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庶女贵妾》-> 第六十九章 喜脉,自处
第六十九章 喜脉,自处 作者:沧海一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1-30


  • 庶女贵妾,第六十九章 喜脉,自处

      陪着老太君用饭,九娘子当然是不敢放开来吃的,吃得再小心不过了,用过饭,因为老太君照例要午歇,九娘子便告辞了。唛鎷灞癹晓

      出了荣安堂,九娘子不知道的是,她被老太君留下来用饭的事已经被府里传开了,还没见过九娘子的人纷纷向周围的人打听侯爷的这个贵妾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得到了府里最高掌权者的如此青睐。

      回到荣月堂,九娘子直喊饿,慌得珍菊连忙去端了两盘点心,泡了热热的祁门红茶来,九娘子直吃了好几块点心,喝了两杯茶,才感觉舒服了点。

      珍菊问道,“夫人,怎么给您饿成这样了?”

      九娘子无奈的说道,“你以为陪着老太太用饭,还能吃得多饱啊,还是在咱们自己院子里吃的好。”

      二人正说话呢,外边传来了翠竹的声音,“谨夫人歇下了吗?”

      外边的灵菊赶忙应了,“没呢,这日子还有点冷,我们谨夫人不午歇的。”

      说话间,灵菊带着翠竹掀了帘子走了进来,九娘子忙问道,“可是姐姐有什么事找我?”

      翠竹笑道,“谨夫人真真聪明,可不是嘛,夫人知道您在老太太那用了饭,特地叫奴婢来看看,您要是这时候不忙的话,去堂荣祥堂吧,夫人找您有点事。

      九娘子答道,”不忙的,那咱们就去吧。“说罢就吩咐了珍菊留下来,自己带了灵菊随着翠竹一起往荣祥堂去了。

      荣祥堂里,贞娘正在同几个管家娘子处理府里的中馈事务呢,九娘子进去了,见贞娘正忙着,便走到一边,看看窗台上的花草什么的。

      贞娘忙完了,管家娘子都退了下去,这才歉意地对九娘子说道,”妹妹,真是对不住你了,你看看,我这儿事也多,忙到现在,都顾不上你,妹妹可别怪姐姐才好。“

      九娘子笑道,”姐姐说的是哪里的话,姐姐日日这么忙,妹妹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怕扰了姐姐呢。“

      贞娘拉了九娘子,二人坐在窗下的炕上,翠竹端了茶和几样点心上来,贞娘说道,”姐姐先跟你道个恼,妹妹休怪才好,都忘了问妹妹那里人手是否够,若不是侯爷跟我提起,我还不知道呢,妹妹怎的就这两个丫头?“

      九娘子听到竟然是徐振祥跟贞娘提起的,就知道早上珍菊和灵菊抬水的事被他看到眼里了,这个人,倒还挺细心的。

      ”出门的时候,母亲倒是让我多带些的,是小九自己想着,也没什么太多要用人的地方,况且,就这两个丫头跟了我最久,其他的都是家生子,也不大愿意出来的,所以就只带了这两个来。倒也没有那么紧张的,姐姐不必放在心上的。“

      贞娘嗔道,”你这丫头,就是这么省事,再替你姐姐我着想,怕麻烦我,那该有的还是要有的,琴姨娘和燕姨娘那也有几个粗使丫头和粗使婆子,你那里也该放上几个的,是姐姐疏忽了,这就给你补上吧,你看看,是我挑了人送去,还是你自己个去挑呢?“

      九娘子当然知道贞娘这也是客气话,如果她真的自己去挑人的话,那么,别人就会说她不懂规矩,侍宠而骄,不过一个贵妾罢了,哪里还能自己去挑粗使的丫头婆子呢,心下明了,便说道,”谨娘多谢姐姐的好意,还是姐姐替我挑吧,我也不懂这些的,不要给姐姐添麻烦才好呢。“

      贞娘正要开口说话呢,突然就捂住嘴,脸色发白,就要呕出来的样子,九娘子连忙起身,递了茶杯过去,”姐姐这是怎么了,快喝口水。翠竹,翠竹!“又大声唤着贞娘的贴身丫鬟。

      外边的翠竹应了进来,看见贞娘的样子,忙端了痰盂过来,给贞娘接着,贞娘呕了半天,又什么都呕不出来,就着九娘子的手喝了两口茶,漱了漱口,难受地喘着粗气道,”好了,就是一时喉头难受得很。“

      翠竹这才说道,”夫人,您还是请大夫来看看吧,这几日都好几次都这么着了,可别吓奴婢啊。“

      九娘子听到已经好几次了,也劝道,”翠竹说的对,姐姐还是叫大夫来看看吧,没有病那是最好了,若有个什么不舒服的,早点治了也早点好不是吗?“

      贞娘点点头,这才答应了,翠竹忙唤了筱竹进来,让她去叫婆子请大夫来,自己则要扶着贞娘进去歇着,九娘子也上前扶着贞娘,”姐姐,到里间床上躺着歇会子吧。“

      贞娘答应了,翠竹和九娘子二人便扶着
    首页 上一段          ...        


    庶女贵妾,第六十九章 喜脉,自处,第2页

    她走到了里间,翠竹铺被,九娘子替贞娘除了头上的簪环,脱了外边的大衣裳,服侍着贞娘躺在了床上,翠竹出去准备大夫来的相应事宜,求着九娘子,”谨夫人,好歹您留在这陪着夫人,要不,夫人一会儿又该起身忙了,也不知道顾惜着自己的身子。“

      九娘子答应了,贞娘躺在床上嗔道,”你这丫头,怎么还使唤起谨夫人来了?“

      翠竹不好意思地冲九娘子笑了笑,”谨夫人,奴婢不是那个意思,您别往心里去。“

      九娘子也笑道,”好了好了,姐姐,翠竹是真心替您着想呢,快好好歇着吧,别说话了,翠竹,你去忙你的吧,这儿有我,你放心就是。“

      翠竹这才感激地向九娘子行了礼,退了下去。

      贞娘微微闭了眼歇着,九娘子便坐在窗前的圆凳上,陪着贞娘,看见床头搁着一个针线笸箩,里边还有没做完的一方帕子,上边绣了几朵兰花,九娘子便拿了过来,接着绣了几针。

      过了一会儿,翠竹来报说,大夫已经请来了,九娘子便连忙起身,将银红的绡纱帐幔放了下来,又替贞娘将手上的镯子都推到胳膊上,拿了一方帕子搭在了手腕上,自己回避到房间里的屏风后边。

      翠竹这才带着大夫进来了,那大夫也是专门跑这种高门贵府的,也知道规矩,低头过来,坐好,目不斜视,将手搭在了隔着帕子的贞娘的手腕上,摸着山羊胡子,好久没有说话。

      翠竹也不敢打扰,就静静地候着,那大夫看了右手不算,又示意翠竹将贞娘的左手也拿了出来又诊了脉,好半天才起身,冲着帐幔里的贞娘躬了身子,”恭喜夫人,贺喜夫人了,是喜脉!“

      ”什么?“帐幔里本来躺着的九娘子一下子坐起身来,问道,那大夫又重新说了一遍,”夫人这是有喜了,已经快两个月了!“

      这大夫来往永安侯府也多次了,自然是知道贞娘过门多年未能有子的,也知道这个消息对贞娘来说意味着什么,便十分地有耐心。

      旁边的翠竹也大喜过望,都忘了规矩,拉着大夫的袖子,”真的吗?大夫,您没骗奴婢吧,这可太好了,夫人,夫人,您听见了吗?大夫说您有喜了!“

      帐幔里的贞娘早已泣不成声,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屏风后边的九娘子也是百感交集,既替贞娘感到由衷的高兴,这么多年,贞娘终于梦想成真了,这下子终于可以安下心来了。

      另一方面,也为自己而感到悲哀,本来自己被大太太送进永安侯府就是为了替贞娘孕育子嗣的,这下子,贞娘已经怀有身孕了,那么,自己岂不是成了一颗废棋吗?那么,还生活在曹府的五姨娘,又该如何呢?本来,大太太看在子嗣的份上,倒是可以好好待五姨娘的,这下子,又不好说了。

      一息之间,万念划过九娘子的心头,到底她还是出声对外边的翠竹吩咐道,”翠竹,还不快送大夫出去给夫人开几副保胎的方子,给大夫拿五两银子的赏钱,另外再去府里各处报喜去,尤其是侯爷那里。“

      屏风后边九娘子的话惊醒了翠竹,这丫头抹抹脸上的泪,愧疚地说道,”谨夫人说的是,奴婢这就去办。“

      大夫也有点惊讶,没想到屏风后边还有人,但也没敢偷偷看过去,只跟了翠竹出去开方子去了。

      待大夫退了下去,九娘子才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拉开帐幔,贞娘还坐在床上,兀自流泪,九娘子看了也颇觉心酸,拉了贞娘的手,拿了帕子替贞娘擦拭了眼泪,”大姐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不是?您已经有身子了,不可再这么不顾惜着自己的身子了,快点躺下来歇着吧。“

      贞娘感激地对九娘子说道,”还要多谢你,多亏你了,我一时高兴,竟有点呆了,你安排得倒是井井有条的。“

      ”姐姐多歇着吧,谨娘去唤筱竹进来,谨娘就退下了。“九娘子说道。

      贞娘点点头,”劳累妹妹这半日了,粗使的丫头婆子,等我安排好了再着人送过去,妹妹也回去歇着吧。“

      九娘子点头,服侍着贞娘又躺下来,掩好被角,这才走出去,唤了筱竹进来陪着,自己这才叫上了灵菊,往荣月堂去了。

      回到荣月堂,九娘子才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气仿佛都用完了一样,累得筋疲力尽的,进了屋就去床上躺了,珍菊端了茶进来,”夫人,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累?“说着放下茶,手往九娘子额上摸去,”还好,微微有点子发热。奴婢去唤
                          


    庶女贵妾,第六十九章 喜脉,自处,第3页

    刘妈妈过来看看。“

      九娘子止住她,”不用了,没事的,就是有点头疼罢了,歇歇就好了,晚膳就叫灵菊去厨房给我端点白粥来就好了。“

      珍菊为难地说道,”夫人,这……万一您又……“

      九娘子打断她的话,”就这样吧,大姐姐有喜了,咱们就别太叨扰了吧。“

      珍菊听了这话也惊道,”真的吗?“先是惊喜,然后又转为担忧,似乎是能理解了九娘子的话,没再说什么,默默地替九娘子掩了掩被子,才退了出去。

      很快,府里的各处都知道了贞娘有喜的喜讯了,老太君那里自然是不必说了,喜得老太太指挥下人翻箱倒柜的,叫下人找好东西要来赏给贞娘。

      老侯爷和太夫人自然也是高兴的,太夫人也忙着准备东西,要过来看望贞娘。

      侯爷徐振祥在外院的正厅里,同幕僚们谈事情呢,听到贴身小厮的来报,面上楞了一楞,然后才仿佛松了口气般,也难得地露出了个笑容。

      散了幕僚们,徐振祥就急急地往内院而来,直奔荣祥堂而去。

      贞娘还躺在床上,筱竹和翠竹都在身边服侍着,一个问要不要喝水,另一个问要不要吃点什么,把贞娘自己都问得头都大了,正好徐振祥大步走了进来,”贞娘,贞娘!“徐振祥高声唤道。

      贞娘听了,忙要起身迎,被走上前来的徐振祥轻轻按住,翠竹和筱竹忙蹲下身子,”奴婢们给侯爷贺喜了!“

      徐振祥高兴地说道,”都赏,荣祥堂的下人每人赏五两银子!“

      翠竹和筱竹高兴地又再谢了徐振祥,二人这才退了出去,屋里就剩下贞娘和徐振祥二人了。

      贞娘眼里满含热泪,只哽咽了一句,”侯爷……“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的,你不要说了,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如今,你该要好好地养身子了。“徐振祥轻声安慰道。

      贞娘点点头,夫妻二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徐振祥又说道,”孙妈妈也该叫回来了,还有,我会去宫里请几个有经验的嬷嬷来供奉着,你放心好了,只管安心养身子就好了。“

      贞娘答应了,又发愁道,”那府里的中馈怎么办?总不能叫母亲操持吧?也不能交给振福家的吧?“

      徐振祥想了想,”这个你别担心,我会去同祖母和母亲商量的,你就只管养身子就可以了。“

      贞娘再发愁此刻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只好应了,徐振祥又起身出去将下人们都集中了起来,仔细嘱咐了,不过是叮嘱大家做事当心点,别惊扰了夫人罢了。

      不大一会儿,老太君带着丫鬟婆子的亲自来了荣祥堂,徐振祥忙迎了出去,贞娘也从床上起来了,在正房门口候着。

      老太太扶着玉梅和丝梅的手,颤巍巍地一叠声地同徐振祥说道,”要好好照顾你媳妇,多不容易啊,这回,可千万别叫她累着了。“

      徐振祥在一边答应着,到了正房门口,老太太便看见了立在门口候着的贞娘,”嗨,你这孩子,怎么从床上下来了,还不快去躺着,你好好地将孩子生下来就是对我的最大的孝顺,扯这些没用的作什么?“

      贞娘被老太太的话说得脸上飞起了红霞,赶紧应了,随着老太太进了正房。

      老太太打量着房子的布置和摆设,又坚持让贞娘躺到床上去,贞娘无法,只得依了,老太太这才笑着说道,”你们大房子嗣本就艰难,你这回子再不保养好,我可得拿你是问了。“

      贞娘背后靠着大迎枕,斜签着身子坐着,老太太就坐在了床上贞娘的脚边,徐振祥坐在床前的圆凳上。

      老太太从身后玉梅受理接过一个泛着老旧痕迹的匣子,对贞娘说道,”这是我年轻时候用的些东西,如今我也老了,用不上了,这些都给你吧。你的功劳最大。“

      贞娘感激地接了过来,”多谢祖母的疼爱,贞娘自己也正羞愧不已呢,倒没想到这时候有了。“

      老太君拍拍贞娘的手,”你啊,虽说是成亲了多年,这有了身子,你们也是头一回这么忙乱,正巧,我这儿有个从宫里出来供奉过许多娘娘生产的嬷嬷。我让她也来见见你,人多了,看看也是有把握一点。

      
                          


    庶女贵妾,第六十九章 喜脉,自处,第4页

    几人正说话呢,外边有人传,“太夫人来了。”

      翠竹忙打了帘子,放了媚外的各种的指导的。太夫人也是满脸喜气地紧了正房,看见徐振祥也在这里,不由惊了一下,上前给老太太请了安,才对贞娘说道,“好孩子,你只管好生养着吧,别的事就别操心了。”

      贞娘在迎枕上应了,又谢过了太夫人,这才又回过身子坐正好。

      太夫人同老太君和贞娘商量着,“贞娘如今有了身子,可不能再劳累了,只是这府里的中馈,可让谁来操持好呢?”

      贞娘也说道,“才刚我还在同侯爷说起这事呢,要不,我先撑一段时间再说吧。”

      老太君和太夫人齐齐说了“那可不行”的话,老太君说道,“好孩子,祖母知道你的心,只是,你也是好不容易才坐上胎,可千万别太辛苦而导致什么不好的事来,再怎么也就这八个多月吧,咱们想想办法总是能熬过去的。”

      太夫人也说道,“是啊,贞娘,你还是听祖母的吧。”

      老太君接着又说道,“咱们府里,你二老爷自己院里开销,公中的也不必多管什么,三老爷家、四老爷家都在一起过,再加上孙子、孙媳妇、重孙,这一大家子人,这么多事,是得找个妥帖可靠的人才行呢。”

      太夫人心里暗喜,其实贞娘嫁过来之前都是太夫人在主持中馈的,只是太夫人这个人自恃甚高,人又不是特别聪明,府里的事物也总是爱出些个纰漏的,后来贞娘一进府,便表现出了极高的处理日常事务的能力,因此,才由老太君开口,将中馈转交到了贞娘手中。

      如今贞娘不能再继续主持中馈,太夫人心里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这府里除了自己,还有谁能担此重任呢?因此,太夫人对贞娘也表现出了异常的关心和体恤。

      徐振祥一直坐在一边,没有开口说话,听母亲和祖母在商量这事,便插嘴说道,“此事不急,从长计议也可,我想着,咱们府里要挑出这么一个能担此大任的人,还是不难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就叫贞娘先带着吧,忙不过来的时候,还有谨娘从旁帮着呢,总归是妥帖的。”

      大太太惊讶地说道,“谨娘?她,哼,一个小庶女,懂什么啊?”

      徐振祥听了这话,微微觉得有点不高兴,但是面上也没表现出来,“现在她是谨夫人了,而且我看她做事也还算有心,且还写得一手好字,帮贞娘算账写啊划啊什么的,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太夫人一脸鄙夷的样子,还想多说什么呢,老太君点头说道,“我看,也只能先这样了,谨娘那孩子我也喜欢,我看振祥说的对,她还是个比较有心的孩子,给我抄经书还知道将字抄得大点,也不嫌麻烦。嗯,我看也可以试试的。”

      太夫人见自己的儿子和婆母都是这个意思,便知道了自己再多说都是无益的,索性就闭了嘴,不开口发表言论了。一个小小庶女,还能撑个几天,懂什么中馈,会管教人吗?那些个管家娘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太夫人料死了九娘子是干不了的,因此也没有特别在意和反对。

      贞娘也沉吟了会,说道,“其实我也赞成侯爷的意思,我这会子月份还小,走动什么的也方便,府里的事我继续管着,平日里就叫谨妹妹侍候在身边,有什么叫她去做就好了,我这妹妹在家时,还总得我父亲的夸赞,说我们姐妹几个没有能比得上她的呢。”

      老太君最后一锤定音,“那就先这么着吧,叫谨娘每日里到荣祥堂来,既可以帮着照顾贞娘,也可以帮着贞娘管理中馈事务,再有什么不懂的,难办的,再去请教你们母亲就是了。”

      太夫人也只得应了,“那是一定的,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号了。”

      商议好了,老太君这才起身带着丫鬟婆子和太夫人一起离开了荣祥堂。

      这边,荣月堂里,九娘子连晚膳也没有起来用,只在床上坐着用了半碗白粥,就又睡了下去,直睡到珍菊进来唤醒她,说侯爷派人来传话了,说是今儿晚上不过来了,叫九娘子自己先睡。

      听了这话,九娘子的睡意似乎一下子都跑没了,拥着被,在床上坐了好久好久,不禁自嘲起来,还是自己太幼稚了,太容易动心了,不过就是个妾罢了,如果不动心,不用情,不奢望,不失望,是不是就能安心过一辈子?

      在无人看见的这个角落,这个帐幔之后,九娘子痛快地流了自己早就想流却很久没能流的泪水,但她自己认为,这并不是哭,只是流泪,
        ...                  


    庶女贵妾,第六十九章 喜脉,自处,第5页

    流过泪后,心里轻松多了,九娘子自己下了床,去净房净了面,出来又重新扑了粉,将头发松松地挽了个髻,随意插了支钗,披了件灰鼠的毛衣裳,走出了卧房,外边正收拾着屋子的珍菊冷不防地瞧见了九娘子,倒唬了一跳,“夫人,您怎么起来了,不是头疼吗,怎么不睡着呢?”

      看见九娘子的妆扮,又惊讶地问道,“这么晚了,夫人这是要出去?”

      九娘子点点头,“嗯,睡不着了,想出去看看书去。”

      “出去看书?哪儿啊?这么晚了,您还有点低热,还是别去了吧,万一再着凉,可是要病倒的。”珍菊关切地劝道。

      九娘子摆摆手,“不妨事的,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的。”

      ------题外话------

      结果还没出来,一米白白等了一天,期待有好消息!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小说者所存作品只供大家阅读和学习用,请购买正版,版权属于原作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业用途。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小说者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小说者举报。
      净化网络环境,从你我做起,如发现有非法信息请及时给我们留言或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删除。