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七十章 寻书,面条
第七十章 寻书,面条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七十章 寻书,面条

      说罢,九娘子自拿了盏风灯,对珍菊说道,“你也不用跟着了,我去侯爷的知味斋去看看书去,待会儿一个时辰后,你再无接我就是了。唛鎷灞癹晓”

      珍菊满脸担心,九娘子笑道,“你不用这么担心,我真的只是去看看书的,没事。”

      珍菊这才应了,九娘子拿着风灯就慢慢走出了荣月堂,外边已然暮色四合,虽然已经过了立春,但空气中还是有着丝丝的寒意,九娘子紧了紧身上的灰鼠毛衣裳,往知味斋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遇到无数的下人在津津乐道着荣祥堂也是整个侯府的大喜事,都在羡慕着荣祥堂的下人,“哎,你知不知道,荣祥堂的下人每人能领五两银子的赏钱呢。”

      另一个人说道,“真的吗?”“嗐,骗你干什么,侯爷亲口说的,那还有假?”

      “那还不快去领钱去!”说着一群下人都一窝蜂地从九娘子身旁走过,九娘子站在原地,半天才举步继续往前走着。

      知味斋里,大概是徐振祥交待过了吧,守门的小厮对九娘子行了礼,“谨夫人,请!”便让九娘子进了门,并帮九娘子点亮了知味斋里的灯火,还泡了壶茶送了上来才退下。

      九娘子去东边的第二排书柜里,翻看了起来,她记得这排摆放的都是各种医术,她拿出了一本,看了看,大多是医治各种疑难杂症的,感觉这里的光线不是很亮,便去将自己带来的风灯取了过来,就着灯火找着柜子里的书,时不时地翻出一本来细细看着,不用的就放回去,要用的就夹在腋下。

      九娘子在知味斋里看书,这边荣祥堂里,徐振祥正陪着贞娘用晚膳,贞娘这胎坐得也不容易,怀像却也不好,吃什么吐什么,才上的饭菜,一端上来,贞娘就掩着鼻子要吐,徐振祥连忙让人撤了去,又命人去煮莲子百合粥来,粥煮好了端过来,贞娘才吃了一口就又吐了,实在没办法,徐振祥让人去煮了白粥和燕窝粥来,结果白粥贞娘没胃口,一点也不想吃,燕窝粥却觉得腥,不敢吃。

      这下可把荣祥堂的人包括徐振祥给折腾得够呛,人仰马翻的,徐振祥望着贞娘那吐得发白的脸色,满是歉意的眼神,火也发不起来了,只得问道,“那你现在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

      贞娘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然而又犹豫着不敢说出来,徐振祥看她的神色便知道她是有东西想吃的,便说道,“想吃什么就说,我一定派人去给你弄来,总不至于要吃天上的星星吧?”

      贞娘噗嗤一笑,“侯爷,您也打趣妾身了,其实妾身想吃的东西只有一个人会做,而且就她做得最好吃了。”

      徐振祥一喜,“是吗?是谁,快叫她去做啊,大不了多给点赏钱,你若是爱吃,叫她到咱们院子来,天天给你做就是了。”

      贞娘见徐振祥对自己如此重视,心里高兴,嘴上还说道,“侯爷又说笑了,这人就在咱们身边,妾身只是怕侯爷舍不得呢。”

      徐振祥轻松地说道,“什么舍不得,凭她是谁,现在谁也没有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重要,你说吧,我马上吩咐她做。”

      贞娘便一脸向往地回忆道,“妾身记得咱们刚成亲的第二年,又一次回娘家,正巧碰上五姨娘当时生辰,看见小九在厨房里给五姨娘下面条吃,当时觉得好奇,就也尝了下,结果,那味道让妾身至今都难以忘记,太好吃了,现在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起那碗面条了,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小九下的面条。”

      “哦?”徐振祥沉吟了一下,倒真没想到,贞娘想吃的竟然是这个,也没想到,九娘子竟然还会下面条,贞娘见徐振祥没说话,便说道,“还是算了吧,现在小九已经是谨夫人了,还这么讨侯爷的喜欢,怎么能让她亲自下厨给妾身做吃的呢?”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贞娘一脸失望的神情还是落在了徐振祥的眼里,“这有何难,叫人去叫了她来就是了,不过一碗面条,何况你又是她的姐姐,有什么不可以的。”徐振祥说道。

      说罢,便唤了翠竹进来,吩咐道,“你去荣月堂里,告诉谨夫人一声,就说夫人吃什么都吐,就想吃她下的面条,让她去做一碗来给夫人。”

      翠竹答应了,转身走了出去。

      贞娘犹豫地问道,“这不大好吧?谨妹妹会不会生气?侯爷,要不,还是别去说了?”

      徐振祥说道,“不会的,不过是碗面条罢了,那谨娘我看是个知道进退的人,不会这么不懂事的。”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七十章 寻书,面条,第2页

    >
      一会儿工夫,翠竹回转了,进来回话道,“回侯爷的话,谨夫人不在荣月堂中,珍菊说她身上还发着热呢,去知味斋看书去了。”

      “什么,看书去了,身上还发着热呢,看什么书,真是的。”徐振祥说道,想了想便对贞娘说道,“既然这样,我去知味斋,叫她给你做面条去,你且等等的,能受得了吗?”

      贞娘点点头,“妾身倒没什么,侯爷可要将谨妹妹带回来好生看着,怎么也发热了呢?”

      徐振祥点点头,起身从容月堂退了出去,贞娘要起身相送,被徐振祥按回椅子里,“扶你们夫人去好生歇着?”几个丫环忙上前扶起贞娘,将她带到了里间的床上歇着。

      这边,徐振祥穿了鹤氅,大步往知味斋而去。

      听着徐振祥离开荣祥堂的脚步声,躺在床上的贞娘,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

      知味斋里,九娘子已经翻看了好几本书,由于拿不了,有些就散放在地上,九娘子先是站着看,站得腿酸,就蹲下看,蹲着也累,反正这知味斋里也没有别人,九娘子索性就席地而坐了,将书放在膝头,就着手上的风灯的光亮在看,看到好的地方,又起身去书案上,拿笔记了一些东西下来。

      回到书架前,九娘子因为个子不高,所以先都是拣下边几排的书看,现在看着高处的书直发愁,突然,九娘子想起那天似乎是看到了书房里有梯子的,便起身去找了,果然,在一排书架后找到了梯子。

      梯子并不是很沉,九娘子费劲地将梯子挪到这架书架前,固定好了,用手试了试,便提起裙子,慢慢地一步一步地上了几层,去翻看放在高处的书。

      果然,有好几本书都还不错,九娘子大喜,又看到最高的一层上还有一本《女子产术》的书,也顾不得怕高了,就提着裙子想登到梯子的最高,去够那本书。

      好不容易颤巍巍地踩到了梯子的最高处,九娘子咬着牙,也不敢看下边,抬头伸手,努力地去够那离手还有一段距离的高处。

      九娘子的上身在努力地往前倾,脚下踩着的梯子已经在嘎吱嘎吱地有点摇晃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了,九娘子咬牙,手再往前伸了点,眼看就要拿到那本书了,脚下的梯子却已经歪掉了,九娘子眼看着自己就要落到地上了。

      正在这时,徐振祥正好推门而入,看到九娘子伸手去够那书,正要惊呼让她小心点,就看着她和梯子一起倾倒了,说时迟,那时快,徐振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九娘子已经闭了眼睛不敢看,还不知道自己要摔成什么样子呢,只能暗暗求老天爷保佑了,然而,随着梯子倒在地上的声音,九娘子却没感觉到身上的疼痛感,反而觉得热乎乎的,软绵绵的,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正跌坐在徐振祥的怀里,而徐振祥抱着自己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住,然后就看见徐振祥眸子里的那股子怒气。

      “你这是干什么?没事爬那么高干什么?要是刚才我没进来,你岂不是要摔坏了?”徐振祥大声地吼道。

      九娘子被这声音喊得耳朵直疼,又不敢捂耳朵,只好生生地受着,等他吼完了,才说道,“那怎么办,你的书摆得那么高,我又够不着,只好自己爬梯子了,我又没有轻功的,也不会飞。”九娘子嘟嘟囔囔地说道。

      徐振祥将九娘子放了下来,狠狠瞪了她一眼,“还敢狡辩?”

      九娘子嘻嘻笑着,“不过,你这里的藏书还真丰富,我就是要找这本。”说着扬了扬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抓到手里的那本《女子产术》。

      徐振祥接过书来看了看,顿时眼眸就黯了几分,“你就是为了找这本书?”

      “是啊,姐姐好不容易怀了孩子,我想找些医术看看,也好歹能帮上点忙不是?”九娘子答道。

      徐振祥没有说话,走到书案前,看到了刚才九娘子记下的东西,都是些孕妇营养,孕妇病理的东西,然后又走到那排书架前,倒在地上的梯子下面压的书也都是这方面的一些医书,心里便长长地叹了口气,回身将还在翻看那本书的九娘子一把搂在了怀里,“你这个人……”

      只一句,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九娘子被他抱在怀里,刚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的,慢慢地,就有些释然了,“侯爷,您不用顾忌什么,姐姐怀了身子,做妹妹的自然是要多多替姐姐着想的,我做这些事也是应该的,决不是向您邀宠的。”

      徐
                          


    庶女贵妾,第七十章 寻书,面条,第3页

    振祥有点生气,这个女子为什么总是误会自己的意思,自己哪里是说她邀宠了,自己明明是心疼她,怜惜她如此懂事和善解人意啊。

      但是想起刚才贞娘的请求,他的脸上又阴沉了几分,他放开九娘子,“听你姐姐说,你做的面条很好吃,她现在吃什么都吐,只想吃你做的面条。”

      九娘子诧异,“面条?什么面条?”

      徐振祥说道,“她说有一年你给五姨娘作的面条,好吃极了,她现在就想吃你做的那个面条,你……你能不能……?”

      徐振祥感觉自己有点难以开口了,反倒是九娘子,“哦,那有什么,我去做了便是,那咱们现在就走吧。”说罢,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回身又说道,“我能不能把这些书都拿上?我要回去好好看看才行。”

      徐振祥点点头,“你放心好了,我叫人给你收拾好送到荣月堂去就是了。”

      九娘子点点头,就往外走,徐振祥也跟着走出去,九娘子问道,“侯爷您这是……?”

      “我也去看看,你要是果真做的好吃,也给我来一碗。”徐振祥难得地说笑道。

      九娘子满脸黑线,走了出去,外边迎面而来的冷气让九娘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冻得她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徐振祥这才想起来,珍菊说的九娘子还发热的事,忙向九娘子额头摸去,“嗯,还好,不算很烫,来,快披上。”说罢将自己身上的鹤氅脱了下来,披到九娘子的身上。

      九娘子要拒绝,徐振祥说道,“听话,你不比我,我是习武之人,这点子,冷不到我的。”

      九娘子只得听话的披了,但是因为这鹤氅太大太长,九娘子不得不提着点,要不走路都得踩到边摔跟头不可。

      二人就这么默默地一路无话地走到了厨房,厨房的厨娘们正收拾东西呢,见二人来了,忙都行礼请安,徐振祥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谨夫人在这要用一下。”

      厨娘们听了吩咐都退了出去,九娘子便脱下鹤氅,交给徐振祥,徐振祥便坐在厨房里的一把椅子上,看着九娘子忙活。

      九娘子以前跟着五姨娘也学过几手厨艺,菜做得怎么样好倒不见得,但这面条,真的是下功夫学了的,因为五姨娘时常腹痛,用不下饭时就吃点面条能好点,所以,九娘子对面条还是比较拿手的。

      九娘子先洗了手,穿了件厨娘的围裙,再拿了面盆,倒了面粉,又用了温水和面,和面的时候,徐振祥吃惊地看着九娘子,没想到这丫头做起事来倒是有板有眼的,九娘子活好了面,拿擀面杖将面饼慢慢地擀成了薄薄的一片圆饼,再将这圆饼折了几折,用刀切了细细的,抖落开来,便是一根根的细长的面条了。

      将面条上撒好面粉,散落在面板上,九娘子就去在锅里烧开了水,又去拿了厨娘洗好的胡萝卜、豆芽菜、蘑菇、青菜和肉糜,将胡萝卜切丝,拿了个小锅子烧热,倒了油,油热之后,大火炒了胡萝卜丝、豆芽菜青菜蘑菇和肉糜,加了一点点黄豆酱,再倒入冷水,水烧开之后下了面条,等面条熟透,调了调料,倒了香麻油,拿青花的瓷碗盛了两碗出来,用青花瓷盖盖了,放在了食盒里,解下系着的围裙,拍着手上和身上的面粉道,“好了,我这就给姐姐送去吧,侯爷若是要用就一起去姐姐那里用吧。”

      整个过程,九娘子一气呵成,看得出来是常做的,香气也是浓郁四溢,徐振祥早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尝尝了,听九娘子这么说,也只得应了,二人才叫了个小丫环,提了食盒,往荣祥堂而去。

      二人不知道的是,新来的谨夫人亲自下厨做面条,侯爷竟然全城陪同的事又被厨娘们和下人们传开了,人人都说,这谨夫人好大的本事,竟然能让从来都过问内务的侯爷还下了一回厨房,当然,这是后话了,九娘子也并不知道罢了。

      到了荣祥堂,贞娘果然还没睡下,见二人一同进来,问道,“妹妹这是从哪里来的?”

      九娘子上前对贞娘行了礼道,“侯爷说姐姐想吃妹妹做的面条,妹妹就去厨房做了两碗来,姐姐尝尝,可还是这个味儿?”

      贞娘满脸歉意地说道,“真是委屈妹妹了,还要妹妹作这样的活计,偏偏姐姐这嘴就惦记着妹妹的面条,可能是这肚子里的孩子天生就跟妹妹亲吧,就认妹妹呢。”

      九娘子笑道,“姐姐说的是哪里话,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侍奉姐姐本来就是谨娘该做的,姐姐快尝尝
                          


    庶女贵妾,第七十章 寻书,面条,第4页

    ,要是还能克化得动,妹妹以后再给你作就是了。”

      说罢从食盒里拿出一碗来,揭开了盖子,面条还烫烫的,香气也使马上就蔓延开来。

      贞娘赞道,“好香呢,就是这个味儿呢,妹妹快给我用点。”

      贞娘这么说了,九娘子只好放了碗,另一只手拿了筷子,挑了几根面条,用珐琅的小勺接了,喂到了贞娘的嘴里,贞娘细细地吃了,开心地说道,“妹妹果然好手艺,就是这个味儿呢,真好吃。”边还想要。

      九娘子无法,只得再喂,一旁的徐振祥开口对侍立在一旁的翠竹说道,“干什么呢,还不快接了过去,好好喂你们主子用点,好不容易不吐了。”

      翠竹这才反应过来,忙去九娘子手中接了筷子和勺子过来,去喂贞娘,九娘子趁势从床前的圆凳上站起身来,指着另外一碗,对徐振祥说道,“侯爷可也要用一点?”

      贞娘那边说道,“侯爷,您用吧,妾身用这一点就够了,别浪费了妹妹的苦心!”

      九娘子心里一哂,这个贞娘,唯恐自己占一点点的便宜,明明是她要吃的面条,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真的,反正就折腾了自己这半天,到头来,倒变成了自己邀宠的苦心了。

      看在她怀有身孕的份上,九娘子也不想同她计较了,只淡淡地说道,“既如此,就请侯爷和姐姐早点安歇吧,谨娘回去了。”

      贞娘说道,“妹妹,姐姐这几日还要主持府里的中馈,你也知道,姐姐身子不便,还请妹妹明日里早早地过来,陪着姐姐,姐姐就安心多了。”

      这是变相地要自己立规矩吗?九娘子也不愿多说什么,立规矩就立吧,反正也不过就是如此罢了,便应了,“这个自然,姐姐尽管放心就好了,妹妹也不是那惫懒之人。”

      徐振祥没说什么,只轻轻瞥了贞娘一眼,贞娘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仿佛自己的那点小心思都被他看透了一半,但好歹徐振祥还是给贞娘留足了面子,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对九娘子说道,“你早点回去歇着吧,书明日我会命人送过去的。”

      九娘子点点头,便躬着身子退下了,还没退出去,徐振祥又唤道,“等等!”九娘子便站住了,等候徐振祥的吩咐。

      徐振祥却转过头对贞娘说道,“谨娘身上还发热呢,为了给你做面条,也没歇好,她穿的单薄,你拿件大毛衣裳给她先披披,外边冷,冻坏了可没人给你做面条了。”

      贞娘的脸立刻阴沉了几分,对翠竹道,“去把我那件大红猩猩毡拿来,给谨夫人披上吧。”

      翠竹应了,去衣柜里取了出来,递给了九娘子。

      九娘子接到手里,愣了半晌,苦笑道,“多谢侯爷和夫人了,谨娘告退了。”

      出了正房,九娘子望着手里的大红猩猩毡,叹了口气,谁都知道妾室是不能穿大红的,贞娘这明显是心里有气呢,拿了件大红的猩猩毡的衣裳来给自己,自己若是穿呢,就违了矩,不穿,又似是枉费了侯爷的好心。

      贞娘这个人,真真是,九娘子摇摇头,只得将大红的猩猩毡托在胳膊上,依旧是穿着自己的灰鼠毛衣裳,往回走去。

      而正房的西间的窗户旁边,立着背着手一脸阴沉的徐振祥,看着这肃杀的冷夜里,单薄瘦弱的身子缓缓地离去,而那大红的猩猩毡,就这么托在那人的胳膊上,看上去不胜其重!

      而东间里屋的贞娘,听见筱竹的回话,“那谨夫人并没有穿那猩猩毡呢,只托在胳膊上而已。”

      贞娘沉思了一会儿,翠竹挑起一勺面条,还要喂呢,贞娘沉着脸道,“都倒了吧。”

      翠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夫人?您不是特特地叫了谨夫人给您做的吗?怎么又不吃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贞娘瞪了翠竹一眼,“叫你倒了就倒了,怎么这么多话呢?”

      翠竹“哦”了一声,忙起身要将碗拿出去倒了,被贞娘喝住,“蠢货,往哪里倒呢,别叫侯爷看见,倒到净房的净桶里!”

      翠竹又忙回身端着碗进了净房,一会儿才出来,“夫人,倒了!”

      贞娘点点头,“过一会子,去将净桶倒掉,别叫侯爷看见了,侯爷若问起,就说我把这整碗面都吃了。”

      翠竹虽然不大
        ...                  


    庶女贵妾,第七十章 寻书,面条,第5页

    明白贞娘的意思,但还是很恭顺地应了。

      一时,徐振祥进来看时,贞娘正拿帕子擦拭着嘴呢,“嗯,谨妹妹手艺到底是不错的。”

      “不值什么,你喜欢,就叫她常来做给你吃就是了。”徐振祥随意道。

      ------题外话------

      多谢各位亲的支持!你们的留言、鲜花、钻石、打赏还有月票,更重要的是你们的支持鼓励一米的心,让一米获得了这次征文的奖励,谢谢大家!

      今天,一米还是向各位承诺,二更!下午会加一更的,敬请关注啦!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