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讽刺 作者:半面红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1


  •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62】讽刺

      楚墨看到骆童谣的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煺挍鴀郠晓他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也没用,所以,干脆就由着主仆两在那哭个痛快。

      “楚墨,那你和我说句实话,凤希城他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实在想不明白,凤希城怎么这么傻?”骆童谣勉强忍住自己的伤悲,含着眼泪关心的问楚墨凤希城的情况。

      楚墨露出一些苦笑,看着骆童谣摇摇头说道:“其实,希城一直在默默的关心你,你几次出事希城都在暗中派人保护你,我不也是在你身边烦了你好几天吗?这些,难道你都没有感觉出来吗?”

      骆童谣擦干眼泪,难以置信的看着楚墨,用无比惊讶的语气问他:“你说,凤希城一直派人在暗中保护我?这怎么可能?”

      楚墨很认真的看着骆童谣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骆童谣这下无语了,她以为一直是如风在由始至终的在关心她,爱护她,可是骆童谣怎么也没想到凤希城确实一直默默无闻的在保护她。自己和凤希城一向水火不容,如果说,凤希城出事情,自己会拼了命救他吗?骆童谣不知不觉的摇摇头,自己不会。可凤希城却偏偏救了她,还一直在关注她。这一切来得也太突然了,任凭骆童谣是多么冷静,理智的人,这一刻也都有些不知所措。

      骆童谣想不明白这一切,也不愿意在想。她只是希望老天不要和她开玩笑,千万不要拿走凤希城的生命,那样她会内疚一辈子。

      “楚墨,你帮我个忙,帮我给雪儿家里送两千两银子过去,我想让雪儿按富人家的小姐的仪式来办后事,我不想让雪儿太委屈了。”骆童谣说到这,眼泪又留了下来。

      楚墨点点头:“放心,我马上就去办。”

      骆童谣在床上休息了两天,得知凤希城已经醒了,她连忙让锦雨和她去看看。

      一进到凤希城的房间,屋里就洋溢着高兴喜悦的气氛。骆童谣看见凤柏萧,戚氏,花落颖都在。

      凤柏萧和戚氏坐在凤希城的床头边上,花落颖则满脸笑容的坐在凤希城的身边,她的手紧紧握着凤希城的手。

      骆童谣突然觉得这样的景象有些刺眼,她走到床边先是向凤柏萧和戚氏行过见面礼,然后看着躺在床上脸色已经有些红润的凤希城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凤希城咧咧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眼睛露出关心的神色打量着骆童谣,似乎想看清楚骆童谣有没有受伤。

      骆童谣对着凤希城露出安心的微笑,语气尽量柔和的对他说:“我没事,现在很好。”

      凤希城听到骆童谣的话,看到她的身体好像是个没什么,就放心的点点头。

      花落颖这时候看见凤希城和骆童谣居然在那眉目传情,气的压根直痒痒,他(她)们两个人简直是拿她当空气一样,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花落颖强忍着自己的怒气,然后故意撒着娇对凤希城说:“城,你说给我们的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对呀,对呀,颖儿说的对,我们应该给孩子起个名字。”戚氏在一旁已经是笑的合不拢嘴了。

      “起名字?这也太早了吧?”凤柏萧也笑眯眯的说道。

      “孩子?”骆童谣皱着眉头,一下想到那天花落颖捂着嘴呕吐的样子。骆童谣不禁看向花落颖的肚子,难道她怀了凤希城的孩子。花落颖看见骆童谣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肚子上,不禁得意的扬起头,像骆童谣示威似的一笑。

      凤希城这时虽然一直是闭着眼睛的,但嘴角却是露出笑意的。这笑容在骆童谣眼里是因为花落颖的话,他(她)们有了孩子,凤希城自然是开心的。

      可凤希城的笑容对花落颖来说,就是因为刚刚和骆童谣说完话,他心里一定是惦记骆童谣的。

      “颖儿啊,这样,从今天起,我在给你派两个丫头过去,你就什么事都不要做,好好的养胎。”戚氏这会对花落颖是无比的关心和体贴。

      花落颖这时露出娇羞的笑容对戚氏说:“娘,不用,颖儿没那么娇气的。”

      “颖儿呀,这个事情就听你娘的。”凤柏萧也在一旁说道。

      骆童谣看着凤柏萧,戚氏和花落颖在那说孩子说的兴高采烈,好像这孩子已经在眼前似的,什么孩子的名字,请什么样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62】讽刺,第2页

    的奶妈,怎么教孩子……

      骆童谣突然觉得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而且花落颖的眼神不断地向她示威。

      骆童谣不禁想起当初戚氏在大家一起吃饭时,也说了要是她和凤希城要是有了孩子以后的事情,那时,气氛也是怎么温馨融洽。

      “爹,娘,这里我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那我就回去了。”骆童谣不想在这一直看着花落颖的白眼,还不如到欢乐坊去看看呢。

      “好好,你回去吧,好好休息呀。”戚氏笑着点头,然后又转过脸和花落颖说起孩子的事情。

      这时,一直闭着眼睛的凤希城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要离开的骆童谣。骆童谣刚想走,一想到还没有给凤希城道别呢,就回头想对凤希城道了别再走

      可是一回头一下就看见凤希城在望着自己,骆童谣的心一下跳的快了一拍。

      骆童谣这时已经忘了自己该说什么,只是和凤希城那么对望着,彼此的眼眸里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里面。

      “咳咳咳”花落颖看到骆童谣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凤希城,不禁咳漱起来,想分散两个人的注视。

      果然,骆童谣听到花落颖的咳漱声,一下回过神来,她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你先好好养伤,我再看你。”

      凤希城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满含深意的看着骆童谣,然后又把自己的眼睛闭上。

      骆童谣在这一刻,突然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觉,她现在不仅为以后要用怎样的态度和凤希城相处而发愁。

      骆童谣觉得自己已经好了很多,便要和锦雨去到雪儿家去看看,锦雨这会头摇的很坚定,语气好不退让的说:“小姐,今天你就是说出天来,锦雨也不让你出去了。”

      “那你就是想造反呗?”骆童谣根本就不在意锦雨的阻拦,每次都这样,那一次自己不是走出去了。

      可锦雨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一下来到骆童谣的面前胳膊伸直,横在那,然后一副英勇就义似的对骆童谣说:“小姐,今天你说锦雨造反也好,说我以下欺上也好,您就是打我骂我,我也不让您出去。”

      骆童谣这下知道锦雨是来真的了,她不解的问道:“锦雨,这是为什么呀?你难道要我一辈子都在家里不出去吗?”

      锦雨皱着眉头,然后摇摇头说:“锦雨不是这意思,锦雨就是想您以后出去一定要有人保护,不然,锦雨说什么也不让你出去了。”

      骆童谣听到锦雨的话,不禁冲天上翻了个白眼。然后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转身回童谣阁。

      骆童谣郁闷的坐在那生闷气,看到锦雨怯生生的给自己倒茶,一副受委屈受压迫的样子,骆童谣也不理她。

      “二夫人,亲家老爷和您哥哥来了,夫人让您过去一趟。”这时,戚氏身边的丫头在门口对骆童谣说道。

      “啥?我爹和我哥来了?”骆童谣一下就好像看见了救星,连忙往外走去。

      “小姐,小姐,等等我。”锦雨看见骆童谣跑出去,连忙也跟着跑出去。

      骆童谣和锦雨来到大厅里,就看见凤柏萧和戚氏正陪着一脸疲惫,满面风尘的骆成松和骆童杰在聊天。

      “爹,哥。”骆童谣走到父亲和哥哥身边,突然间自己好像有无限的委屈要向他们倾诉,眼泪忍不住在眼圈里打转。

      “谣儿,我可怜的女儿。”骆成松看到女儿的脸色不好,身材似乎也消瘦了不少,不禁心疼万分。他眼里布满了血丝,但流露出的却是深深的担忧,他在担心自己的女儿。

      “谣儿呀,刚刚你哥哥和我们说,要接你回去住几天,我们是没什么意见,只是看你的想法……”戚氏温和的对骆童谣说道。

      骆童谣连忙点头答应,然后开心的抱着骆成松的胳膊撒娇。“呵呵,让亲家见笑了,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和我撒娇。”骆成松嘴里说着客气话,可那眼神,和那溺爱的样子可以点都没有埋怨责怪的意思。

      “哈哈,这也没什么,尽然谣儿同意,那你们就收拾收拾,我看亲家公也很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凤柏萧也客气的对骆成松说道。

      “好,那我们就告辞了。”骆成松看上去确实很疲惫的样子对凤柏萧说道。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62】讽刺,第3页



      就这样,骆童谣兴奋的和骆成松和骆童杰回家去了。回到家骆童谣才知道,骆成松和骆童杰实在外面谈生意的时候听说欢乐坊的老板出事了,他们担心骆童谣出什么意外,所以就日夜兼程的赶回来。

      骆童谣抱着骆成松的胳膊撒娇的说道:“爹,你真好。还是您老人家知道疼女儿。”

      “呵呵,傻丫头,你是爹的心肝宝贝,爹当然疼你了。”骆成松眼神疼爱的看着骆童谣,双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真是说不出的慈爱和温情。

      骆童谣幸福的依偎在父亲的怀里,一下看到一旁的骆童杰在那看着自己和父亲亲热,没有往常的爱说爱笑,而一直是沉默不语。骆童谣有些奇怪的看着骆童杰,然后轻轻挣脱父亲的怀抱,走到骆童杰身边,关心的问答:“哥,你怎么了?怎么一直不说话呀?”

      “没事,看到你没事,哥心里就安心了,只是有些累了,不想说话而已。”骆童杰微微笑着对骆童谣说。

      “啊?你累了?那你去休息吧,我本来以为可以和你出去的呢,算了,爹,哥,你们赶快进去休息去吧。”骆童谣有些失望的对骆童杰和父亲说道。

      “哦,谣儿,我没事,让爹进去休息吧,我可以和你出去走走的。”骆童杰一听到骆童谣要出去,连忙表示自己没事。

      就这样,骆童谣让父亲去休息,她和骆童杰一起出去。她打算先是到欢乐坊去看看阿忠,然后安排一下欢乐坊的事情,最后再到雪儿的家里去看看。

      阿忠的伤势也不轻,看到阿忠浑身被白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骆童谣心里就难过。夏莲看到骆童谣满脸伤心难过的样子,连忙拉着她的手,安慰她说:“别难过,阿忠没什么大事的,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骆童谣感激的对夏莲点点头,然后走到阿忠得身边,轻声的问道:“谢谢你,谢谢你保护我,你要快点好起来。”

      阿忠因为不能点头,只能在嘴里“嗯嗯”的发出骆童谣听不懂的声音,但意思骆童谣明白了,他是让自己放心。

      “夏莲,阿忠怎么连话都没有办法说嘛?”骆童谣不禁很担心的问夏莲。

      夏莲点点头对骆童谣解释的说道:“前天楚公子来的时候,想和他说话,可没想到他伤到的地方正好影响到他发声的地方。”

      “哦,那没什么事吧?不会留下其他的毛病吧?”骆童谣表示很担忧的问夏莲。

      夏莲摇摇头笑着安慰骆童谣:“没事,大夫来了也看过了,没什么大问题。”

      骆童谣这下放心了一些,然后拍拍自己的胸脯,喃喃说道:“感谢老天爷,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骆童谣看完阿忠,回到欢乐坊的大厅,然后向老宋问问这几天的营业情况,老宋如实的回答说:“骆童谣一出意外的消息传出去以后,欢乐坊的生意确实受到了一些影响,但好在一些老客户,比较有实力的那些顾客还在光顾欢乐坊。

      骆童谣点点头,了解了这些情况后,心里有了底,便把一些工作交代一下,并告诉老宋,放出消息,就说自己已经完全康复了,明天就到欢乐坊,一切和以前一样。

      安排好欢乐坊骆童谣和骆童杰又马不停蹄的赶到雪儿家。

      骆童谣在雪儿家自然又是一番生死离别,悲痛欲绝。雪儿家的人没想到骆童谣身为主子还能来看望丫头出身的雪儿,不禁都感激不已。

      等到办完所有的事情,骆童谣和骆童杰往家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两个人默默的在路上走着,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眼看快到家的时候,骆童杰突然停下脚步,对着骆童谣严肃的说道:”谣儿,你还是和凤希城分开吧?“

      骆童谣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对骆童杰说道:”哥哥,这个事情我们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不会和凤希城分开的。“

      ”可是,谣儿你想想,从你嫁到凤家,你接二连三的出事情。每次都差点丢了性命,在这样下去,我和爹都会承受不了的。爹那么大年纪了,你难道忍心看他老人家整日为你担心吗?“骆童杰的语气很认真的对骆童谣说道。

      ”哥,我是出了一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和凤希城一点关系关系也没有,而且,这一次是凤希城拼了命的救我,你难道要我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吗?我要是真的离开凤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62】讽刺,第4页

    希城,人家会怎么说我?再说,我这样真的很好,我不会和凤希城分开的,哥哥,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

      骆童谣说完这些话,不再理会骆童杰,径自往家走去。

      骆童杰看着骆童谣背影,懊恼的挥挥自己拳头,然后脸上露出痛苦的样子。

      骆童谣回到家里以后,骆成松不断的告诉下人们做一些滋补的东西给骆童谣吃,又请了一些名医为骆童谣把脉检查,每天把骆童谣照顾的无微不至,尽管骆童谣一再抗议,但骆成松依然我行我素,大有要把骆童谣喂成小猪一样。

      骆童谣从第二天就到欢乐坊去了,骆成松和骆童杰怕骆童谣在出事情,雇了好几个保镖保护骆童谣,这些保镖每天形影不离的跟着骆童谣,让骆童谣感到很无奈。

      骆童谣心里一直有个结,那就是想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但知道这件事的只有阿忠一个人,阿忠的伤势虽然每天都在好转,但就是说不出话来。所以不管骆童谣有多着急,也只能耐心等着。

      其实,着急的又何止是骆童谣一个人,楚墨似乎比骆童谣还急,几乎一天两天就来一次看阿忠,每次得知阿忠还是没办法说话,楚墨总是一副很失望的表情。

      骆童谣回到了欢乐坊,经过一些努力后,欢乐坊又回到以前顾客盈门,生意兴隆的时候。

      可是,这回骆童谣并没有以前那么高兴,反而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感觉。

      这一段时间,太子几乎每天都到欢乐坊来,而且一待就是一天,还经常是一大帮人,整天的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而让骆童谣奇怪的是,如风自从自己出了事情后,再也没有见到他,骆童谣始终也没想明白如风为什么没了音信。

      骆童谣又等了几天,依然没有如风的消息,不禁有些担心。想了想,骆童谣决定到雅风斋去看看。

      骆童谣在前面走,后面跟着好几个保镖。骆童谣快走,那几个人就快走跟上,骆童谣要是悠闲的散步,那几个人也磨磨蹭蹭的跟着,这一路上好多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好笑的场面。

      骆童谣有些头疼的看着这些人,一心想要把这些人甩掉,不然烦都烦死了。

      骆童谣故意走的很慢,然后观察这四周的情况,看能不能找个机会自己走掉,不让这些傻了吧唧的笨蛋跟着自己。

      骆童谣走着走着,突然看到有一个茅厕,茅厕的那一面正好是一个小道。骆童谣眼睛一转,心里一下就想到一个主意。骆童谣回头对几个保镖说道:”我要上茅厕,你们几个在这等着我,记住不许乱动。要是我出来,看见你们不老老实实站在这,我就告诉我爹把你们都辞了。“骆童谣冲着几个保镖做了个凶狠狠的表情,然后背着手走进茅厕。

      骆童谣捂着鼻子走进茅厕,然后从茅厕的缝隙里偷看几个保镖的动静,只见几个家伙果然很听话的守在那,一动不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望这边瞄两眼,但是看到过路的人对他们露出厌恶和鄙视的表情的时候,几个人把脸转过去,咋也不敢看向茅厕了。

      骆童谣不禁得意的偷笑着,然后轻轻的揭开茅厕的草帘子,然后小心的钻了出去。

      骆童谣一溜小跑的跑进胡同里,等到确定自己不会被几个笨蛋发现后,不禁拍拍自己的双手,得意的大步向前走去。

      骆童谣一边走一边哼着歌,她刚要穿过一个胡同,眼睛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好像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在和一个男人在争论这什么。

      骆童谣本来没打算回头,可是那个身影真的让骆童谣的脚步无法前进。骆童谣停止那,很纠结的想了一会,然后脚步慢慢往回退,往回退。

      骆童谣在一堆杂物的掩护下,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骆童谣实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种地方碰到花落颖。而且,最让骆童谣不解的是,花落颖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和一个男人在争论呢?

      骆童谣要是在两个月前,绝对不会理会花落颖的这种古怪行为,别说花落颖和一个男人在争执什么?就是看到花落颖和一个男人睡到一起,骆童谣也不会在意,和她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骆童谣从来不会去关注。因为那样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浪费她宝贵的时间。

      可是,不知道现在为什么,骆童谣很想知道花落颖在干什么?骆童谣躲在杂物堆的后面,仔细听着花落颖和那个男人说的话。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62】讽刺,第5页



      ”表哥,总之这件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现在也没有别的心思管这些了。“花落颖的语气很不耐烦的对那个男人说道。

      ”哦,没有心思管这些,那你的心思想管什么呀?是不是在想那天的事情?怎么样?我比你相公……“花落颖的表哥这时露出色迷迷的样子,把嘴贴近花落颖的耳边,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嘿嘿的不怀好意的笑着。

      ”表哥,你别这样,这是在外面,要是让别人看到了,不好。“花落颖一边挣脱表哥的抱住自己的手,一边紧张的四处看着。

      骆童谣怕自己被花落颖看见,连忙往后躲了躲。这时,花落颖表哥的声音又想来:”怕什么?要不,这样,我们找个地方在快乐一回。“

      ”表哥,你干什么放开我。“花落颖的语气好像很厌烦似的对表哥说道。

      ”表妹,你什么意思呀?怎么?想过河拆桥呀?告诉你,你最好乖乖的,不然……“表哥的话没有说完,但看样花落颖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她表哥的手里。所以,他表哥的语气是威胁的语气,好像还胸有成竹。

      ”表哥,你别生气,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有了身孕,所以不能和你那个……“花落颖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似乎真的很怕他表哥的话。

      花落颖果然是有把柄在她表哥手里,不然,她为什么这么害怕?骆童谣越来越感到事情好玩了,花落颖究竟有什么把柄呢?

      ”怀孕?你骗我的吧?“花落颖的表哥有些怀疑的问花落颖。

      花落颖不高兴的皱着眉头说道:”这事有骗人的吗?“

      ”我不管,反正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不然,你可别怪表哥呦!“花落颖的表哥露出坏笑,然后就听到好像亲吻的声音。

      ‘呵呵”骆童谣这时是真的替凤希城悲哀,他躺在床上养病,自己的老婆居然和别人在这偷情,这要是让一向自命不凡,孤冷清傲的凤希城知道,不知道花落颖会是怎样的下场。

      骆童谣觉得自己已经看不下去了,她也不知道是自己生气,还是替凤希城生气。总之,骆童谣觉得自己的火大的很。

      骆童谣刚要转身走,就听见花落颖一边好像在挣扎,一边求饶的说道:“表哥,真的不行,就算你不在意我,也要在意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你的骨肉。”

      “啥?我的骨肉,你是说……你不是在蒙我的吧?”表哥听到这个话,惊喜之情不以言表。

      更吃惊的则是骆童谣,她简直吓得要喊出声来,骆童谣紧紧捂着自己的嘴,然后就听到花落颖说:“表哥,我没骗你,希城已经很久没有和我****了,我的身孕现在是两个月,你自己算一下吧。”花落颖似乎很委屈的对表哥说道。

      “表妹,这是真的?哈哈哈,没想到我这么厉害,咱们就那么一次你就有了,那我们李家岂不是有后了,那表妹你打算怎么办?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你怎么说呀?”花落颖的表哥欣喜若狂的,但有些担心的问道。

      “表哥,这个事情咱们不能声张,就连姑父姑母也不能说。现在凤家上下的人都知道我已经有了身孕,都认定这个孩子是凤家的骨肉,所以我只能将错就错。”花落颖这时表情很坚决的对表哥说道。

      “可是,这是我的孩子呀?凭什么要管姓凤的叫爹呀?”表哥很不服气的说道。

      “哎呀,表哥你怎么不明白呢?孩子生下来要是管你叫爹,你能给他什么?吃的,穿的,用的,以后的前程?你说,那一样你能比得上凤家?”花落颖这时的口气是咄咄逼人的,把表哥说的哑口无言。

      骆童谣咬着嘴唇,手紧紧攥成拳头,真想过去给花落颖一巴掌,这也太无耻了,你们这不是把凤希城当成傻瓜一样吗?

      不行,我得回去告诉凤希城,不能让他白白的戴了绿帽子不说,还给人家养活孩子。

      这天底下的好事,似乎都让你花落颖占了,以前,骆童谣认为花落颖也就是个愚蠢无知的女人,可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会算计,还胆大包天的算计到凤希城的头上。骆童谣现在不得不佩服花落颖的胆量。

      骆童谣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待下去了,她急忙离开这里,雅风斋也不去了,她现在要回去凤家,告诉凤希城这一切。

      骆童谣离开了以后,花落颖和表哥的谈话却依然在继续,如果这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62】讽刺,第6页

    番话被骆童谣听到,不知又会是怎样的一种结果呢?

      “表哥,要不你这段时间出去散散心吧?”花落颖小心的试探着和表哥说道。

      “出去散心?哼,你是怕凤希城会查到我身上,然后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的指使,你害怕了吧?”表哥的语气有些嘲弄。

      花落颖露出迷人的微笑,哄着表哥说道:“表哥,我并不是害怕,我这也是为我们以后考虑。你想,凤希城要是查出这件事,和我们有关,那他会怎么对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表哥咧咧嘴,觉得花落颖说的也有道理,但就是觉得不甘心。

      “他奶奶的,那个女人怎么那么命大?怎么弄都弄不死,真是见鬼了。”表哥无奈,只能把气都出在骆童谣身上。

      花落颖看见表哥的样子,冷冷一笑,心里暗自想着:骆童谣,我就不信,你会永远的这么好运。第一次,你有四皇子帮你,这一次,你有凤希城为你挡刀。我倒要看看,下一次谁还会来救你?

      骆童谣加快步伐要往凤家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想想,还是搬回去住比较好。不管怎么样,凤希城救了自己,自己也应该为他做一点事情。骆童谣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只是不愿意欠凤希城的人情,才要帮他的,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

      想到这些,骆童谣决定先回家,和父亲还有骆童杰说一声,在会凤家去。

      骆童谣一回到家,就看骆童杰正在那狠狠的训斥那些保镖,看着一个个五大三粗的人,被骆童杰训的抬不起头来,骆童谣就想笑。

      “哥,行了,你饶了他们吧,是我自己偷偷跑掉的,和他们无关。”骆童谣笑着替这些可怜的男人们向骆童杰求情。

      “谣儿呀,你这是跑到那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你可把爹吓坏了。”骆成松一看到女儿安然无恙的会到家,紧张不安的心一下就放松了。

      “爹,我没事。对了,爹,哥,我现在要回到凤家去。”骆童谣一边掺着骆成松往屋里走,一边说道。

      骆成松一听到女儿要回凤家,不禁有些不舍,但看到骆童谣一副很急迫的样子,骆成松也不好强留,只能在那深深的叹着气。而随后跟进来的骆童杰则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骆童谣。

      从上次俩兄妹两个谈完后,骆童杰就是一副很怪的样子。骆童谣心里多少有些感觉,这个哥哥对自己的情感已经超出了兄妹之情,骆童杰也和她透露过自己并非骆成松的亲生骨肉,也就说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可以在一起的。

      可是,骆童谣由始至终都拿骆童杰当亲人看待,一丝一毫的爱恋之心都没有。

      有人欢喜有人游,骆童谣不可能让每个人都高兴。所以,她并不去理会骆童杰,希望时间这副良药可以一好骆童杰的心病。

      “杰儿,你去送送妹妹,不然我不放心。”骆成松叹着气,依依不舍的对骆童杰说道。

      “爹,不用了,我和锦雨一起回去,应该没问题的。你要是实在不放心,那不还有一大群保镖的么?”骆童谣指着外面站的笔直的保镖,想想就觉得可笑。

      最后,骆童谣还是由这群保镖送回来的。一回到凤家,骆童谣就急忙来到凤希城的房间,看到凤希城的房间里,还是坐满了一大家子人,而花落颖已经比骆童谣早回来一步,这会正温柔的坐在凤希城的旁边。

      凤希城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只是伤口还在愈合阶段。看到房间里的人在那七嘴八舌的说说笑笑,骆童谣不禁叹了口气,这样子那像养病呀?人多细菌也多,空气还不流通,而且这样经常和说话聊天对他的恢复一点好处都没有。

      路童谣本来想把自己的意见和大家说说的,可是人家一家人在那说的热火朝天,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能插上嘴。

      而且,最让骆童谣难以忍受的是,他们说来说去,除了孩子还是孩子。花落颖一脸骄傲的样子,现在在凤家本来就不受宠的花落颖成了凤家的大功臣,每个人现在对她都是笑脸相待。

      见过脸皮厚的,就没见过像花落颖脸皮这么厚的人。骆童谣冷眼在一旁看着,脸上露出嘲弄的笑容。

      凤希城靠在床头上,面色平淡的看着大家在那说说笑笑。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骆童谣这边,骆童谣本来在那是等着人走了,和凤希城说说花落颖的事情,但是看到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