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倾心 作者:半面红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1


  •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34 倾心

      一大清早,骆童谣一推开大门,一缕金色的阳光照射进来,把骆童谣一夜的辛苦一扫而光。葑窳鹳缳晓

      美美的伸了个懒腰,回头看看趴在桌子上休息的锦雨和伙计们,骆童谣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在现代那种奋力拼搏的时候。真怀念那种全心全意投入到工作中去的时光,也许,骆童谣这种人就是为工作而生的人吧。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远处响起,越来越近,一下就打破了宁静,安逸的清晨。

      一阵阵漫天的灰尘扬起,骆童谣厌恶的用衣袖遮住口鼻,不满的皱起眉头:“这一大早上,谁这么没有公德心?”

      三匹快马从骆童谣的面前飞奔而过,卷起浓浓的灰尘,呛得骆童谣咳涑不止。

      骆童谣已经在心里将这几个骑马人的祖宗全部问候一遍,这时,突然听到一声洪亮的“吁”声,然后是勒紧缰绳,之见三匹马中的中间一匹马突然被紧急叫停,一下子腾空扬起前蹄,发出长长的嘶鸣,瞬间落地后嘴里不断的吐着白气。

      “童谣。”前方的人调转马头,惊喜的冲着骆童谣喊道。

      骆童谣不敢相信的放下自己的手,惊讶的看着前方。

      依旧温文儒雅,即使脸上布满了风尘,却依然无法掩饰因兴奋而熠熠生辉的明亮双眼。

      “如风?”骆童谣捂着自己的嘴,简直无法相信。

      如风潇洒的翻身下马,将缰绳交给旁边的一个貌似随从的人,然后步伐很大,很快的走到骆童谣的面前,露出温暖的笑容问道:“你总是让我觉得意外,这可是一大清早,很多人都没起床呢?你却站在这路边?真是匪夷所思。”

      “切,少见多怪,现代人在这个时候早已经起来晨练了。”骆童谣心里默默的这么想,但脸上却是十分开心的样子。

      “可能我不是普通的人吧,所以做事情总是与众不同。”骆童谣呵呵笑着说。

      如风眉毛一扬,显得十分英俊,帅气。“你的确实与众不同。”如风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的瞳孔在放大。

      “我就当你这话实在表扬我。”骆童谣看到如风的头上,全是一层层露珠,可能是他在披星戴月赶路的缘故,叶霜晨露才会在如风的头上留下痕迹。一滴较大的露珠似乎急于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急匆匆的要从如风发丝上滚落,骆童谣很自然的伸手替他擦去那颗露珠。

      如风看到骆童谣的举动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骆童谣没有留意如风的异样,擦掉水珠后,好奇的问如风:“看你的样子,好像一直在赶路?”

      如风微微一笑,有些戏谑的说:“你的样子,看上去也很疲惫,难道也是一夜未眠?”

      骆童谣做了个调皮的表情说:“看来我们注定不能平平淡淡的相见。”

      “这次,明显比头两次要好的多。”如风哈哈大笑着回答。

      “怎么样?你最近没有什么麻烦吧?”如风语气充满关心的问到。

      骆童谣皱皱眉头,然后很奇怪的问:“你很希望我有麻烦吗?”

      如风一愣,然后眼光有些不解,他似乎在想什么让他觉得疑惑的事情,然后又没想通的样子,最后放弃的摇摇头说:“没事就好。”

      “你不是真的想让我有麻烦吧?”骆童谣这下可觉得有些纳闷了。

      “主人,时候不早了。”旁边的一个随从在提醒如风。

      如风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很认真的对骆童谣说:“我送你的东西,你要好好保藏,万一,有一天真的遇到麻烦了,这个令牌也许可以帮到你。”

      骆童谣“呵呵”一笑问如风:“你这个人真怪,好像算准我会有麻烦似的,好了,他们在催你呢,你快走吧。”

      如风眼神有些留恋的点点头,然后看了看首饰铺子,问道:“你住在这吗?”

      骆童谣摇摇头:“我不住在这,昨天是因为要急着赶一个首饰,所以留在这里。”

      如风了解的点点头,看骆童谣并没有打算告诉他住址的意思,有些失望的和骆童谣告别:“我有事情,要先走了,再会。”

      骆童谣笑着挥挥手,和如风告别。

     &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34 倾心,第2页

    nbsp;如风转身向自己的马儿走去,然后翻身上马,刚想策马扬鞭,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对骆童谣大喊道:“有事,可以到雅风斋找我,如我不在,可以留下口信。”

      骆童谣微笑点头,然后再次挥手和如风道别。

      如风对骆童谣露出迷人的微笑,然后策马奔腾,绝尘而去。

      骆童谣和锦雨拿着给皇后的贺礼回到丞相府,刚一进院子,就被管家请到大厅。

      凤柏萧,戚氏,凤希城,二姨娘,花落颖,全在大厅里。凤柏萧和凤希城是满脸的严肃,戚氏则是一副担忧和埋怨的神情,而二姨娘和花落颖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架势。

      在地上,雪儿则跪在那,看到骆童谣,眼睛一红,眼泪就掉出来了。

      “骆童谣,跪下。”凤希城在一旁冷冷的说道。

      骆童谣下巴一扬,不服气的问道:“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你目无家规,居然擅自外出,还夜不归宿,今天我就要好好给你立立规矩。”凤希城的脸真是冰雕的,一点表情都没有。

      骆童谣时常纳闷,他怎么就能做到让自己的脸和僵化似的。

      “骆童谣,你不用乱动心思了,今天无论无何也要让你长长教训,李福,上规矩。”凤希城说完,就用眼神示意管家。

      “那个,城儿,不如问问谣儿,是不是真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戚氏脸上有不忍的表情,但说话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骆童谣心在往下沉,看戚氏的样子,今天她恐怕在劫难逃了,只是不知道自己要遭到什么非人的待遇。

      “姐姐,还问什么呀?要是这样您还想袒护的话,那以后这府里可就真的乱了套了。”二姨娘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

      “谣儿,你别怪我们心狠,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确实是太过分了,这要是在别的地方,你会被处死的。”凤柏萧也摇着头,无奈的对骆童谣说。

      “就因为我晚上出去,没有回来,就大恶不赦了?”骆童谣想不通。

      这古代是什么狗屁规矩,我又不是出去杀人防火,骆童谣不服气的说道:“我不明白,我出去是做正经事,凭什么要处罚我?”

      “亏你还敢问?您难到没有学过女训,学过三从四德吗?作为女人,你这种行为已经是有失妇道,我们凤家一向是以仁治家,不然,已经把你浸猪笼了。”凤希城强惹着怒火对骆童谣说到。

      骆童谣无语的闭上眼睛,和这些愚昧无知的古代人真是无法沟通。

      “好,我倒想领教领教凤家的仁政。”骆童谣知道多说无益,不如坦然面对,这该死的旧社会,这万恶的封建制度,我画个圈圈诅咒这一切。

      “不要,老爷,少爷,是锦雨的错,要罚要打,锦雨一人承担。”锦雨看见小姐挨罚已经成定居,她实在不能眼看这小姐受罚,只能自己替小姐挨罚。

      “锦雨,你以为你能跑得了吗?”二姨娘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锦雨说道。

      “什么意思?雪儿已经受罚了,我也要挨罚,锦雨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牵连锦雨?”骆童谣气势汹汹的看向凤希城。

      !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