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算计 作者:半面红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11


  •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4 算计

      翌日,早膳过后已经是旭日升起的时候。葑窳鹳缳晓骆童谣还是喜欢在现代的时间观念,早起洗漱,简单的吃点早餐,直接上班,开始一天的工作。

      现在吃过早餐,像柿饼一样的太阳已经升到了离地平线四十五度的夹角,估计依现代的时间来算也是八九点了。

      骆童谣让锦雨将嫁妆的账目拿到了,还在清晨的时候她已经粗略的过了一遍。现在要做的工作就是了解这些账本和统计,知晓现在她个人的身家有多少。骆家给这个骆童谣的嫁妆还真不少,光是账目上已有的已经够京城的老百姓生活几年的了吧?

      昨日经过她的观察,恐怕整个清廉的相府加起来,都未必有她有钱。

      但锦雨说还有一些是骆童谣哥哥单独为骆童谣备的,并没有记在账本上。所以骆童谣让锦雨去做大致的清点,自己则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清算。

      骆童谣在纸上划了一笔,却有两个轻微的脚步声慢慢向她靠近。骆童谣又翻过一篇,没将这脚步声放在心上。

      “妹妹。”花落颖身着淡黄色轻纱云端长裙,头戴珠钗玉环站在门口,笑眯眯的唤了一声。

      这本账看来还有些不清不楚啊!

      见骆童谣没有打算理会自己,花落颖向旁边一个清秀却也灵动的丫鬟使了个眼神。自己向前跨了一步,走到桌前径直坐下,丫鬟金铃瞥了一眼骆童谣,也将手里原本端的东西放在了桌上。

      “妹妹,我特意吩咐厨房炖了一盅莲子羹。我一个人也食不完,就想来找妹妹一起用。”手持天蓝色的锦帕,含笑将金铃盛出来的一碗莲子羹端到了骆童谣前方。

      骆童谣依旧淡淡的口吻,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一笔下去立刻又翻向了下一页。“我不喜欢我做事的时候,有东西在旁边叽叽喳喳。”

      花落颖面上的笑容突然顿住了,不过在下一秒又重新恢复了娇笑,“妹妹,莫不是没听过莲子羹的作用吧?里面加了不少好东西,特别是在我出生在的寻常百姓家难得一见的金丝枣,相信妹妹身在大户人家应该吃过不少。它的喻意可是很广泛的。特别是像我们刚成婚的女子,有早生贵子的……”

      “废什么话!”微皱眉梢一丝不悦漫上心头,如果不是不想跟她一般见识,早把她扫地出门了。“我想你找凤希城生子更实际!我一个女人帮不了你,你不是没听懂我的意思吧?”金丝枣,寻常百姓?

      早生贵子!以为她是傻子么?

      不就是想说凤希城在她那里,不会来她这里么?谁稀罕!她骆童谣何愁没有男人,只是要男人不过是为了生理需求,金钱才可以让生理和心理都满足。想到这里骆童谣似乎将面前的账目看成了无数张钞票。

      “妹妹,我知道希城连新婚之夜没有到妹妹房里,让妹妹生气了。我会劝劝希城的,还妄妹妹莫怪。”花落颖搅动着自己手里的锦帕。身后的金铃也领会到里面特有的含义,退出了房间。

      骆童谣合上账本,她向来不喜欢别人在她做事的时候打扰她,而且还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废话。第一次见花落颖,她已经在心里对她进行了定位,所以说任何好听的,也改变不了对她的看法,反而让她认为她有所企图。

      “你好像有专与人做对的潜质,不知道你的爹妈有教你‘教养’二字怎么写吗?”绝美的容颜上已泛薄怒,希望她能自觉离开,否则——她有一个坏毛病,被人打扰了就没办法继续工作。

      花落颖像极了受了委屈,抿了抿嘴唇,“妹妹难道不知道姐姐没有亲生父母的吗?”顿了顿又继续道,“姐姐只是想和妹妹做好姐妹,日后一同服候希城而已。姐姐愿意和妹妹一同享用一个相公,难道妹妹就这么容不得我吗?”

      听到如此动情的话,骆童谣却有一种想笑的冲动。在现代一个男人,两个女人都有矛盾产生。在古代,一夫多妻制是一种制度一种风气,可她不觉得就能好好相处下去,至少依她的性格是不能的。再者,她不是以前的骆童谣,可以为一个男人去死,还能包容这么一个女人和自己共用丈夫。真是蠢得可以!

      而面前这个女人,未必和以前的骆童谣一样蠢,甘愿将自己的丈夫让给他人。

      轻笑一声。“哦?是吗?那还真要劳烦你帮我劝劝那个凤希城今晚来我这里,我还真有事找他。”

      那么一瞬间,花落颖的脸色变得有些紫,整个表情僵住。“好啊。不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4 算计,第2页

    过不知道希城会不会听姐姐的话……”

      “答应得如此勉强,我看还是不用了。花姨娘,麻烦你连带这些恶心的东西都快点出去。”骆童谣眶了一眼那看似美味的莲子羹,略带讽刺的说道。

      一碗莲子羹就稀罕成这样,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骆童谣真想用燕窝灌死她,然后拿她自己的钱买单。

      “姐姐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希城的脾气妹妹也是知道的。姐姐喜欢希城,妹妹很清楚,若不是姐姐之前与希城犯下过错……”说及深情之处,花落颖哽塞的顿了顿,用手中的锦帕擦了擦脸继续道,“姐姐也不会来凤家与妹妹共侍一夫。妹妹也与姐姐一样,都深爱这个男人。”

      这样楚楚可怜之势,任骆童谣看了都为之一沉。只不过——

      “你不用在我这里多费心思,只要你不再来烦我,那个男人是你的跑不远。”骆童谣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见她一副快要滴水的模样,只要她不妨碍她的生活,男人她花落颖缺,可她骆童谣不会缺。话锋一转,“现在麻烦你别再费心挤眼泪了,端着这些东西离开。”像极了扫瘟神。

      此刻,金铃刚好从门外走了进来,“少夫人。”

      “金铃,将莲子羹端上。”垂了垂眼帘,玉手握拳,轻声道,“姐姐,那妹妹先行离开了。若是有事,随时来我房里找我便是。”

      被花落颖这么一搅活,骆童谣也没了看账本的兴致。索性也跟着起身,等她们走了就把门关上小睡一会儿,至少不用大敞开门让闲杂人等来骚扰。

      这个花落颖绝对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只是她现在不想参与什么家斗,安分守已最好,否则别怪她。

      “哎哟!”

      刚踏在门槛上,抓住门框,花落颖一声惊叫,随后还有瓷器打碎的声音。只见花落颖淡黄色的长裙上全落上了稀稠粘液状的东西,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虽是晶莹剔透的银耳贴在长裙上也极为不受看。湿透的长裙能看到里面隐隐约约的雪白大腿。

      “金铃。”花落颖见状只能慌乱的用手里的锦帕擦拭裙摆,试图想站起来。

      正在骆童谣深皱眉峰之时,一声颇具懊恼的声音传来,“颖儿怎么了?”由于着急,身着暗花锦袍,头戴紫玉冠的凤希城三步并着两步朝这边而来。

      花落颖抬眸向后看,欣喜的对上了那双深讳的眼睛,眸子里满含氤氲。“希城,你不是去尚书大人那里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将花落颖扶起,“这件事呆会再说。你这个是怎么回事?”目光一紧,随即鹰眸像狩猎般巡视着骆童谣与金铃。

      他临出府到了尚书部却发生随身的印章不见了,急着赶回来,想到花落颖昨日好奇的看了一眼,他明明放好了。可是却出了这样的事,所以想问问花落颖有没有瞧见。却听到下人说她来了骆童谣这里,思及这两天所接触的骆童谣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因此赶紧过来看看。没想到刚在走廊上,就听到花落颖的声音。

      金铃是他特别替花落颖挑的,做事稳重,不可能会犯这样的错。骆童谣!

      “你老人家的眼睛是长针眼了还是有色盲?”知道凤希城看她的意思,骆童谣有些生气的反问。不问事情原由,不分青红皂白,脑子里长疮了,转不过来吧!骆童谣,如果你知道了会不会阴魂不散缠着这个人?

      见骆童谣还是一副牙尖嘴利的样子,凤希城就犯头痛。传言结了婚的女人性情会大变,该不会就是说的这个女人吧?看了看旁边的花落颖,凤希城才尤感欣慰,这才是他的女人。似警告般瞪着骆童谣,“骆童谣我之前就警告过你,如果你要挑战我的极限,最好是能在自保的情况下。”

      骆童谣在一旁都不屑看凤希城一眼。这种男人,有个屁用,一个女人就能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希城,别错怪了妹妹。其实是我不小心的!”花落颖咬了咬下唇。

      “是谁的错我能分辨,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衣服换下来。走。”轻声细语,如同在呵护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看着他们三人连同凤希城的贴身护卫,骆童谣咒骂一句。“我看是眼睛被猪油蒙住了吧?”辨事非,是男是女都快辨不清了吧!穿着一身人皮,更像是一头猪。

      不过他的那句自保,倒是提醒了骆童谣。

      !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重生之妾侍大翻身,04 算计,第3页

    >

    大家可以到 追新小说网bookzx.org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