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七十二章 敲打,撑腰
第七十二章 敲打,撑腰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七十二章 敲打,撑腰

      贞娘点点头,大太太又对贞娘说道,“你叫翠竹去将小九叫过来,我还得敲打敲打她才是。唛鎷灞癹晓”

      “娘,您这是何必呢?”贞娘说道,刚才九娘子对她的两次提醒,她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你懂什么,娘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大太太说道。

      贞娘无法,只得唤了翠竹来去请谨夫人去了,九娘子也没走远,就在荣祥堂外边的水榭边,因为她就知道大太太不会这么放过她的,肯定会有话要说的。

      回到荣祥堂的西间,大太太一副温和慈爱的样子,“谨娘,母亲还得好好谢谢你呢,你看看,你这丫头,我早就说你有福气,命好是不是,你看你一过门,贞娘就有了,所以说你就是个福星呢。”

      这是大太太惯用的招术,要使唤你的时候,先将你使劲地捧上一捧,九娘子非常清楚她的套路,所以,一点也不激动,平静地说道,“母亲说笑了,这是大姐姐命里该有的,也是大姐姐的福气,小九何德何能,不敢当母亲的缪赞了。”

      大太太对着贞娘叹道,“你看看,这孩子,就是这点好,一点都不居功,总这么谦和,真真让母亲欣慰呢。”

      转而就又拿了帕子假意拭泪,“可怜我那秀云妹子,你说她怎么就这么想不通呢,偏要清修,你说说,我也只有拿出这颗心来好好对她才是呢。”

      见大太太提到五姨娘,九娘子便有点绷不住了,脸上露出关切的神情来。

      大太太在心里暗笑,“小样,还拿捏不了你了,我可是知道你的死**的。”面上却不显。

      九娘子问道,“五姨娘可还好?”

      “你过了门,我才听下人说,秀云她伤风了许久,怕你知道担心,也不说,后来才知道是重了,不过,我已经给她请大夫看过了,没什么大事,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吧。”大太太故意模绫两可地说道。

      大太太果然也很了解九娘子,这话一出口,九娘子显见地就担心起来,紧张地问道,“那五姨娘可有好好吃药呢?”

      大太太叹道,“想来是有的吧,我啊,总挂心你大姐姐这头,就没法子顾虑到那么多了,也都怪我呢。”

      九娘子咬着嘴唇,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这里等着呢,所谓关心则乱,九娘子自己在心底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地说道,“小九人微力薄,也是鞭长莫及,还望母亲多多替小九看顾着点五姨娘,在这里,小九自然是对姐姐忠心不二,言听计从的。”

      大太太拍着炕桌道,“好,与小九这样伶俐的人说话就是痛快,母亲也就是这点子心愿,还望小九你多多帮衬你这姐姐,待孩子平安落地,母亲答应你,给你姨娘一次来这看你的机会,你看如何?”

      九娘子心里很火,但是也只能说道,“小九也不求别的,只求母亲能对五姨娘多多看顾点,有个头疼脑热的,还求母亲给及时请大夫即可。至于看望,母亲觉得方便就好。姐姐这里,母亲放心,小九以五姨娘的名义起誓,定让姐姐平安生子。”

      对于贞娘,其实九娘子也是希望她好的,本来也是打算会多多帮衬贞娘的,这自是不必提,但是没想到大太太会把人心想的这么险恶,可怜的五姨娘,如果贞娘有个什么不好,她真怕大太太会对五姨娘下黑手,当家主母要弄死个无人理会的小妾,当真是比捏死只蚂蚁还容易的。

      大太太心满意足,笑着对九娘子说道,“你能想得这么通也是好的了,那母亲就放心多了,秀云那里,你也放心,我自会好好看顾着的。”

      大太太又说了些话才起身离去,贞娘不能送,九娘子就待为远送到了二门上,等大太太的马车走远了才回了荣祥堂。

      回去,荣祥堂正房外边的院子里又候了好多的管事娘子,等着见贞娘呢,原来贞娘都是到前头的荣事堂处理庶务的,如今有了身子,徐振祥便发话,让管事娘子们每日里到荣祥堂来回话,不让贞娘跑来跑去的了。

      九娘子进了西间,贞娘也已经收拾好了,穿了件大红的锦缎袄裙,披着五彩的丹凤朝阳的缨络披肩,抱着小手炉,坐在炕上,腿上还搭着毯子,翠竹端着笔墨站在旁边,筱竹拿着算盘和账本站在另一边。

      见九娘子进来,贞娘吩咐道,“今儿你也是第一次,就站在边上看我怎么处理庶务吧,以后等你慢慢上手了,我就可以偷懒歇着了。”

      九娘





    庶女贵妾,第七十二章 敲打,撑腰,第2页

    子点点头,对于处理中馈事务,她还真的没有什么概念,以前在曹府,大太太也从来不会教她什么,都不过十跟着宫里的嬷嬷学规矩的时候听过一些罢了,也只是听听,而没有实际经验。

      见贞娘让她在旁边看,她便走到贞娘和翠竹的身边,立着留心地听着和看着。

      贞娘点点头,翠竹便对站在门口的另一个叫碧竹的丫头点点头,那丫头便高声呼道,“管家娘子进来回事!”

      接着便有管家娘子一个接一个的进来回事,贞娘也不愧为曹府的嫡长女,被大太太教养得很好,每一个管家娘子贞娘都如数家珍,还能同她们聊上几句家常,这些个管家娘子,对贞娘也都是非常服气的,贞娘说什么就是什么,都没有二话的。

      至于她们所回的事情,九娘子仔细地听了,不外乎就是府里每日的采买,前一日的开销,和一段时间内要准备的事物,或者是与别府里的人情来往等等,事情虽然都不大,但是也琐碎的很,不过九娘子迅速给总结了一下,其实就是两个字,出和进罢了,每日里的出,每个月的进,出和进要能差不多对得上也就可以了。

      翠竹和筱竹这两个大丫头显然也都是经过训练的,一个记帐本上的账,一个记大概是贞娘自己这边的账,丝毫不见凌乱,二人动作也非常快,那些个管家娘子,一个接一个的,倒难为两个丫头竟然没有说忘了什么而提问的,这点,九娘子也相当佩服贞娘的。

      好不容易等所有的管家娘子都回完话了,早已过来午膳的时辰,贞娘是经不得饿的,虽然勉强垫了几口点心,但还是很不舒服地又呕了几口。

      翠竹给贞娘端了白水漱口,急道,“这可怎么办才好呢,夫人又是这般用不下饭?”

      九娘子心里一动,便主动上前问道,“姐姐可有什么想吃的,妹妹去给你做吧。”

      贞娘直起在那干呕的身子,“那怎么好意思,总这么麻烦妹妹。”

      “不碍的,侯爷已经嘱咐过了,叫谨娘好生照顾姐姐的,姐姐若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说就是了。”九娘子说道。

      贞娘面上一红,“也真是怪得很,不知道是不是怀了身子的人,口味都特别刁钻,我还就只想吃妹妹做的,好像什么都很想吃一样,妹妹若是方便,不如给我做个扬州炒饭,好吗?”

      九娘子无语,她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贞娘大概就是想搓摩一下自己罢了,没想到还真是这样,好在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便点点头,“姐姐稍待,妹妹去厨房里做了给你送过来。”

      贞娘满怀歉意地说道,“太过劳累妹妹了,姐姐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九娘子摇摇头,“这也是谨娘应该做的,不是吗?”于是,便退了出去往厨房里去了。

      等九娘子去了,那翠竹才问道,“夫人,您怎么想起吃扬州炒饭了?”

      “什么扬州炒饭,我不过是打发她去罢了,你去给我端碗燕窝粥来,我先用点。”贞娘不耐烦地说道。

      翠竹不敢再问,忙去后堂端了早就准备好炖好的燕窝粥来,给贞娘用了一碗,又服侍着贞娘去东间的里屋歇下了。

      这边,厨房里,厨娘们又见九娘子进来了,忙忙行礼请安,正好那李婆子在,大着胆子问道,“谨夫人,你这是……?”

      九娘子笑道,“李妈妈,劳烦您了,夫人想吃扬州炒饭,还只要吃谨娘作的,所以,谨娘过来要麻烦李妈妈帮我把材料备齐,我怕夫人等时间长了饿坏了。”

      李妈妈见厨房的下人们都出去了,便偷摸走到九娘子身边,不忍地在九娘子耳边快快地说了一句,“谨夫人,我们大夫人从来不吃炒饭的,尤其是这扬州炒饭!”说罢,也不再多说,便出去给九娘子准备食材了。

      九娘子苦笑,连下人都能看出贞娘的搓摩,自己还真是有够可怜的,这李妈妈人还不错,还知道提点自己一下,这是怕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吧,可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呢,还不是一样要来这样辛苦一番?

      很快,李妈妈就送来了食材,都洗好切好了,九娘子就挽起袖子开始了,饭都是现成的,炒一下很快,在加入各种料之后,九娘子想了想,舀了满满一勺的盐,放进了饭里,嫌不够,又加了满满一勺,炒好后,依旧是香气扑鼻的,九娘子拿了一个梅花盘装了,又盖了盖子,这才放进食盒里,出了厨房,回到了荣祥堂。

      回到荣祥堂的时候,





    庶女贵妾,第七十二章 敲打,撑腰,第3页

    刚刚迈入厅堂,就被一双喷着怒火的眼睛给牢牢地盯住了。

      堂上竟然坐着的是徐振祥同贞娘,还有北静王爷和王妃!

      而那双冒着怒火的眼睛自然就是那北静王爷,他恶狠狠地看着九娘子,和她手上的食盒,和她面上的烟火色,和她身上不小心蹭到的一点锅灰……

      王妃红了眼圈,忙下来,拉着九娘子的手,“妹妹啊,你过了门怎么过的就是这种日子吗?你叫姐姐心里于心何忍啊,姐姐怎么能看着我妹妹受这样的苦啊?”

      九娘子石化了,身不由己地放下食盒,被王妃拉着好一顿哭和同情。

      北静王爷转开一直怒目对着的九娘子,看向徐振祥,“侯爷,还不知道您府上缺丫鬟呢,倒要让刚进门的谨夫人亲自下厨做饭呢?要不,我送您三五百个下人,您看如何?”

      北静王爷显然就是赤果果的讽刺了,徐振祥面上神色不变,贞娘的脸上却是早已尴尬不已,“王爷误会了,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妾身怀有身孕,什么也吃不下,就只能吃下谨妹妹所做的。所以才……”贞娘面红耳赤地解释道。

      “哦,本王倒不知道了,侯爷夫人还这么的难伺候呢,不若本王送十个厨子过来,专给夫人您做饭,本王想总有一两个能做出合夫人胃口的饭菜来吧?”北静王爷说话一点也不客气,没有给贞娘留一点面子。

      王妃也凑热闹道,“可怜我这妹子,如花似玉的,还得下厨房,弄得灰头土脸的,这叫下人们怎么看怎么说我妹子呢,罢罢罢,妹妹,你还是同姐姐回王府去吧,断不会有人拿你当下人使的。”

      九娘子还想说些什么呢,被王妃暗暗地掐了一把,只好闭嘴不说了。

      徐振祥平静的说道,“谨娘也不过是替姐姐操心罢了,没有王爷说的这么严重,也没有人敢把谨娘当下人使的。王妃,您也大可不必担心。”

      北静王爷不依不饶,“哦,是吗?那就请侯爷问问吧,谨娘现在可用了午膳了?而你们家夫人又可用了午膳了?”

      贞娘脸更红了,谨娘实在是不想看到大家都撕破脸,便说道,“谨娘早起吃得多,在姐姐那又用过点心了,这会子没用午膳,却是因为实在不饿,而不是……”

      话没说完,就被北静王爷狠狠地瞪了一眼,王妃审势度势,看看气氛也差不多了,马上转圜道,“妹妹,我和你姐夫也是担心你,怕你受委屈嘛,既然是误会,那就说开了就好。侯爷,您也别见怪,我这妹子向来是乖巧的,我又特别偏爱一点。”

      九娘子听到姐夫两个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妈呀,北静王爷是姐夫?看看那人那副样子,九娘子就想笑,不过一点子小事罢了,不过内心还是有一股热流暖过的,这人也是真心的关心自己呢。

      见北静王爷还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而贞娘又脸色苍白,便上前挽住贞娘的手,“姐姐,想必你等谨娘也好久了吧,您看您又受不得饿,还在这里陪着做什么?”

      转身又对徐振祥说道,“侯爷,谨娘先服侍着姐姐进去用饭了,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可禁不得饿的。”

      徐振祥哪里不知道九娘子这是在给贞娘台阶下,点点头,贞娘感激地看了九娘子一眼,便由九娘子扶着拿了食盒回到了后堂去了。

      翠竹和筱竹忙迎了上来,一个接着搀住了贞娘,一个接过了九娘子手中的食盒,九娘子吩咐道,“扶你们夫人好好回去歇着吧,谨娘还得回去看一眼。”说罢也不看贞娘,就回身去了厅堂里。

      厅堂里,北静王爷脸色阴郁得可以,徐振祥也是一脸阴沉,二人都不说话,只有王妃在一旁说道,“我们也是担心这个妹子,说过来看看,谁知道那丫鬟说她早起喝了口粥就去大夫人那立规矩了,这会子还不见回来,我们就急了,赶到您这儿吧,又听有下人说我那妹子到厨房给你的大夫人做饭去了,这叫我们王爷哪里还受得住啊,我们王爷平日里最疼这个妹子了,眼看着妹子受委屈,火气就大了些,若有顶撞你大夫人之处,还请侯爷见谅吧!”

      王妃的话绵里藏针的,刚刚走进来的九娘子听了不觉好笑,这王妃实在是太能瞎掰了,自己与那北静王爷总共也不过是见过几面而已,且是在过门前一天才人的干亲,怎么就平日里最疼了?不过她还是很感激王爷夫妇,在自己最最卑微的时候,给与了自己莫大的支持。

      这也不过是给那些看热闹,喜欢逢高踩低的人看的,叫那些人知道,谨夫人背后是北





    庶女贵妾,第七十二章 敲打,撑腰,第4页

    静王府,谁也不能因为贞娘的搓摩而小看了谨夫人。

      于是,上前拉住了王妃的手,用王妃看得懂的眼神,真切地说了句,“姐姐,多谢你了,妹妹一切安好!姐姐毋庸担心!”

      王妃笑着拍了拍九娘子的手,她也知道九娘子明白她的苦心。

      九娘子又对北静王爷深深敛了敛身子,“谨娘多谢姐夫关切之心,谨娘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还请姐夫也安心,毋要生气了,气伤肝,姐夫请当心身子!”

      北静王爷沉默地看了九娘子许久,丝毫不顾忌身旁徐振祥的感受,那个立在堂中,不因为自己身份低微,不因为自己受了委屈而有一丝不甘和怨愤的女子,那么淡淡的,仿佛怎样都不与她相干一番。这个女子,这样的女子,怎么就让别人捷足先登抢走了呢?北静王爷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心里却是痛彻心肺。

      痛到极致,就只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再也说不出什么了,尽管心里是有千言万语的,但此刻,就只有“嗯”这一个字!

      实在是无法再继续面对,北静王爷便起身,对徐振祥说道,“既然妹子在这里说不必担心,那我们就先告退了,希望侯爷能治家严格,别出什么主母****妾室的丑事才好!”

      徐振祥迎着北静王爷告诫的眼神,“王爷请放心,本侯爷知道怎么做,谨娘是我的谨夫人,本侯爷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的。”

      “既如此,就不叨饶了,谨娘,你送送我们吧!”北静王爷转身对谨娘说道。

      谨娘应了,王妃挽着谨娘的手,跟着北静王爷和徐振祥走出荣祥堂。一路上下人们都在看着,一个个又再次惊叹,原来谨夫人后台这么硬呢!

      走出荣祥堂,徐振祥便不再送了,知道王爷夫妇与谨娘有话要说,便只说了句,“谨娘,替本侯爷好好送了送王爷和王妃,我就不远送了!”

      王爷和王妃同徐振祥打了招呼,三人便一起离开了!走了一段距离,周围的下人渐渐少了,王妃笑着对谨娘道,“姐姐先走一步了,你姐夫有话对你说,”然后对王爷说道,“王爷,妾身在二门处等您了!”

      北静王爷点点头,王妃对谨娘投去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对王爷行了礼,便先行离开了。

      这里正好是游廊的一处拐角,来往的人也并不多,九娘子紧张地看着前面背对着自己站着的北静王爷,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二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静静地站了许久,北静王爷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这是何苦呢?”

      九娘子楞住了,没想到北静王爷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心里百感交集,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北静王爷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九娘子,眼里再也没有往日的那种戏谑、嘲笑和暴躁了,反而是疼惜、沉静了许多,“在这个黄金牢笼里,你快乐吗?”北静王爷问道。

      快乐?九娘子自问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问过她,她快乐不快乐,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关注到了自己是否快乐。

      九娘子突然觉得在北静王爷面前,自己很放松,没有什么禁忌的,便苦笑道,“快乐?王爷您问一个小小庶女出身的妾侍是否快乐?您不觉得这个问题很荒谬吗?没有基本的生存的保证,身后还有一个没有自我保护能里的姨娘,您觉得我能说快乐吗?快乐那东西,向来是你们这样高高在上,出身高贵的人的专享,再回答您一句,小九我,不知道什么是快乐!”

      北静王爷满眼疼痛和怜惜地望着九娘子,“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将自己掉在这痛苦的深渊?”

      九娘子无奈地摇摇头,“小九已经说过了,纵然小九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的姨娘想想,小九多一点可利用的价值,我那可怜的姨娘就能过的好一点,就能有大夫给看病,就能吃饱穿暖,安生度日,至于小九自己,快不快乐并不是最重要的。”

      北静王爷无限惆怅地看着九娘子,自己生命中就此错过的那一道美丽的风景,禁不住地觉得心里某个地方传来钝痛之感,叹道,“也罢,既是你自己选择的,就好好走下去吧,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但也还是可以做你的后盾的,所以,才叫王妃收你做妹妹的,有了这层身份,你好歹能多点保障不是?”

      九娘子感激地说道,“您对小九做的已经够多的了,小九已经是无以回报的了,还有王妃,如此贤妻,还请王爷多多珍重才好。小九选的路,终究只有自己走下去了,王爷请留





    庶女贵妾,第七十二章 敲打,撑腰,第5页

    步,不要再为小九多费心思了!”说罢,深深地对北静王爷敛身行了一礼!

      北静王爷想要伸手去搀她,却最终也没能伸出手去!

      两个有缘无份的人,在这样一个美丽的下午,就此相对无言,也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题外话------

      一米今天要去外地,所以不能二更了,明天正常更新,亲们不用担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