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得偿心愿 作者:半面红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1


  •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20 得偿心愿

      “爹,哥,你们干嘛这副表情?”骆童谣奇怪的看着二人问道。葑窳鹳缳晓

      “谣儿,你一向不喜欢热闹,只喜欢呆在闺房里弹弹琴,写写字的,这生意上的事,也不是你应该管的呀!”骆成松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搞不懂女儿怎么会说出这么有反常理的话。

      “爹,女儿长大了,怎么可能老是做那些无聊的事情,再说了,女人要是没有点本事,光靠男人,那这一辈子就只能看男人的脸色过日子,女儿可不想这样。”骆童谣据理力争,打算说服父亲让她做事。

      “谣儿,你是不是在凤家受委屈了,过的不好呀?你实话和爹说。”骆成松紧张的看着女儿,唯恐女儿受到伤害。

      “爹,我真的没事,我想帮家里的忙,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可是,你是我骆成松的女儿呀,我骆成松的女儿虽然没有皇宫里公主尊贵,但也是千金小姐,娇生惯养的,怎么可能抛头露面呢?这样会让人家笑的。”

      骆童谣抓狂的闭起眼睛,这古代人怎么这么迂腐呀,骆童谣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气,然后蓦地张开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慢慢的说道:“爹,女儿这辈子不想靠男人,您要是不同意女儿出去做事,女儿自己想办法。”

      骆童谣说完,赌气的回到自己房间,留下骆家父子两在那发呆。

      “杰儿,这谣儿怎么了?怎么这才嫁出去不久,就和变了个人似的,怎么和我以前的谣儿不一样了呢?”骆成松看着骆童谣离去的背影,有些糊涂的对骆童杰说。骆童杰略有所思的看着父亲,过了一会,露出微笑对父亲说:“爹,谣儿没变,就是嫁人了,懂事了。你看,那脾气还是以前的倔脾气,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就把自己关到屋里,不理任何人。我看,谣儿想帮忙,就让她帮吧。不然,又要像以前似的,不吃不喝,倒时,您又该心疼了。”

      骆成松叹了口气,无奈的点点头:“好吧,谣儿愿意帮,就帮吧,女儿大了,不由娘了。”

      骆童谣没想到骆成松会这么痛快的就同意自己的要求,不免觉得有些意外。

      “哥,爹怎么会这么快的就同意我帮家里的忙?”骆童谣坐在马车里好奇的问坐在对面的骆童杰。

      “你呀,还说呢,上次的事情你忘了。爹还不是心疼你,怕你在闹脾气,不吃不喝的在伤到自己的身体。所以,即使不愿意,也只能遂了你的心意。”骆童杰苦笑着摇头,这个丫头还是不明白父亲对她的疼爱。

      骆童谣在骆童杰的陪伴下,逐渐了解骆家的产业结构。骆家的产业按现代的话说就是涉及了金融业——也就是钱庄和金银铺子。餐饮业——也就是客栈和酒楼。地产业——也就是出租土地,买卖土地。时装界——也就是做衣服的成衣铺子。还有就是收购和出售上好的茶叶和名贵的山参等等。

      骆童谣把“自己”家的在京城的家业大概看了一遍,即使是二十一世纪的跨国总监,也对骆家的家业之大和涉及的行业之广,感到由衷的敬佩。

      这边,骆童谣努力的熟悉古代商业的运营模式,那边在凤家的书房内,楚墨和凤希城正在商议生意上的事情。

      “希城,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楚墨有些犹豫的对凤希城说道。

      凤希城放下手里的信函,抬头看着楚墨淡淡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字“说。”

      楚墨习以为常的一耸肩,然后说道;“你是不是该把你的二夫人接回来了?”

      凤希城眉毛一拧,想到骆童谣这个女人他就觉得头疼。如果可以的话,他到希望骆童谣在娘家住一辈子。

      “你想说什么?”凤希城冷冷的问楚墨,他知道楚墨从来不说废话,他既然提到骆童谣,一定有他的道理。

      “最近,京城里有一件新鲜事,骆家的千金小姐,丞相府的二夫人每天穿梭于各大商号之间,驻足于闹市之中,引起不少人的好奇之心。所以,每天凡是骆字号的商铺的买卖都相当的好,反而我们凤家商号的生意清淡了许多。”

      楚墨再像说与他无关的事情似的,语气没有一丝情感。楚墨是聪明人,他知道什么事情自己能发表意见,什么事情点到为止。

      “有这样的事情?”凤希城觉得有些头疼了,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就不能安分守己一点呢?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20 得偿心愿,第2页

    楚墨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保持沉默,等着凤希城自己做决定。

      “少爷,老爷和夫人请您过去一趟。”书房丫头嫣红进来像凤希城禀报。

      “知道了。”凤希城叹了口气,对楚墨说:“你帮我留意一下,看看这个女人每天都在干什么。”

      看到楚墨点头答应,凤希城拍拍他的肩膀,向父母的房间走去。

      “爹,娘,你们叫孩儿来,有什么事情么?”凤希城给父母请完安,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儿呀,这谣儿回娘家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你这作为夫君的,也不说问问,去看看,也没有打算把谣儿接回来的意思,这是不是不太合适呀?”

      戚氏有些不满的问自己的儿子,她就始终没弄明白,谣儿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呀,大家闺秀,出身名门,容貌绝美,性格可人,儿子为什么就不喜欢呢?

      “是呀,希城呀,既然娶了谣儿,你就要有个夫君的样子,你这样让谣儿无限期的在娘家住下去,成何体统?”凤柏萧也不满的数落儿子。

      这事还真能扎堆,一个不提,都不提,这要是提起来,还没完了。

      “爹,娘,孩儿知道了,孩儿忙完手里的事情就去接人。”凤希城勉为其难的答应父母的要求。

      花落颖看见凤希城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笑着坐在凤希城的腿上撒娇的问道:“城,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凤希城伸手捏了一下花落颖的脸颊,调笑的说道:“见到你,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没有了。”

      花落颖听到这句话,咯咯咯的笑起来,然后搂着凤希城的脖子,用甜的能腻死人的声音说:“城,你坏。”

      “哦,这也叫坏呀,那我以后不说了。”凤希城的手在花落颖身上游走,逗得花落颖娇笑不止。

      花落颖在凤希城身上不停的扭动着,挑起了凤希城身体里的燥热,凤希城一把抱起花落颖,像床榻走去。

      一番欲望的发泄后,凤希城熟睡过去,眉头却微微皱起,似乎在睡梦中,还有烦心事。

      花落颖俯身看着凤希城,今天的他有些不同,没有以往的爱抚和温存,而是像在发泄一样,安全不顾及身底下人儿的感受,这让花落颖有些困惑。

      !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