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七十八章 迷香,自制(加更)
第七十八章 迷香,自制(加更)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七十八章 迷香,自制(加更)

      孙妈妈问道,“那还给她叫大夫过来吗?”

      “叫啊,怎么不叫,不过迟点再叫,等侯爷过来了,翠竹,你再进来,当着侯爷的面再回一遍这事。唛鎷灞癹晓”

      翠竹应了,外边筱竹进来说,“夫人,侯爷远远的朝这边来了。”

      贞娘听了忙命孙妈妈扶自己上了床,将头发都弄松散了,盖好被子,假寐起来,孙妈妈和翠竹筱竹也都退了出去。

      一时,徐振祥走了进来,刚进正房,就瞧见里屋的灯火昏暗,“怎么,夫人歇下了吗?”

      翠竹答道,“夫人今儿个特别累,所以就早早睡了,侯爷今儿不是在燕姨娘那里吗?”

      徐振祥点点头,没说什么,也没有进里屋,而是站在外间呆了一会儿,里头贞娘见徐振祥没进来,只好假意咳嗽了几声,问道,“翠竹,谁在外头说话呢?”

      翠竹还没说话呢,徐振祥答道,“是我,我过来看看你。,”说罢掀了帘子进了里间,贞娘忙爬起身来,“侯爷怎么来了?没到燕姨娘那里吗?”

      徐振祥没有答她,反问道,“怎么,身子不舒服吗?”

      贞娘抚了抚额头,“就是有点累了,倒没什么大碍。”

      “不是跟你说了,叫你带带谨娘,一些简单的事就交待她去做好了,你怎么还这么伤神呢?”徐振祥说道。

      贞娘听见徐振祥再次提及这个话题,心里稍微有点不大舒服,但转念一想,这也是徐振祥关心自己吧,也就好了点。

      “现在妾身还能应付得过来,再说谨娘还不是特别熟悉,妾身再教教她吧,”贞娘推辞道。

      徐振祥也不再强求了,这时翠竹进来了,“夫人,刚才荣燕堂的丽菊来报,说是燕姨娘身上发热了,请夫人派人去请大夫来瞧瞧呢。”

      贞娘一听,忙要披衣起身下床,“怎么回事?是着凉了吗?那还不快派人去请啊,我去瞧瞧吧。”

      徐振祥皱着眉头按住贞娘,“你别起来了,有了身子自己就要当心点,这么晚了去干什么,叫人去请个大夫看看就是了,你好好歇着吧,我去瞧一眼吧。”

      贞娘面露为难之色,“这也是妾身分内之事,怎好劳累侯爷呢?”

      徐振祥说道,“不妨事的,你歇着吧,我去看看,然后就去知味斋歇着,就不过来了。”说罢,起身,给贞娘掖了掖被角,转身出去了。

      待徐振祥走后,孙妈妈进来,疑惑地问道,“夫人,侯爷都来了,您为何还要赶侯爷走呢?”

      “这叫以退为进,你懂吗?一来,让侯爷知道了我的辛苦和贤良,二来也叫侯爷知道这燕姨娘多不省心,不管她是真发热还是假发热,引侯爷过去,反正对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贞娘自信地说道。

      孙妈妈听了恍然大悟,不住地点头。

      而荣燕堂里,大夫刚刚给燕姨娘诊过脉,正在外间开方子呢,徐振祥进来,问了大夫,知道是着了风寒,问题不大吃几副发散的药就好了时,命人好生送了大夫出去,自己才掀了帘子到了里间。

      燕姨娘脸红扑扑地躺在床上,见徐振祥进来,马上红了眼圈,撑着爬起身来,“侯爷……”就哽咽了。

      徐振祥冷眼看去,撑着爬起身子的燕姨娘,脸上确是像发热似的红红的,松散地挽着云鬓,穿着玫红色的蝶纹寝衣,撑起的身子,半边肩膀的衣裳滑落了下来,露出了线条漂亮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还有那葱绿的肚兜的一角,配合上燕姨娘红红的小脸,如丝的媚眼,画面倒是十分香艳的。

      徐振祥心里跟明镜似的,燕姨娘这副样子,哪里像是发热了,倒更像是邀宠来的,便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就发热了?”

      燕姨娘委屈地嗫嚅着,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还是一边的丽菊说道,“姨娘今儿天色将黑就候在院门口了,一直在等您呢,奴婢怎么劝都不行,可能是那会子在院门口吹了冷风吧。”

      燕姨娘抬头,双眼满含深情地朝徐振祥看去,“侯爷,奴婢也不敢奢求侯爷宠爱,只求侯爷能来奴婢这坐上一会儿,同奴婢说会话就好了,难道这个要求侯爷都不能满足奴婢吗?”

      徐振祥冷冷地说道,“既是病了,就该好好躺着养病,别的就不要



    庶女贵妾,第七十八章 迷香,自制(加更),第2页

    想多了。”

      燕姨娘的眼里立刻掉下泪来,掀了被子就下了床,跪倒了在徐振祥的脚边,“侯爷,奴婢就这么让您厌恶吗?多呆一会多看奴婢一眼您都不愿意吗?”

      燕姨娘抱着徐振祥的腿,将自己的半个身子都贴在了徐振祥的腿上,胸前的高耸柔软更是紧紧地贴着徐振祥的腿。

      徐振祥暗自冷笑,厌恶地想一脚踢开这个女人,但是想了想又控制住了自己的厌恶,不妨看看这个女人还想干些什么吧,便假意叹道,“你先起来,好好说便是,这是干什么?成何体统?”

      燕姨娘惊喜地问道,“侯爷,您愿意在奴婢这里呆上一会吗?”

      徐振祥点点头,“你快起来,回到床上去,我就在这里陪你一会儿好了。”

      燕姨娘便高兴地起身,不知道是跪得久了还是头晕得厉害,燕姨娘起身的时候便站立不稳地往徐振祥的怀里倒去,徐振祥在她倒过来之前看似无意地往前走了一步,燕姨娘便扑了个空,要不是丽菊眼尖上去挡了一下,燕姨娘就该摔倒了。

      徐振祥往窗台下的椅子走去,燕姨娘愤恨地朝徐振祥的背影看去,却也只能作罢,对丽菊使了个眼色,丽菊边心知肚明地扶了燕姨娘站好了,这才悄悄地走进到了这边案几上摆放的香炉边上,将袖里袖好的纸包散落开来,将那东西投到了香炉中,然后又抓了把百合香盖在上面,这才悄悄走了出去。

      而背对着燕姨娘和丽菊的徐振祥却才转过身来,坐在了椅子上,“你去****歇着吧,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燕姨娘看见丽菊将事情办好了,这才慢慢回到床上,徐振祥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徐振祥是打定不动不说的,看燕姨娘怎么演这出戏。

      香炉里的香马上就着了,百合花的香味慢慢散发了出来,也好有一股子很奇怪很浓烈的味道。

      徐振祥自然也是闻到这味道了,皱眉正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燕姨娘却抢先开口说道,“侯爷,奴婢这头晕得厉害,能不能请侯爷坐得近点,奴婢好清楚地听侯爷的话。”

      徐振祥答应了,起身准备起来,第一下的时候还好,举步准备走的时候却发现步子有点软了,头也有发蒙,立刻警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一次,丽菊没有说错,这香是从青楼而来,原是老鸨给不听话的姑娘和增加情趣用的,十分厉害,饶是徐振祥这样有功夫在身的人也一下子就着了道。

      徐振祥立刻感觉浑身像火烧一般发起热来,这发热却不同于平常着凉的发热,是从内心里烧起来的热,让人热得只想脱掉衣裳。

      燕姨娘看徐振祥的样子,便知道这药起作用了,便迅速起身,走到徐振祥身边,顾不上自己身子正发热呢,娇媚地唤道,“侯爷,您是不是有点不舒服了,要么,到奴婢床上去歇会子吧。”

      燕姨娘那娇媚的脸在徐振祥眼前不停的晃着,徐振祥还好并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在他最后一丝清明还保有的时候,他用力地推开燕姨娘,鄙夷地说道,“我最讨厌别人设计我了,你把本侯爷当傻子吗?”

      燕姨娘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徐振祥竟然还能把持得住,不由得悔恨起来,早知道多用点分量就好了,哪里肯就此前功尽弃,咬牙欺身上前,一把抱住徐振祥,“侯爷,您就成全了奴婢吧……”

      徐振祥全身已经像火烧一样发烫了,燕姨娘那妖娆的身子一贴上,徐振祥便立刻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反应,徐振祥发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在临近崩溃的那一刻,徐振祥狠狠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下,突然的疼痛让徐振祥清醒了片刻,他愤怒地一把甩开燕姨娘,燕姨娘哪里禁得住他这么一甩,跌坐在地上。

      徐振祥上前一脚将燕姨娘踹倒,“贱人!”

      骂完,徐振祥便又风一般地急速走出屋子,将外边听声的丽菊撞翻在地,扬长而去。

      丽菊从地上爬起来,连忙进去看燕姨娘趴在地上,过去扶了燕姨娘起来,“姨娘,这是怎么了?”

      燕姨娘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扇到了丽菊脸上,“你个小贱人,我不是叫你买最厉害的药来吗?怎么侯爷还会走呢?”

      丽菊委屈地捂住脸,想哭又不敢哭,心里直抱怨,自己买的就是最厉害的药啊,要怪就怪自己魅力不够好了,怎么能怪到自己身上呢。

      燕姨娘看丽菊还在那要哭不哭的样子,又吼道,“你是死人啊?



    庶女贵妾,第七十八章 迷香,自制(加更),第3页

    还不快扶我起来躺倒床上去?”

      丽菊这才扶起燕姨娘来,将她扶到床上,燕姨娘又吩咐道,“快去将那香炉的东西倒了,香炉洗洗,跟任何人都别说起今儿晚上的事,否则我扒了你的皮!”

      丽菊答应了,燕姨娘又喘着气吩咐道,“快去将药煎来我喝!”

      丽菊连忙应了,跑出跑进地倒香炉,而屋外,燕姨娘看不到的地方,丽菊将香炉里的香灰都倒在了院子里的香樟树下。

      而徐振祥,从荣燕堂出来之后,却有一霎那的迷茫,不知道去哪里好了,自己这副样子,很明显就是中了****了,站在原地想了想,他还是选择了往荣月塘的方向去了。

      荣月堂里,九娘子还歪在床上看书呢,便听见外边院门咚咚地被砸的声音,“珍菊,珍菊!”九娘子唤道。

      珍菊拿了烛台披着衣裳进来,“夫人,也不知道是谁,砸门砸的这么急,奴婢去看看。”

      九娘子点点头,“披上厚点的衣裳。”

      珍菊应了,开了正房的门,去看了。外边守门的婆子一边开门一边嘟嘟囔囔地骂道,“这是哪个催命的,这么大半夜的敲啊敲的,敲你娘的丧呢?”

      门闩刚一拿下来,门就砰的一声被人使劲踢了开来,徐振祥卷着一股风般闯了进来。

      那婆子还要骂呢,一见是徐振祥,赶紧将那话都咽回了肚子里,珍菊站在房门口,见是徐振祥,便惊讶地问道,“侯爷,这么晚了,您这是……?”

      徐振祥一边兜头往里走,一边吩咐,“马上去抬冷水来,将净房的浴桶装满!”

      珍菊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也应了,徐振祥立住脚,问道,“你们夫人睡了吗?”

      “还没睡呢。”珍菊答道。

      徐振祥掀了帘子就进了里屋,床上的九娘子已经听到了外屋徐振祥同珍菊的对话,忙披了衣裳下了床,迎面正碰上进来的徐振祥。

      徐振祥的脸上有一种不正常的红色,尤其是双眼,已经通红通红的了,看着九娘子的眼神也非常不对劲,似乎是能将她吃了一般。

      而徐振祥眼里,九娘子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衣裳的衣襟微微有些松散,还隐隐能看见里头茜红的肚兜一角,还有那精致的锁骨,徐振祥的喉头不由得一紧,想撤开自己的眼神,却发现身体早已经不听使唤,怎么也挪不开了。

      九娘子迎了上来,伸手去扶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徐振祥,“侯爷,您怎么了?”

      徐振祥却出乎意料地避开了九娘子的手,“没事,你不要碰我!”

      九娘子缩回手,疑惑地看着徐振祥,徐振祥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和动作,歉意地看着九娘子,“你先别碰我,否则我怕我禁受不住,会唐突你的。”

      九娘子还是不明白,眨巴着那魅人的凤眼看着徐振祥。

      徐振祥低低地骂了一声“该死!”,却不敢再抬头去看九娘子。

      这时,珍菊进来回道,“侯爷,冷水来了。”

      徐振祥吩咐道,“立刻抬进净房去,倒进浴桶。”

      珍菊应了,掀了帘子,两个粗使婆子抬着大桶,将冷水抬进了净房,这么两三趟之后,珍菊回道,“侯爷,好了。”

      徐振祥点点头,“你们都出去吧。”

      珍菊担心地看了九娘子一眼,九娘子点点头,珍菊便退了出去,掩了正房的门。

      徐振祥抱歉地对九娘子说道,“事出突然,借你的净房一用了。”

      九娘子点点头,心里大概有了点头绪,徐振祥再次看了九娘子一眼,这才一头扎进了净房里。

      九娘子没有立刻跟进去,只听见里头一声水响,似乎是有什么重物掉进了浴桶的声音,然后就是徐振祥那掺杂着痛苦和一丝解脱的快感的声音。

      听见徐振祥那低低的闷闷的“咝……”的声音,九娘子有点担心,喊了几声,“侯爷,侯爷,您还好吗?”

      没有听见徐振祥的回答,九娘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掀了帘子,也进了净房。

      这才发现,原来徐振祥连衣裳都没脱,直接就



    庶女贵妾,第七十八章 迷香,自制(加更),第4页

    这么坐进了浴桶之中,徐振祥闭着眼睛,头靠在浴桶的边上,似乎是疲劳至极又痛苦之极的样子。

      九娘子轻轻走了过去,“侯爷,您这是怎么了?”

      徐振祥半晌都没有说话,水从他的额头上滴下,滴到他的脸上,更衬得他面如刀割,冷峻异常。

      九娘子伸手去按徐振祥的肩膀,才发现徐振祥全身紧绷到不行,肩膀硬梆梆的,她竟一时没有按动。

      她又使了使劲,双手都搭在了徐振祥的肩膀上,慢慢地用力地揉捏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感觉到了徐振祥肩膀上肌肉的放松,接着才是全身慢慢的放松,过了许久,才听见徐振祥长长地吐了口气。

      九娘子双手酸得不行,但还是在给徐振祥慢慢地按着揉捏着肩膀,徐振祥睁开眼睛,眼神恢复了清明和冷静,他回手抓住了九娘子按在他肩上的手,将头靠在了九娘子的手上,就这么压着,动也不动地靠着。

      九娘子试图抽出手来,却发现他将自己的手抓得太紧太紧,便放弃了抽手,就任他这么抓着,靠着。

      过了半晌,徐振祥才缓缓地说了一句,“谨娘……幸亏有你!”

      九娘子不是很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但她也不想去问,就这么静静地立在徐振祥身后。

      二人保持着这种姿势很久,直到九娘子觉得自己的手已经麻木得完全没有感觉的时候,徐振祥才放开她的手,一下子从浴桶中站起身来。

      “呀”一声,九娘子轻声喊了起来,迅速转过脸去,原来徐振祥的衣裳全部湿透了,此刻正紧紧地贴在徐振祥的身上,徐振祥的身子便似脱光一般,吓得九娘子赶快回避了过去。

      看见九娘子的样子,徐振祥无声地笑了,他脱了湿透的衣裳,拿了干的毛巾擦干了身子,对九娘子说道,“我的衣裳都湿了,你给我拿套干的来吧。”

      九娘子红着脸走出净房,去柜里拿了自己过府前给徐振祥作的一套白色的府绸中衣和亵衣,还有一套天青色的长袍来,低着头,进了净房,也不敢看,只敢挪了过去,看到了地上徐振祥光着的脚,便将衣裳托在手上递了过去。

      徐振祥看着眼前这个脸红得能滴下血来的女子,突然心情大好,好的想笑出声来,于是,便逗着她,故意不去接那衣裳。

      九娘子等了许久,也不见那人接了过去,自己的胳膊又这么举着举得酸痛酸痛的,便有点恼了,一时忘了,抬头准备说呢,一眼又瞅见了徐振祥的身子,连忙又大叫一声,低下头去,有些薄薄的恼怒,“还不快接了过去,要不我就丢在地上了。”

      徐振祥这才接了衣裳过去,自己穿了起来,穿上之后,笑着说道没“好了,可以抬头了。”

      九娘子还不敢相信他,慢慢地抬了一点起来,瞄了下。发现衣裳是穿好了,这才抬头去看徐振祥,“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

      话还没说完,就被徐振祥一把搂在了怀里,楼的紧紧的,徐振祥觉得自己非常快活,他在九娘子的耳边轻快而迅速地说了一句,“谨娘,谢谢你!”

      这句道谢让九娘子有些莫名其妙,徐振祥放开九娘子,又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裳,问道,“很合身,是你做的吗?”

      九娘子没想到徐振祥的思维这么跳跃,还在想刚才的那个道谢呢,就点点头,徐振祥又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衣裳的大小呢?”

      九娘子脱口而出,“不是见过你嘛,一看就知道了嘛。”

      徐振祥坏笑道,“谨娘好本事,见过我一面,就知道我的身体大概的样子了。”

      联想到刚才徐振祥光着身子站在自己的面前,听到这句话,九娘子的脸就再度红了起来,恼道,“你这个人,真真……呸……”啐了徐振祥一口,转身就掀了帘子,出了净房。

      徐振祥笑着跟着出了净房,走到床边,“这么晚了,就不要再赶我出去了吧?”

      九娘子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天色,的确是太晚了,已经都亥时都过了,便点了点头。

      但还是觉得非常的别扭,自己迅速地爬到了床上,到了床里,几乎要贴到墙壁了,卷了被子面朝里的躺下去了。

      徐振祥看着那个将自己卷成个粽子模样的九娘子,再度咧开嘴笑了,自己摸了摸脸,感觉自己怎么今天



    庶女贵妾,第七十八章 迷香,自制(加更),第5页

    晚上到了这就尽傻笑呢?

      也迅速脱了外裳,躺到了九娘子的身边,将另一床被子盖了,然后将九娘子整个人抱了过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九娘子“啊”了一声就被徐振祥抱到了怀里,并且被撤掉了自己的被子,九娘子紧张地绷着身子靠在徐振祥的胸膛上,担心的要死。

      然而过了一会儿,却没感觉到徐振祥有什么动作,这才敢微微睁开眼,偷偷看了看徐振祥,发现他已经闭了眼,呼吸均匀而绵长。

      九娘子这才轻轻吐了口气,抵着徐振祥胸膛的手这也才放松了下来,就被徐振祥更加紧地搂住了。

      就这么搂抱着,九娘子感觉到徐振祥身上的热量,竟然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题外话------

      二更哦,二更来了!谢谢各位亲的支持鼓励,一米如果有时间一点会加更!各位请慢慢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