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八十一章

      九娘子咬牙坚持着,看着锅里的白糖慢慢融化了,和芝麻都粘在一起了,再把准备好的熟的碎的核桃肉倒了进去,继续不停地翻炒,炒到白糖完全融化了,和芝麻和核桃黏在一起,九娘子用锅铲挑了一点起来,都能扯出丝了,这才算炒好了。唛鎷灞癹晓

      九娘子便招呼珍菊停了火,过来一起将锅子里的炒好的芝麻核桃,倒在了准备好的大大的竹板上,二人用手掌沾了冷水,不停地在这一堆芝麻核桃上用手掌压着,慢慢地将这些都压平了,压成扁平的一大块,白糖融化之后亮晶晶的,黏着芝麻和碎的核桃肉,看上去就是特别的好看,香气又浓郁。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旁边已经围了不好下人在看了,这芝麻糕算是江南这边的特产了,京城里的人还不多见,因此大家都被这香味吸引了过来,不住的啧啧赞叹着。

      九娘子将那芝麻核桃压好之后,让珍菊拿了刀来,将压平的芝麻核桃切成均匀的小块,切好之后一看,倒也有了一大竹板。

      九娘子便让珍菊取了些一色的绿地粉彩花卉盘子过来,装了几盘,自己心里想着,一盘送给老太君,一盘送去老侯爷和太夫人那,一盘单送给徐振祥,一盘给贞娘,自己也留下一盘,看着剩下的还有一些没装盘的和散碎的,九娘子将李妈妈唤了过来。

      “李妈妈,这里还有一些我刚刚做的芝麻糕,只是卖相有点不好了,妈妈就帮我拿去分了给大家吃了吧,我看着江南的特产小点心大家似乎都没吃过的样子,让大家也尝尝。”九娘子说道。

      李妈妈正想着怎么向九娘子讨个一块两块的呢,没想到九娘子倒这么大方,忙喜不迭地跑过来,嘴都笑开了花,“多谢谨夫人了,不瞒谨夫人了,别说她们了,就是奴婢我都馋得口水都要掉下来了呢。”

      九娘子笑道,“那最好了,现在还热乎乎的呢,赶紧拿了叫大家伙都尝尝吧,忙了半天,都赶紧歇歇吧。”

      早有那有眼力见的下人搬了椅子过来,请九娘子坐下歇着,又有人倒了热茶来给九娘子,九娘子接了,坐了下来,众人这才一哄而上地将那剩余的芝麻糕都抢了个一干二净。

      抢得多的人抢了个整块,手脚慢的只能抢个碎末,但大家吃了都觉得满口留香,松脆香甜,不住地赞叹,赞九娘子手艺好,赞九娘子平易近人,好相处。

      九娘子坐了会,茶倒没喝,就起来让珍菊用食盒将几盘芝麻糕装了,向李妈妈辞道,“还得去送芝麻糕呢,妈妈改天有空去我那玩去。”

      李妈妈也将九娘子送出了大厨房,九娘子一路正好将老太君和老侯爷太夫人那的送了,都是送到一等大丫头的手里,没有面见几个大主子就走了。

      侯爷的那份,九娘子想了想,让珍菊带着去交给徐振祥的小厮了,自己则带着给贞娘的那份回了荣祥堂。

      贞娘已经处理好了庶务,正喝着蜂蜜水同孙妈妈说闲话呢,见九娘子进来,忙问道,“谨娘,可辛苦你了,快来坐下歇会吧。”

      九娘子将那盘芝麻糕拿了出来,对贞娘说道,“正好就着蜂蜜水吃,刚做好,姐姐快尝尝,可是这个味儿?”

      贞娘用帕子托着尝了一小块,连连赞道,“嗯,就是这个味儿,酥脆香甜,真是好吃呢。”

      九娘子笑道,“姐姐喜欢就好了,若还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告诉谨娘就是,只要谨娘会的,就一定会去帮姐姐做的。”

      贞娘再三谢了,九娘子这才辞了回到荣月堂去歇着了。

      珍菊已经送完东西回来了,对九娘子回道,“交到侯爷的贴身小厮手里了,侯爷正处理公务呢,肯定会吃的。”

      九娘子点点头,对珍菊说道,“那芝麻糕你端了去给灵菊和刘妈妈都吃点,给我留个几块就够了。”

      珍菊应了,下去准备九娘子的膳食去了。

      晚膳过后,九娘子刚刚准备去园子里散散步呢,就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婆子闯了进来,珍菊正要上前喝斥呢,那为首的婆子倒先喊上了,“奉太夫人之命,拿了谨夫人去问话,还请谨夫人走吧。”

      珍菊一听大惊失色,问道,“到底是什么事?为什么要叫我们家夫人去问话?”

      那婆子冷笑道,“你是个什么阿物儿,太夫人的事也是你能置喙的?赶紧走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呢?”

      珍菊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庶女贵妾,第八十一章,第2页

    气急,还要同她们理论呢,九娘子止住了她,“去就去吧,不过就是问话罢了。”

      对那婆子说道,“既如此,请妈妈前头带路吧。”

      那婆子见九娘子倒还如此镇定,便也客气了几分,九娘子回头又吩咐灵菊好好看着院子,让珍菊将没吃完的几块芝麻糕也带上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预感,似乎今天的芝麻糕一事没这么简单。

      到了荣祥堂,正厅里坐着满脸怒气的太夫人,并不见贞娘,九娘子上前给太夫人行了礼,问安,可太夫人却并不叫九娘子起身,就让九娘子这么跪在地上。

      太夫人冷冷地问道,“我且问你,你给你姐姐吃了什么?”

      九娘子神情丝毫不见慌乱,因为这阵仗,已经让她明白了,贞娘肯定是出什么事了,在这府里,她是没有任何倚靠的,如果再自乱阵脚,那么谁都帮不了她的,

      “谨娘不知道婆母所言是何意?还请婆母明言”九娘子答道。

      “哼,谁是你婆母?里间床上躺的那个才是叫我婆母的人,谁给你的权力让你这么胡乱叫的?”太夫人丝毫不给九娘子一点情面,一开始就将九娘子狠狠踩在脚底下。

      九娘子微微一笑,既然你不认我,那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九娘子又说道,“是谨娘冒犯了,请太夫人明示到底是何事?”

      太夫人哼了一声,懒怠说话,对旁边一直抹泪的孙妈妈点点头,孙妈妈走过来,对九娘子大声喝道,“谨夫人,我们夫人对你是礼让有加,处处维护的,你为什么恩将仇报,给夫人下毒呢?还好夫人吃的不多,都吐了出来,否则你岂不是要害了夫人?难不成你想毒死夫人自己上位不成?”

      孙妈妈说的又快又急,仿佛九娘子就是那罪大恶极的真凶一般,九娘子听了,面上依旧没有什么变化,问道,“敢问孙妈妈,姐姐是吃了我坐的芝麻糕才吐的吗?”

      孙妈妈点头,“自然是的,夫人今天一整天什么都吃不下,只吃了几口你做的芝麻糕,才刚大夫也看过了,说了是吃你的芝麻糕吃坏了。”

      “哦,还有这等事吗?”九娘子惊讶地问道,转向太夫人那边,对太夫人说道,“太夫人,谨娘想请大夫出来,有些话想问问大夫。”

      太夫人不以为意,“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好吧,叫你死的心服口服的,”对孙妈妈吩咐道,“叫那大夫出来回话。”

      孙妈妈应了,转身去了里间,叫了个中年大夫出来,九娘子看了看,这大夫并不是上次给贞娘号脉的那个。

      九娘子正准备问话呢,外边传来了老太君颤巍巍的声音,“贞娘怎么了?有没有事啊,可别吓唬我老婆子啊,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呢。”

      众人一听是老太君的声音,太夫人连忙起身迎了过来,众人除了跪在地上的九娘子,都纷纷向老太君行礼问安。

      原来是徐振祥扶着老太君走了进来,看见跪在地上的九娘子,徐振祥的眼神里明显有几分心疼和愤怒,只是不知道这怒气是对谁来的,九娘子迎着徐振祥的眼神看过去,坦荡荡,无所畏惧。

      老太君根本没时间管九娘子了,只是一迭声的问贞娘如何,一边往里间走去,众人只得跟了进去,贞娘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神清颓然,老太君过去坐在床边,“贞娘,你怎么样了?”

      贞娘听见老太君的声音,勉力睁开眼睛,虚弱至极地说道,“老太太,您怎么来了?”说罢便要挣扎着起来。

      老太君一把按住她,“快躺着吧,好好歇着,别起来了。”又问太夫人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夫人答道,“媳妇也是才得到信的,说贞娘吃坏了东西,又吐又拉的,请了大夫来看,说是中毒了,这给媳妇吓的,忙过来看了,还好,吃的不多,大夫来的及时,没有太大问题,说是有点滑胎的迹象,让好好安养保胎呢。”

      “哦?吃坏了?中毒?什么东西,谁做的?拖过来打死就是了,还敢谋害咱们家的子嗣吗?”老太君说道。

      “咳,您说说,偏就是她那妹妹谨娘作的呢,媳妇这不正在审她呢吗?”太夫人叹气道。

      “哦,这倒是奇了,那孩子我看着还不错呢,原来心也这么坏吗?那我同你去看看,”说罢又对贞娘说道,“你好好歇着,我去替你出气去啊。”给贞娘掖了掖被角,就出了里间。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庶女贵妾,第八十一章,第3页


      自始至终,徐振祥都很沉默,只是看着贞娘的眼神冷了几分,贞娘感受到了徐振祥的冷漠,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不敢看徐振祥的眼睛。

      几人出了内堂,老太君坐了上首的主位,太夫人和徐振祥坐在下首,九娘子依旧跪在堂前。

      徐振祥对九娘子说道,“地上凉,你起来回话吧。”

      太夫人怒道,“振祥,你还包庇这个贱人吗?她差点害死贞娘和孩子呢。”

      徐振祥看着太夫人,缓缓地说道,“母亲,事情还没查清楚呢,怎么就如此肯定呢?万一还有什么隐情呢?若真是谨娘所做的,不消您说,儿子首先就会将她打死的。”

      太夫人被徐振祥说的无话可说,还是老太君说道,“那你就先起来回话吧,要是你有一句假话,仔细我揭了你的皮!”

      九娘子谢过了老太君,想要站起来,但是跪得太久,膝盖已经麻木了,挣扎了半天也没能起身来,还是徐振祥过来扶了一把,九娘子才站起身来。

      看着徐振祥担忧的神情,九娘子冲他感激地笑了一笑,这个男人,关键时刻还是选择了相信她吗?

      太夫人看了直皱眉,老太君问道,“你们刚才说到哪了,继续吧。”

      太夫人没好气地对九娘子说道,“你不是说要问大夫话吗?问吧。”

      九娘子冲太夫人恭敬地行了礼,这才转身对那大夫说道,“敢问大夫,我家姐姐可是中毒了?中的什么毒?”

      那大夫不敢直视九娘子,低头回道,“是中了毒,是山楂。”

      九娘子接着问道,“山楂?怎么会是毒?”

      “山楂有身孕的人是不能吃的,最容易滑胎的。”那大夫答道。

      “哦,”九娘子仿佛是恍然大悟般,“那这山楂哪里来的?”

      那大夫答得非常流利,“是那芝麻糕里的。”

      这回不等九娘子问了,老太君就先抢着问道,“芝麻糕里怎么会有山楂?”

      那大夫对这老太君答道,“是那芝麻里混着的山楂末,不容易发现的。”

      九娘子认真地问道,“可还有芝麻糕多的,能否拿出来叫我也看看呢?”

      孙妈妈立即转身去了里间,端了半盘芝麻糕出来,忿忿地说道,“饶我们夫人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下的去手,害自己的亲姐姐?”

      说着将那芝麻糕端到九娘子跟前,鄙夷地说道,“诺,你做的,还没吃完呢,幸亏夫人没吃完,你自己瞧瞧吧。”

      九娘子也不跟她计较,接了过来,拈了一小块,仔细看了看,上边果然沾了些细细的粉末,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九娘子放到嘴里尝了尝,果然有山楂的味道。

      那边老太君和太夫人早就等不及了,九娘子便将这半盘芝麻糕呈给了两位大主子,“老太太,太夫人,您也尝尝?”

      老太君拈了小块嚼了嚼,没有说话,太夫人疑惑地看着九娘子,不知道九娘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感觉九娘子丝毫没有紧张的情绪,反而很是淡定呢。

      太夫人吃了,皱着眉头道,“果然有山楂的味道,谨娘,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谋害主母,如今证据齐全,你还有脸站在这吗?给我跪下!

      九娘子说道,”太夫人请息怒,这芝麻糕的确是谨娘所做不错,但是谨娘今儿是按照姐姐的吩咐去做的,谨娘想着这东西是南边的特产,好不容易做一回,就索性多做些,让大家也都尝尝,于是,谨娘作了许多,给老太太和太夫人您那里还有侯爷那里都送了一盘去,如果说这芝麻糕有问题,那么为何老太太和太夫人还有侯爷都没事呢?“

      太夫人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丫头确实给她送过一盘芝麻糕来过,不过自己当时并没有吃,于是黑着脸说道,”呵,你还有脸说呢,你是不是要把我们都毒死才甘心呢。幸亏我没吃呢。“

      而上座的老太君却没有说话,沉思着什么似的,神情很是严峻。

      九娘子接着说道,”谨娘是在大厨房做的,芝麻、核桃、白糖这些东西都是厨房里的,是李妈妈帮忙备的,且做好之后,谨娘将那些碎的都给了厨房的下人们吃,怎么不见她们有事呢?太夫人若不信,可以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庶女贵妾,第八十一章,第4页

    将李妈妈传来一问便知。

      不等太夫人说话,一直沉默的徐振祥立即吩咐了下人去传了厨房的李妈妈过来回话。

      一时,李妈妈上来了,给众人行过礼,徐振祥问道,“李妈妈,上午谨夫人是不是去过厨房做芝麻糕?”

      李妈妈答道,“是有这么回事,谨夫人可不是第一次来,以前也来过厨房给大夫人做过吃的。”

      徐振祥又接着问道,“谨夫人做芝麻糕的东西可都是你备的?谨夫人做的时候,你可在边上?”

      那里李妈妈答道,“可不是吗,都是奴婢给准备的,就是芝麻、核桃、白糖,夫人手好巧,做的时候不止是奴婢,我们厨房里好多人都围着看呢,做好了,谨夫人还赏了奴婢们一些散碎的,可香呢!”

      话问到这儿,徐振祥心里便有了底,只笑了笑,不再问了,那太夫人还不死心,还要问呢,老太君说话了,却是问的九娘子,“谨娘,今儿荣安堂里的芝麻糕可是你送过来的?”

      九娘子应道,“回老太太的话,是的,谨娘怕扰了老太太,就吩咐给送给玉梅姐姐了,让她呈给老太太用的,若是喜欢,谨娘再做就是了。”

      “嗯,做的还不错,我老婆子吃的也香甜,吃了好几块呢!”老太君似是无意地说道。

      别人听了这话倒都没什么,唯独里间床上躺着的贞娘脸色越发苍白了起来,即刻坐起身子来,旁边服侍的翠竹赶忙问道,“夫人,您怎么了,可是要喝水?”

      贞娘摇摇头,外边老太君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这芝麻糕里的山楂末的来历她是最最清楚的了,老太君的话听似无意,但听到贞娘耳里,却是如同霹雳一般。

      正在这时,九娘子又发话了,却是对那大夫说的,“敢问一下大夫,这山楂末可是和芝麻搅拌在一起和在里头的?”

      那大夫犹豫了下,说实话,这可没人交待过他,他也没仔细看过那芝麻糕,见九娘子如此问道,便答道,“那个,应该是的。”

      九娘子不满意,“大夫,请您确认,是的吗?”

      “是的。”大夫被九娘子逼得只得承认是和在芝麻里头的了。

      问到这里,九娘子淡淡地笑了,“那么,谨娘要请教大夫了,同样是一起做的芝麻糕,谨娘送到了老太君处,太夫人处和侯爷那里,为何只有姐姐吐得这么厉害呢?”

      然后又转身向徐振祥发问道,“侯爷,谨娘想问问您,谨娘派人给您送去的芝麻糕您可曾用过?可曾尝出了山楂的味道?”

      九娘子虽然是平静地看着徐振祥,但是心里却是忐忑不安的,这件事情明摆着的是贞娘在作怪,如果徐振祥有心包庇贞娘,那么他的回答就该耐人寻味了,如果他真的相信自己,定然也不会在这里暗中给九娘子撑腰了。

      徐振祥看着眼前的这个淡定的女子,纵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纵然是被人泼了这样的污水在身上,这个女子依旧如此镇定,仿佛那污水压根儿没有泼在她的身上一样。

      徐振祥的心理非常复杂,这事情他一眼就看出了猫腻,除非九娘子是个傻子,才会在这样特殊的时刻给贞娘的吃食里下毒,那么,贞娘的心思也就昭然若揭了,但是贞娘又是他的发妻,腹中还怀有他的骨肉,他也不能一点都不顾忌……到底怎么做才能既保护这个女子,又不伤害到她的心呢?

      里屋的贞娘更是紧张,右手也不由自主地紧紧地拽住了床单,害怕从徐振祥的口中听到什么,同时也后悔不已,没想到谨娘如此的谨慎,在答应给她做芝麻糕的同时,还给府里几个大主子都送去了芝麻糕,这下,反倒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九娘子还在定定地看着徐振祥,对贞娘的好,是出自于自己的本心,但是,她也不想被人这样的泼污水在身上,善良也不是没有原则的,在这个问题上,她很固执,想从徐振祥那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如果他让自己失望,那么,以后,她也可以死心了,原来自己在他的心中,真的抵不过姐姐腹中的血肉,那么,她就可以封闭起自己的心来了,从此以后,两厢无事,各安天命了。

      徐振祥迟疑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吃了那芝麻糕,里头却是没有山楂的味道。”

      听到了徐振祥的回答,九娘子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用光了一般,身子随即就瘫软了下来,要不是堂上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庶女贵妾,第八十一章,第5页

    还坐着老太君和太夫人,她立刻就能倒在地上,但她还是拼命撑住了,眼里不由泛上泪花来,“谢谢侯爷,谢谢您……”

      贞娘再也屏不住了,掀了被子,跳下床来,拖了鞋子就这么穿着中衣跑了出来,翠竹吓得愣住了,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半天才想起抓起贞娘的一件外裳,就跟着跑了出去。



    大家可以到 书室Shu4.net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