿下没有这份心,但他却无法做到无动于衷,由其是在佟山死后……

      他转身离去,身后随行而来的十来名步兵却闹开来:

      “怎么回事,还真晕了……”

      “小子,醒醒,不然把你扔这了,哈哈……”

      “啧啧,这小子还真没用……”

      “……”

      除了第一声来自温饱,其余的大笑热讽皆来自随行士兵中的等人。

      夏清妍终是没顶住日头暴晒,再次光荣的累昏过去了……

      魏宏眉心狠狠一皱,摆手道,“抬回去,交给御医看看。”

      那头欲要抬人,那女子执伞小跑几步而来,关心的建议,“大人不如将这位小哥留下吧,我熟识医术,这位小哥疑似中暑,还是莫要随意移动,否则小命不保,我等在此等候,暂且帮大人看治着,待的大人带回消息时,我等再将人交还给大人,不知大人觉得此举可行?”

      女子亮闪闪的眼睛定定的瞧着魏宏,魏宏看着面前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娇憨少女,有些犹豫不决,萧国中人多是五官深邃,面前女子却更似夏国中人,他有些不放心呢。

      “大人莫要耽搁了,这小哥会有性命之忧的。”女子诚挚提醒,眸中亦适当的闪过一丝不忍。

      “那好,麻烦姑娘了,我稍后派人领回。”说罢,魏宏未再多做逗留,率着士兵绝尘而去。

      温饱依依不舍的多看了几眼夏清妍,直到背后窜起一丝诡异的寒意,才狐疑离去。

      女子等魏宏等人走远,直到看不见了,才躬身欲要将人抱起--

      “让我来。”一道冷冽的男声响起,在这盛夏晴天里如一道清流注入昏迷却保留少许听觉的夏清妍耳中,置于男人胸前的小手,食指微动了动……



    大家可以到 小说者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