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掌权 作者:半面红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1


  •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41 掌权

      骆童谣和凤希城一回到丞相府,就急忙的去看戚氏,来到戚氏的房间,就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葑窳鹳缳晓

      只见戚氏斜靠在床上,脸色的确很不好。骆童谣轻轻坐在床边,拉起戚氏的手,一脸担忧的说:“娘,怎么会这样呢?伤的重不重?大夫怎么说?”

      戚氏欣慰的拍拍的骆童谣的手说:“还是谣儿体贴娘,知道心疼娘。只是,你刚刚回娘家住了一天,就要让你跑回来,娘这心里……”

      “娘,你怎么和我这么见外呢?再说,我家又不是在很远的地方,我可以经常回去的,现在,您先别想那么多,把伤养好再说。”

      骆童谣帮着戚氏掖掖被子,把枕头放平,让戚氏休息。

      “娘,您先休息,我去给你熬点猪脚汤。”骆童谣说完,就要出去。

      “谣儿,您先别忙,娘还有事要和你说。”戚氏一把拉着骆童谣,没有让她走。

      “娘,什么事?”骆童谣复又坐下,不解的问戚氏。

      “谣儿,娘现在这个样子,怕是三天五天好不了,家里的事情又多,所以,娘想让你来打理。”戚氏说完,看着骆童谣,等着她的答复。

      骆童谣想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说:“娘,我只是一个妾,上次帮您处理秀儿的事情,已经有人不满了,要是我现在答应您,恐怕您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养伤了,您还是让花落颖帮您的忙吧。”

      戚氏一听到花落颖的名字,皱起眉头说:“她那有这个本事呀?再说,上次老爷当着大家的面也说了,皇后娘娘寿辰,谁送的贺礼能得到娘娘的赏识,谁就来掌管家务,那个花落颖已经输给你了,还有和脸面与你来争。”

      骆童谣也微颦黛眉,语气还是有些担忧的说:“娘,话虽这么说,可是花落颖毕竟是嫡妻,身份地位都要高出谣儿,这谣儿要是答应您了,岂不是抢了她嫡妻的风头。”

      “傻丫头,有娘呢!娘已经和老爷商量好了,晚上的时候,把那娘两叫过来,我们当面锣背面鼓的把事情说清楚,看那娘两还有何话说。”戚氏胸有成竹的对骆童谣说道。

      “娘,爹是答应了,可是还有相公呢?”骆童谣说完,那眼角瞟了一眼一旁始终没有吭声的凤希城。

      “城儿,你表个态吧。”戚氏严肃的看着自己儿子,语气像下命令一样。

      凤希城不屑的看了骆童谣一眼,然后看向戚氏,语气柔和的说:“娘,儿子听您的,您看着办吧。”

      “好,谣儿,你听见了?希城这心里还是有你的,这事就这么定了,希城,你一会回去告诉那个花落颖,让她晚上和你一起过来。”戚氏安排好这件事,感觉特别高兴,人好像一下就精神了。

      骆童谣冲凤希城撇撇嘴嘟哝着:“他心里是有我,是恨我吧!”

      “谣儿,自言自语说什么呢?”戚氏没听到骆童谣嘟哝什么,不禁奇怪的问道。

      “娘,没事,我自己瞎说的,那我先回去了,晚上我在过来。”骆童谣掩饰的笑笑,然后起身离开,路过凤希城身边的时候,还给他一个白眼。

      看着骆童谣离去,戚氏看着自己的儿子,笑眯眯的问道“城儿呀,你打算什么时候和谣儿圆房呀?这娘还打算抱孙子呢!”

      凤希城听到戚氏的话,脸上表情一下不自然起来,他皱着眉头对母亲说:“娘,我和颖儿的孩子难道就不是您孙子吗?”

      戚氏露出不高兴的样子说:“你明知道我不喜欢那个花落颖,再说,谣儿这么聪明,生出来的孩子,一定聪明伶俐,讨人喜欢,娘就是想要你和谣儿生的孙子。”

      凤希城看到母亲不高兴,无奈的摇摇头:“娘,您先好好休息,这事改天再说。”

      “什么改天再说,娘就没闹明白,就算你不喜欢谣儿,那也可以和她圆房呀。到时候,有了孩子,别的就没那么重要了。”戚氏苦口婆心的劝儿子,希望儿子能听她的劝。

      凤希城不禁哑言失笑,心里冒出一个想法:要是自己真的要和骆童谣****,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作何反应?

      凤希城不禁想起骆童谣发火的样子,愤怒的瞪着眼睛,轻咬着嫩唇,小手紧紧握起拳头,像一头愤怒的小母狮子。

      戚氏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41 掌权,第2页

    看到儿子在那发呆,嘴角露出微微笑意,不禁有些得意,看来,自己要想想办法撮合撮合这对别扭的小两口。

      晚上,在戚氏和凤柏萧的房间里,骆童谣,凤希城,二姨娘,花落颖一家人齐聚商量要骆童谣帮着戚氏打理丞相府的事情。

      二姨娘嘴撇,冷嘲热讽的说道:“我就没听说,这家事要由一个妾来管理的,早知道可以这样,那我岂不早就是这个府中的半个当家的了,何苦天天小心翼翼的看着人家脸色。”

      凤柏萧眉头一皱,不高兴的对二姨娘说:“你那来的这么多牢骚?那个又给你脸色看了?你不给别人脸色看,就不错了。”

      二姨娘不服气的想反驳,凤柏萧马上用眼神制止二姨娘,二姨娘不甘心的跺跺脚,把要说的话硬是咽了回去。

      花落颖在一旁,低着头,紧紧的咬着嘴唇,两手攥的紧紧的,满脸都是不服气的样子。

      “儿媳,你是不是有话要说?”戚氏看着花落颖的样子,知道她不服,本来不想搭理她的,但一想还是趁着这个机会把话说开,也好让骆童谣以后能顺利的管理家中的事物。

      花落颖抬起头,满眼哀怨的看着戚氏说:“娘,颖儿不服气,颖儿是嫡妻正室,这帮您打理家务,本应该是儿媳的事情,可您根本就不给儿媳机会,反而让一个妾来做我这正室要做的事情,请问娘,您让颖儿在府中情何以堪?”

      “儿媳,这件事不是一开始就说好的吗?那天,是老爷定的规矩,谁要是讨的皇后娘娘的欢心,谁就帮我的忙,结果显而易见,是谣儿赢了,你输了呀!你还有和不服气的?”戚氏不客气地问花落颖。

      花落颖眼神怨恨的看着骆童谣,语气有些悲哀的说:“儿媳是输了,可儿媳不是输给她。”花落颖指着骆童谣说。

      “你什么意思?你可是明明输了的?”戚氏不解的问道,难道花落颖还想抵赖不成。

      花落颖冷笑着说道:“我是输了,但我永远不服她骆童谣,她能赢了我,是因为她的命好。她生来就是千金小姐,要什么就有什么,她一句话,可以有很多人围着她转,皇后娘娘喜欢她的贺礼,不是因为她做的多好,而是因为她比我有钱,她可以用钱做任何事,就说她嫁给希城这件事吧,希城并不喜欢她,还不是因为她依靠骆家的财势,逼着希城娶的她。”

      “颖儿,不要胡说。”凤希城有些不悦的说道。

      颖儿不敢违背凤希城的意思,只能是愤愤不平的看着骆童谣。骆童谣看着花落颖在那愤愤不平,万般无奈的摇摇头,这个花落颖是没救了。

      本来还以为她刚才的话,说的有些骨气,可现在看来这个花落颖简直是俗不可耐。

      自己没有努力不说,还把自己的失败归咎到客观原因上,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是有钱没钱的问题,说她蠢的像猪一样,真是没冤枉她。

      “谣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戚氏看着骆童谣摇头,以为骆童谣是委屈呢。所以,她想给骆童谣一个辩解的机会。

      骆童谣笑笑,对着戚氏说:“娘,我没什么可说的,一个人连自己怎么摔倒的都不知道,别人想去扶她都没用,因为她会一个劲的摔倒,直到摔到头破血流为止。”

      戚氏有些不解的看着骆童谣,不明白骆童谣究竟说的什么意思。而二姨娘和花落颖则更是晕头转向,不知道骆童谣这话说的是谁?

      而凤柏萧和凤希城略微捉摸一翻后,就知道骆童谣的意思。只是父子两表情却不相同。

      凤柏萧是赞赏的点头,而凤希城则是皱着眉头,眼神满含深意的看着骆童谣。

      “骆童谣,你有话说话,你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听不懂。”二姨娘不满意的对骆童谣说。

      !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